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2章:失散与被擒
    “拔萝卜,拔萝卜,嘿哟嘿哟拔萝卜…….”欢快的童谣声,在月光下的沙漠上响着。可是为‘毛’明明很童真的歌词,偏有股猥琐的味道呢?

    胖子心中腹诽着,一边卖力的挖着,一边瞄着地上几根刚挖出来的块茎。别说,还真跟萝卜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胖子是说成啥样也是不肯再去咬上一口了,自家这个少爷太坏了,太小心眼了!白天的惨案真正的原因,固然是那位无良少爷说的那样,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并未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这个原因就是,按照少爷小声嘟囔的那样:小样的,敢拿我来试毒,毒不死你!

    胖子当场就斯巴达了。原来自己的小把戏早被人识破了,这是红果果的报复啊。可是你那所谓的嘟囔能再假点不?那声儿大的就怕旁人听不到似的。

    得了,既然知道了自己究竟为啥遭罪了,胖子哪还敢炸刺儿?只能悲催的继续被蹂躏,同时还要时不时的表达下自己甘之如饴的欢欣,以此免得被再次算计的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看上去跟萝卜似的东西,貌似真的像是可以吃的样子呢……胖子眼巴巴的瞅着,不由的咽下一口口水,又艰难的将目光移开。

    忍住!这次一定要忍住!不到非要吃这玩意儿的时候,绝对绝对不去沾上一星半点儿!

    胖子咬牙跺脚,拼命的给自己鼓劲儿,对月亮发下誓言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宿,总算是将这一片仙人掌收获完毕。忙完了苏默却并没马上就走,而是难得的下令再休整一夜。而他却在挖出的一个个大坑,利用仙人掌剥离下来的厚皮,在坑里布置了起来。

    胖子看不明白,最后索‘性’也不去看了,睡觉逑的。仙人掌剥离下来的碎皮子还有许多,拢过来盖上,啊呀,果然比沙子靠谱,不会消耗身体内的温度。

    当夜,胖子难得的做梦了。梦中,繁‘花’似锦、温暖如‘春’,一汪‘春’水微澜,好一副仙家景致。

    然后,一大堆的球球从‘花’丛中滚出,到的近前,纷纷裂开顶部,奉献出一块块晶莹碧绿的果‘肉’……

    胖子霎时间惊醒过来,伸手一抹,竟是出了一脑‘门’子的汗。远处有光亮辉耀,已经在大漠中度过了几天,胖子知道,这是即将要天亮的征兆,太阳就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!该死的!好悬没睡过头,不然可要毁了我一番心血了。”耳边传来苏默气急败坏的催促声。

    胖子连忙爬起来,循声看去,却是不由的大吃一惊,眼珠子都差点瞪下来。

    水,全是水!

    数个大坑中,苏默昨夜摆‘弄’的那些个装置上,每一片仙人掌制成的容器中,都存着一汪清水。虽然不太多,但是加起来,却足以灌满两个水囊了。

    无中生有、一夜凝水,这……这是仙法吧?!胖子再次被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装,不然等太阳升起来,很快就会被蒸发掉了。”苏少爷脸赤白青的再次催促着,让胖子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好歹总算是赶在太阳彻底升上天空前完成了灌装,有了这两皮囊的水,两人在这大漠中的生存几率又再增加了几分。是以,在双双忙活完后,不由的相视一望,随即同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还是如前几日一样,昼伏夜行。有了上次收割的仙人掌,饮食方面暂时是无忧了。而似乎上天也是凑趣儿,这段时间里,甚至连龙卷都不曾再遇到过。

    胖子经过了十余天的沙漠生活,现在俨然沙漠专家了。叉腰睥睨着站在一处沙湾顶上,左右巡视一番,回过头来一脸淡然的道:“唔,风平‘浪’静,一切正常。按照我的经验来看,便继续保持这个方向行进吧,相信终有走出的……哎呀!干嘛又打我?”

    装‘逼’装一半被打断什么的最讨厌了!胖子两手抱头,怒目看向打人者。待到见对方目光移过来,瞬间又化为一片谄媚和幽怨……

    苏默出奇的没跟他嬉闹,目光定定的望着虚空,脸上神‘色’古怪,看上去让胖子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也收了那副刻意的假模假样,靠近苏默身边站定,轻声道:“少爷,怎的?”

    苏默摇摇头没说话,半响,忽然开声道:“说不好,我有种隐隐的不安,似乎有什么事儿要发生。可……嗯,怎么说呢?唉,算了,总之就是不对劲儿,很不对劲儿。要小心,一定要小心!”

