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2章:消失的门和跑的比你快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没了阻隔,那野兽的叫声顿时无比的清晰起来。而且不但清晰,更是震人心弦,令人闻之魂动神摇。

    旁边扑簌簌一阵山石泥沙俱下,眼前的林子中也是哗啦啦一阵摇动,甚至给人一种空间都要破碎开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胖子脸色大变,雪一般惨白惨白的,原先的兴奋激动等诸多情绪再也不见了半分,惊惧的颤声喃喃道:“那……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默目光如电,死死的盯着吼声的来处,眼中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惑闪过,但随即却又复清明。闻言撇撇嘴,哼道:“怎的,怕了?一只野兽而已,你可是高手哇。”

    胖子使劲的咽了口唾沫,眼神有些茫无焦距,难得的没如往常般跟苏默斗嘴。

    可怜见的,饶是他往日里自称高手,可是终归还是一个凡人啊。在胖爷心中,如今踏足之处可是仙界呢。仙界中的野兽?天天的,仙界中的野兽那还叫野兽吗?那是仙兽好不好?我一个凡人,你让我去跟一只仙兽叫板称高手,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吧。

    胖子不说话,也不知是紧张的还是激动的,身子硬的跟块石头似的,简直连步都要迈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吼吼!”

    那野兽的叫声再次响起,这一次,那声音中却满带着愤怒、不甘、焦躁的情绪。

    林子中便又是一阵狂风乍起,肉眼可见的那声音传来处,一片尘土飞扬、花絮乱枝纷飞。而随着这阵乱象,苏默耳朵微微一动,敏锐的捕捉到了另一种声响。微微一怔之余,随即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退!快退!”他猛的一扯胖子,转身便要往后退出。然而刚转过身子,却又是脸色狂变,顿时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胖子被他扯的一个趔趄,心急忙慌的好容易站稳,正要说话,却见他忽然不言不动,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前方,不由的更加紧张起来,低声叫道:“少爷!”

    苏默面色惨然,脖子如同机械一般缓缓转动,咔咔的转过来,就那么直直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胖子来到这所谓的“仙界”,本就又是激动又是恐惧,此时眼见他这幅模样,直觉的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。声音中都带着哭音儿了,颤颤的回道:“少爷,我在呢,你……你莫要玩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默却不回答他,脸上神色变幻,似哭似笑。却慢慢的抬起手,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胖子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但见前方一片绿树红花、林影摇动,再往远处,便是青山苍翠,大好一片景致,果然仙家气象。

    毛意思?这是要我欣赏仙家景致吗?可是咱能不能回头再来欣赏啊,这会儿后面可还有位仙兽兄呢,您老作为土著,能不能先打发了它啊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使劲咧了咧嘴想要挤出几分笑容,只是怎么看那笑怎么像是哭。

    不管了,管他笑的多难看,反正少爷肯定懂的。往日里,两人之间早已结下了超凡的默契。

    只是让胖子意外的是,这一次,似乎那默契有些不给力了。少爷对自己明显的表示毫无反应,仍是那么僵硬的指着前方,眼珠错都不带错一下的。这让他忽然隐隐觉得大为不安,似乎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,却是怎么也抓不住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…….说句话啊。”他忐忑的讷讷道。

    苏默眼神动了动,忽然古怪的一笑,轻声吐出一个字来。这个字落到胖子耳中,先是一呆,随即猛的浑身一震,霍的再次转头望向苏默手指处,瞬间脸色煞白煞白的。

    “门。”

    苏默说的便是这么一个字。

    两人从穿过那道门进来,不过就是眨眼的功夫,甚至连一步都未曾往前迈出。按理说,那道门应该就在身后,只要转身就可看到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身后哪里还有什么门?连半点涟漪都不带见的。那门,竟然就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胖子这下是真的慌了,若说之前在秘境那会儿,他还有着底气。那么此时此刻,身在这个他认定的仙界,他实在是一丁点儿、一丝丝的底气都没有。他之所以敢一直撺掇着苏默穿过来,其实不外乎是认定苏默的仙人身份,想着到了仙界后指望着苏默呢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看苏默这模样,怎么看貌似少爷那仙人身份都不像是管用的样儿啊,这如何不让胖子心慌?

    “门……门不见了,回……回……不去了。少爷,你……你你,你一定有……有办法的对不对?”他艰难的吞了口唾沫,满怀着一丝期望,期期艾艾的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苏默定定的看着他,半响,忽然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胖子顿时大松一口气,拍拍胸口庆幸道:“我便说嘛,少爷您是仙人,到了仙界怎会罩不住嘛,这可差点吓死个人。少爷,您这样玩不好吧,嘎,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他努力的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,只是心中不知为何,那股子不安的感觉却是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“胖啊。”少爷的声音悠悠的响起,胖子笑声戛然而止,咔咔咔,脖子如同生了锈的发条似的,转的好艰难。

    “少……少爷……”胖子哭丧着脸往后躲,每当少爷发出这般温柔的声音时,多半就是胖爷即将倒霉的时刻啊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来,你来,靠近点说话。少爷保证不掐死你,只掐个半死就成。滚过来!”少爷继续温柔的呼唤,只是到了最后一句,却是化作一声大吼,满脸涨红,额头上青筋都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少爷,风度,你可是仙人来着……”胖子吓的大叫一声,转身便逃。我去的,少爷这是真怒了哇。妈蛋,少爷一怒,什么仙兽、怪兽的也是顾忌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仙人?我仙你妹!我……我仙你个仙人板板!”少爷两眼通红的飞身追来,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“老子说不来不来,你他妹的非要来,这下好了,这下好了。你这个猪!坑货!老子被你坑死了!啊——别跑!”少爷已经如癫如狂,大骂着追来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远处忽然又传来一声吼叫,听声音竟是似乎往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便如同忽然被施了定身法似的,一追一逃的主仆两人瞬间都定在了原地,一点声儿都不带出的。

