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4章:二次进化
    生命体的奥义是什么?是适应和完善。用一个简单点的词语描述的话,其实就是“进化”。

    宇宙中每一个有生命的种群,都有着随外部环境改变而自我完善的能力。而这种完善和改变,通常是要经过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的时间。一旦成功,生命体必将迎来一个跳跃式的发展,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改变如果太过剧烈,那给生命体带来的就很难说是什么后果了。通常来说,只有两个。一个是“突变”,而另一个则是死亡。其中,后一种结果的比例远远超出第一种,大抵要占据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。唯有百分之一的幸运儿,才会成为那罕见的第一种。

    苏默,现在面临着的,便是这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苏默能成为这百中选一,甚至千中、万中的选一,究其原因却是赖于他好运气的经过了三次的微调改变。不然,他一下子经历这种突然的巨变,下场就只有一个:剧烈的突变导致基因崩溃,然后死亡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来说,苏默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主角。主角光环果然在照耀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作为苏默本人来说,这种改变,却是他绝对不想接受的。突变之后的生命体不可谓不强大,然而若是以彻底改变自身基因,从而变成另一种未知的生命体,这个代价对他而言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做够人,他还有着亲人、朋友、兄弟,他有着太多的牵挂和不舍。所以,他必须拒绝!

    他翻滚着,喘息如牛,强忍着那千刀万剐的酷刑,一点一点的向外移动着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他的意识始终清醒,并且在经过刚开始的痛楚后,便可以掌控一部分身体的主导权了。

    如同一只蛹,每一次艰难的外移,总要耗费他极大的体力和精神,但移动的距离却是极短极短。

    但他此刻根本没精力去在乎这个,他只想着脱离这种被动的进化。地面上渐渐蔓延出一道水线,那是他无数次蠕动着外移时,身上的汗水沁出所致……

    完全忘记了时间,这里的空间似乎也没有时间的概念。天空总是始终不变的铅灰色,既不明亮也不烟暗,亘古不变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到身体各部分彻底恢复了掌控,那种呢喃渐渐的充耳不闻了,苏默才停下了这种如同自虐式的爬行。

    茫然的抬头看看四周,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长长吐出口气来。原来这一爬,竟是直直爬回到了出发之地了,可想而知,这一爬爬了多久。

    安全了,总算是安全了。他喃喃的念叨着,心神终于彻底放松下来。只是心神刚刚稍有松懈,便被轰然袭来的极度疲倦湮灭,瞬间便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时,只觉得浑身从里到外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舒服。稍一活动手脚,体内便如同爆豆般响起一阵轻鸣。若是有精通武学的人在此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这种轻鸣,分明是内家修炼到了极致的一种表现:虎豹雷音。

    世上事大抵就是如此,有付出就有回报。苏默在坚定的拒绝了那种突变进化的过程中,若是一下子就脱离出来,最多不过就是中止了进程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偏偏他当时根本没有那个体力立刻脱离,只能通过那种如同自虐般的爬行来实现。

    这便如同锻造钢铁的道理一样。刚从高温熔炉中煅烧出来,然后又被大锤一点点的,几乎是无错漏的捶打,通过这种方式,将内在的各种杂质尽数分离出去。

    按照当时苏默的情形,苏默便是那块熔炼的铁,而那种强大的改变便是铁锤和铁砧。在一路艰难的爬行过程中,那种强大的改变力量被他通过这种方式,全部转化为锻造力。不但使得他外在肌虞变得更加坚韧,也使得内在的骨骼、经脉、内脏,甚至筋膜里的血肉骨髓,也都如同被尽数精炼了一番。这种际遇,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,简直是罕世难逢,甚至比之眼前的基因进化更加珍稀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的苏默却并不知道这些,他只是感到自身很好,好的出奇。全身精力弥漫不说,无论是速度、防御甚至力量,又都有了再次的提升。

    速度和防御也就罢了,力量的提升却是让他开心的不要不要的。要知道之前,他还在哀叹这一点呢。谁知道,只是狠狠自虐了一把后,当即就把这个短板补上了。

    转头往回路看了看,他甚至有种返回去再来一遍的冲动。或许再来一次的话,又会再提升一大截呢?

