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7章:调开
    那是一块透着丝翠绿色的果冻状物体,大约婴儿拳头大小,半埋在巨虫钻出来的甬道口的泥土中。虽然周身沾满了泥土,但苏默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,那绝对是自己前些日子和胖子一起挖出来的仙人掌果肉中的一块。

    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?是自己身上掉落的,还是胖子身上掉落的?

    当时两人身上都背了一些这种果肉,结果一场突然而来的沙暴,早已不剩半点。

    而如果是从自己身上掉落的就罢了,但如果是从胖子身上掉落的呢?那是不是意味着,胖子可能还活着,而且就在那古怪的气罩里面?

    这么一想,苏默不由的激动起来,一颗心跳的如擂鼓一般。身子微微一动,便要钻进去看个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刚有所动作,心中却猛然一动,连忙收摄心神,往仍在打斗的场中看去。

    不行,离得太近了。那巨虫和老和尚打斗的地方,离着这边不过十几步远近,一旦自己窜出去,必然会惊动那虫子。届时,那虫子一旦认为自己要侵袭它的巢穴,必然会舍弃老和尚从而返身来攻击自己了。

    要想进去察看,就必须想法子先把那一人一虫引的远一些才可。

    苏默努力按捺下心中的情绪,默默的思索了一会儿,这才蹑手蹑脚的绕了出来,小心的贴着林边绕了个大圈儿,到了老和尚身后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在做这些动作时,正是背着虫子一边,虫子看不到,但是对面的老和尚却是看的清清楚楚,顿时不由的瞪大了眼睛,将警惕霎时间提高到最顶点。

    这个奸诈的小鬼,实在让嘉曼忌惮不已,某种程度上,甚至比眼前这个可怕的怪物更加让他感到危险。

    如今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偏绕到自己身后,他想要做什么?莫不是要趁机偷袭自己吗?说起来这倒也的确是个最好的机会,借助这个恐怖的怪物,只要稍稍给自己一点掣肘,说不得自己就要葬身虫吻,把老命交代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想及此,老和尚再也顾不得别的了,吐气开声中全力一掌逼退巨虫,身子急速向后退避的同时,嘴中大叫道:“苏公子,你是想要暗算老衲吗?却不知老衲死了后,你一个人可能对付的了这个怪物?如今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,公子聪慧过人,当不必老衲饶舌吧。公子或许不知这孽畜的厉害,此虫唤作死亡巨虫,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忽然开口说话,顿时把对面的虫子和刚绕过来的苏默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巨虫是不提防,以为对方有什么后招施展,动作稍稍迟疑着,那张高昂的巨口不安的左右摆动,随时都可能喷射出致命的毒液。

    苏默却是唯恐因此引得巨虫狂暴,进而向自己发难,那可就真的万事皆休了。

    是以,任凭老和尚一再大叫,他却只是屏住呼吸,甚至将浑身气息收摄的丝毫不露,一动不动的装死到底,压根不去跟老和尚回应半句。

    嘉曼这个气啊,恨不得不管不问,冲过去先掐死这奸猾的小鬼才好。只是气归气,却终是不敢稍有轻动。他来自一个极古老的组织,见识比之常人不知多了多少倍去。眼前这个沙漠巨虫,他虽开始并不相信,但记得组织的传承中却是记载的颇为详尽。

    此虫乃上古异种,所喷射的毒液还有尾巴上的闪电极为歹毒,中者但凡沾上一点,就是侵皮蚀骨,哪怕是壮士断腕,也阻不住毒素的漫延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这巨虫还极为记仇,一旦确定目标就是不死不休,不分出个胜负来是绝不算完。而要想杀死它,唯一的可能,就是以利器从其张开的口器中射入,由内而外直贯入脑,才能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身无寸铁,连应付都艰难无比,只能暂时先拖着,慢慢寻找胜机。好在身在绿洲之中,这里别的没有,树木却是极多。若是能觑机折下几段尖利的木刺,则一切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可是,若此时被人从后掣肘,甚至不用费多大劲儿,只消让自己手脚慢上一拍,立时就是道消身陨的下场了。眼下瞅着苏默偷摸的跑到自己背后,偏又一声不发的,这如何不让嘉曼心中发毛?

    所以,此刻他一边全神注意着巨虫的动向的同时,还不得不开口向苏默阐述其中的利弊,希望他明白,一旦没了自己的牵引,苏默也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苏默该是个聪明人,自己这般解说了定然会做出明智的选择。但谁承想,任凭他说的口干舌燥,嗓子眼冒火,苏默却是半点回应也无。

    这尼玛太可气了,丫到底要怎样,究竟有没有听明白啊?难道说真要豁出去了,要跟和尚同归于尽吗?弥了个陀佛的啊,有没有这么大的仇啊?闹着玩下死手,小王八蛋要不要这么绝啊?

