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8章:异能建功
    嘉曼终于脸色变了,到了他这一级数的高手,对于气血牵引的术势变化已然到了入微的境界,自然也明白一个大高手引动全身气血的一击,将不单单再是寻常的攻击那么简单了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

    这种凝聚了精气神的全力一击,其蕴含着击发者的精神意志,击发者固然元气大伤,被击者也是最伤根本。



    这个元气也好,根本也好,有将其解释为灵魂的,也有将其解释为命元的,其实说到家都是指的生命体的生机。



    老和尚万万想不到竟引出对方如此疯狂的一击,当即再也顾不伤人,口大喝一声“你疯了!”,脚下同时急速后撤,在间不容发之际,堪堪避过。

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感受着那刮面生寒的掌风掠过后,也是不由的一阵悚然。



    “嗬嗬…….”一击落空的胖子却发出几声怪笑,不待身形站稳,脚尖猛的点地,身子随即转向,红着双眼再次冲了来,竟是完全不管不顾,两败俱伤的打法了。



    嘉曼心暗叫苦也,哪敢被他沾,没奈何,只得再次返身避开。却见胖子扑空之后,只稍微一顿便再有跟了过来,直如跗骨之蛆。



    嘉曼额头见汗,心又是憋屈又是愤怒。憋屈的是他堂堂一个超级大高手,明明实力胜过对方,却偏偏被对方用如此无赖的手段搞的这般狼狈;



    而愤怒的是,这样一耽误,那再想追前面逃窜的苏默,怕终是不可能了。



    想着自己豢养了十余年的爱宠惨遭横死,被人夺宝而去,又想及当初自己被算计后的种种狼狈,那股子邪火终是怒不可遏的彻底爆发出来。



    那奸诈狡猾的小贼眼看是抓不到了,也罢,那便彻底留下眼前这厮,也算断掉那小贼一条臂膀。如此,且看下一次,那小贼还有何凭仗再逃。



    想到这儿,也不再去焦灼了,只将身心灌注起来,耐心的与胖子周旋起来。



    他本是武学大宗师,自然知道,胖子这种状态并不能坚持太久,只要再过几息,自然会渐渐消退。要知道,这种状态其实是一种强迫性的透支,总是有基数摆在那儿的。



    也不用他费劲儿去硬拼,只要反过来拖着对方,促使眼前这个疯子不断的继续透支下去,届时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,拖也拖死他了。



    如他这种高手,一旦决定拖延时间,自是游刃有余。于是,先前的形式顿时逆转。追击的人仍在追击,但是被追的人却不再逃离,而是不断的围着追击的人打转,时不时的近身撩拨一下,便如同孩童玩的陀螺一般,每当陀螺有慢下来的趋势,便去抽一鞭子,使其保持动能,片刻不得停下。



    胖子初时见终于缠的这老和尚停下了,不由的大喜。可不过片刻之后,便不由的暗暗叫苦起来。



    到了这时,他如何还不明白对方的歹毒心思?这分明是想要活活拖死他啊。



    只是明白归明白,他却半分也不敢停下来。到了此时此刻,若没有这股子劲儿支撑着,怕是连老和尚一招都挡不住。



    既然这老贼秃想要捡便宜,那便索性如了他意是,反正自己原本也是打着一死相拼的主意,只要能越长时间拖住这老贼秃,少爷跑的越远,越安全。



    这般想着,便也不再踟蹰,手的劲力丝毫不减,咬牙坚持着压榨着体内仅余的精血,一时间竟隐隐然有凌压老和尚一头的迹象。



    嘉曼眼闪过一抹惊异,脸毫不掩饰的露出敬佩之色。一边留神躲避着,一边开声道:“檀越真忠义之士,只是如此做真的值得吗?阿弥陀佛,你已经尽力了,无论对任何人都无愧了。放下吧,只要你肯放下,便可得大自在。”



    他轻声劝慰着,言语带着无尽的慈悲和怜悯,语声似含着某种莫名的力量和韵味,让人闻之有种莫可名状的平静。



    胖子初时并不在意,只是渐渐的忽然感到手足竟有种想要停下来的**,整个人也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时,不由的猛然一惊,拼尽余力的一咬自己舌头,这才霍然清醒过来。



    “好贼秃!恁的好手段!”他大喝一声,想要重新再凝聚余力,却发现只这片刻的懈怠,却是再也不可能接续了。



    这便如同泄洪一个道理,若是任由洪水奔泻不停,单靠着奔泻的惯性,可以使得水势持续在峰值很久。可要是一旦被有力的阻隔之后,若有后劲还罢了,但若后劲不足的情况下,那水势便只能越来越弱,最终归于平复。



