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1章计定七日
    可怜的弗朗西斯科爵士最终还是乖乖的跟着一起走了,不过好在终究是保住了自己贵族的身份,没有成为苏魔鬼的奴隶。

    至于具体的原因,苏魔鬼说了,奥利塞斯等人既然已经属于他的财富了,那弗朗西斯科再拿着他们说事儿,显然是属于挑衅,甚至是在侮辱苏魔鬼的行为。所以,苏魔鬼认为自己被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当然,对此,弗朗西斯科再次强调,奥利塞斯这些人原本是属于他的,之所以现在又属于苏魔鬼了,正是用来换取自己自由的条件一说,被苏魔鬼彻底无视了。

    苏魔鬼说了,他只听到了弗朗西斯科说了“无条件”三个字。嗯,是无条件将奥利塞斯等人转让给了他,再后面的……后面还有说过什么吗?抱歉,没听到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弗朗西斯科要无条件送给苏魔鬼,嗯,那应该是心里愧疚吧。愧疚于他冒犯了苏魔鬼,对,就是这样。所以,苏魔鬼决定接受弗朗西斯科爵士真诚的歉意。但是这并不能因此抹去弗朗西斯科战败的赎金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苏魔鬼可是都一再声明过的,那些勇士们是不能拿来交易的,那是亵渎,他不允许……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对这种强盗理论感到非常的无力,欲哭无泪。自己愧疚?所以为了表达歉意…….我愧疚你妹啊!弗朗西斯科心中咒骂着,嘴上却一点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跟魔鬼讲道理?如果魔鬼肯讲道理的话,那还叫魔鬼吗?还有,他实在也不能确定如果让魔鬼感到理亏了,魔鬼会不会恼羞成怒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好吧,我愧疚了。弗朗西斯科咬牙认了。由此,他不得不再付出额外的条件,来赎买自己的失败。

    服务与伟大的苏默大人十年,这就是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幸中的万幸啊,弗朗西斯科一再的在胸前划着十字,感谢上帝,终是没有抛弃他虔诚的信徒。

    哦,还有仁慈的苏默大人,这个必须要加上。可是,该死的,魔鬼会仁慈吗?想到这个问题,弗朗西斯科就有种被毁三观的感觉。

    终于掰扯明白了胜负归属问题,苏默挥手放出几丝生命元气。技能:赋予。

    于是,先前被胖子进攻导致受伤的几个奴隶,瞬间变得生龙活虎起来。虽然表面的伤口并没有立竿见影的愈合,但是因为受伤流血导致的虚弱,却是完全消散了。

    这让弗朗西斯科和奥利塞斯等人看的目瞪口呆、震骇不已。奥利塞斯等人心湖澎湃,感觉自己能遇上苏默这个主人,简直就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主人是神,必须是神啊!也唯有神,才能有这般手段吧。

    他们兴奋的想着,由是,对主人的忠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高度。然后,开始欢呼,俨然如过盛节。

    而弗朗西斯科却是脸色苍白,再次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魔鬼!果然是魔鬼!这是魔鬼的伎俩!一个凡人能抗拒了魔鬼吗?答案是不能。那么,沉沦吧。

    于是,弗朗西斯科心态也在这一刻悄然转变了。臣服,完全的臣服,才是生存之道哇。

    一行人热热闹闹的走了,半天后,离着这儿不远的一个隐蔽处,小心的转出几个人来。

    带头的两人面面相觑半响,何凯狐疑的向周才问道:“英杰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那些人真是你找来对付蒙何的?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周才面色铁青,脸上又是愤怒又是迷茫,同时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惊恐和羞恼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显然对他的冲击巨大,让他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。这蒙家的土包子似乎浑身充满了诡秘,竟然三两下就让那帮西域人都俯首称臣了,这要是一旦知道了是自己招来对付他的,那会不会太阿倒持,反过头来还施己身啊?

    正想到可怖处,却听何凯问话,不由的一阵的烦躁,恨声道:“你问我我问谁去?他妈的,这帮子西域贼囚,果然是化外野人,狗屁不通,都是狗屁不通!”

