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8章:好大隻……
    嗯?救命?!苏默双眼猛的立了起来,头尚未回,神识已是意在念先,蓦地发动,整个世界霎时间倒映脑海之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下一刻,整个身形忽然如同拉伸开来一般,那么延展着向身后树林探去,待到微微的破空之声响起,方才看清哪里是什么拉伸,分明只是残影而已。

    这却不是瞬移了,而是真正的凭借肉身的速度,达到了一个极致的巅峰所致。由此可见,再经过了两轮改造后,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种何等恐怖的程度。

    胖子连滚带爬的玩命往前窜着,一张胖脸惨白惨白的。手的陨石斧已然不知下落,身后丈许开外,一只毛绒绒、黑白相间的人头般大的动物正快速的接近着。

    叱!

    半空突兀的显出苏默的身影,双目瞬间锁定那动物,紧接着便是手臂一动,空间似乎有一道波纹排开。

    噗!笃!嘶——

    几乎是接连几个声音叠加而起,那原本正高速接近的家伙猛的戛然而止,身窜出老高的一蓬碧色血液,发出凄厉的惨嘶之声。

    便与此时,苏默才堪堪落地,停身于惊魂未定的胖子身边,一把扶住了胖子。只是再凝目仔细看那被钉在地,兀自挣扎颤动的动物时,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,顿时浑身汗毛倒竖起来,失声叫道:“我艹!”

    蜘蛛,那竟是一只人头大小的蜘蛛!

    “快跑!快跑!好大个的……好大个的……”胖子被拽住,挣了几下未能挣开,勉强凝目看去才看清是苏默,当即连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默也是激灵灵打个寒颤,脸赤青白的扭头大喝一声。胖子被这一震,身子猛的一哆嗦,这才消停下来。顺着苏默目光望去,一眼看到被定住的蜘蛛,顿时又是一个寒颤,跐溜一下便窜到了苏默身后。

    苏默一脑门的黑线,这尼玛也是忠仆?又拿少爷当盾牌。只是目光落在那狰狞的蜘蛛身,也是不由的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大了,大蜘蛛不是没见过,但是如此之大个的,实在是超出认知范围了。

    “少……少爷,那…….那那那……”半响,胖子终于是回过了魂,壮着胆子从苏默身后探出头来颤声道。

    苏默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咬牙道:“怂货,那什么那!不过一只蜘蛛罢了,已经死了!看你那点出息,这也敢号称高手?我呸!”

    胖子满脸羞愧,仔细看看已经不动了的蜘蛛,这才大大松了口气儿,惭惭的转了出来,哭丧着脸道:“少爷啊,这不怪我啊,我……我打小怕这玩意儿,实在是忍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苏默横了他一眼,暗暗咽了口唾沫,心道,妈蛋!这玩意儿老子也发憷啊。早知道是这东西,刚才说不定老子早先开溜了。只是这心思此刻却不能露怯,强自镇定着不屑道:“怕什么,再大个也还是只蜘蛛。去,看看死透了没。”

    啊?!胖子吓的一个激灵,有心待不去,但是瞅瞅少爷那满脸的鄙视,只得一横心,咬牙挪步前。

    娘的叻!不是一死物吗,又不是活的,拼了!这般想着,两腿却是不受控制的发软,满脸都是悲壮之色。不过十几步远近,足足挪了近十分钟,才堪堪走到一半。随后,却是打死也不肯往前了,只在原地抻长乐脖子张望一会儿,这才勉强挤出几分笑脸转过头道:“好……好像是死透了。要不……要不少爷你……你再来瞅瞅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大囧,喵了个咪的,老子要不是脚软,还用你去看?咳咳,好吧,这个怯决不能露哇。

    左右踅摸踅摸,弯腰捡起一块石子扔了过去,恨恨道:“蠢货,用石头扔它,看它还动不动。”

    胖子小眼睛一亮,懊恼的一拍头,弯腰捡起石头,抖手抛了过去。论手法,他之苏默却是高明太多了,这一下投出,石子顿时发出一声厉啸,噗的一声,精准的正蜘蛛的头部。

    那蜘蛛早死的透了,被这石子击打的震了一下,却是哪有半点活气儿。

    前后紧盯着的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出气儿声,胖子先是面色一松,随即贼兮兮的瞄了苏默一眼,嘿嘿道:“哦~原来少爷你也怕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未完,猛的面色大变,却是苏少爷已是一个箭步冲来,举手便打。一边打一边骂:“怕怕怕,老子怕你个卵蛋!让你拿我当盾牌,让你拿我当盾牌……”

    胖子两手护头,哀嚎着抱头躲避,心也是懊恼无。这倒霉催的,干吗要嘴贱啊?这打挨得,郁闷个天的,别是少爷为了自个儿遮脸的吧,果然是吧。

    直到又半响过去,苏默才气喘咻咻的停了手,眼角余光偷偷瞄了瞄那边,见那蜘蛛仍是没有动静,这才彻底放下心来。好吧,这货打人其实是怕不保险,又不够胆儿去凑近了看,这才借着殴打“忠仆”拖延下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可怜的胖子,若是知道这顿揍竟是为了这个原因,怕不是要当场吐血而死了。

