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2章:瑟雷斯人的首战
    凄厉的竹哨之声,瞬间撕裂夜的静谧。zi幽阁营地中,数十条汉子翻身而起,几乎是在哨声刚落之际,便已排出一个小型的偃月阵。

    这些瑟雷斯战士,不愧为久著盛名之士,虽只数十人却毫无惧色,刃盾生辉。在奥利塞斯的带领下,人人手中擎着一支短矛,肃然而立。

    对于草原上的战斗,苏默当然早有准备。原本这种乱局就是在他的安排下挑起的。尤其还是在靠近大明边境这边的,并不像更北那边吸引人,便是战斗也最多就是些小型的。是以,苏默毫不担心。

    地面在微微震动着,苏默爬上一匹马,居高而望。但见月光下,东北方向一溜儿黑线快速漫延着,如同浪潮一般翻滚而来。只数个呼吸之间,便从模糊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战马,足足上百匹的战马。马上,时有刀光耀目,髡头起伏,不断的传来阵阵鬼叫般的嘶吼。

    蒙古骑兵,果然是蒙古骑兵。只不过这股骑兵竟然一反常态的夜间出动了,实在大出苏默所料。

    来犯的骑兵大约有七八十人,皆是一人双马。与此刻苏默身边的瑟雷斯战士足足多出一倍。

    微微蹙眉,苏默转身看向跟在身边,面色平静无波的战士:“奥利塞斯,能不能行?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单腿跪地,将手中短矛狠狠插进地上,扶膝回道:“我主,瑟雷斯人从不问能不能。您的马鞭所指,便是吾等长矛所向。”

    苏默一怔,随即大笑起来。翻身下马,亲自将其扶了起来,点头赞道:“好,果然是真英雄。那么,去吧,去赢得你们的荣耀吧,以吾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如您所愿,我的主人。”奥利塞斯慨然应道,起身提矛,甩开大步奔至队伍最前。目光在整个队伍中略一梭视,随即举起短矛,大喝道:“瑟雷斯的勇士们,让敌人在我们的长矛下颤抖吧。为了主人的荣耀!”

    “为了主人的荣耀!”

    “荣耀!荣耀!”

    众战士顿时齐声呼喝,呼喝声中,在奥利塞斯狠狠一挥短矛后,跟着他便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来敌,虽是步兵,却丝毫不显半分惧意。

    后边,庄虎和唐猛看的眼眶子乱跳,面色大变。这帮子傻叉,以步对骑,竟然还敢迎头冲锋,莫不是找死吗?他们找死不要紧,问题是少爷身边此时只有这么点力量了,一旦这股力量被击溃,那少爷的安危如何保证?

    “少爷!快喝住他们,这样不行。”庄虎满头大汗的回身对苏默叫道。

    苏默微微一笑,摆手道:“虎子,稍安勿躁。西方人跟咱们不同,自有他们的战法,且仔细看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庄虎大急,还要再说,苏默却摇摇头,坚定的道:“我相信他们。”

    庄虎一窒,只得恨恨跺跺脚,与唐猛和蒙驲互相对视一眼,随即各举刀枪抢前一步,呈三角形死死的将苏默护在中间。又扭头看了胖子一眼,胖子面色凝重,微微颔首,庄虎这才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有胖子这个高手在侧,总是多了几分底气。只不过对于另一个胖子,不由的却是大为鄙视,很是不屑的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另一个胖子不用问,自然便是咱们的子爵大人弗朗西斯科了。打从敌袭的警报一起,弗朗西斯科便窜到了苏默身边。虽也一手提盾一手拎着把双刃战斧,却是目中大有惧意,压根不敢往前一步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庄虎等人鄙视的模样,弗朗西斯科不由的面上一红,但随即又再忍住。不屑的转过目光,心中暗道:当老子傻的吗?对方那么多人,又全是骑兵,这种冲锋陷阵的事儿,自然要奥利塞斯那般奴隶们先上了。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子爵可是贵族来着。贵族,当然只会进行贵族式的战斗。

    等着吧,等到战斗到差不多结束的时候,那才是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上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对一,届时自己将要求和对方的首领展开一对一的较量,来决定最终的胜负!像眼下这种野蛮的、粗鄙的混战,就交给那些低贱的奴隶们好了,这本就应该是他们的战斗。

    伟大的苏手下竟然连这点都不懂,看来东方贵族的传承很是有些问题啊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弗朗西斯科刚刚那点羞愧,顿时就不翼而飞,颇有几分优越感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?你说胆怯?不不不,弗朗西斯科大人是绝对不肯承认的,那是污蔑,是诽谤,是无知、是…….

