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9章:苏默的超级演技时刻
    秘境境境,老和尚嘉曼突兀出现,以忽然大增的超强实力,一击便将胖子击伤,得意之余不由的摆出一副猫戏老鼠的姿态。请大家搜索(品@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苏默扶着胖子,一边以言语拖延时间,一边暗暗筹谋对策。只可惜在实力面前,却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胖子连声咳着,心暗叹,低声对苏默道:“少爷,待会儿我去去拖着他,你赶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”他一句话没说完,被苏默毫不犹豫的打断,“别说你少爷我绝不干这种抛弃朋友的事儿,算我肯干,你以为在这秘境之,我能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胖子默然,那边嘉曼却拍掌笑道:“果然还是苏公子是明白人,如此,这便随老衲去吧。”说着,便要前拿人。

    胖子目眦欲裂,拼命挣脱苏默扶持,怒吼一声便要冲去拼命。苏默却早有防备,反手再次一把拽住他,哈哈大笑道:“胖啊,每次都是你出风头,今次却让你瞧瞧你家少爷我的手段。给爷老实待着,不准来碍手碍脚啊。”

    胖子一愣,随即省悟,不由的又是感动又是焦急,使劲摇头道:“少爷,你怎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咋,你敢瞧不起本少?莫忘了,少爷我的身份。”苏默一瞪眼,淡淡的说道。却在“身份”二字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胖子微微一呆,他自是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。只是你虽然是仙人转世,可不是还没恢复吗?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他猛地省起一个念头,不由的又是惊疑又是激动,颤声道:“少爷,你难道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微微一笑,也不回他,只是深深看他一眼,随即转过头去对着嘉曼嘿嘿一笑,迈步往前迎去,冷然道:“大和尚,你一再欺我,莫非真当我好欺吗?也罢,这可是你逼我的,既然躲不过,索性便舍了这一世修行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风轻云淡,脸更是露出决然之色,反倒让嘉曼微微一惊,本来向前的脚步顿时是一窒,随即身子微微一拱,不进反退,加意提防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苏默,他早已查察了个底儿掉,自然也听说过那“仙人转世”的传闻。若说原先还不甚放在心,但此刻却不由的半信半疑,心下惴惴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看的清楚,心暗喜,但随即又是一叹。没想到这转来转去,自己还是要靠着那神棍的名头吓唬人。只是这唬人终是只能唬的一时,却唬不得一世,也不知汤圆那边如何了,但愿那笨熊能尽快脱身赶来相助,否则,今日自己和胖子可真要交代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面却是丝毫不动声色,只愈发显得平淡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嘉曼面色凝重,眼见苏默一步步走的极是沉稳,便连衣襟都不带一丝波动的,不由的眸子一缩,下意识的又再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老衲尝闻公子来历不凡,但却总是不敢置信。不想今日竟有这般机会请教一二,倒也算得得偿所愿了。”觉察到自己竟然一连退了两步了,嘉曼不由的也是老脸微赫。只是心有所疑,终是忍不住出口试探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心暗暗松口气,他如此做派,便是希望给老和尚个高深莫测的感觉,使其心有所忌,借此拖延些时间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办法若放在之前真不一定管用,也恰是此刻,老和尚刚获得超凡的能量,心神不稳之际,这才能打动其心,令其踟蹰不前。

    此刻见其眼神闪烁,却仍只是以言语试探,果然已入彀,顿时心暗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和尚这是在摸苏某的底子吗?嘿,也罢,既如此,临去之前,便索性敞开来说说吧。唉,终是要去了吗?可惜,可惜……”他脚下顿住,不屑的瞄了老和尚一眼,这让老和尚顿时大为尴尬,下意识的转头避开他的眼神儿。

    苏默却是愈发入戏,鄙视完了后跟着便是几句莫名其妙的感叹,听去那意思是敞开来一动手后,这一界便再也容不下他,便要破空而去了。

    到的最后那连着两声“可惜”,更是满带着不舍和感慨,愈发让老和尚一阵心惊肉跳,暗凛不已。

    胖子却是不知内情的,听的少爷说的动情,不由的浑身颤抖、泪流满面,噗通跪倒在地,伏地呜咽不能语。

    苏默这会儿却是彻底融入了角色,脸伤感之色愈发浓郁起来。也不去理会嘉曼,那么从容的转过身去,伸手扶起胖子,轻轻在他肩拍了拍,叹道:“痴儿痴儿,何必这般作态?须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你我能有这么一段主仆之谊,已是莫大缘分了。但愿你能勤加努力,勿懈勿怠,如此或许他日,你我便还有相见之时。汝当知晓,大道三千,各有玄奥。以武入道、破碎虚空,却也不是不可期之事,所贵者,不过一个恒字耳……”

