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4章:四方云动
    程妹妹要出塞,杨府上下顿时一片大乱。

    杨一清在总督衙门正忙的脚后跟打后脑勺,接到家人禀报后,足足呆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备轿!备轿!不不不,备马!备马!”回过神来的杨大人如同被人爆了菊似的一跳三尺高,声嘶力竭的尖叫道。“给老夫拦住她!拦住她!不准她出府一步!快!快!”

    杨一清感觉自己要疯了。一个未出阁的闺女,抛头露面已是大违礼法了,这会儿竟然还要出塞?!哎呀呀,心口疼,闺女啊,你这是要为叔的老命啊。

    下人屁滚尿流的一溜烟儿跑了,老爷的脸色好吓人啊,这是要出大事儿了。

    杨一清反应不所谓不快,然而等他急忙三火的赶回府中,程妹妹却早已走了多时了。这会儿再想去追,却哪里还追的上?老头儿当时就傻在了当场,半响才长叹了口气,一屁股墩到椅子里,霎时间如同老了十几岁似的。

    外面有脚步声匆匆而来,一个下人满头大汗的跑进来,叉手禀道:“老爷,蒙家家主来访,说是有急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杨一清蹭的跳了起来,一言不发的提着衣襟就往外冲。下人唬的脸儿都白了,手足无措的愣在一旁,眼睁睁看着自家老爷兔子般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二堂外,蒙鹰手捋胡须,一脸的焦灼,来回的踱着步沉思。苏仙师竟然失踪了,胖子也不见了,这个消息里面实在包含了太多的信息,让他一时间也无法拿断。

    跟其他人不同,他对于苏默的失踪倒没太多担心。那可是仙师啊,一身的本事岂同小可?这个世上,怕是能伤到他老人家的存在屈指可数吧。

    那么,此番的失踪,究竟是真有什么意外,还是说又是他老人家玩的花样呢?唔,不好说,不好说啊。

    只是这冷不丁的,就不能事先给咱们这些下面人透点风声?这没着没落的,真真是让人烦躁啊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来这儿听听那位少夫人怎么说吧,人家终归才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猛地却觉得一阵心悸浮动,大凛之余,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断喝:“老匹夫,你家那小贼做的好事!老夫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声到人到,人到拳到。

    呯!哎呀!

    短促的一声闷响,连带着一声惨哼,蒙鹰满面惕然,两手半扬呈白鹤亮翅状,一脚独立如鼎,另一脚呈四十五度向上踢角凝立,正所谓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老家伙怎么说也是簪缨世家,又归属道门,可不是一般二般的老头儿,端的一身好功夫,岂会被人所偷袭?便在方才心悸才起,攻击临近之际,已是移形换位,一脚踢出……

    可是,这踢的是谁啊?目光及处,老蒙鹰顿时全身僵住,当场思密达了。

    丈许开外,杨一清仰躺在地,手足抖颤,脸上,好大一个鞋底印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!老爷!你这是……来人,快来人啊,老爷被打了!老爷被打了!”匆匆跟过来的下人,刚过来就看到自家老爷的惨像,顿时如同杀了猪似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霎时间,杨府又是一场大乱。

    蒙鹰傻眼,艰难的咽下口唾沫。然后,一点一点收了架势,又一点一点往后移去。

    哎呀呀,踢错人了。哎呀呀,竟是杨督抚。糟糕了,糟糕了,这可是少夫人的叔叔啊。倘若日后苏仙师知晓了,会不会扒了我的皮去?貌似那位苏仙师的心眼真心不大来着。

    “蒙家主,是何人伤我家老爷?”蒙鹰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,正想着是不是先开溜呢,冷不防早有杨家护院围了上来,语气不善的盯着他喝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咳,那个,咳咳,这事儿吧,唉,他这事儿吧……”这下躲不了了,蒙鹰咳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,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嗷嗬嗬,痛煞我也。”杨老头儿被人扶了起来,这会儿总算是缓过气儿来了,抽抽着*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追……追到了小姐没?那死丫头……”老头儿一时有点懵,刚刚醒转来,心兹念兹的却还是程妹妹的动向,竟尔暂时忘了奔出来的初衷。

    “老爷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老爷,暂时还没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放心,小姐应该走不远的……”

    下人们一叠声的回着,有请罪的,有照实说的,有劝慰的,乱哄哄的不一而绝。

    蒙鹰在后面听的分明,惊疑之下,悄悄扯过一人低声问道:“这位小哥,出了什么事儿了?哪位小姐不见了?”

    那下人满面的愁苦,一时也想不到这府里还有外人,顺口答道:“我家侄小姐走了,说是姑爷失踪了,要出塞去寻……”

    侄小姐?姑爷失踪?出塞?

    蒙鹰顿时敏锐的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,略一转念便反应过来。我去,原来少夫人竟已经不在这里了吗?唔,果然不愧苏仙师之妻,当断则断,真真好魄力!

    既如此……

    老家伙左右瞅瞅,都围着杨一清老头儿问候呢,连方才赶来的护院们都没再注意他的了。此时不溜,更待何时?脚下微微用力,轻飘飘的向后退出三尺,看看没人注意,再次一个发力。如是三次,已是退到了二堂之外,目光左右巡梭,哪还有人在旁?嘿嘿低笑两声,身形只闪得两闪,已是鹤影冥冥,走的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杨府这边,等到杨一清彻底清醒过来,再想起找这姓蒙的家伙时,却又往哪里去寻?

