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7章再现
    弘治十一年的秋季显得有些漫长,这种漫长不是指时间上的,而是从人心理上的。

    这一年,皇宫中的小公主身子愈发变得虚弱,时好时坏,让弘治皇帝和皇后张娘娘心疼不已,度日如年;

    这一年,山东等地遭受了一系列的天灾**,赤地千里,流民无数。虽然武清在苏默的横空出世得以遏制,朝廷也紧急布置了诸多应对手段,但对于其他地方来说,仍是杯水车薪,并没起到扭转性的改变,唯有勉强维持。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儿,无人知晓;

    这一年,北方大漠之上,蒙元的达延汗与前国师亦思马因的大战到了最紧要的关头,两边相持不下,偏又出现了亦不刺这个变故,让草原上的局势充满了未知的变化,所有人都看不清前路;

    还是这一年,西北之地因着一个人的缘故,忽然变得混乱动荡,整个搅成一锅粥。似乎一夜之间,便有无数的势力忽然冒了出来,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来自哪里,又将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因着这种混乱,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个名字:苏默。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才子,众人莫衷一是、议论纷纷。对于因他一个人牵动的乱局,咒骂者有之、叹息者有之、赞佩者亦有之,还有一些人,则是深深的担忧……

    有道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,相对于动荡的北方来说,地处东南的苏州城却仍是一片笙歌燕舞、繁盛祥和。没有人会将北方的动乱当回事儿,毕竟那些离着他们太过遥远了。

    对于苏州城的人来说,那些事儿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。每每论起那些事儿时,大抵或惊叹、或兴奋,然后便是兴高采烈的参与进去,指点江山、激昂文字,以此来收获众人关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而这一日,苏州城中某处不起眼的酒楼上,二楼临窗的位子上,一个一身长衫的中年男子孤坐独酌,透过窗户遥望着远空,眼中满满的都是忧虑难解的愁思。

    “默儿,默儿……”男子遥望良久,收回目光,端起桌上酒盏一饮而尽,长长吐出一口气来,低声呢喃着。似乎要将心中所有忧急烦闷,都从那一口气中吐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有识得苏默的人在这儿,会发现眼下这个中年男子的面貌跟苏默竟有七八分想象。而这个人,正是心念儿子毅然离京的苏父,苏宏。

    他在得知了儿子的一系列消息后,终于再也忍耐不住,一意孤行的离开了京城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自己身为苏默的父亲,左右不知有多少不怀好意的目光在盯着自己。所以,当他出了京城后,立即便找机会甩拖了英国公府派给他的侍卫,独自一人潜没与人流之中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信任英国公,而是因为他要想帮助儿子,就必须先取得一些东西。只有有了那样东西,他才能获得足够的力量,然后北上去帮助儿子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连英国公派来的亲随都甩拖了,才能让自己彻底消失在那些恶意的目光之下。既能保护了自己,也可保住手中的隐秘。

    果然,很快便传出了他失踪的消息,没有人能想到,作为急于救助儿子的他,其实并没有马上往北方去,却是转而背道而驰的来了南方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先返回祖籍的老宅,苏默的祖父给他留下的东西共有三件。其中那段断刃给了英国公,由此得到了英国公的全力支持;而那枚戒指,他已经通过张悦给了儿子苏默。具体的功用,连他也并不清楚,只是知道,那是必须代代传承下去的,与其他两件东西的意义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件,他想到这儿,伸手摸了摸怀中,脸上闪过一抹迷茫之色。这东西真的能有那么大的威力吗?希望吧,希望真的如父亲当年所说那样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想着,抬手又饮下一杯,稍稍缓解了下心中的担忧。从前些时日得到的消息看,儿子暂时应该没事儿,但望上苍开眼、祖宗庇佑,默儿能遇难成祥、趋吉避凶,能等到自己获得了那股力量去汇合。

    此番祖籍之行一切顺利,但出来后一打听,就得知了苏默的消息。苏默竟然也失踪了!但这种失踪跟他一样,很显然都是刻意为之的。

    以苏宏对儿子的了解,苏默必然是察觉了什么,并且已经有了充足的谋划,由是心下稍松。但稍松归稍松,对儿子的担忧却是怎么也放不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苏默玩了这一出失踪,虽然甩拖了敌人,但也让他失去了方向。即便获得了力量后,他又该去哪里跟儿子汇合呢?是继续在北地内寻找,还是往关外去?

    他左思右想不得计,愁思百结之下,这才忍不住来了这酒楼饮上几杯消解。却哪知酒入愁肠愁更愁,几杯下去后,愈发郁结起来。

    再次拎起酒壶想要倒酒,却猛地觉得手中一轻,那壶中却是已然没有酒了。

    他苦笑着摇摇头,索性也不再饮了,喊来小二结了账,摇摇晃晃的出了门,径直一路往城外而去。既然暂时理不顺头绪,便先抓紧时间去将那股力量拿到手再说。说不定,到那时候,便又有了新的消息呢?

