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9章:冲入瀚海
    “少爷,别管我……这样跑不行的……”得了一记生命赋予,胖子总算是回了魂儿,趴伏在苏默背上焦急的喊道。zi幽阁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默玩命奔窜,头也不回的喝叱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胖子还要再争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老子没有抛下兄弟的习惯!”苏默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毫不犹豫的打断。

    胖子蓦地一怔,忽然间心头好似涌动着无数的念头,如同有千言万语要说,却一时竟无语凝噎,只觉得眼睛鼻子都酸酸的,泪水不可自抑的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兄弟?少爷把自个儿当兄弟?!胖子有些慌乱,说不出的还有种彷徨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是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的时代。崇尚的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;讲究的是奴仆的命不属于自己,而是全都由主家掌握。

    胖子虽然是道门调过来跟着苏默的,但实则就是仆从的一种。苏默这兄弟一词儿出口,胖子真心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被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堵着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声。心中翻腾着无数的念头,最终便只是一句:便即刻死了也是情愿,便即刻死了也是情愿……

    浑浑噩噩中,身后又再传来一声长啸,比先前更近了一些。照此速度下去,怕是再不用半天功夫,那老和尚便能再次追上来。

    胖子激灵灵打个冷颤,略略回头望去,隐隐的可见天边极远处一个黑点,正纵跃如飞的闪现着,每一次都是跨越好大一段距离出现,不由的顿时色变。

    “少爷,放下我,我太重了。这样……”胖子忽然从没有一刻,如此时这般憎恨自己的体型,红着双眼急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操!你他妈的要是想咱们死,就继续叫!继续让我开口说话!”他一句话不等说完,苏默忽然暴怒起来,难得的一连串的粗口骂出来。

    胖子吓了一跳,喏喏的不敢再言,但随即就是忽然一阵的眩晕,但觉周围景物变幻,似乎一切都猛然拉长变形,如同凝滞了一般,不由的骇然欲绝。

    待到再次醒过神来,却见刚才那一刻不知是过了一瞬还是一年的空挡,竟尔已是窜出了上百米的距离,这让他不由的瞠目结舌,甚至连那丝眩晕都忽略了。

    偶滴个神啊!这是什么神通?少爷果然是仙家人物,哪怕是在还未恢复的阶段,竟然也怀有如此仙法,真真是开了眼了。

    只是正欢喜赞叹着,耳朵中却猛然捕捉到苏默沉重了许多的呼吸。同时,身子微微的颠簸感也随即传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瞬间便反应过来。少爷这仙法确实是牛叉到逆天了,但显然只能做压箱底的绝活使用,并不能保持常态。而且,一旦施展,必定是损耗极大,否则也不会露出这种明显的疲态了。

    身后,果然再次传来老和尚的怒啸之声,显然对于少爷的这种神通,让老和尚极是愤怒和无奈。

    可是再如何神奇,在这无遮无拦的荒原大漠上,总是有力穷之时,只要后面那老和尚不停的追下去,两人最终还是逃不脱对方的魔掌啊。

    胖子不由焦急的想着。

    正着急着,猛不丁又是一阵急剧的眩晕袭来,方才那神奇的一幕再现,却是苏默也察觉到了危机的临近,咬牙再次发动了瞬移之术。

    不用胖子提醒,苏默也明白这样拖下去,两人的结局早晚是落入老和尚的手中。

    先前他能脱出追踪,完全是靠着胖子在后面拼死拖住那老和尚的缘故,如今想要故技重施却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别说胖子一再的自残式拼命早已耗尽了潜力,便是还能挤出几分力来,苏默也不会再放任他那么做。

    之前他一路窜出老远,正感觉着渐渐脱离了危险时,却隐隐听到胖子的啸声中带着无尽的死意和决绝。他只是稍一琢磨,便立即反应过来,当即想也没想的转头返回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一样,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,但也不承认是个坏人。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,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。他可以无耻,他也可以下流,甚至是在某些时候,干点小坏的事儿。但是,唯有一点是绝不肯做的,那就是舍弃亲情友情亦或爱情。

    若没了情,他存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?他存在与这个世界,本就是个意外,若再没了这点坚持,将会让他彻底迷失,再也找不到存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他回去了,义无反顾的回去了,不但趁机偷袭了嘉曼一记,也正好抢出了已经到了极限的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自己一直把自己放在仆从的地位上,苏默往日里也并没刻意去纠正什么。但是在他心里,一直跟在他身边默默相随,偶尔偷偷懒、时不时的耍些滑头的胖子从来不是什么奴仆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兄弟!生死兄弟!是亲人!