    老和尚想到了某种可能,脸儿都煞白了起来。勉力咽了口唾沫,正待再次开声劝导一番,对面巨虫却已失去了耐心,嘶嘶一声厉啸,砰的一声尾巴击地,借力再次弹射而至。腥风大作之中,噗的当先就是一口毒液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老和尚骇的亡魂皆冒,再顾不得说话,左右是躲闪不迭,只得咬牙向后弹射退避,却是又再离着苏默藏处近了几分,不由的心中暗暗叫苦:完了完了,这下完了!那小王八蛋打死不肯回应,想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吧?罢了罢了,你既要铁了心要和尚的性命,和尚索性豁出去了,便是死也要拉上你来垫背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眼中狰狞的光芒大盛,便要作势欲扑。他和这巨虫拼斗了许久,早已大致摸透了这虫子的攻击频率。毒液虽然可畏可怖,但却并不能连续喷吐,每次总是会有段间隔时间来酝酿。这期间,只要提防着那发电的尾巴,其他的都是物理攻击。

    而这个空档,只要他豁出去硬挨那虫子物理一击,虽会遭创,却也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但是凭此短暂的间歇,以他全力迸发的速度,却足以将那小子逼出来拿住。到时候,至少还可拿这小子当盾牌抵挡一次毒液,如此能让自己多活一刻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念动意动,身形将出之际,忽然一阵玄妙的感觉瞬间充盈到了全身。那一刻,似乎之前所有的疲乏困顿,尽皆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他不由的猛然一愣。但随即察觉到,那所谓的恢复只是刹那间的一种错觉,在这刹那过后,该是如何疲惫还是如何疲惫,该是怎样困顿还是怎样困顿,唯一不同的就是,隐隐间浑身精力弥漫,整个生命力都无形中浓厚了许多,竟连之前损失的一部分根基都有所加固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他稍稍恍神过后,终于反应过来,顿时不由的狂喜起来。原来那小子不是要暗算自己,而是想在暗中帮自己呢。好小子,果然好手段!竟而能为人修补损耗的根基,这手段真真是逆了天了!

    不对,他不但能修补,还应该有种攻击人根基的手段。弥了个陀佛的啊!必须要拿住他,一定要把他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,直到将其身上所有的秘密都挖掘出来为止。只要能让自己掌握了这种能力,或许“那边”,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期待一下的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不由的激动的浑身颤抖,差点连当下的危机都忽视掉。所谓利欲熏心便是如此了,他只顾着所得之利,却没发现,就在那股气息上身的一刻,对面与他战斗的巨虫也是浑身急剧的颤抖起来。一张大嘴急急的左右摆动着、寻觅着,将逸散在四周的几丝气息急不可耐的吸入腹中。

    而在吸完这些残余的几丝气息,随即就死死的盯在了老和尚的身上。它能感觉的到,眼前这个猎物身上,忽然充斥着浓郁的生命气息。在它的意识海中,这团忽然冒出来的气息宏大浑厚,简直如同烟夜中的一团烈火一般耀眼。

    攫取它!获得它!只要能得到这团能量,它便可以再次蜕变,进入到一个新的生命阶次!

    巨虫癫狂了,彻底的癫狂了!大脑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左右一晃,竟是一下子突破了极限,连续两次喷出大团的毒液,将躲避的空间封死,然后一个庞大的身躯迸发出蓝汪汪的电光,霹雳也似冲着嘉曼缠去。

    它虽然没有太大的智慧,却也敏锐的察觉到,对方并不敢触碰自己的毒液,但是自己的毒液也会毁掉这个重要的猎物。是以,竟是以毒液为牢,进而以身体进攻缠绕,希图活捉吞噬这个猎物。

    嘉曼被这种变化惊的亡魂大冒,霎时间从yy中清醒过来,怪叫一声,足下发力,在间不容发的瞬间,险而又险的退避开去。只是这一次他除了提防之外,心中不其然的更多出几分期待,期待着苏默会不会继续给予自己支援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他身形落地,便又是一团气息临身。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仓促,那气息多浮与体表,只有少数摄入体内。但即便如此,却也让他心中大定,暗叫可惜之余,不由的纵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大笑,对面的巨虫也更加巨颤起来,扑击愈发激烈。一人一虫,一退一进,眨眼间已是窜出数里之遥。

    足足约有二十分钟后,已是一片寂静的原地处,临近的草木一分,苏默满脸惊悸的探出头来,转头遥望着远方轻舒口气,随即转作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身子一动,已是出现在那巨虫钻出来的甬道口,俯身仔细察看一番,稍一犹疑,随即便化作一脸的坚定,探身钻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