    然后,这停顿俨然只是一个恍惚。下一刻,少爷二话不说,一个转身,连蹦带蹿的就玩命向后跑去。

    胖子呆了一呆,随即也是反应过来,毫不犹豫的拔腿便紧紧跟上。八步赶蟾、流星赶月、蹈空踏虚、草上飞……各种轻功齐上,只三两下便追了个齐头并进。

    少爷咬着牙、抿着唇,只是斜眼睇了他一眼,随即身子一个模糊,嗖的一下出现在百步开外。

    胖子好悬没一个趔趄扑倒,我去!竟然都用上这一招了,太无耻了!这是作弊!腮帮子一抖,脚下狠命发劲儿,三两个蹦跳,又再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,至于吗?”再次齐头并进,胖子满含幽怨的侧头问道,脚下却是半分不慢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!”少爷毫不犹豫的回答,“你且慢行。”然后,嗖,又是一个瞬移。

    胖子眼眶子一阵乱抽,不至于?我去,不至于你又使大招?可这究竟是为啥啊?胖子心里这个毛啊,想也不想的再次追了上去。慢行?傻叉才慢行呢!

    “到底跑啥啊?”郁闷个天的,这要憋死了,胖子间不容发的插空儿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锻炼身体!”嗖!又走了。

    唉哟,胖子这闪的,好悬没内伤了。锻炼身体?要不要再胡扯点?再应付点?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?

    再次玩命的追上去。

    嗯?这次不发大招了?少爷明显速度慢了下来,而且开始回头张望了。

    胖子微微放下心来,幽怨的看着少爷。被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忽悠,宝宝表示很桑心啊。

    少爷却理也不理,似乎在侧耳倾听什么。再次回头张望了一会儿,终于停下脚步来。但却左右踅摸了一会儿,然后跐溜,窜到了一处高大的山石后面躲了,探头探脑的朝来路张望。

    胖子赶紧跟进,茫然的跟着看去。远处,树枝摇动,尘土飞扬。天空上似乎多出了一些什么东西,乌泱泱的一大片,隐隐有阵阵噪声传来。

    胖子瞪眼看了一会儿,下一刻,猛地似乎想起了什么,不由的面色大变,失声惊呼道:“蜂子!不对,是蜂群!”

    苏默缩回头,斜了他一眼没说话,自顾转身贴着石壁坐了下来,从怀里取出水来喝。

    胖子脸赤青白的也缩了回来,一颗心兀自砰砰狂跳个不停。他久历江湖,岂会不明白蜂群的恐怖?可以说,他宁愿跟猛虎、跟狂狮正面一战,也绝不会有一丝儿意愿去面对一窝蜂子。

    那玩意儿,一招惹就是成群出动,而且完全就是不顾生死。只想想那铺天盖地的景象,就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凡间的野蜂已经如此可畏可怖了,而这里却是“仙界”,我擦,那岂不是一窝“仙蜂”?!胖子想到这儿,不由的脸儿都绿了。额的个娘咧,幸亏跑的快啊。

    胖子由衷的感到一阵庆幸。不过转念又一想,脸色就不好看起来。一口气憋在胸口,心口疼啊。

    “少爷,太卑鄙了很难有朋友的。”他瞪着悠然喝着水的少爷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苏默仰头又灌了一口,脸不红心不跳的曼声回道。刚才一路奔跑,却也看清了这里的环境,绝对不缺水,倒也不必再小心的节省了,放开了喝就是。

    “那些蜂子……”胖子悻悻的坐下,也从怀里摸出个野果啃着,狠狠的,好似把仇恨都转移到了食物上。没法儿,碰上这么个无良而又无耻的主子,胖爷除了悲哀外,也只能依仗精神转移**了。只是心中的不明,却终是得空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吼声……”苏少爷这次倒是不卖关子了,坦然道:“肯定是那家伙招惹的,后来显然没打过,冲这边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少爷就先跑了,还跑那么快?”胖子又不由的咬牙切齿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过一个故事。”苏默毫不在意胖子的怒视,悠悠然的却忽然蹦出这么一句来,让胖子不由的一呆。

    “说,两个人在林子里碰到一只熊,来不及躲了,便只能跑。可是在山林中,人两条腿哪里能和四条腿比?于是,其中一个绝望了,便朝着先跑的那个道,明知跑不掉还跑什么,不如回头拼了吧。你知道那个人怎么回答的吗?”说到这儿,苏默笑眯眯的看向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显然没听说过这个段子,顺口问道:“啊,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苏默微笑道:“那人回答说,我不用跑的比熊快,只要比你快就行了。”说罢,伸手往胖子怀里一探,再缩回手来,却是一个野果,也吭哧吭哧啃了起来,嚼的汁水淋漓,那叫一个畅快。

    胖子举着咬了半个的野果,呆呆的愣住。半天猛的反应过来,顿时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卑鄙,太卑鄙了!无耻,太无耻了!太没义气了!太不讲究了!太没节操了!太…嗯?等等,刚刚说的这些,自家少爷何曾有过?貌似他老人家一直便是如此吧。自己拿着这些说他,可不是白费口舌吗?

    这般一想,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也似,闷头搭眼的一屁股坐倒,咔嚓,恨恨的又啃了一大口果子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突兀的,整个空间似乎猛然震动了一下,石头后面的两人吓了一跳,蹭的同时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胖子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果子,一脸迷茫。自己只是啃了口果子而已,怎么竟有这般大的回应?

    不解之余,抬头看向苏默。却见苏默呆呆的眼望着远方,一脸的呆滞震惊之色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