    而胖子此刻如那没了后劲的洪水一般,被嘉曼以音功偷袭迷惑,正是投鞭断流、遏止其势之策。

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越来越弱的劲道,胖子心头终是升起一股无奈的悲凉。终于要结束了吗?果然是吧。罢罢罢,死便死吧,想必拖延了这么多时候,少爷也该逃的远了,自己也算求仁得仁,不算白死了。



    如此这般想着,手脚又是慢几分,恍恍惚惚之间,险险被猛然欺近身侧的嘉曼一掌拍。



    嘉曼眼闪过一抹喜意。方才他一番言语暗含着大须弥佛音发出,果然有效,加快了瓦解对方意志的速度。



    那大须弥佛音本是佛家静心澄虑的一门秘术,最是能安抚心神,一般是用在静坐感悟时的法门。不想此刻拿来用在此处,果然大见效。只不过一轮过后,让这疯子气势大减。



    “呵呵,檀越何必太过执着?须知人之执念乃身之心魔,愈早堪破愈是……什么人?啊——好个小畜生!安敢毁我根基!”



    即见手段生效,老和尚愈发添了几分力,要待更加一把火,将这难缠的对手快速击倒。



    只是不成想,在眼看着大功将成,对方已经明显开始摇摇欲倒之际,冷不丁一阵莫名的心悸涌动。下一刻,猛然觉的一阵虚弱凭空而生,似是身体忽然被硬生生抽离了什么出去。



    这一下不由的让他惊的魂飞魄散,一个身子猛然勉力向后退去的同时,已是眼角余光看清了身后一道人影急速闪过。这人影不是那苏默又是哪个?却不想这小畜生竟然如此大胆,还敢回来暗算与自己。



    而最让他又惊又怕的是,这暗算竟然还成功了。那种被抽离出去的感觉,分明正是先前自己一直努力回避的损伤根本之术。



    也正是为了避免损伤根本,这才让自己不得不放弃了追踪这奸狡的小贼,而滞留于此,和这个发了疯的胖子周旋。



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,千算万算,最终竟是仍然没能逃过被伤到根本的下场。更加可恨的是,竟尔还是伤在了自己从没想到的这个苏默小子手里。



    这个奸诈的小子,究竟还隐藏了多少手段?



    这一刻,嘉曼心不由的对苏默腾起了一种微妙的惊惧之意。只觉得这个奸诈的小贼,俨然如同冥冥自己的克星一般。自己每每遇到他,总是缚手缚脚施展不开不说,并且到最后的结果,都是以自己吃一个大亏而终结。



    便如首次相见,自己都拿到了他,却最终被其诡异的逃脱,至今都搞不清其究竟是靠的什么手段。最后还悲惨的失去了阿修罗和阿修罗的宝贝;



    再如后面在那个荒僻的小镇,当时那小贼近在咫尺,只要自己当时再多加几分小心,这小贼又哪有路可逃?可偏偏自己当时差了那么几分,最后被算计的被无数马蜂追杀,狼狈而逃。



    可以说,第二次的打击更甚于第一次。那不单单是**的打击,更是精神的,让他耿耿于怀,引为平生之耻。



    再说这次,又是这样。明明眼看着要成功了,却在最终关头功亏一篑。不但没能抓到这小贼,竟尔被其偷袭,连自身根基都损伤到了。



    而最可怖的是,这小贼究竟用的什么法子伤到的自己?嘉曼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也是仗着本身是和尚没有头发,否则,只怕伍子胥一夜白头的典故要在他身重演了。不,不对!还什么一夜白头啊,根本是当场能一把一把的薅光了头发,连剃度都不用了。



    嗯,这么说起来,注定贼秃是贼秃,天命啊!



    他这里心魂震动,惊惧而退。趁其一时回不过神来的空挡,苏默已是趁机扛起摇摇欲坠的胖子,先是如同程序般的挥手一拍,将一股生命元气注入其身,紧接着是头也不回的亡命狂奔。



    妈妈咪啊!占了便宜还不赶紧跑,那真是二到家的傻缺了。至于说老和尚了“生命剥夺”?去的!那手段只是内在的伤本,却并不能伤其外在,最多也是让其有那么片刻功夫的虚弱,再加出其不意的震慑罢了。只要稍稍回神儿,眨眼功夫能反杀过来。



    便如同当日在洪县救何妞儿时,对那只倒霉的老虎施展的一样。若不是当时有初五他们在场,趁机给了老虎致命一击,根本毛用没有。



    果然,也是片刻功夫后,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满含着悲愤的啸声。随即,那啸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.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36/36425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