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3章何莹离开
    “你应该提前离开,乖乖回去等他就好。进入草原,太危险!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,我会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会武功,比胖子或者铁奴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!哼,本姑娘……本姑娘比他们差……差不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少,嗯,那你可知,面对着千军万马,胖子和铁奴也不过堪堪自保,便拼了性命或许也最多能保的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怕,兴县大战时,我一把剑杀过五六个。”

    “兴县?那时才多少敌人?五百?八百?最多超不过一千吧。兴县狭窄,若是超出这个数儿,根本就施展不开。不过最多一千人,还是盗匪山贼为主,却将整整一个百人队,边军中的精锐果毅营杀的差点全军覆没。若不是最后关头他们忽然放慢了节奏,你认为你们还能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.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不怕,是啊,你是不怕。可是我怕!我现在想起来当时情况就感到后怕。若当时一个不好,苏默现在会如何?你有没有想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保护他的!我一直就守在他身边,从当日武清出来时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保护他?是他在保护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着否认。正如我所言,兴县时还只是面对着区区不过一千的山贼已然如此了。你可能想到,若是到了草原上,面对着训练有素的蒙元铁骑,面对着三千甚至五千时,又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.”

    “是的,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全力保护苏默。可是你呢?万一你有危险时,你认为苏默会坐视吗?不,他一定会拼命去救你。可是在那种混乱之中,且不说他救不救得你,便只稍一乱动,即便是胖子和铁奴也再难以护得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我和苏郎一起死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怕,可你有没有想过杏儿?有没有想过我?你不怕,可我们怕!你可以和所爱之人共死,了无遗憾。可我们呢?我们该如何?还有苏默的父亲呢?他的朋友们呢?他们又该何以自处?你,太自私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尽量减少他的麻烦,暂时离开他,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去面对。如此,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他的安全。事到如今,哪怕我再如何不喜,也改变你是他的女人。可若是没了他,你我又需争些什么?只有他好好活着,一切才有意义。若你真的在乎他,就不会给他添哪怕多一点儿的出危险的可能!言尽于此,你自思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..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    “胖子,你一个能打几个?”

    “哈,便是几百个都不再话下,我可是…….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,不准吹牛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吹牛,最少一百个……呃,四五十个……二三十个,好吧好吧,十个八个绝对可以,真的,没吹牛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如果,我是说如果,如果在草原上呢?面对着千军万马之时,你能打多少个?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个……那个……莹姑娘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保护好少爷的。哪怕是我死,也绝不会让少爷伤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何莹走了,在当日和苏默安静的依偎着,说了很多话后,终于还是走了。她没有按照苏默的希望去京城,而是在蒙家派出的人的护送下,一路往武清而去。

    她始终是那个傲娇的何二小姐,没名没分的,就直接去京城苏家,那将让何二小姐的骄傲往哪里放?便如程月仙当日的话,“京城多纷杂,不如回家等待。”

    在上次和程月仙相见时,二女便已经有了那番对话。回来后,何莹也曾经专门问过胖子,终于开始认真的思考程月仙所言。

    是的,自己无惧死亡,只要能和他一起,便是死又如何?可是,可是自己不能那么自私。他还有杏儿,有程月仙,有泌儿姐姐,有妙芸……

    自己能独自伴着他这么久,共同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,这种际遇又岂是旁人能比拟的?应该知足了。

    或许程月仙说的对,自己不应该给他多添哪怕一点点危险的可能。只要能最大限度的保证他好好的,自己便忍受些担忧、思念又如何?是的,自己不能太自私了。

    若是……若是他真的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,便随他去了就是。想必黄泉路都是一样的,自己不会迷路,总会相见的。所谓离别,不过是短暂的……

    站在城外的高岗上,苏默沉默的望着女孩儿离去的方向,久久不语。那双充满着不舍和担忧的眸子,便如烧红的烙印一般,就此刻在了骨髓之上。

    他在最终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,一点都没有责怪程月仙的心思。同样的,对何莹的求去,也并没多说一句挽留的话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希望女孩儿这次和他一起冒险,是的,就是冒险。别看他整日里一副风轻云淡,似乎万事都在掌控中的轻松样子,但是真实的心里,却满是惴惴。

    面对着凶戾的异族,以及完全不曾真个接触的恶劣环境,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淡然。

    他也不舍和她分离,两个人一路走来,相互扶持,早已纠缠成千丝万结,再也不能割舍。

    可是不行,他连自己能不能保得住都没十足的把握,又怎么敢让她一起跟去呢?只是一再说不通,只能无奈接受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好了,正中下怀,他又怎会去多言挽留?若两情相久,又岂在朝朝暮暮?