    杨一清气的直哼哼,却又牵挂着程妹妹的事儿,也只得暂且忍了这口气作罢。

    一边尽出府中下人,沿着往塞外去的几个方向追踪,一边匆忙回房写就了一封书信,使人往京中程府送去。事到如今,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隐瞒下去了。

    待到这信送出,想了想,又使人拿着自己的堪合旗牌,往大同、宣府、神木几处,各调几支斥候出塞。一边是窥探近来越发动荡混乱的草原局势,一边同时留意程妹妹和钦差苏默的踪迹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则又匆忙赶回督抚衙门,直接以陕甘总督的身份下令,调游击将军仇英率一队骑兵秘密出塞。

    待到所有种种分派已毕,已是月上中天。这才长出一口气,如同虚脱了一般瘫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能做的都做了,接下来就只能等待了。但愿吉人天相,务必庇佑那丫头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。若有万般苦厄,皆由老夫一力承担……

    月色晦暗下,老头儿喃喃低念,脸上又是虔诚又是忧虑,说不出的一股孤寂之意,弥漫在斗室之中。

    宁夏城的杨府大乱之时,却不知正疾驰在往塞外而去的一辆马车上,也正有一道道指令,迅速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消息传递方向总有三四个方向,每个方向都是三人一组,皆乘快马。而随着一路向北,更有无数人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不过半天功夫,那车马后面便已然排成长长的一队,足有数百号人。

    随后,大队中打起一杆大旗,上书一个斗大的恩字。这个字号或许在中原之地少有人知,但是在这西北境内,却是几乎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恩盟,一个极其强悍却又神秘低调的商家组织。想来,这又是要往塞外做一笔大买卖吧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猜测,却没人知道,这一趟的买卖,正不知将闹出何等巨大的波澜。更不知道,随着这支神秘的商队的进发,临近西北诸地的各个角落,都同时有数支类似的队伍在集结,在开拔。

    凤翔府,几个少年满面激动之色,兴奋的双目放光,脸颊通红。手中各提长短兵刃,扎甲背弓,胯下坐骑神骏,俱把目光望向最中间的两个少年。

    而这几人身后,也是各有数百骑跟随。如此凑到一处,竟是足足近两千之数,一时间人喊马嘶,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“悦哥儿,还等什么?下令吧,须知救人如救火,片刻耽误不得啊。哇嘎嘎嘎,这次终能让小爷杀个痛快了,哈哈!”间中,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迫不及待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休要磨蹭,快快下令开拔。某之宝刀,已然饥渴难耐了。”

    “吼吼,某家之槊,亦渴饮人血久矣!”

    “是极是极,快快出发,休要啰嗦!”

    随着那少年的叫声,其他几个不甘人后,齐声大叫起来。中间两个少年面面相觑,都是一副哭笑不得之色。

    这二人不是别个,正是一直游离在北地策应苏默的两个兄弟:英国公世子张悦,以及定国公世子徐光祚。

    而跟在他们身边的,却是西北鼎鼎有名的大家,昔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大明常胜将军常遇春家中的几个后辈。

    当日常三爷生辰,原本约着来给三爷拜寿的兄弟几个,最终因种种原因,便只来了他哥儿俩。后来苏默出事,便一切相约出来找寻。那些各自身后的,却是他们各自的伴当。

    这些人名义上是家丁,是伴当,其实在这军旅世家中,却哪个不是军中锐卒?如此一股力量聚合起来,端的是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听着眼前这些人的叫喊,张悦二人都是头疼不已。这尼玛你们是急着去救人呢,还是急着去杀人啊?唉,也不知此一去,究竟是对是错,又将会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已是没时间考虑了,正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此番宁夏那边传来信息,兄长苏默忽然在塞外失踪,生死不明,这会儿可不是早先定下来的什么计策,而是真的失踪了。兄弟几个又哪还再沉得住气?只恨不得一步便迈了过去才好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这帮杀胚,算了,由得他们去吧。二人心下又是无奈又是焦灼,当即也不再多言,一声令下,大军启动,滚滚往塞外而去。

    如这两处相似,还有几股小部队,也同时而动。比如某个山中,一帮子皆是五六十岁的老家伙,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的带领下,正纵跃如飞的在山间奔窜而行。看似年迈苍老的身体,却是展现出令人瞠目结舌的灵活。

    当先一人偶尔回头看时,若有武清县的人在此,定要失声叫起来。这人不是那位向日里和蔼低调的何晋绅老爷子是谁?

    又比如另一个方向,十余个猎户打扮的汉子在林间奔行如飞,如履平地。当先一人面色沉厉,目光闪动之际,便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气和疯狂,他叫初五。洪县的初五!

    这些队伍或成百上千,或三五十人,各自而动,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。只是所有人的方向都指向了一处:塞外。

    草原有灵,无声悲咽,即将到来的大混乱啊,必将是开天辟地、史无前例的。

    南京,魏国公府。夜深人静,临近外街的某处墙头忽然传来一声轻响,随即一个烟影慢慢浮了上来。略一打量左右,随即飘然而出。紧接着,后面又是一个,然后,再一个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,老管家满头大汗,一手拎着袍襟,疯了似的冲进魏国公徐俌的书房,仆地告罪道:“老爷,老爷,少爷……少爷逃走了。留书说是……说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嗫嚅着不知怎么说。徐俌却出人意料的并无任何惊怒,只是平静的微阖着双眼。半响,才睁开眼睛,冲着老管家平静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老管家愕然,随后忽然似有所悟,轻舒口气,起身告退出去。屋内,魏国公依然静静的坐着。良久,才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。只是若有人仔细去看,却能看到那双昏花的老眼中,有着一抹欣慰和激动悄然划过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