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0章:沙海求生
    黄沙漫漫、冰冷砭骨。 泛着银光的昏暗,无边的沙海之,一个豆大的黑点艰难的移动着,犹如沧海一粟。



    身周一片死寂,那种无形无声的压迫,甚至之刀剑临身更加让人崩溃。



    胖子已经从苏默 身下来了,两人相互搀扶着,紧紧拉着彼此的胳膊,不敢放松丝毫。



    刚冲进沙漠瀚海不多时,一股凭空而生的龙卷便肆虐而起,差点没将二人刮到半空去。好在那时间并不长,这才让二人幸运的没被吹散。只是经过了这一回,便是苏默也是气喘吁吁,耗费了极大的体能。



    至于身后追踪而进的老和尚,此刻也完全没了半点踪影。想要在这空旷无垠的广袤沙漠遇到,怕是要相当的机缘了。



    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倚。世事之利弊,便是如此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这样下去不行,得找个地儿歇歇了,不然不用那贼秃来杀,咱们自己坚持不下去了。这鬼地儿,恁的冻死个人。”胖子扶着苏默臂膀,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,一边低声嘟囔着道。



    白日里大漠无遮无拦,在烈日的照耀下,气温高的能活活将人晒死。而到了夜里,这种极热却又蓦地转换成另一种极端,针砭刺骨的冷气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,简直是无孔不入,饶是胖子一身肥肉,此时也是大感吃不消了。



    相胖子有些铁青的面孔,苏默却好的多。倒不是说苏默他抗冻,实在是胖子之前损耗太大,根基严重受损,即便是有了苏默给的生命赋予,也只是补了个七八成,远不能和平常相。



    而苏默虽然也是累极了,但好歹未伤根本,体内所剩的生命元气虽然不太充足,但在这危境之,却在神的自发转动起来。每当多转动一圈,便可将侵入体内的寒意消融几分。



    而随着这种消融,苏默竟惊喜的发现,那损耗的元气竟在极缓慢的恢复着。虽然速度极慢,但却是一直坚定的进行着。相信只要这般坚持下去,总会有补充圆满的时候。但那时,在这绝境之,也算是多了一项保命的手段。



    而此消彼长之间,才让苏默没太被寒意侵蚀。只不过看看胖子的情况,苏默知道,歇息一宿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

    从后世诸多纪录片的描述,大漠之无遮无拦,一般选择进入大漠的人多半都是些商队,而这些商队都是有着骆驼的。这样每当晚宿营时,便会让骆驼在外围成一圈,里面再支起帐篷,便可度过一晚。

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个重要的关键是,沙漠虽然无遮无拦,但并不代表一马平川。里面也是有着高低起伏的,甚至很多地方落差极大,细心找找,都能找到背风的所在。商队们敢大胆的休息,也正是寻到了这种背风所在的原因。



    而此刻的苏默二人,骆驼什么的是不用想了,唯一能让他们利用的,便也只有这背风坡了。

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一处巨大的背风坡下,苏默和胖子一坐一躺着捯气儿。这一路直到此刻,两人才算是真正的得到休息。



    胖子划动着四肢,将自己的身体埋到沙堆,借以抵挡外面极度的寒意。但也不过只是片刻功夫,便脸赤青白的挣扎起来。幸亏旁边苏默反应快,赶忙帮着将他挖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,要找死吗?不准躺着,咱们稍坐一会儿,然后还要继续走。”苏默没好气的训斥道。



    胖子感到很委屈,怏怏的应着,低声嘟囔道:“我这不是想找点热乎气嘛,谁知道先前还烫脚的地儿,这会儿竟是这般冷了。”



    苏默翻了个白眼,狠狠的鄙视了下这个没化的夯货。想了想又科普道:“沙漠之,昼夜温差极大。白天时最高温能到蒸熟了人,沙子最是能传导热量,故而你才感到烫脚;而同样的,晚没了太阳的照射,温度又迅速散发,根本留存不住。而你把自己埋进去,等若是主动利用沙子散温,岂有不冷的?没冻僵你算你命大了。”



    胖子傻眼。



    苏默想了想又道:“在这里,休息的时候也尽量坐着。唯有坐姿才是维持能量的最佳姿态,记住,坐着远躺着合适,至少,在这沙漠里是这样。”



    胖子懵懵的点着头,心对少爷大为崇拜。果然是自己的少爷,不是凡夫俗子,竟而能知晓这么多。



    这么想着,哪还敢再乱动。安静了一会儿,两人体力稍稍恢复,苏默便起身招呼着赶路。



    胖子一脸的不解,一边慢吞吞的爬起身来,一边道:“不说要歇息吗,怎的又要走了?”



