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2章心思
    秋日的午后,阳光透过枝叶洒的细细碎碎的,满目斑驳。有轻风吹过,那些细碎便忽然如活转过来一般,舞动着,如同欢愉的精灵。

    苏默与何莹安静的站着,谁也不说话。舞动的细碎下,这一刻的何莹竟有一种宁谧的空灵,彰显出说不出的一种灵秀之美。

    隔着一道角门,前面隐隐传来胖子和弗朗西斯科两人的吵吵声,也不知这两个胖子又再吵什么。但便是这种隐约的吵闹,却愈发让这边的静谧升华起来,使得人的心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何莹仍是低着头不说话,从苏默这个角度看去,正好能看到她白皙如玉的脸颊,在这明暗的闪烁之中,仿若有荧光流转。

    一直以吵吵闹闹,像个女汉子般的何莹,忽然安静下来,这让苏默不知为何心中就那么悸动起来。怜惜、宠溺、心疼,忍不住的就有了想把她拥在怀里的冲动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似乎是自然而然的。被突然抱住的何莹身子似乎僵了那么一瞬,但随即却柔顺的偎在男人的怀中,白皙的脸颊渐渐浮上一层红晕,如同胭脂堙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有心事?还是想家了?”苏默低头嗅着她鸦发间的幽香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何莹微微闭着双眸,脸颊贴在苏默的胸口,似乎在侧耳倾听着那颗心的跳动。摇摇头,然后迟疑了下,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苏默便微不可闻的轻叹口气,抚弄着缎子般的柔丝,心中不期然的有些歉疚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不,应该只是女孩儿,原本的她,此刻该是无忧无虑的在父兄的宠溺下撒娇承欢的。但是在跟了自己后,却几乎是每日每刻都在刀光剑影和生死危机中度过。

    相比于他另两个红颜,他实在是有些亏欠她。“快了,再忍忍,不用多久咱们就可以回京了。到时候我亲自上门找你爹提亲,把他的宝贝闺女讨了来。”

    何莹心中一跳,脸上越发红若艳李。握起小拳头轻轻在他胸前一擂,稍稍抬头,娇俏的给了他个白眼,面上却怎么也掩不住一股甜蜜。只是这娇羞之色很快便又消散,一抹轻愁悄悄笼上。

    “杨府要招亲了。”她伏在怀中,半响,忽然轻轻的呢喃道。

    苏默一愣,忽然隐隐有些明白了。这个傻女孩儿,看上去泼辣粗疏,实则外刚内柔,心中却是极为敏感柔弱的。虽然明知这次招亲的内情,却仍是不可避免的想及了程月仙。

    面对着程月仙,开始时她极为提防,生怕被其夺去所爱,故而表现的充满了敌意。但哪成想,竟是最后得知,自己才是那个夺人所爱的外来者。

    正妻与妾,在这个礼法大于一切的时代,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。虽说后来程月仙表现出了足够的友好,但何莹仍是不可自抑的担忧着。

    这不单单是名分上的压力,大抵还有着两家家世、背景,以及自身之间的比较所致。

    “是啊,要招亲了。”苏默心中感念着,嘴上顺口应着。何莹低着头的脸上,便又是黯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杨家侄千金,嘿,亏他们想得出。”正心中自怨自艾着,忽然却听苏默满是戏谑的笑了一声,不由的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将搂抱换成一手环腰,苏默低头在她白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,惹得女孩儿又是一阵轻颤羞喜,这才拥着她往一处石台上坐了。

    “那杨府今日,却是真个有了一位侄千金呢。”想到自己今日在杨府出的糗,苏默撇撇嘴,有些咬牙切齿的哼道。

    何莹有些不明白,迷茫的仰头看他,美眸中露出询问之意。

    苏默一脸的恨恨,脑海中闪过程月仙那双狡黠调皮的明眸,忽然就又泄了气,自己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儿,似乎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端庄清冷啊,倒是俨然很有些魔女的潜质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认了一个干侄女儿,就这两天的事儿。这便是外面盛传的杨府侄千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何莹瞪大了美眸,小嘴张了张,也被这个消息震住了。这是摆明了糊弄人啊,难道就不怕一旦传扬出去,闹出事儿来?

    “嘁,怕毛!”对于何妞儿的担忧,苏默不屑的嘁了一声。这事儿本就是无中生有,杨一清又从没提过所谓杨府侄千金的名姓,人家愿意收干侄女儿,又有谁管得着?

