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4章:民乱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?狗官,你究竟做了什么?!”王义面色狰狞,狠狠的盯着安吉县令森然喝道。?

    周围一众番子各挺刀剑,将县衙整个后院各处紧要守住,但是面对着外面乌压压不知多少的越民,人人都是脸色苍白,眼中露出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不是说这趟来就是督办一件陈年旧案吗?不是说完全没有任何危险吗?说好的只是顺路旅游,说好的游山玩水呢?可眼下,这怎么就忽然改玩刀子了?

    玩山水那是消遣,可玩刀子那是要命啊。

    王义快要疯了,自打上次从京中出来之后,似乎就万事不顺,总是有各种意外出现,让他最终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便比如上次武清案,先是被剥了面子,折了麻四儿。后面紧接着就是文会时被锦衣卫牵着鼻子利用,再然后又是何府千金被掳,好歹最后把沈松弄到了手,算是收回了些面子,但事后想想才明白,那分明也是被人设计了。好处没见多少,却是空自树立了未知的敌人。

    而后,忽然不知怎的,又传出那个苏默也失踪了。以至于西北大乱,竟有人勾动军方参与其中。兴县一战,终于震惊天下,天子震怒,由是这辛苦又落到了东厂头上。而原因,竟是唯有东厂开始便介入其中,最了解内情。

    了解你妹啊!王义其实很想大骂的。整个武清那段时间,东厂简直就跟个傻子一样,被这个利用完了那个又来的,可以说从头至尾都处在迷糊之中,了解二字从何谈起哟。

    可是没法儿,圣命难违啊,只能含着满腹的心酸又踏上了北去之行。可结果是,那位苏默忽隐忽现,很快便再次寻不到半分踪影不说,整个西北也彻底乱成了一锅粥,似乎一夜之间,便冒出了不知多少股势力。终于完全遮盖了所有的痕迹,半点头绪都寻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王义当时简直欲哭无泪,圣上命他找到苏默的旨意完不成了;圣旨中让他查明西北军方牵扯之事儿,也彻底没了头绪,差点没弄的他头掉干净了。

    好在,很快死对头锦衣卫来了,奉旨接手所有西北事宜。换做以前,王义说不得要好好跟牟斌掰扯掰扯,不说当面抗命吧,但暗中下些绊子,刻意为难为难是绝对要做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回,王义却是半点哏儿都不带打的,干脆利落的就交接清楚了。那爽利劲儿,别说锦衣卫的目瞪口呆,便自己麾下众人也都诧异不已。他们档头,何时这般好说话了?

    王义却哪管旁人怎么想,这好容易摆脱了烫手的山芋,让他恨不得仰天大笑几声,庆幸自己终于摆脱厄难,时来运转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责任都要锦衣卫去承担了,自己东厂这边只要辅助做些边角的工作就好。事成了,少不得自己的好处;不成,那也怪不到自己头上了,前面自有锦衣卫去顶雷。这种好事要是不快点,自己岂不是傻了?

    上天还是待自己不薄的,王义当时这么想着。然而,这种暗喜没等他消化几天,忽然京中一道圣旨又来:即刻启程,与内宫御用监刘通、定国公府侍卫统领徐缙,一起往湖州府公干,再查三年前湖州蚕神杀人案始末。

    湖州蚕神杀人案是个什么鬼?东厂一直是负责侦缉大明内部诸部,对于地方刑案,非必要很少插手。所以,即便是王义身为东厂档头,对当年这件以诡谲著称的案子也是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结果一查,才知道整件事儿的前因后果。这事儿,居然又隐隐的和那个苏默扯上了关系。虽然说不曾有半个字提到苏默,但是这事儿是从勋贵一系中的人提出的,此番去核查的三个主要官员中,竟还有定国公的贴身侍卫统领。单这一点,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苏默与朝中两位国公,不,可以说是三位国公家的世子交称莫逆,若说这事儿背后没有苏默的影子,便打死王义都不信。

    真是晦气!王义当时就恨恨的想着。他可是在苏默手下没少吃瘪,但偏偏得罪不起,那种憋屈腻歪劲儿的就甭提了。西北这边刚刚好容易脱了身,却不料又落到另一个坑里,这他喵的算不算孽缘呢?

