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3章:月仙出关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zi幽阁

    且说当日土山之上,猛士穆斯的强势逆击,使得弗朗西斯科、庄虎和唐猛相继受伤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而后,老和尚嘉曼的突兀杀出,便除了苏默和胖子二人外,再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山下的战场如火如荼,俄罗斯人的败势已定,蒙家军、青巾贼,再联合着被苏默收服的巴鲁部残余蒙古骑兵,三下里围拢合击,眼看着就能尽歼这股俄罗斯士兵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山上最先昏过去的弗朗西斯科醒来了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与其说是受伤昏迷,不如说是被连吓带震的吓晕了。所以,毛皮没伤一点的他第一个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醒过来后却发现,四周除了自己外,竟是再无一人。伟大的魔神主人不见了,胖子随便不见了,其他人……哦,等等等等,那是什么?

    左右一踅摸,躺在一边的庄虎和唐猛便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天呐!弗朗西斯科当场吓了一跳。这两个人他可是知道的,乃是魔神大人身边的贴身侍卫,几乎是寸步不离大人左右的。

    而今,这两人竟然昏迷在此,那么魔神大人呢?魔神大人又去了哪里?还有那个胖子,他又再哪里?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隐隐觉得不妙了。

    上前仔细检查了下昏迷过去的庄虎和唐猛,却发现两人只是昏迷过去了,外伤也只有手掌的虎口处有些撕裂而已。

    再想想自己当时昏过去的场景,不由的当即激灵灵打个冷颤。莫非,莫非是那个如同黑熊一般的野人竟厉害至此?不但打败了伟大的弗朗西斯科使徒,还进而伤到了魔神大人的近侍?

    又或者,甚至连魔神大人他都……

    弗朗西斯科不敢想下去了,起身就往山下跑。这个时候,必须要通知那个蒙将军才是,要出大事儿了!

    至于说趁机逃跑,弗朗西斯科半点念头都没动。不说这里仍处在战场中,到处乱跑的话,谁知道哪里就会冒出个溃兵来,然后一剑割掉自己的脑袋去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这种事儿,便只魔神大人的威能,当知道自己逃跑了的话,会不会一怒之下让自己的灵魂永世沉沦?对于伟大的魔神大人的能力,弗朗西斯科半点试探的心思都不敢起。

    所以,逃是绝对不能逃的。至少,在确定魔神大人不曾陨落前,这种念头最好是不要有。

    正指挥着大军分进合击的蒙通和蒙驲接到弗兰西斯科的通报后,顿时大吃一惊,当即想也不想的下令收拢部伍,又使人往另一边通知了魏五和奥利塞斯。

    至于说剩下的那些溃逃的俄罗斯人,在丢掉了火器和火炮后,已然等若失去了毒牙的蛇,已然不成为威胁了。更兼所剩无多,追不追的都意义不大。现在最重要的是,苏默苏公子的安危!

    待到众人重新再次聚拢一起时,庄虎和唐猛二人也已然醒了过来。一听说苏默失踪了,当即大急,顾不得身上还有伤,抓起刀剑便要杀出去寻找。

    苏默身边的人成分极杂,平日里倒是没什么,可是一旦苏默不在了,这种分歧便立即显露出不妥来。

    便如庄虎唐猛二人,这俩人是和苏默一路从兴县厮杀出来的,可以说除了胖子外,这里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们与苏默更亲近的。这无形中,也成就了此时二人在此独立的地位。

    如今二人这么一急,旁人却哪里好拦?所幸还有魏五在此,以魏国公世子徐鹏举与苏默的关系,总算是比旁人分量更重一些,当下连忙拦住。

    庄虎大怒,手按腰刀冷然道:“五爷这是要阻我兄弟吗?”

    魏五苦笑,摆手道:“庄兄弟,误会了。只是如今苏公子究竟出了什么事儿根本无法预料,你们两人身上又有伤,这般急火火的盲目冲出去又能济的什么事儿?不若大伙儿好好商量一番,先派出各自部下,四处察看一番为好。否则,按照你们所说,那鬼佬悍勇无双,单只你二人的话,即便找到了公子,怕也是无能为力吧。”

    庄虎噎住,有心反驳却是没话可说。旁边唐猛却涨红着脸怒道:“我二人便不是对手又如何,大不了便死在他手里就是。但即便是死,咱们也要死在公子前面,绝不肯苟且偷生!否则,还有何面目回去见果毅营众兄弟。至于你们,惧那鬼佬不肯出力,自也由得你们,咱们却是不会强求。”