    好吧,无论是什么,这会儿却是没人去在乎的。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前方即将发生的碰撞所吸引。

    前方数十步外,急速冲刺而来的蒙古骑兵越来越近,最前方的几骑,甚至连马上骑士狰狞的面容都能隐约看的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全体都有,散,举盾!荣耀,即吾命!”狂奔中的奥利塞斯忽然大吼一声,吼声中将手中刃盾高举过顶护住头面,另一手却极力向后弯引,借着飞速前冲的张力,整个人如同一张拉满的大弓一般。下一刻,大喝一声,已是将手中短矛奋力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荣耀,即吾命!”随着奥利塞斯的呼喝,紧随其后的众瑟雷斯战士齐齐呼应。如同山崩海啸也似的呼声中,俱皆做出同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天空中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厉啸之声。数十条通体由精铁打造的短矛,闪电般横贯双方的空间,带着砭骨的狂暴气息,狠狠的贯入奔来的众骑之中。

    噗嗤——噗嗤!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利刃刺入**之声,爆豆子般响了起来,夹杂着此起彼伏的战马唏律律的长声嘶鸣,以及一片声的人的惨呼之音。

    蒙古骑兵的一贯战法,都是先以骑射伤敌,然后在敌人动摇之后,若是敌方人多,则继续发挥战马的速度,盘旋环绕,如同削苹果般消耗敌方;

    而若是敌方人少,则是一鼓作气,利用马匹的高速冲锋,一举凿穿对手阵型,迫敌崩溃。然后再继续分割,以达到最终胜利目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骑兵的运用上,蒙古人确实已达到了这个时代的最巅峰水平。即便是遇到大明的部队,这种战法也是颇有成效。

    但是,如同今日这般,面对着骑兵,而且数量还远逊于己方时,对方的步兵竟仍然毫不停留的发起反冲锋这种状况,实在是大出了蒙古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这些人难道是要自杀吗?竟敢以血肉之躯硬碰硬的跟骑兵对撞,简直是疯了。

    好吧,战场之上可没人管你是不是疯了。别说疯了,就是疯魔了也毫不犹豫的斩杀之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短暂的失神,但随即已经融入骨子里的战争印记,使得众蒙古骑士几乎是下意识的举起骑弓,射出手中的箭矢。

    按照一直以来的经验,这一刻后,便应是对方哀声惨嚎、倒翻一片的场面。再然后,便是大伙儿奋力冲刺收割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,今天这种经验完全失效了。哦不,也不是完全失效,铺天盖地的箭矢确实还是给了对方一定的打击,但是却远远不似以往那样的成效。

    笃笃笃——

    如同雨打芭蕉似的敲击声暴起,这帮如同疯子似的,穿的古古怪怪的步兵,在箭雨飞起的刹那,猛然间四下散开,但间距之间却是奇迹般的维持在几乎是完全一致的距离。

    然后,整个地面上便忽然出现了一幕奇观。蘑菇,似乎突然之间,大地上猛地凭空长出一片蘑菇的森林。那是一张张圆盾编就的盾墙,相互之间以刃轮交错纠葛,同时挡住了大部分的箭矢,只有十之一二的箭矢得以碰巧穿过一些间隙,虽也伤到了下面的战士,但却并未造成太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些铁木交错的蘑菇盛开的同时,致命的打击同时从这片蘑菇下奔袭而至。

    铁矛,通体精铁打造的铁矛,借助自身的重量,以及人在奔跑中产生的惯性,还有西方人格外强壮的臂力,霎时间拉近了距离的短处。

    呜呜呜的厉啸声中,强大的冲击力,顿时在蒙古人的骑兵队伍中撞出一道道血痕。

    与箭矢相比,短铁矛的贯穿性显然要大上太多。往往一支短铁矛能射穿两人甚至是三人后,才会力竭而终。

    凄厉的哀嚎声响彻天地间,大蓬大蓬的血雾暴起,使得天上的明月似都染上了一层血色。

    重创!从所未有的重创,使得狂飙而进的蒙古骑兵顿时如同浪潮撞到了坚固的礁石上一般,立即就是一窒。

    这种停滞不单单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严重打击,还因为猛然遭到打击后,大片倒地的战马尸体和人的尸体成了冲锋途中的障碍物所致。

    第一轮的碰撞,瑟雷斯战士vs蒙古骑兵,1:0胜。

    而这个胜利的原因,追本溯源,实则是因为蒙古骑兵被迷惑而导致的轻敌所致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的人数比之蒙古人少了一半,按照常例,以众凌寡,当然是密集打击、一鼓作气了。但蒙古人显然忘记了,此刻这一战,他们的对手不是大明,不是草原上的其他部落,而是瑟雷斯战士。人不同,战法当然也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对方虽是步兵,但却配合得宜娴熟,聚散有度,最大限度的减轻了伤亡;有别于常规武器箭矢的短铁矛投掷,让轻敌了的蒙古人没有第一时间分散开躲避,原本作为冲锋锋刃的前锋,遭遇重创后反倒成了阻碍;最初短暂的失神,哪怕仅仅是只一个呼吸间的失神,在这瞬息万变的战场上,也足以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。

    几个方面结合起来,这才是这支蒙古骑兵悲剧的根源。而接下来,厄运并未完结,稍微的疏忽造成的恶果,让更惨烈的悲剧开始上演了。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