    胖子激动不已,退后两步再次跪倒在地连连叩首,大哭着哽咽道:“谨遵少爷仙旨。只是少爷啊,我不想跟你分开啊,求少爷这便带我走吧,这便带我走吧。无论付出任何代价,仆都无怨无悔,无怨无悔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声悲切,哭的声嘶力竭。苏默却只是轻叹一声,微微摇摇头,直起身来不再理他。然后慢慢转回身来,目光直直看向一旁脸色变幻不定的嘉曼,眼神无喜无悲,一片漠然。

    嘉曼在他方才背转身对着自己时,脸色便是大变。这般毫不将他放在眼的表现,显然是根本不在意他是不是会偷袭。换言之,岂不是说即便他真的偷袭了,苏默也有着绝对的手段应对?

    这般想着,便愈发谨慎起来,将原本蠢蠢欲动的那点小心思顿时抛的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而后再听到两人间的对话,更是心暗惊。尤其是苏默最后那句“大道三千,各有玄奥。以武入道、破碎虚空……所贵者,不过一个恒字”,更是让他心有戚戚,大为赞同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便是走的这条以武入道之路,往日里未尝没有迷惑之时,终不知前路茫茫,最终将会如何走向。仙路缈缈,世间多少人前赴后继,穷毕生之力而求,然最后却终不过化为一胚黄土、数根枯骨。

    敢问世间可有仙?!

    这句话,可谓代表了无数修者的审问,千万年来萦绕在心头脑海,挥之不去、舍之不得,几乎已成了魔障。便是嘉曼自己,亦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他自幼习武,聪颖非常,无论智慧、根骨,俱皆乘。其后以弱冠之年,便横扫西域,走遍大小三十六国,以佛法、武学称世间之冠。其时的他,未尝不暗暗得意,自诩不世才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他遇那帮人,见识了诸多超出了认知的事情,终于让他深陷其,并最终明确了追求。而这追求,一追便是几近一甲子……

    这期间,他有过迷茫、有过犹疑、有过反思、有过动摇,但却最终还是以坚定的心志坚持了下来。如今思来,正如苏默所言那般,所贵者,不过唯“恒”而已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心声的无形共鸣,再听苏默一言一语,莫不如甘霖沛雨、微言大义,只恨不得能再多听一些,再多一些……

    他却不知,他之所以有此感觉,却正是被苏默抓住了那微妙的心理,彻底带入了沟里了。

    要知越是如他这般智慧高绝之辈,越是心志坚定、自负自大,也便越容易在认同了某个观点后,极快的陷入进去。

    苏默既然摸准了他的脉搏,只是借着跟胖子一通胡扯,稍加引导,果然成功的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而到了此刻,当嘉曼再次正面面对苏默时,念由心生,先入为主之下,苏默只是怕露出破绽而努力保持平淡的神色,落在嘉曼眼,便成了如同苍天俯视众生般的漠然。

    而那视一切为刍狗,看万物如绝空的目光,更是让他心弦震颤,恍恍惚间,似乎自己在苏默面前,便真如蝼蚁一般,顿时心下骇然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和尚所问,苏某已然解答了。而苏某这里,却也有几个疑问,不知和尚可肯为我解惑乎?若得释疑,再无遗憾,当可放手一战。”苏默目光如同深井,语声更是平静的连点起伏都无,看着嘉曼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嘉曼紧张的两手里全是汗,忽闻此言,不由的顿时大松一口气儿。刚才他只道苏默便要立刻动手了,心生所感之下,简直紧张的差点没当即转头逃了先。

    暗暗羞愧了一番自己刚才的心思,智慧觉明便渐渐重新恢复过来。听闻苏默问话,不由心苦笑。天知道,和尚现在真心不想再动手了啊。打打杀杀的什么最讨厌了,大家坐下来聊聊天,一起做好盆友不好吗?

    释疑之后,放手一战?这个,和尚是释疑好,还是不释疑好呢?嘉曼这叫个纠结啊。

    只可惜此刻对面的苏仙人压根不知道他的心思啊,仍在努力的使出超凡演技,维持着“仙”的风情。

    嘉曼闭了闭眼,心暗叹一声,终又缓缓睁开眼来,郑重的合什一礼,沉声道:“檀越请问。”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却没马说话,只是眼睛紧紧的盯着他,直到盯得老和尚有些略略变色了,这才张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