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7章:决死
    “我艹!”苏默难得的爆了句粗口,霎时间面色大变。请大家搜索(#……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

    若说打从来了这古大明时空,苏默所有的敌人之若论哪一个的威胁最大,令他最为忌惮,那莫过于眼前这个貌似人畜无害的老和尚了。



    在这个老和尚手,打又打不过,跑也跑不过,完全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糟糕了。



    不行,必须要想办法!苏默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,左边瞄瞄,胖子正被那个猛将兄缠着,虽然并不落于下风,但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,腾不出手来;



    往右撇撇,庄虎和唐猛二人仍躺在地昏迷不醒。至于那位虔诚的使徒小弗,好吧,草丛双目紧闭,同时还留着可耻的涎水的那一团……算了,还是别指望了吧。



    “啊哈,和尚你好,和尚再见。”满脸的僵硬陡然化作满脸的笑容,跟朵盛开的狗尾巴花似的,那叫一个热情。



    嘉曼不由的稍稍错愕,但随即便见对方眼神儿不经意的往自己身后瞄了一眼,顿时心一动,不露声色却猛然转过身去……



    嗯?没人?不好!



    老和尚瞬间反应过来,霍然再转过头来,但见山野间一道身影如同箭的兔子也似,连蹦带蹿的早跑出老远了。



    嘉曼面无表情的看着,但那微微颤抖的袍袖,却出卖了他内心真实的情绪。



    尼玛太丢人了!竟被这小混蛋用这种低级的手段逃了,这让老和尚情何以堪呢?

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——”



    长长的宣了一声佛号,也不见如何发力,老和尚一个干瘦的身躯猛然便窜了出去,直如一道淡烟般掠过,极致的速度,使得直到他人过去好久,下面的杂草才猛地低偃四伏,炸出一连串的轻响。



    “好秃驴!休欺我家少爷!”这边的动静立即引起了胖子的注意,目光微瞥之际,已然看清了那边的情形,顿时不由惊的胖子魂飞魄散。

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那老僧的恐怖,他岂有不知?当日两人虽未真个交手,但是一追一走之间,不但将苏默失陷了不说,他自己也追了个空,实则已是败了一回。



    如今冷不丁竟在这个地方,这个关头竟又见这恐怖的老和尚现身,胖子吓出一身汗的同时,也是顿时暴怒不已。



    “给老子滚!”



    呯!



    鼓荡起全身之力,毫无花哨的跟又再冲来的穆斯硬撼了一记,巨大的震响炸起,气浪翻涌之际,穆斯面色大变,只觉得这一击直如天翻地覆一般,不知超出刚才多少倍去,对撞的双拳瞬间如同被生生撕裂了一般,大叫一声,连带着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倒翻出去。



    胖子却看也不看,借着这股反弹之力,肥硕的腰身一拧,便往苏默和嘉曼远去的方向追去。只两三个纵跃之间,便不见了人影。



    半山腰处,一路跌滚下来的穆斯挣扎着站了起来,低头看了看迸裂的双手,眼露出骇然之色。那个肥硕的猪猡一般的家伙,竟厉害一至如斯,这让维克人大为惊惧,再也不敢轻呼半分。



    抬头看看面,唯余山风阵阵,哪还有半个人影?犹豫了一下,终是转身往山下而去,将鲍利斯的人头寻了回来,用外衣包了。又将鲍利斯的无头尸体背负身,左右看看,寻了个方向撒腿奔去,不多时便消失在了茫茫的草原之。



    山脚下,杀戮仍在继续。山头,庄虎和唐猛还有弗朗西斯科三人仍在昏迷,没人知道,这里曾出现过一个超级大高手,也没人发觉到,作为主帅的苏默苏大公子,这会儿已然不见了……



    离着那座小土山十余里外,苏默闷着头亡命奔窜着。将全部精神都灌注到脑海的生命元气,竭尽所能的催动着每一次的爆发,甚至连帝视角都来不及去开。



    借助刚开始诡计得逞拉开的些微优势,总算是没像一次那般连还手之地都无被擒获。但即便如此,身后那种如跗骨之蛆般的感觉,却始终死死的压迫着他,毫无半分加大的迹象。



    这还是因为他时不时的能爆发出一次瞬移的结果,若没有这手时灵时不灵的瞬移,怕是便让他早跑十里地,这会儿也被那老和尚追了。



    日你个仙人板板!这死和尚简直是个变态,这么大岁数了还跑得这么快,属兔子的吗?还有,郁闷个天的,老子是杀了你爹妈了,还是把你家孩子抱井里了啊?这般死缠着不放有意思吗?



    他满头大汗的,不辨东西南北的闷头跑着,心下却是大骂不已,憋屈之至。



    他却不知,对于老和尚老说,被他和何妞儿合力阴死的阿修罗,俨然不啻于自己的孩儿了。更不要说,他身还有老和尚梦寐以求的大隐秘呢?如此一来,不追死他追谁?