    至于说后来发布招亲,那也是形势所迫,哪里怨得着杨一清?毕竟,从打一开始,杨一清就曾极力否认过。就因为这儿,还很是惹得一些人不乐,颇有些言语出来。

    那么,如今顺了所有人的意,真的推出一个侄千金来,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那些个人难道还是真的看上了所谓的杨府侄千金?不过是一种攀附的手段而已。只要是顶着杨一清承认的侄千金的名头,便是一头母猪,也绝对会有人甘之如饴的。

    听着苏默说的恶毒,何莹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。这人,便是生了一张利口,总是这么不肯饶人。想想当初自己,不知被这张破嘴欺负成什么样儿,那会儿简直掐死他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由此想到了两人之间的种种往事,何莹忽然心中满满的都是甜意。便今日听到杨府招亲消息后,莫名兴起的那丝怅然和情愁,都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程家姐姐果然聪慧,匆促间竟能想出这般妙计。”她低声赞着,却是发自内心的钦服。

    苏默就轻轻推开她,正正的望着她的眼睛,将她的小手拢在自己手中,笑道:“怎么?这就屈服了?这可不是我心中的何二小姐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本是调笑之言,换在往日,怕是立刻就能让何莹炸了毛。然而此时此刻,何莹却似乎有些怔忪,罕见的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苏默微不可查的蹙了下眉头,正转着心思想怎么调节下,却见何莹忽然转过眼来,正正的看着他。眼中神色变幻,恍如光彩流转的宝石。那里面有爱恋、有依恋、有缱绻,还有着丝丝的不舍和某种坚定。

    苏默心中忽然有种慌慌的感觉,下意识的就微微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苏郎,我想……我想我或许应该离开才对。”何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似乎用尽了力气,似乎要通过这一眼将面前这张面孔印入到灵魂中去。然后,闭上眼,转过头去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苏默明显的能感觉到,似乎一下子抽空了这个女子所有的力气。握在手中的那双柔荑一片冰凉,同时也在轻轻颤抖着。

    苏默脸上的笑容敛起,从所未有的严肃起来。没马上说话,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何莹娇躯不可自抑的抖着,拼命的咬着红唇,迫使自己不去看他。便只如此,她都能感觉到那双无形的目光所带来的压力。如果真的对上了,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承受的住。

    她很害怕,害怕看到那双眼中的失望和心伤。她更怕忍不住,忍不住反悔了这个念头。若是如此,一旦真因为自己的缘故害了他,那自己便是死了也难以瞑目。

    “回过头来,看着我。”耳边传来苏默平静的声音,毫无半分波动。

    何莹身子颤了颤,下意识的就要顺从。但是猛地想及某个画面,顿时又死死的咬住嘴唇,强迫着自己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说,看着我!”男人的声音又再响起,似乎仍然很平静。但是何莹分明从中听出了那份坚决和不容违逆。

    如同机械般,一点一点的转着,她似乎隐约间,都能听到粉颈转动时,骨头发出的咔咔声。那是意念和本心的矛盾所致。

    手上一松,刚才还紧握着的大手忽然离开了。她心中蓦地一慌,他生气了,他对我失望了,他不要我了……她惊慌的想着,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正慌乱的想着是不是要去哀求、去求他原谅,却猛地脸颊上被一双大手捧住。然后轻柔却又坚定的转过来,下一刻,那双清澈的眸子便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默捧着她的脸,拇指温柔的为她擦拭着不可自抑的泪水,淡然却坚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.”何莹心虚的垂下眼帘,眸子似受惊的小鹿般躲闪着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你骗不过我。我要听实话,实话懂吗?”苏默深吸一口气,平静的说道。眼神深邃的如同一潭幽泉,谁也猜不到下面隐藏的,究竟也是这般静寂还是激流涌荡。

    何莹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她想坚持她想忍住,但却如同积蓄的火山,汹涌澎湃着,越是压制越是将喷发的激烈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害你,不能害你!……草原上很大,要不停的跑,还要战斗……胖子尽全力也只能护住你,我的功夫不够,会拖累你,你会死的……我不要你死,我要你好好的……我我…..呜呜呜,你知道的,我不想离开你,我愿意和你一起死,可是……可是我不能,我不能那么自私,你还有杏儿,有……有程姐姐、泌姐姐,有妙芸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崩溃了,一头扑进男人的怀中,何莹放声大哭着喊着,没头没尾的,哽咽着,如同倒豆子一般吐出一大串儿来。

    苏默傻眼了。这是怎么个情况?之前还一直死活非要跟着一起,自己曾那么劝过都不管用,可这么一眨眼间就忽然主动说离开了?到底是谁这么大本事说通了她?又究竟跟她都说了什么?

    妈蛋,这杏儿、程姐姐没什么。好吧,就算是妙芸,也勉强说得通。可是,可是那个泌姐姐又是什么鬼?

    郁闷个天的!自己和王泌可是清清白白的啊!女侠,这样造谣真的好吗?至少,也该提前打个招呼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