    实话说,若不是必要,他甚至都想自己一个人去面对,连胖子等人都不想带。不过他不会自大到那种地步,当然,也不排除怕死,想依仗着胖子等人的武力。

    是的,或许胖子还是谁要提出离开,他肯定是会着急,然后想法儿留住的。他不否认,这和对何莹的心态完全不同。作为一个普通人,他终归还是不可能做到真的那么无私、公正。

    不过也仅仅是挽留,但凡真个有人铁了心要求离开,他亦不会强留。嗯,这个有人不包括那个死胖子弗朗西斯科,还有那些个外国奴隶兵。

    好吧,在他心里,这些人才是真个拿来当炮灰死士用的。这便是所谓的远近亲疏了,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卑鄙吗?好吧,那就卑鄙好了,他才不会在乎呢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是你的奴隶,你答应了的。”弗朗西斯科听说要去草原跟蒙古人对抗,好悬没当场吓尿了,脸赤白青的急急叫道。“我只是为你做事,我享有贵族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对此,苏默平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我可以有选择的权利,我只是答应帮你做事。帮你!帮,懂吗?这属于合作,我有拒绝的权利。草原?天呐,那里全是野蛮人,那些留着古怪发型,满身都是臭味儿的土著。和他们对抗,不,不不,你一定是疯了,疯了!”弗朗西斯科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苏默静静的看着他,半响,点头道:“是的,你有选择的权利。你可以选择是自己走,或者被我绑起来走。你看,我很尊重你的权利,所以,同样的,你也要尊重我的决定。还有,当你答应了为我效力十年的条件的那一刻起,你就是我的属下、职员。你当然可以选择如何工作,但是分配什么工作,又或工作的时间则由我决定。所以,合作?不不不,这不是合作,是契约!你签订了为我工作的契约,那就必须遵守它!明白了吗?”说罢,转身上马而行,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张口结舌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左右看看,奥利塞斯等人也纷纷跟了上去,没有一个人关注自己。

    该死的,这些低贱的奴隶,这才多点时间,就全忘了自己这个曾经的主人是多么仁慈的对待他们。现在,却只顾着逢迎他们的新主子,这些白眼狼!

    他忿忿的低声嘟囔着,抬头再看时,却见苏默早已行出老远,不由的拔腿赶紧跟上,兀自不甘心的叫道:“我应该有度假的权利,假期!这个必须有!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会有的。嗯,假期。但不是现在。”远远的,苏默慢悠悠的声音传了来,却让弗朗西斯科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现在?该死的,那会是什么时候?这个当然也是你说的算对不对?这个吸血鬼!可耻的寄生虫!暴君!独裁者!我诅咒他,诅咒他到了草原后,就被那些野蛮人抓住吃掉!

    他恨恨的想着,但是忽然想到若是苏默被抓住吃掉,那他这个跟随者多半也不会有太好的下场,顿时又赶忙收回这个念头,重又愁眉苦脸起来。

    前方,送走了何莹的苏默仍是有些郁郁。毕竟这么久以来,他早已习惯了何莹伴在身边,如今忽然少了这么个吵吵闹闹的女子,让他总感到心中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自己那个名义上的媳妇儿很厉害啊。不声不响中,谁知道她早已未雨绸缪,竟安排出了这么一手?恩盟盟主,果然非同凡响啊。

    何莹离开了,他最大的顾虑和短板,终于补全了。那么,剩下的就是全力以赴的搏命吧。且看看,究竟能闹出个何等的开天辟地来!想要我死?却也谁都别想着落了好!

    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,眼中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西南,安吉县二十里外的山中,十余条敏捷的身影跳跃奔走,手中刀剑血迹淋漓,护着中间一个背着个大大包囊的汉子狼奔豕突。

    身后,无数衣着怪异的人怪叫着追赶着,叫骂着。前面那帮汉人,竟敢冲进他们的圣地挖掘前人遗骨,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,决不能原谅!这些汉人,这次必须要他们付出代价!不但眼前这些人不能放过,他们的衙门同样不能放过!

    同一时间,安吉县中,县令面色苍白的看着狂吼嘶喊的越人,不由的一阵阵手足冰凉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竟然闹到这般地步,怕是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死了。可这是为什么,究竟是为什么呢?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天前,那几张京中来使的面孔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就在离着这片混乱不远的某个隐蔽处,几个带着兜帽的黑衣人静静站在那里,恍若幽灵一般。

    领头的人藏在兜帽下的眼神幽光闪烁,低声呢喃着:“奇怪,他怎会不在这里?不应该啊?他究竟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二十里外的一个雾气氤氲的山谷中,被人念叨着的苏宏紧张的和几个黑袍人相对站着,手中高举着一块黑黝黝的牌子。

    “裁——决——令!”为首的黑袍人眼中似有绿光浮现,冷冷的一字一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