    只是这个念头终归只是个念头,别说再来一次的话,很难说自己再醒过来后,会不会变成另外一种生物的危险,便只单单一想到那种如同被塞到石磨里,一点点碾成齑粉的酷刑之苦,就足矣让他不寒而栗,立即将这个念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趟总算没有白跑,不但弄到了充足的饮水,还将自身强化到了一个超强的程度。虽说仍未能找到出路,不过,凭着现在的身体强度,他已然有了信心继续去探索之前那一边了。

    那边给他的感觉更原始、更广大,而且相对来说,环境也更安全些。当然,这即是因为此刻他的能力提升后而言,也是相对于破碎之地的诡异来说的。

    不单如此,他之前感应到的气息,破碎之地这边如果算是成年体,那么无尽之森那边就相当于一个幼体。成年体他对付不了,一个幼体还是能搞定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破碎之地也好,无尽之森也罢,这两个名字,却是他为两个方向各自取的名称。根据则是依据两边地形的特色而来,听上去充满了玄幻的味道,却是他恶趣味发作的结果。

    既然打定了主意,这才感觉到饥肠辘辘起来。这会儿有了水,那些采来的蘑菇菌类,便可以下锅入肚了。

    当下挖土为灶、取石成锅,又小心的从水囊中倒了水,这才将那堆蘑菇取出扔进锅中。那么,接下来…….

    接下来,原本兴致勃勃的心情忽然完全没有了。为啥?没有火啊!没有火怎么煮蘑菇?先前只满心想着在沙漠里的水珍贵,不好弄,这一月来,也都是靠着各类果肉维持生计,从没半口熟食下肚,所以竟完全忘记了这个茬儿。

    郁闷个天的,难不成还要钻木取火不成?而就算能钻木取火,可想想那木,就更是郁闷的要死了。这里的木尼玛还叫木吗?他喵的比石头还硬,别说钻了,掰都掰不下来,咋整?

    盘腿坐在石锅前面,眼瞅着一锅清水中漂着的各色蘑菇,苏默这个愁啊。拖着腮帮子苦思,简直比昔日伍子胥过潼关还要苦逼。

    人家伍子胥过潼关虽然愁,但好歹好吃好喝的不缺不是。可那样都愁白了头,他苏默如今却是连肚子都填不饱,岂不是要全身的毛都要变白了?

    一想到自个儿变成个浑身白毛的怪物模样,苏默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,赶紧甩甩头。我去,那场景简直不要太唯美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头才摇了两下,猛然一道灵光闪过,霍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木头不好弄,不代表别的地方也不好弄。这里没有火,可或许另一个地方有呢?只是…….

    他心中转着念头,目光却再次转向了破碎之地那边。

    那片破碎之地里,有着无数各种各样的小空间。其中,就有存在着活火山类似的空间。而树木茂盛的,更是不知凡几。唯一的问题就是,那里实在太过危险了,一个不好就是彻底湮灭的下场,这让苏默想想就肝儿发颤啊。

    为了口吃的,要不要去冒这个险?值得吗?他有些犹豫不定。不过只是片刻之后,他便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在这个鬼地儿,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的去。若是没有火,短时间还能凑合,可是长时间呢?不说饮食方面的需求,便是安全方面,还有后续的探索也都必须要有。所以,火种,是根本绕不开的一个必需品!

    还有,水也应该再尽可能的储存一些。否则,如同先前那个小世界一样,等到某一天那样的世界尽数湮灭了,一旦这边的探索没有结果,岂不是还是要渴死?

    看来,自己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很多。至少,在找到出路前,必须要尽量充分的准备才对!

    破碎之地,还是要再去一趟的!只不过这次去,倒是不用那么深入了,只要躲避好那种湮灭,实际上便没多大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先是再挖出个大石坑来,将所有的水都倒进去,把几个装水的道具空出来。这才重新整束了下装备,目中闪过坚定,再次踏上了通往破碎之地的路途。

    前方,玄幻般的奇景再现。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这次果然顺利了许多。不但没再误入其中,甚至通过加强了的神识,苏默隐隐的摸索到了某种玄妙的规律。

    这些小世界的碰撞,并不完全是无序的!

    有了这种发现,虽然还不能完全掌握那种奇妙的规律,却让他可以最大限度的保障自己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空间。不但获得了一大捆木柴,取得了一支火把,还幸运的捕捉到一把形同大斧样的陨石片。

    这下,在这个诡异之地生存的底气就更足了。将收集的木柴和再次装满水的水囊背好,然后左手举着火把,右手拎着石斧,便要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只是将将要迈步的刹那,猛然不经意间,眼角掠过一片空间的影像。这一眼,让他顿时轰然一震,霍的转过身来,霎时间瞪大了眼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