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3章:战决
    太快了,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快到整个蒙古骑兵的后队都来不及收住势子。

    冲的最快最前的骑兵成排的倒下,挡住了后面战马的道路,但是对于凭借两条腿奔跑的瑟雷斯战士来说,却是只要蹦跳窜跃几下就能跳过这些障碍。

    再加上两边相对冲锋,所以在蒙古后队被阻隔一片混乱之际,瑟雷斯战士们却已经趁机靠近了。

    投枪再次出手,嗡嗡的破空之声此起彼落,这一次离得近,又是有备打无备,蒙古骑兵顿时遭到了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每个瑟雷斯战士都背着三支投枪,这是苏默在收编了他们之后,结合着后世一些见识给出的标配。除了这三支投枪外,还有一把双刃战斧和原先的刃盾。

    至于说之前瑟雷斯人用的是短棒,那是没办法凑合的。当时以弗朗西斯科那尿性,根本就不重视这帮奴隶兵,其次,他也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来装备奥利塞斯他们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一套装备下来,每个人差不多都要十余两银子。如此,总共近五十总人数的瑟雷斯战士,就要差不多近千两纹银。别说弗朗西斯科了,就是苏默,要不是有了蒙鹰的全力支持,也是绝对拿不出这么多钱的。

    甚至在之前,也并不是所有的瑟雷斯战士都有武器,除了最小编队的三十六人外,其他人连刃盾都没有,只是随便给了跟木棒了事。

    如今好了,这支英勇善战的瑟雷斯人彻底被武装到了极致。这一下发威,那效果只要想想后世那部斯巴达克斯的电影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三支投枪下去,不过六十几人的蒙古骑兵已然所剩无几。再到瑟雷斯人拔出凶残的双刃战斧,好吧,剩下的几个蒙古骑兵脸儿都绿了。

    慌不迭的翻身下马,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,大声的告饶起来。

    战场中,奥利塞斯令人将仅存的几人团团围住,自己则转身大步向后走来,向他们伟大的主人报捷。

    庄虎和唐猛等人早惊的目瞪口呆了,完全想不到这帮子鬼佬竟然有这种恐怖的战力。

    苏默看的眉飞色舞、得意非常,拍着庄虎的肩膀笑道:“虎子,咋样?可服了没?”

    庄虎一脸的赞叹,慨然道:“果然豪勇之士,我等不如。”

    苏默就嗤的一声,撇嘴道:“那是自然,瑟雷斯人啊,你当那是一般二般的?当然,也就是少爷我这样的伯乐了,这才能让他们发挥出这么强悍的战力来。放在旁人手中,嘁,只能暴殄天物。比如,咱们的小弗,哦~”

    他语带调笑的冲跟在身边的弗朗西斯科一挑下巴,众人顿时一阵哄笑。弗朗西斯科满脸通红,胖胖的两只手使劲摆着,强辩道:“他们只是奴隶,奴隶!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比他们更厉害,是的,更厉害!我发誓,向上帝发誓!”

    众人便笑的更开心了。比人家奥利塞斯更厉害?是逃命更厉害吧。你丫的打从一开战,就恨不得把自个儿缩到乌龟壳里去,这会儿却跳出来喊着比人家厉害,嗯,倒是颇有咱们少爷那无耻的几分风范了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被笑的额头青筋直蹦,猛地从腰间拔出细剑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迎面,奥利塞斯正刚刚跑近,却被他一把推开。奥利塞斯被推的一个趔趄,诧异的看他一眼,只是摇摇头,然后便冲着苏默单腿跪下,低头禀道:“伟大的主人,您忠诚的奴仆战胜了来犯的敌人。除了为首几个投降了,其他的已经全部击杀。剩下的那些,是要绞死还是收为奴隶,还请主人示下。”

    旁边庄虎等人吓了一跳,好家伙,这帮鬼佬好大的杀性。这都降了,竟然还要绞死,果然是边鄙野人啊。

    他们却不知道,在西方,弱肉强食、适者生存才是王道。战胜方对于战败方拥有着完全的生杀予夺之权,杀又或放,都只在一念之间,哪会像中国之人所谓的什么仁恕之道、慈悲之心。

    苏默当然明白这些,用马鞭轻轻在奥利塞斯肩头敲了敲,大声道:“非常好,做的非常好,我的奴仆。你们为我赢得了胜利,我要奖赏你们。去吧,那些个战马,我允许你们每人拥有一匹以作奖励。至于几个俘虏,把他们带过来,我要好好审问一番再说。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大喜,连忙双膝跪地,匍匐向前,在苏默的靴子上亲吻着,呢喃着道:“赞美您,伟大而慷慨的主人,吾等必将永远追随与您,吾等之忠诚、生命、荣耀尽属于您。您的意志将得到完全的执行,您的意志亦将是吾等永不言弃的圣喻。”