    苏默抬手给他个爆栗,怒道:“不趁着晚赶路,难道等白天走路被烤成人干儿吗?少废话,我说怎样便怎样。”



    胖子连忙诺诺,跟着走出几步,又忍不住道:“少爷,你不饿吗?怎么也该进点食吧。”



    苏默横了他一眼,脚下不停,嘴道:“你我身只有有限的一点干粮,水也只是两个皮囊,这大漠之还不知何时能走的出去,不到了实在熬不住的时候,一丁点儿也不能浪费。警告你啊,尤其是水,即便是熬不住了的时候,也最对只能润润唇,万不可多喝。”



    胖子啊了一声,顿时哭丧起脸来。挨打忍痛什么的不在乎,可要是忍饥挨饿却是如同杀了他一般了。只是他也知道在这沙海的危机,对此自然是禀尊无虞。至于面作态,不过是习惯使然,倒也算是苦作乐的调剂了。



    两人这般走着,却是一路往,直到踏着沙湾而行。曲曲折折间,却是大体凭着感觉往南而行。



    按照苏默的计算,两人虽然冲入沙漠,但应该涉入并不太深。来时二人应该是一路向北,如此背道而驰,或许便能走出去也说不定。



    至于那个老和尚,虽然不知道是否究竟跟了进来,但想必算没跟进来,最多也只是留在原地死等而已。而自己二人,在几次转向之后,早不知拐出多远了。在这茫无方向的大漠之,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便是出的去,也必然不知离着进来处偏离了多远了,只要不是运气太背的话,应该是不会遇到才是。



    但若真是那么寸,也合该两人命当如此,总活活被折磨死在这大漠好得多。



    其实这些说来都不过是困兽犹斗,全凭侥幸了。毕竟,到了此时此刻,苏默也是半点办法没有,只能将一切交付天决定了。希望主角光环能起作用吧,他这么有些阿q般的想着。



    这一宿两人走走停停,间进了一次食,勉强算是补充了下体力。到得第二日太阳东升之际,却见四面八方仍是一片土黄,显然初始的打算已是尽数落空了。



    苏默的脸色有些难看,站在原地眯着眼想了半天,这才吩咐胖子学着自己的样子,将身的外衫脱下,蒙头盖脸的兜紧了所有露在外面的肌肤,尽量不露出一点来。



    白天的沙漠,太阳的热度一旦升起来,连汗都不带出的,刚一泌出毛孔会被立即蒸发掉,最是杀人与无形。后世不知多少科普,早已提过无数遍。



    选了个背阳的地方,苏默扯着胖子坐了。将两人身的食物和清水盘点了下,不由的都是有些沉默。



    干粮还凑合着能顶个两天,水却只够一天堪堪敷用。可眼下看来,两人要想走出这大戈壁,却遥遥无期。危机,已然是迫在眉睫了。



    “要想法儿找到水,再弄些吃的东西,不然……”苏默默默的将食物和水囊收好,尤其是水,干脆直接解开衣衫,藏到胸腹最深处,只贴着一层内衣隔着。若不这样,在温度的蒸腾下,便是隔着水囊也会被慢慢蒸发掉的。



    胖子舔了舔有些皴裂的嘴唇,茫然看看四周,苦笑道:“这里除了沙子还是沙子,却往哪里找吃的?更不要说找水了。”



    苏默纵目远眺,轻声但却坚定的道:“有,还是有的。你当这里真是除了沙是沙,没有别的活物吗?”



    胖子有些愣怔,四下看看,却是什么也没发现,不由转头看向苏默。



    苏默微微一笑,抬手指着前方某处,轻声道:“你看仔细了,那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胖子顺着他指的方向努力看去,好半天才勉强分辨出,那里似是隐约有一丝墨色,只是隔着实在太远,又有氤氲的热气折射,完全看不清楚究竟。

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却也不由的心大是敬服。由此可见,少爷的目力是何等可怖,只不过一打眼间,竟然能发现那么远的地方的一丝异常。



    只是,那点墨色又会是什么呢?

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一株仙人掌。”苏默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,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,舔了舔嘴唇轻声解释道。



    仙人掌是可以食用的。更重要的,有仙人掌的地方,他有办法制造出一点水来,虽然或许不太多,但终究是完全空耗好太多了。



    在这绝境,还有什么希望更让人开心的?而今,那无尽黄的一点异色,便是一抹生的希望。



    既发现了仙人掌,便不能再等下去了。因为这满眼的黄沙看似静止不动,实则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化。一旦时间长了,很快会在不知不觉被移动到另一处了。



    拉着胖子起来,一边仔细的教给他如何落足,如何保持稳定的节奏迈步,一边将其的奥妙讲给他听,这使得胖子如同听天谈一般,很是惊了一把。同时,对于连走路都要有那么多讲究和道理,也是好不已。



    如此反复曲折着向前行进着,终是在顿饭功夫后,那株带着明显墨色的绿意,在眼帘清晰起来。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36/36425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