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5章:惊现奥古哈库库
    风,起于青萍之末。然而,这风最终将刮到哪儿,又将会引发多大的风暴,却是谁也无可预知。

    就如像苏默这般的小卒子,虽说略有才名,现在又被传奉成了钦差副使,听上去似乎很厉害的样子。但是实则在帝国的君王面前,真的很难留下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弘治皇帝还就真的记住了这个小子,这固然是那副有些惊世骇俗的画的原因,但真正究其根本,却是源于这个苏默牵扯到的朝中人所致。

    就比如现在来说,看着身前趴伏在地,哭的声嘶力竭的英国公,再看看站在后面满面又是无奈又是默然的定国公和成国公,弘治皇帝头疼的揉了揉脑门,心下是又烦躁又无奈。

    “…….陛下啊,这些人究竟与臣那孩儿有多大仇啊?这都一直撵到塞外了啊,怎么还不肯消停啊?可怜臣那侄儿,才不过十几岁而已,平日里最是乖巧懂事的,怎么就招来这种祸事呢?那些人怎么就这么狠心呢?陛下啊,您可得为老臣做主啊,呜呜,老臣可就这么一个侄儿啊,可怜老臣那兄弟,为了寻找儿子,至今也是不知下落。哎呀,老臣这心儿,哎呀呀,心口疼,心口疼啊。老臣怕是不成了,来日无多,不能再为陛下效力了哇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真个是让人闻之…….烦躁啊。还有还有,我去,朕的地毯啊,你那鼻涕能不能不往上抹?好吧好吧,朕不生气,朕犯不着……

    弘治心烦意乱着,干脆不去看这老不羞,目光一转却又瞄到另两位,不由的又是一阵恼火。

    前几回还只是拉着定国公的吧,这会儿好,连成国公都给招来了。他喵的,咱大明拢共也就五位国公吧。

    南京那位虽说没直接动弹,可是他家那孙儿却是早已搀和进去了。据厂卫暗报,此番北边闹腾的挺欢实的青巾贼,其实就是那小子身边的八健卒假扮的。

    而今再加上这位成国公,得,也就差着远在云南的沐国公了。弘治估摸着,这也就是离得太远了,否则说不得今个儿这五大国公就凑齐全咯。

    那个苏默,一个小小的生员,竟能引得朕四位国公出面,倒也算是手眼通天了,不得了哇!

    “英国公,你……唉,你稍稍抑悲声,放心,那苏默既是代表朕出使草原,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不管的。只不过这失踪一说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儿?要知道草原广袤,一时走失也是有的,爱卿也莫要太过担忧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不管心中再如何膈应,这面上也只能摆出一副温和安慰着。这老泼才压根就是个无赖,说到家,其实和自己那两个不成器的内弟也没啥太多区别,弘治一点也不想跟他多纠缠。

    英国公抽泣着,瞪着红红的眼看皇帝,头摇的拨浪鼓一般,“不成,那不成,怎么能不担忧?臣那侄儿最是老实乖巧,可塞外那是什么地儿,那里全是些穷凶极恶之辈啊。臣只要一想起这些,就……哎呀呀,心口又疼了,又疼了。要死了,要死了,臣就此拜别陛下,陛下千万别为臣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袖中藏着的两手猛然攥起,好悬没忍住跳起来一脚踹过去。这尼玛嚎丧上瘾是不?要死滚远点死行不?为你难过?妈蛋!朕得多贱啊,为你这混蛋难过?!

    弘治恨不得掐死他。太烦人了这也!

    “呼,好吧好吧,那以英国公之意,现在如之奈何?”使劲压着火,弘治硬挤出几分笑容来问道。

    张懋闻听顿时不哭了,昂然道:“臣请陛下恩准,准臣从五军都督府派兵进入塞外。那些北元余孽,竟敢对陛下派遣的钦差下手,这是*裸的挑衅,是欺君!是不臣!所谓君忧臣辱、君辱臣死,臣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快停!弘治脸儿都绿了。这尼玛是瞪着眼胡说八道啊!从五军都督府发兵?你还想啥呢?要不要朕直接把十二卫都派出去,又或者当即宣布和蒙古开战啊?还君忧臣辱……我辱你妹!你个老东西这是为了朕吗?你是为了你那侄子!老东西,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后面定国公和成国公也是满脸羞愧,这位老友……唉,不稀得说他了,实在是太没下限了。

    “爱卿所言……这个……唉,朕怕是爱莫能助啊。便是朕肯,爱卿觉得内阁能通过?更不要说票拟那边,还有六科给事中那边?此言勿复再言,否则怕是御史们也要不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很膈应,明知道是演戏,却也只能按照套路来,不得不耐着性子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噗通!英国公又趴下了,“陛下说的是,是老臣糊涂了,老臣有罪。哎呀,心口疼,让老臣死了吧,哎呀呀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和定国公、成国公顿时脑门上都见汗了。眼眶子直抽抽…….

    “住口!”弘治只觉的一股子邪火直往顶门窜,脑门上青筋直蹦,忍不住大喝出口。

    哀嚎声戛然而止,英国公老泪巴嚓的看着皇帝,脸上满是幽怨。

    弘治使劲的深吸几口气,好歹将烦躁的情绪压下,疲惫的摆了摆手,叹道:“罢了罢了,朕派厂卫再走一趟吧。此番要么见人,要么见尸,定给爱卿一个交代,如何?”