    瑟雷斯人快要欢喜疯了,对于贫穷了不知多久的他们来说,能拥有一匹自己私有的战马,这简直如同天方夜谭一般。

    伟大的、仁慈的、慷慨的主人,他的品格耀如太阳、洁如白莲。

    苏默使劲的忍着心中的得意,不让自己的狂笑发作出来。后世时,在看许多中世纪的外语片时,未尝没臆想过自己如何如何。不成想一番诡异的穿越,终于在今日得偿所愿,果然这个瑟雷斯人的一通西方式马屁,让他身心俱畅,那叫一个熨帖啊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种熨帖还不等持续发酵,就被一阵吵吵声惊醒。苏默不由的冷下脸来,大为不快的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前面,被一群瑟雷斯战士围着的圈里,弗朗西斯科尖利的叫声一连串的发出,时不时的能看见那举起的细剑发出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!”苏默恨恨的咒骂着,“怎么回事?胖子,去,瞅瞅,好好教教他们该有的规矩,然后把这帮家伙都给爷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胖子嘿嘿一乐,抱拳躬身一礼,随即腰身不动,脚下发力,便如同鬼魅一般就从原地消失,下一刻已是出现在了人群那边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动作,直惊的刚刚赢得了胜利和奖赏的奥利塞斯瞬间张大了嘴巴,眼睛里不可自抑的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?人怎么可能有如此快的速度?更不用说那份说不出的洒脱利落劲儿了,真真个若行云流水,给人一种目弛神醉之感。

    对于伟大的主人身边的这位强者,他早已领教了其人的厉害,本就佩服的很。但是今日才知道,原来自己看到的,不过只是冰山之一角罢了。

    由是,刚刚那点胜利的得意,瞬间便消散不见。暗暗决定,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、谨慎再谨慎,对于主人的尊敬,无论任何时候,都不可稍有半丝懈怠。

    胖子却不知道自己刻意的一番做作,竟而还能有这般意外的收获。再纵入人群中后,一眼便看到正张牙舞爪的弗朗西斯科正满面通红的叫嚣着。

    至于叫嚣的对象,却是一个满面悲愤的蒙古人。此刻正圆睁双目,也在针锋相对的怒吼着。

    胖子诧异之余略一倾听,便不由的又是好笑又是好气。原来,弗朗西斯科忽然冲过来,不管不顾的就喊着要对方带头的起来,然后再进行一场贵族间的决斗,来最终确定双方的胜负。

    蒙古人哪清楚这些?在他们的规则中,自己一方已经彻底认输了,那为奴为仆自是再没什么可说的。这冷不丁冲出来的家伙又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进行什么决斗?莫不是想要借此杀尽了他们吗?

    蒙古诸部落之间,这种事儿并不少见。不过却大都是世代仇恨才会如此,极少有无缘无故赶尽杀绝的。毕竟,在大漠上,人口,尤其是青壮人口,那绝对是任何一个部落都珍而惜之的,绝不会随意毁掉的。

    那这个人为何非要又来什么一对一决斗的?所以,蒙古人当然是摇头不肯了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可知,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想要证明自己的谋划失败了。羞恼之余,那嘴上便不可避免的毒辣了起来。别看弗朗西斯科大人斗嘴在苏默跟前屁也不是,但是若放在同样词汇简陋的蒙古人跟前,那还是绝对有着相当杀伤力的。

    不用多,只一个“卑贱的懦夫”一个词儿,就立即给予以悍勇自持的蒙古人最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于是,成功了,弗朗西斯科成功的挑起了蒙古人的怒火。我们是战败了,我们可以向强者低头,成为强者的附庸。但是那并不表示,什么人都可以来羞辱蒙古的勇士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有些傻眼,这是要干啥?刚刚还怎么说都不肯跟自己决斗的,这转眼间,却忽然一呼啦的都围了上来。这……这分明是要仗着人多,以众凌寡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无耻,太无耻了!卑鄙,太卑鄙了!怎么可以这样?还讲不讲规矩了?怎么东方人一个两个的都这样呢?

    我是说决斗来着,可也说明白了啊,一对一!一对一懂不?说好的贵族风度呢?说好的规则呢?闹着玩下死手,还能不能行了?呜呜呜,人家不跟你好了……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欲哭无泪,努力的挥着手中的细剑,色厉内荏的恐吓着。

    “好胆!竟然敢闹事!”一声冷厉的阴笑声响起,不待双方反应过来,一道如鬼如魅的黑影忽然湮了进来。下一刻,呯呯连响之际,几人便觉眼前一、身上一疼,随即此起彼落的飞上了半空。再然后,噗通一声,狠狠的摔落在地。(83中文网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