    其实他更不知道的是,他固然觉得老和尚是变态,老和尚又何尝不被他的速度惊的心狂震?尤其是每每突然的犹如神迹般的瞬移,更是让老和尚有种亡魂皆冒的骇然。



    当日在武清初见之时,只是隐隐感觉到此人身有些不对劲儿,可却从未想到竟是这般诡异的手段。看来阿修罗能死在他手,绝不是什么巧合和意外,而是果然有大隐秘啊。

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猜想的大隐秘,嘉曼是心头猛的一热,什么神迹般的瞬移尽皆抛诸脑后,脚下再次加力,发了狠的直追下去。



    “贼秃!贼秃!你若敢伤我少爷,胖爷必将你抽筋扒皮、挫骨扬灰……”

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胖子怒发欲狂的吼声传来。嘉曼不屑的撇撇嘴,丝毫不加理会。骂人有用的话,自己还用这般辛苦吗?早将前面那个狡猾的小鬼拿下了。



    至于后面的胖子,嘉曼知道绝对是一个高手。不过再高的手,也得先追自己再说不是。更何况,这个胖子虽然厉害,但是嘉曼自衬其仍不足以挡住自己,最多等其追来后,正好趁其不备打发了是,也省得在后面鸹噪,惹人生厌。



    这般想着,前方紧紧锁定住苏默的影子,脚下却略略控制住节奏,只取了个既跟不丢前方苏默,又能引得胖子追近过来的速度。

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三人呈一条线的这般追逐着,从午到傍晚,也不知跑出多少里去,终于后面的胖子先追到了嘉曼。



    只不过这般长时间的亡命奔跑,胖子果然已是消耗巨大,粗重的喘息声老远可闻,体力在三人,已是屈居最下了。



    要知道他不单单是奔跑消耗了大量的体力,最重要的是,起先他可是正在跟力能生撕虎豹的穆斯激战呢。而且在一发现苏默有危险之后,又硬生生的发力击退穆斯,然后毫不停留的追了过来,只单单那一下全力重击,其实便已让他受了暗伤。



    而再半空借力转向追击,看似奥妙轻灵,实则那又是一次伤加伤。如此两次叠加,再加这般长途奔跑,此刻的胖子实则已是快要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了。



    胖子自家也知自家事,其实最好的法子,是也像嘉曼那样,暗暗放慢速度,只要维持着个不跟丢的速度可。然后一点一点调息,先将自己的伤势稳住,待到恢复个差不多后,再想办法击退嘉曼。



    但是那样的话却有一个变数,那是“夜长梦多”。谁知道嘉曼有没有帮手?一旦嘉曼不是一个人,只要再来一个差不多的手下,不需要太厉害,只要能拖住自己,那么少爷彻底成了粘板的鱼,再也没人能拦住嘉曼对付他了。



    至于说少爷是仙家之人,是仙师,好吧,胖子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,所谓仙师那也是少爷轮回之前的身份,至少这个时候,少爷还只是**凡胎,虽然境界超绝,但自身修行却是远远不够,甚至连自己这个凡人都打不过。



    所以,不行,决不能让那种意外发生!即便不为了师门之命,单只是少爷对自己的情分,也决不能让少爷有任何损伤!那么,只能拼了!



    胖子眼露出决绝之色,深深吸口气,随即猛的加速向前纵出,同时聚集周身之力,大喝一声,已是双掌如盖,对着前方的嘉曼劈了过去。



    高手拼命岂同小可?饶是嘉曼早有准备,此刻也不由的面露凝重之色,脚下霍的猛然顿住,亦是深吸一口气,胸口猛然向内一凹,随即吐气开声,双**错,一拳向迎着胖子双掌;而另一拳却在击发的一瞬间,忽然诡异的化刚为柔,弯曲如同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,错开胖子双掌击发的范围,从下而直击胖子腹部而去。



    “普曲斯拳!”



    身在半空的胖子猛然看到这一变化,不由的面色大变,狂呼出声。再想变化之时,却是怎么也来不及了,眼不由的露出绝望疯狂之意。



    普曲斯拳又名天竺蛇掌,乃是佛门极为古老的一门拳法。相传是佛祖取天竺一种名为“普曲斯”蛇的姿态而创,拳势诡谲难测,威力宏大,不可揣度。



    想不到,想不到这个嘉曼老僧,竟然身怀这种佛门秘技,别说胖子此刻已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便是全盛之时遇,怕也是要手忙脚乱、难以招架的。



    罢罢罢,死则死矣,只是不知能不能帮得少爷了。胖子心悲哀,但这种悲意只是瞬间闪过心头,旋即便化为一股疯狂的死意。索性也不再去管那普曲斯拳,只将那击发出去的双掌再填了三分余力,毫不保留的向嘉曼轰去。



    男儿相酬,何惜生死!



    这一击,天地变色;



    这一击,义气激昂!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36/36425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