    王义不爽的寻思着,不过这次好在只是走个过场。从他打听来的消息表明,那案子早已判成了铁案,根本无从什么查明的。至于此次还是有了西南之行,不过是勋贵那边不知为何非咬死了要再审一遍,天子无奈之下,只是为了息事宁人,勉强应付而已。

    这从三人使团中,不但有自己这个天子家奴在其中外,还是以内宫太监刘通为主的事上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所以说,此次湖州之行,与其说是去查案,倒不如说是一趟游山玩水之行。

    这阵子东奔西跑的,又诸多烦心事儿,能有这么个机会出去散散,倒也真心不错。由是,王义虽有些腻歪跟苏默这个名字沾边儿,但心底实则还是相当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可是谁成想,谁能想到今日竟会出了这种祸事?前两天,几人到了湖州府,一路都是好吃好喝好玩的,半点岔子都没出。至于案子,最终也是说最后到安吉县翻验一遍就可,算是画上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对此,便是代表了勋贵一方的徐缙也没表示任何异议。而内宫太监刘通竟还与湖州府有旧,这个旧甚至是因为昔日的大太监罗祥而起,这更让大伙儿越确认了之前的猜想,这一趟,果然只是应付差事而已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种完全放松下来的心态,此刻却忽然祸从天降,这剧烈的反差,让所有人都完全懵了,让王义几欲抓狂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,但凡和那个苏默沾边儿的事儿,他喵的怎么可能这么顺?王八蛋,那小鬼完全就是个灾星啊!

    想想之前所有牵扯到苏默这个名字的事儿,王义不由的终于幡然悔悟,心中哀叹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赶紧解决眼下的危机才是王道。这外面渐渐聚拢了数百上千人了,而且还都是些野蛮的异族土著,这要是一个不好,安吉陷落,自己等人除了一死外,再无别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就算不死在这些异族手中,等到回去,一个引民乱的罪名也是跑不了的。这种大罪,天子若不斩几颗脑袋下来,又如何跟朝臣、跟天下交代?

    王义想想那后果就觉得脖子后面冷飕飕的。可是他喵的,这究竟是为哪般啊?冷不丁的,为毛就叛乱了呢?王义想不通,理所当然的将一切都归罪与眼前这个安吉县令头上了。

    老子不得好,也要先把这个狗官弄死陪葬!他想到凶狠处,眼中已射出狼一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下官……下官实是不知啊。各位大人,下官冤枉啊,真的冤枉啊。”安吉县令早已脸色惨白,都快要吓尿了。若不是旁边有人扶着,怕是这会儿已经早瘫那儿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?!”王义眯起眼狞笑道,手已经扶上了腰刀,杀气毫不掩饰的迸出来。大堂上,霎时间似乎温度都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安吉县令浑身颤抖的如同筛子,被这气势压的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得把祈求的目光望向刘通和徐缙。

    “王档头,且稍安勿躁。你便现在杀了他,也于事无补,还是先考虑如何平复此事为上。”刘通也是吓的够呛,一张白皙的面庞上全是虚汗,但终究是见过场面的,强忍着心中恐惧拦住了王义,叹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王义这才恨恨收敛,只是目光仍死死瞪着县令,眼神里那嗜血残忍之色,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明府,如今之事须当尽快搞清楚原因,同时马上调兵先挡住乱民才是。”刘通安抚下王义,转头对着县令说道。

    县令一脸死灰,惨然道:“公公,非是下官不想。可如今整个县衙的捕快,亦不过二十之数,如何能挡那成百上千的贼人?至于原因,倒是可以稍候片刻,事情一之际,下官已经派人去探听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他这么一说,齐齐心中一沉。王义忍不住怒道:“定是你这贼胚不仁,贪赃枉法所致,否则何以好好的忽然造反?嘿嘿,好得很,爷爷做的便是缉拿不法,此番定要好生招待一番。”

    县令脸色越惨白,浑身颤着,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,颤声道:“档头休含血喷人,下官……下官做得直行的正,不敢有负朝廷所托、天子恩重!”

    “哈!”王义仰天打个哈哈,眼中凶光爆射,便要暴起伤人。后堂蹬蹬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适时地引开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来人是个青衣小帽的家人打扮,满脸惊惧的头上身上全是汗水,一进门看到县令,再也站不住,噗通一声软倒在地,颤声道:“县尊,县尊,查到了,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一振,不等县令问话,王义一时抢前一步,一把揪住那人衣领将他提了起来,大喝道:“说!查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那人被猛不丁拎起,勒的眼睛都翻白了,哪还说得出话来。旁边徐缙默不作声的上前一步,一伸手便握住了王义的手腕,随即稍一力,顿时让王义吃疼不已,不由自主的便送了手。

    徐缙斜眼冷冷扫了他一眼,微微使力一推,王义便蹬蹬蹬连退几步,一张脸青白不定,眼中露出惊惧之色。满腔的怒火也霎时如被一盆冷水浇下,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徐缙不再理他,只一手扶住那家人,淡然道:“说吧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那家人感激的看看徐缙,这才惊魂稍定,先是对着徐缙一礼,这才颤声道:“是,据说是有人闯到了他们供奉蚕神之处,并且从他们祖地掘了一具尸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!这话一出,堂上众人齐齐面色大变,登时如坠冰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