    他涨红着脸破口大骂着,心中却又是慌乱又是心疼。要知道他找到这帮西域人,足足花费了上百两的银子。哪成想到头来,竟是这般一个收场。

    平日里他虽然也是衣食无缺,但手头却也并不轻松。各种玩物吃喝,再加上青楼妓馆,根本几乎没有什么结余。这次为了请出这帮西域人花费的百两纹银,还是他临时找借口跟母亲甄氏讨来的。然而此刻却连个响儿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周公子虽然纨绔但缺并不傻,前面虽然对何凯的说教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但心中实则也有些惕然,生怕自己惹出祸来真个影响到了自家老子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才把主意打到这些西域人头上。所谓西域人,在此时是指的玉门关外整个西域三十六国的统称。当然,这个所谓的西域三十六国也只是个概称,并不是说就真是三十六个国家;

    而再往西去,则统称为大秦人。这个大秦人的叫法却是延续自汉代,实则是指的当时的罗马帝国。只是这个称谓因为此时的通讯阻塞,东方这边并不知道神圣罗马帝国早已分崩离析,如今已然分裂成十几个独立的国家了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大秦人还是西域人,能一路远来东方,还有着不俗的战力的,大都属于穷凶极恶之辈。时民时贼,便是当地官府也是对他们颇为忌惮。更有甚者,实则干脆就是暗中的背后掌控者。

    而周才之所以找到这些西域人,也是因为他老子周昂很欣赏奥利塞斯这帮奴隶战士的武力,有意将这股力量掌握在手中。前段日子因此与弗朗西斯科这个奴隶主接触过,只是还没来得及进一步谈到具体的事儿。

    而那次,周才作为周家的未来接班人,自然也跟着一起,由此认识了弗朗西斯科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这次让弗朗西斯科动手,一旦弗朗西斯科成功了,蒙家要找后账也只能去找这帮子西域人,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周家头上;而若是失败了,他大可以此给苏默扣上个无故袭击西域商队,影响宁夏发展的罪名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马上就要被周家所用了,届时都不用刻意打招呼,弗朗西斯科也会心照不宣的配合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算来算去都是自己达成目的,出了这口恶气。可哪成想,他想到了开头,却没猜到结尾。不,甚至连开头都没猜到。从一开始,整件事儿的发展就完全脱离了轨迹。

    而眼下,更是让他瞠目结舌的,这帮被他寄予厚望的西域人既没有胜也没有败,却被苏默收编了去。这要是被他老子周昂知道了始末,还不得扒了他皮去?

    小心小心,都是何凯这厮乱我心思!周公子心慌忙乱,发作不得,不由的就迁怒到何凯身上了,对着他狠狠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何凯一脑门的莫名其妙,想不明白自己哪儿招了这草包。不过见他也就是瞪了一眼后没再说话,便也没去多想。对于刚才的事儿,他同样感觉有些难以理解,只是眼下却不是纠缠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那帮人落到了蒙何手中,说不定更是一件好事儿。那蒙何肯定能从那些人口中更容易的得知真相。只要那边闹起来,这周公子就完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却要安抚住周才,打消他的慌张。否则过犹不及,一旦这蠢货画蛇添足的干出些什么事儿来,反倒不美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便叹口气,轻轻拍拍周才肩膀,劝道:“英杰,算了,此事已然如此,或许也是天意,你也无需纠结了。我刚才得了消息,杨府那边传出消息来了,七天后,将在红袖楼设擂招婿。届时,想必那蒙家子定然也会去,英杰不妨好好准备一番,若能当着全宁夏的人和杨家小姐的面儿让他狠狠的丢了面子,岂不是更快意些?”

    周才听的心动,不觉若有所思起来。何凯看的暗喜,半拉半扯着的,招呼着一帮伴当往回返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蒙家庄里,苏默一踏进门就迎上了蒙鹰。也顾不上问这一帮子西域人是怎么回事儿,便扯着苏默走到一边,急声道:“仙师,方才得到消息,杨府定于七日后设擂招亲,地点定在红袖楼。程姑娘那边的意思是,届时便是最好的发动时机。”

    苏默眯着眼听着,沉吟了下:“七天后吗?唔,倒也正是时候。想必到时候,咱们需要的消息也该都到了。那便按计行事吧。”

    蒙鹰嘴巴张了张,欲语还休。苏默皱眉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蒙鹰咬咬牙,低声道:“小春园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眼睛微微一眯,随即笑道:“无妨,届时我自会留下一封书信与她。你只要按照我们先前定下的安排行事就是。”

    蒙鹰张了张嘴,但终是叹了口气,点头去了。

    苏默站在原地,目光遥遥望向小春园方向沉吟了会儿,正要转身而去,忽然心有所感,抬眼看去,却见何莹不知何时站在角门处,目含幽怨的看着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