    皇帝也是醉了,这尼玛太折腾人了。前些日子才决定冷眼旁观来着,现在却不得不再次妥协让步。

    “臣谢陛下垂怜,陛下,圣明啊。臣能幸儿为陛下效力,真是……真是哎呀呀,不知几世修来的福分,臣……”

    英国公不哭了,腿不疼了,腰不酸了,吃嘛嘛香,牙口倍儿好,简直就是六必治和高钙片的综合体啊。

    那满口赞颂着,听的后面被死拖硬拽来的定国公和成国公二位牙帮子直哆嗦,老脸都涨紫了。

    弘治使劲的闭了闭眼,将想要打人的冲动压下,木着脸将所有噪音摒弃,唤人来往厂卫去宣旨,务必寻得或查清钦差副使苏默,在塞外失踪一案。

    小黄门低头搭眼的去了,殿里面,英国公欢天喜地的谢了恩,这才爬了起来,和另两位国公向皇帝告退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啪嚓!身后大殿中,传来一声瓷器落地之声。

    很快,同样的声音在东厂公房里响起,不过这一次的主角却换成了卯课大档头王义。

    王义这个苦啊,心里哇凉哇凉的。这才消停了几天?刚刚还暗喜着终于算是脱离了苦海了,结果没成想那欢喜劲儿还不等过去,这猛不丁又接到了跟那个苏默相关的差事。

    那个瘟神!

    王义忍不住的破口大骂。实在是太害人了!自个儿跟着吃了多少瓜唠儿了?从武清到宁夏,从宁夏到安吉,整个就是天南地北啊。上回要不是撞了大运,好悬都把小命儿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好嘛,这回更彻底,一竿子直接冲出大明,走向塞外了。我的娘唉,听说现在塞外那叫个乱啊,到处都是马贼乱兵的,都打成一团浆糊了,甚至连罗刹兵都来了,自己这小身板去了,那还叫人活不活了?

    凭毛啊,凭毛又是自己啊?这倒霉催的,难道自己生下来就是为了给那瘟神祸害的?

    王档头这个怨念啊,真心想鼓起勇气,来个抗旨不尊。然并暖啊,想法归想法,最终还是得凄凄惨惨召集齐了人马,一路垂头丧气的往边关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害人精,但愿老天收了他去!咱这回只当做好事,去帮他收尸了。王档头骑在马上恨恨的诅咒着。

    那个害人精……呃,好吧,那个害人精此刻激灵灵打个冷颤,阿嚏一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,不由疑惑的左右瞅瞅,忿忿的低骂道:“妹的,长得帅是罪吗,这么多人惦记。唉,低调,要低调哇。”言罢,再次兴致勃勃的将目光移向前方,一脸的欢喜赞叹。

    那边,老和尚嘉曼纵跃如飞,身如鬼魅,围着一条通体赤红的大虫,打的黄沙飞扬、激情四射。

    那诡异的赤色虫子约有两米长短,通体透着赤红之色。整个虫身将将有成人一抱粗细,上半身高昂着,后面却拖着一截带环形暗色的细尾。角质的头颅上完全是一张生满了倒刺的大口,除此再没任何五官。

    此际与老和尚缠斗到急处,嘶嘶声中,尾巴一甩便是电光闪耀;头颅一动,便是黄绿色的粘液喷出。

    电光闪耀处,金蛇狂舞;粘液落地处,则是滋滋有声,留下满目焦烟。显然,这粘液的腐蚀性极度可怖。

    奥古哈库库!这竟是一条真真的奥古哈库库!嗯,奥古哈库库是蒙语的音译,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:沙漠巨虫。

    嘉曼怎么会和沙漠巨虫打了起来?这要问出来的话,嘉曼大师简直要憋屈死了。

    话说前几天一场诡异的沙暴过后,老天将那奸猾的小贼凭空送到了自己眼前,这让嘉曼大师简直喜出望外,不知暗暗颂赞了几回佛祖以表达自己的谢意。

    更让他欢喜的是,那个碍眼的胖子却不知所踪,想来是已然葬身沙海了。没了那碍手碍脚的家伙,这个叫苏默的小子在自己手里,完全就是一块肉,自己想怎么吃就怎么吃,想何时吃就和何时吃,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最主要的是如何走出这该死的沙漠。不然,即便是得到了这小子身上的秘密,最终也是一场空。这么想着,嘉曼便也不再心急,每日里便带着苏默认准了一个方向走着。

    这片沙漠不知其大,但总归不会是真个无边无际。仗着身体的强横,和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,只要认准一个方向走下去,总会有走出去的一天。

    而苏默似乎也认命了,知道在这大漠之中跑不掉。即便能跑掉,单凭一个人的力量,总是不如两个人一起生存的几率更大。所以,嘉曼也并不难为他,甚至难得的两人之间,比之先前竟也偶有交流了。

    如此行了几日,就在这一天,两人竟然意外的发现了一处绿洲。只是这绿洲中间似乎有些不对劲儿,好像隔着某种看不见的隔膜似的。

    嘉曼隐隐的感觉到某种危机,虽然好奇却也强忍着不去触碰,在补充完饮水和食物后,便要押着苏默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他精明,苏默又岂是个傻的?趁着他灌水的时候,毫无征兆的猛然对那古怪的地方发动了袭击。几下之后,随即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,然后老和尚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古怪边缘的地下,猛的地动山摇,奥古哈库库出现了。一出现,毫不犹豫的就盯上了正惊的目瞪口呆的嘉曼,死斗模式,开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