    说罢,伸手推开魏五,扯着庄虎便走。这个平日里总是憨憨的汉子,竟是在这一刻爆发出比庄虎还要坚定的信念。

    他二人这一动,巴鲁和奥利塞斯等人跟着齐齐而动。说到家,这两方人都是完全依附于苏默的。如今苏默不在,自然便一切以和苏默最亲近的庄、唐二人马首是瞻。便是弗朗西斯科,也是毫不犹豫的站到二人身后,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魏五等人都是面色难看,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。倒是有那蒙家战士不忿,在旁怒道:“这说的什么屁话!咱们蒙家军何曾怕过谁人?又有哪个不曾出力?你这汉子,如何敢这般羞辱我等!”说着,仓啷啷拉开刀剑,眼见着便是一场火并。

    魏五大惊,急忙拦住,转头先是看向脸色难看的蒙驲和蒙通二人,急道:“二位,都是为苏公子出力,何以至此?这二位兄弟也是心急苏公子安危,口不择言,并非刻意羞辱诸位,还望二位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蒙驲与蒙通对视一眼,虽然也是心中不悦,却也知晓轻重。尤其是蒙驲,更是知道自家家主对苏默的态度,当下连忙喝叱住众蒙家军。

    魏五这才又转头对庄虎道:“庄兄弟,你们的心情某自知晓,可如此说话却是过了。要知在下虽身份低微,却也是代表着魏国公府和世子的脸面。以我家公子和苏公子的情分,又哪里说得上什么怕不怕的?别的不说,单只我等早你们多日便厮杀与关外,所为又是若何?唐兄弟这般说话,可不是要冷了大伙儿的心?怕是日后苏公子知道了,也是要怪罪的吧。”

    他早看出两人中,庄虎比之唐猛要稳重的多,行事也大多是以庄虎为主,便只向庄虎进言。

    庄虎当然也知道其中内情,方才唐猛说话他来不及阻止,只能不动神色的听着。此时听了魏五的劝解,便即顺坡下驴,先是暗暗瞪了唐猛一眼,这才先是对魏五谢过,又转头对蒙家兄弟抱歉道:“我兄弟心急公子安危,失礼之处,还望宽宥。”

    蒙家兄弟相对苦笑,蒙驲叹道:“苏公子莫名失踪,大伙儿都是一样的焦急,倒也不需计较。以我之意,当合兵一处,然后再分派妥当才好追寻。不然,一旦遇上那个猛士,人少了则不足以应对,反倒浪费时间。咱们损伤些倒是无惧,怕就怕误了苏公子。”

    庄虎和唐猛此刻也冷静了下来,沉默着没再坚持。只是终是隔着一层,始终不怎么信任眼前这些人。

    魏五看的分明,心下不由也是有气。皱眉道:“若庄兄弟有何计较,不妨也说出来,大家参悟一下,左右都是为了苏公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庄虎沉吟了下,慨然道:“便如蒙将军所言,先这般分派着。毕竟,公子目下不知所踪,片刻耽误不得。不过这里的事儿,总要有个公子的亲近人掌总才是。而今,我家少夫人便在宁夏城中,庄虎以为,当立即使人将这里的事儿传给少夫人知晓,由少夫人定夺才是。”

    魏五一愣,不成想还有这么一出。当日他们虽派人和苏默联络,也知道另有个人在其中局中调度,但万万没想到这人竟是苏家的少夫人。

    自家世子固然与苏默交相莫逆,兄弟相称,但若和人家少夫人相比,则自然又是不可同日而语了。于是,当即点头道:“此应有之义。”

    蒙驲也道:“此事蒙驲也将立即通知家主知晓。”

    如此这才免了争执,当下不再迟疑,稍一讨论后,定下由蒙通、魏五、庄虎三人各领本部人马,以眼下这个被称为“葬魂谷”的地方为中心,环形向外搜索。无论哪一方发现苏默和胖子的踪迹,又或是那个剽悍的维克人穆斯,当立即以响箭通知。

    同时,由唐猛和蒙驲联袂返回宁夏,各自向程月仙和蒙鹰禀报这里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至于魏五,则带着休整完毕的青巾贼,继续追杀已成为残军的俄罗斯兵团。一来算是报了之前被一路追杀的仇;二来则是往北接应魏壹那支孤军。毕竟,竟然有俄罗斯兵团突进到了南部这边,可见魏壹他们的处境之艰难。

    而之前苏默也有过这样的吩咐,从这支忽然冒出来的俄罗斯兵团来看,原先预定的祸水东引虽然成功了,但是显然,这条计策的威能没能料准。俄罗斯人对成吉思汗陵的重视,竟是远远超出苏默所料,竟尔是几乎倾巢而出、势在必得之势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点外,再就是也顺路往北搜寻苏默的踪迹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分派已定,各方齐齐发动。征伐寻人的暂且不说,单说一路往宁夏而来的两人。

    杨府之中,程月仙静静的听完唐猛的述说,只微一沉吟,便缓缓起身,淡然却坚定的吩咐道:“准备一下,咱们,出关!”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