    所以,苏默绝不再允许胖子去冒险,玩什么弃车保帅的把戏。要死一起死,要活便一起活,没的二话!

    暗暗沟通着脑海中那片银光,大约算计了一下,怕是这种瞬移也施展不出几次了。

    前番救治庄虎和唐猛二人,便已施展了两次生命赋予。而后又一路奔逃,期间不知施展了多少回的瞬移,使得脑海中那团生命元气损耗极大。

    而后又为了救治胖子,再一次的施展生命赋予之术,好悬没把那团生命元气挥霍光了。好歹是还阴了嘉曼一记生命剥夺,却不料那老和尚看似老的快死了的样子,生命力竟是出奇的强盛,一记剥夺下去,竟补回了近乎双倍的付出,这让苏默大为惊喜,差点没能忍住,再来上几下。

    好在他总算冷静,没再去贪心迟疑。否则早已让暴怒的老和尚毙于掌下了。

    可饶是占了偌大的便宜,再这么拖下去,也终是逃不过被擒殒命的结果。必须要想辄了,他暗暗的盘算着。

    两下里一追一逃,将将又是大半个时辰过去。前方早已不知是什么所在了,随着太阳的最终落下,甚至连方向都分辨不清了。

    只是脚下越来越荒芜的地貌,还有夜风中带起的寒意中不时夹杂的沙粒,让苏默心中隐隐升起不妙的感觉。这种感觉随着不断的奔跑,越来越重,越来越近……

    又再顿饭功夫后,就在身后嘉曼身形都快清晰起来时,前方的地貌在稀薄的月牙之下,彻底露出了真容。

    戈壁!层叠起伏,却又一望无际的戈壁!静默、死寂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苏默倒抽了口凉气,霎时间一颗心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与草原相比,沙漠才是塞外最可怕的地方。无形无迹的流沙,毫无规律的龙卷,还有缺食无水的绝境,都在后世无数的作品中描述。

    而最可怕的是,方向!在沙漠中,哪怕是身怀着指南针,都难以保证不会偏离方向。因为人的视线并不那么靠谱,往往会被幻觉所支配,从而产生偏离。

    在这四望开去全无参照物的大漠之上,这种幻觉会被无限放大。而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最终的结局便只有一个:死!

    “少爷,放下我,我来缠住他,你趁机离开。”背后的胖子再次挣动着说道,只是此刻的话语中显得淡淡的,却又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。

    对于沙漠,如胖子这种久历江湖的老手,或许不如苏默从后世了解的更详尽,但是对于冒然踏入其中的危险,却是丝毫不在其下。

    眼下,前方是九死一生的险地,后面是强悍莫名的大敌,两害相权取其轻,唯一的生机就是拼却一人,给另一个创造逃离的时间,如此或可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所以,早存了以死相报之志的胖子,打定主意,便是因而惹怒了少爷也在所不惜了。只要,只要能让少爷安全。

    苏默没说话,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大戈壁一动不动。嘴唇紧抿着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,眸子里有某种疯狂的意味闪动着。

    身后,嘉曼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。他也早发现了前方的绝境,不由的心中欢喜,纵声大笑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这一次看这个奸猾的小鬼往哪里逃!

    苏默霍然回过头来,轻蔑的瞥了他一眼,嘴角慢慢上扬,形成一个危险的弧度……

    嘉曼忽然觉得一股不祥的感觉升起,笑声戛然而止,猛地向前急跃,同时大叫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叫声中,满带着恐惧和不甘,还有着一股浓浓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苏默在嘲讽的一笑后,使劲的紧了紧背负的胖子,然后毫不犹豫的纵身而进,只一个瞬闪,再出现时,已是身在一片黄沙之中。随后转头望着大漠边缘呆愣住的嘉曼,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,紧接着身形连动,眨眼间已是人踪渺渺,彻底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嘉曼脸色铁青的愣在原地,怎么也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。那个奸猾的小子,竟然真的敢冲进那死亡的绝境?他怎么就敢?!怎么就敢?!

    疯了!简直是疯了!都他妈的是疯子!那个肥猪是疯的,这个苏小子也是疯的!可你大爷的,你们爱疯不疯的,让和尚怎么办?一番辛苦,耗费了不知多少时间、精力,甚至还损耗了自身的根基,到头来,竟是全化作一场空吗?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静寂的大漠上,老和尚的面容在残月的冷辉下显得狰狞无比,仰天发出一声如受伤野兽的长啸后,猛然身子一动,瞬间也窜入了茫茫沙海不见。

    起风了,打着旋儿的风,先是一粒粒,然后一片片,扬起又铺下,最终归于寂寂。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