    这般想着,他心下稍定,这倒也算的是自我安慰吧。出了城,深秋的冷风吹过,使得他有些发昏的脑袋猛然一清,连着精神也是一振。认准了方向,放开大步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走不多时,忽然感觉不对。脚下不由的微微一顿,放眼警惕的巡梭四周,一只手也探到了怀中,握住了怀中暗藏的短刀。

    父亲曾是天下有名的刀客,他虽然没得到父亲亲自的教授指点,也一直谨守父亲叮嘱,没将家传功夫教给儿子,但并不代表他真的一点武力没有。

    或许跟真正的江湖中人没法比,但是对上一般的盗匪之流的,豁出命去拼的话,三五个汉子还是绝对能应付的。他一身文人打扮,背上把长刀实在不伦不类,便只能买了一把短刃踹在怀中,以备不时只需。而眼下,似乎终于要用上了。苏宏的手心中,不由的微微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巡梭的目光来回扫视了好几圈儿,却始终不见异常,不由的心下渐渐放松下来。正以为是自己多疑,待要收回目光时,却猛地眼神一缩,死死的盯向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想到苏先生一介文人,竟然也有如此高的警惕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前方一个土包之后,忽然闪现出几个带着兜帽的黑衣人。一阵不知是嘲讽还是真心赞叹的语声,从为首的那人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苏宏下意识的使劲攒紧了短刃,慢慢退后两步,盯着来人沉声道:“足下何人,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来人却并不介意,抬手摆了摆,让其他黑衣人停下,只自己踱步走了过来,在离着苏宏七八步远近才停住,笑道:“苏先生不必紧张,在下没有恶意。相反,在下此来,却是有一个关于令郎苏默的消息奉送。”

    什么?关于默儿的?!苏宏闻听此言,顿时心中大震,哪还顾得上再掩饰,不由的冲前两步,这才猛省,赶忙停下,盯着对方急声道:“默儿如何了?他在哪里?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问题出口,对面的黑衣人兜帽下的嘴角不由泛起一丝笑容,但随即一闪而逝,叹息道:“苏先生莫急,在下说知晓令郎的消息,并不是说知道他具体在哪儿。只是有消息传来,数日前,京师曾派出一队使团,往湖州府安吉县那边去了。而带头的,除了东厂一位档头外,还有宫中一位外事公公,以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顿了顿,又一字一顿的道:“以及定国公的贴身侍卫统领,徐缙。”

    苏宏眼神一缩,没有接茬儿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。方才一时心绪波动难禁,但此刻已然平复下来。这忽然冒出来的一个人,是敌是友尚不可知,苏宏便再天真,也不会轻易的相信他说的任何话。

    对于苏宏的警惕,黑衣人似乎并不在意。见他不搭腔,兜帽下的脸似乎微微笑了笑,继续道:“令郎与英国公和定国公的两位世子交好,这已然天下尽知。而令郎又在西北闹出诺大声势,当然会让很多人关注他以及和他相关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宏眼神渐冷,淡淡的道:“足下所谓的很多人中,怕是便有足下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哈哈大笑,一点也不作掩饰,慨然点头道:“没错,在下确实很关注苏公子。只不过苏先生也不必多虑,在下虽然谈不上是令郎的朋友,但也绝不是敌人。此番之所以前来,其实是还令郎一份情分。至于具体细节嘛,大可不必细究。而在下是什么人,其实也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在下将要奉上的关于令郎的消息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苏宏眼神再次缩了缩,对于这个神秘人说的敌友之论,他只是半信半疑。但是其一再提起的关于儿子的消息,却让不得不认真考虑。无论对方的消息是真是假,眼下的他都不愿放过。

    沉吟了下,他抬眼看向对方,又瞄了瞄后面那几个跟随的人,这才缓缓的道:“敢问是什么消息,在下又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黑衣人微微一笑:“无妨,信不信都由得先生。在下说了,此来只是为了还令郎一份情而已。心尽到了便是,一切但凭先生自决之。”

    苏宏怔了怔,轻轻点点头,也不再追问究竟是什么情分了,抱拳道:“如此,在下愧受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低声道:“据我们探知,京中此次派往安吉一事,实是出自令郎之故,似乎是为了一宗三年前的旧案。但具体情况不明,唯一可知的就是,此案牵扯极大,内情更是诡谲莫测。而更重要的是,听闻有人要借这次查案激发民变。一旦真的如此,无论此案后果如何,但凡牵扯进去的人,必然罹罪!更不用说作为发起人的令郎了。届时只要有人稍一引动,怕是令郎此次出使圆满之功,也难逃牢狱。此来,便是告知先生此事,何去何从,无复赘言,告辞!”说罢,再不停留,干脆利索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苏宏愣愣的看着几个人瞬间走的不见踪影,半天才回过神来。站在原地脸色变幻良久,这才猛的一咬牙,转身不再往北,而是一路向着南方而去。

    良久,不远处的一处土岗上,几个一身黑衣的兜帽人再次出现。不同于之前的是,那个开口与苏宏说话的人,此时已掀开了挡住脸的兜帽,露出一张中年人的脸。只是脸上一片阴沉,望着苏宏远去的方向,眼中变幻不停,似无奈,又似愧然。

    若是苏默或者唐伯虎在这儿的话,定然会大吃一惊。因为这人不是别个,正是当日曾在武清有过一面之缘的徐礼徐敬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