    他碎碎念叨着,脸上终于‘露’出忧虑之‘色’。这让胖子心中不由猛的一沉,也暗暗惊凛起来。

    跟着苏默这么久了,他还从没如今天这般模样。哪怕是当日两人被‘逼’进这大漠,那时的苏默虽然脸‘色’难看,却也并不惊慌。可是刚才,就在那一瞬间,他分明从苏默的眼底捕捉到了一抹慌‘乱’之意。

    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,竟能让仙家出身的少爷惊慌?胖子感到很不解,也很担忧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答案便出现了。

    原本清朗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,不是一点一点的渐变,而是极其突兀的猛然幽暗了起来。便似乎有只无形的大手,从亘古而来,然后轻松的将太阳握住,再不余半丝光亮……

    随后便是风,凄厉的风!尖啸着,狂奔着,带着铺天盖地的黄沙,将整个视野铺满,恍如末世来临。

    “快!用绳子把咱俩绑起来,再互相抱紧,千万别松开,千万……”苏默嘶声大叫着,声音在尖锐的风鸣中如同蚊鸣,及至最后,竟尔只见其口‘唇’翕张,却是半点声儿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这股妖风实在太大,不惟是带动黄沙后撕裂空气的轰响所致,单只是自身的速度也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极限,以至于连人发出的声音都被瞬间吹散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都是身俱功夫的人,又共事许久,早已养成了难言的默契。不过两句话的功夫,已是将自身用衣服扭成的绳索绑好,又在最后一刻死命的抱紧了对方。

    换在平日里,这种姿势打死两人也是不肯做的。可是这一刻,别说这种姿势了,就算是真个来一次背背山,怕是两人也没有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天地之威下,人类,如同蝼蚁!

    完全的黑,彻底的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即便是两人此刻拼命的抱紧对方,近在咫尺之间,却也只能凭借着触觉感知对方的存在,‘肉’眼已经全然无用。

    四周似乎都在旋转,沙砾卷动着打在身上,如同千刀万剐一般,饶是两人都是身俱武艺之士,也仅仅不过坚持了几个呼吸,随即便先后陷入昏‘迷’之中…….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苏默悠悠醒转过来。闭着眼没动,默默的利用感知察看着自身情况。这是后世众多野外生存经验一再强调的事儿,他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手指、脚趾,然后再是手臂、双‘腿’,最后是脖颈和躯体,待一切都确定没有问题了,这才尝试着睁开一线眼帘。

    目光不敢直视,直视尽量的垂下。这是怕习惯了黑暗乍一睁开,若是遇到强光伤害到眼睛。

    似乎是夜晚呢,并没有白日间的阳光,入目处是泛着冷幽的银光。又再稍稍睁大一些,再睁大一些,及至全部睁开,果然,头顶上繁星如斗,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轻吐出一口气来,略略平复了下心绪,慢慢翻身坐起来。

    还是身处在沙漠之中,放眼四望,全是一片泛着银光的沙丘。直到远处某个所在,一点黑‘色’映入眼帘,苏默猛的睁大了眼睛,霍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之前相互的捆绑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崩解了,胖子自然也和他分开了。如今那一点黑点,想来应该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脚下更加了几分速度赶了过去。只是刚一到近前,便猛然觉察到不对。

    光亮,那一片童山濯濯的光亮!这分明是一个人的脑袋,没有头发的脑袋!

    是那个贼秃!老和尚嘉曼!

    苏默几乎是在看清了那锃亮的脑袋的瞬间,脑海中便已确认了这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心中狂震之际,脚下急停便要转身而走,却见那原本趴伏着的人体忽然抬起头来,一双凌厉的眼神盯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眼神先是凌厉,随即便是一愣,紧接着却满是戏谑。苏默的一颗心顿时直往下沉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。苏公子,看来你果真是与我佛大大有缘啊,竟然能在此不期而遇,既如此,便随了老衲去吧。”口中说着,一个身子忽的跃了起来,月光下直如一道闪电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默大骇,急忙要调动脑海中的生命元气发动瞬移,却猛的发现,此时的脑海中,那团银光已然稀薄如纸,早不知什么时候损耗一空了。方才猛然催动之下,也不过只是略略震动一下,却是完全无力催发瞬移所敷了。

    完了!苏默暗叹一声,不由的心丧若死。他知道,那生命元气必是因为在先前那场诡异的风暴中,为了保护自身自发的催动过了,要不说呢,那样的绝境之下,自己竟然还能全须全尾的,浑身连半丝儿血痕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眼前这一难却是再也无法避过了。只是不知,自己有这生命元气护体,失散的胖子却靠什么撑过去。但愿……但愿老天保佑,保佑他……

    一念及此,却又不由的深深叹口气,知道自己也不过是妄想而已。在那种完全非人所能抵抗的天威之下,除了自己这种异数,哪还能有人存活下来?

    想着胖子就此陨落,可偏偏眼前这个贼和尚却能活下来,不由的心中又是悲痛又是愤怒。苍天不公,一至于此!

    风声中,肩胛上猛然一紧,却是早被嘉曼五指拿住。苏默动也未动,只是冷冷的看向他,如同死人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