    喘息稍定,主仆俩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这才心照不宣的推搡着前,总算是挨到了那蜘蛛的尸体近前。

    那蜘蛛远看已是狰狞可怖,此时再到近前细看,更是一股凶戾之气扑面而来,便只是没了生机的一具尸体,也令人心惊胆颤不已。

    苏默觉得自己的头发根儿都要炸了起来了,好歹暗自运了半天气,才将那颗狂跳的心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这蜘蛛外形大体跟平常的蜘蛛并无二致,只是各个部位都似乎被放大了许多。便是八条长腿的毛,也是根根如刺,令人看了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通体黑白相间的花纹,透着说不出的诡异,一对巨大的啮齿,更是将其食肉性张扬的淋漓尽致。苏默暗暗掂量了下,估摸着这对牙齿的咬合力,怕是跟一般的虎豹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招惹这玩意儿的?”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苏默转头向胖子问道。

    胖子都快哭了,都说了人家打小怕这玩意儿了,神经病才去招惹它呢。只是这话却不敢直说,只得咧嘴委屈道:“少爷啊,小的哪敢去招惹它?那会儿我正刚杀了一条蛇,它忽然……唉哟,我的蛇!快快,可别被野兽捡了便宜去。”

    他话说到一半,猛然一拍脑门,蹭的跳了起来,嚷嚷着转身跑。苏默一愣,连忙跟了去,只是想想又不觉好笑。

    这货,敢跟一条蛇正面搏杀,却被一只蜘蛛撵的天入地的,看来他说的打小怕蜘蛛,果然不是虚言。这种心理的恐惧烙印,完全不能和能力成正。便你是再如何本事通天,遇到这种天生的恐惧,也必定变成软脚虾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可不是外界。只从这只蜘蛛便能看出来,这里面的物种大抵都是变异了的。胖子口的蛇,只怕也绝不是普普通通的货色,不说别个,估计只是体型,绝不会小了去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一路跟着胖子直直深入了近两三里地,终于在一片凌乱的空地处看到了那条蛇。

    当苏默第一眼看到那条蛇时,便不由自主的猛地倒抽一口冷气,瞬间冷汗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是蛇?压根是狂蟒之灾里那条蟒吧。好家伙,只一打眼目测,估摸着得个三四十米长。那粗细,俨然一个成年人的腰身都要粗出不少来。

    整个蛇身青绿幽幽的,盘绕弯曲成好几个弯儿。蛇身四周到处都是一片狼藉,蛇头却孤零零的断在老远,不远处一棵树身,那把陨石斧正正钉在其,显然是当时胖子以投掷之法甩出斧子,斩断蛇头后嵌入其。

    而后,那蛇头虽断,但却一时未死,蛇尾四处胡乱击打,终是造成这四周的惨状。估摸着也正是那会儿,那蜘蛛不知怎的被引了过来,将胖子吓了个半死,连战利品都不及收取,便直接抱头鼠窜了。

    等胖子过去将陨石斧从树身取回,一问之下,果然没差。不过唯一没猜对的是,当时那蜘蛛忽然窜出来,对着的目标却并不是胖子,而是这条还在翻腾的蛇尸。只不过当时胖子一时没看清,以为又是什么野兽,所以想也没想的是一块石头砸过去…….

    苏默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围着蛇尸转了两圈,苏默忽然托着下巴长考:“这是条什么蛇?别不是什么洪荒异种吧,可惜可惜。”

    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一脸的古怪。

    苏默抬眼瞄到,愕然道:“怎了?”

    胖子嗫嚅几下,似乎在极力忍着笑,半响才吭哧着闷声道:“少爷啊,你诺大的学问人,不会真不知道,这只是一条再寻常不过的草蛇吧。那个洪荒异种,咳咳,咳咳……”说到这儿,这货忽然咳的声嘶力竭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一呆,随即脸黑的锅底也似。一言不发的前蹲下身来,翻检着蛇尸,借此掩饰。

    喵了个咪的,丢大人了,这么大隻,竟然只是草蛇?唉,经验主义害死人啊。可你妹的咳个毛线啊?有够没够啊?老子是画画老师,又不是生物老师,不认识草蛇很怪吗?我艹,还咳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那蜘蛛是从这儿出来的?唔,据我所知,有些蜘蛛都是群居的,也不知刚才那个是不是。”苏默一脸的思索,似乎自言自语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咳声戛然而止。下一刻,嗖的一声,胖子肥硕的身形已然出现在十余米开外,带着冲天的扬尘滚滚而去。那速度,快逾奔马…..

    半响,尘埃落定,露出里面一脸木然的苏默。满头满脸的尘土,眼角还在不时的抽搐一下……

    又半响,“啊——该死的!你等…….”一声愤懑到了极点的怒吼响起,随即一连串的国骂便眼看要接踵而至。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密林深处,如同呼应一般,一个低沉的吼声遥遥传来。苏默的怒骂声戛然而止,随即便又是一道尘土飞扬,场瞬间失去了他的踪影。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