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0章:尔虞我诈
    “大和尚先前在外面与巨虫相搏,如何得以解脱?又是如何进的这古秘境?”

    自己凭借生命元气才好容易钻了进来,这贼秃却是怎么进来的?而他既然能进来,那说明肯定是有另一条出路的,这却是苏默心兹念兹的事儿,所以出口便先问起这个。 (w   .  . )

    嘉曼微微一怔,他只道苏默要问他一身能力的来处呢,毕竟身为修者,实力才是永远放在第一位的。却不成想,苏默一张口竟是问出这么个无关轻重的话题。

    不过意外归意外,对于这个问题他倒也不吝回答。略一沉吟,便坦然道:“若和尚说是意外,檀越可信否?”

    他心对苏默起了大警惕,那称呼便也庄重了许多。不知何时,从公子变成了檀越,却是实打实的将苏默放到了和自己平等的地位。

    苏默没说话,只是平静的望着他,等着他继续。

    嘉曼眼神又缩了缩,随即苦笑道:“沙暴,忽如其来的沙暴,驱走了那巨虫,也将老衲送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忽然面颊飘起两团不正常的潮红,略带兴奋的看向苏默道:“檀越称这里作古秘境,想来是对此早有所知了?那这里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儿,不由的语声都颤抖起来,极是渴望的望着苏默,那个在心头翻来滚去的词儿却是始终未能出口。

    苏默听到他说沙暴,先是一惊,随即不由的大失所望。竟然又是沙暴?!这般说来,想着通过这贼秃找到出去的路的想法,又是一场空欢喜了。

    哀叹之余,听到他后面的话,忽又心暗暗好笑,看来便如老贼秃这般人物,在这种超出认知的环境下,也是如同这个时代限于见识的大多数人一样。

    愚昧无知的人啊。苏老师心的优越感,不由的油然而起,连带着看向老和尚的眼神儿,都带着几分俯视之意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眼神儿落在嘉曼眼,却不怒反喜,只当是自己果然猜对了,登时不由的心狂跳起来,恨不得马去探寻一番,看看还能不能再寻到些仙缘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他修行多年,心志极是坚定。而对苏默的忌惮又实在太深,知道自己若想有所得,眼前这个少年实为关键,绝不可放任纵之。如此想着,这才长舒一口气,将浮躁的心思又再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衲多谢檀越解惑之德,阿弥陀佛。”他恭敬的合什一礼,忽然一整神色,郑重的道:“说起来,老衲与檀越并无深仇,前番数次纠缠,亦不过为了大道之求。檀越大智慧,当能知老衲。”

    对于老和尚忽然表现出的前倨后恭,苏默只是稍一愣怔,随即便反应了过来,心悄然一动,面却仍是平静无波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他能平静,身后胖子却是平静不下来,闻言不由大怒,跨前一步戟指怒喝道:“贼秃,你屡次相欺,险些害死我家少爷。这会儿却来说什么没有深仇,我呸!”

    苏默一惊,心不由暗暗叫苦,生怕好容易营造出的氛围被破坏了,偏又无法明言,急忙偷眼去看嘉曼。

    嘉曼却只是淡漠的瞟了胖子一眼,便即目注苏默。对于他来言,胖子不过世间凡人,蝼蚁一般的存在,并不值得他太过关注。咒骂也好,叫嚣也罢,便如蚂蚁之与巨龙,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他所重视的,是苏默!如今既然知道了这里乃是与仙有关之地,若能说得苏默放下成见,通力与自己合作,说不得会让自己再进一步,甚至此真正踏仙途也说不定。所以,哪里还有心思去跟胖子较劲。

    再说了,既然他改了针对苏默的心思,那么打狗也要看主人的面儿不是。胖子毕竟是苏默的仆从,自己倘若再对胖子出手,倒是不好与苏默说话了。是以,干脆便来个不予理会算完。

    苏默暗暗松口气儿,回身隐晦的瞪了胖子一眼,佯作不悦的喝道:“行了,你且下去寻地疗伤吧,这里我自有道理。”说着,以目示意,往某个方向瞟了一眼,又再扫了地的火把一眼。

    胖子本待还要再说,见此微微一愣,随即省悟过来。当下也假作忿忿之色,却无奈的躬身一礼退后。然后再抬头时,冲着嘉曼恨恨瞪了一眼,转身分枝拂叶的去了。只是谁也没留意,他起身的时候,已是将那尚未点着的火把拎在了手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没有俗人搅扰了,和尚有话便明言吧。”假作淡然的摆摆手,苏默赶紧将话题主动拉回来,免得嘉曼生疑。

    果然,对于胖子的离开,嘉曼只是迟疑了下,却很快又被苏默所言将注意力吸引了回来。一个已远不是自己对手的凡人,又已经被击伤了,嘉曼虽有所疑,却并不再放在心了。

    而更重要的是,既然确定了这里是仙家秘境,那么这里的价值已经大过了苏默身隐藏的价值。

    再加苏默忽然表现出的超然架势,让他甚为忌惮。所以,这会儿的心思便也从开始的抓获苏默,改为了谋求合作。既如此,那么胖子的离去,便也没什么紧要了。

    是以,听到苏默开了口后,他只是微一凝眸,便即合什道:“善哉善哉,老衲欲请檀越一起,探索这古秘境,但有所得,你我共享之,不知檀越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苏默眼神微动,脸露出思考的神色,似乎有所意动。

    嘉曼也不催促,只是静静的等待。他知道,原本是敌对双方,忽然冷不丁的转头要合作,任谁也不可能毫不迟疑的便答应下来。若真那样,怕是嘉曼自己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不知,苏默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,却不是在思考该不该和他合作,而是尽可能的借此拖延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和老和尚合作探索秘境?开什么国际玩笑!老和尚被自己忽悠的以为这里是仙家秘境,但他却清楚的知道,这里跟仙家半毛钱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里诡异处确实存在,但那也是因不知名的外力所致。换个说法便是,与其说是仙幻,倒不如说是科幻。

    而既然称之为科幻,便着重在一个“科”字。凭着他苏默把丁点儿科学知识,甚至大部分认知还都是来源于后世的一些科幻片,如此想要进行科学探索,那不是扯淡吗?

    这要是答应了和老和尚一起探索,怕是不用半天必然要露陷了。到时候老和尚一旦反应过来,苏仙人岂不是真要成仙了?

    所以,借此拖延些时间,期盼着胖子那边赶紧帮汤圆解了围,然后悄悄过来,出其不意合三人之力,或可战而胜之。至不济,也能暂时击退他,从而为三人获得逃脱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切算计,都建立在有心算无心的基础才可。那么,这边拖延着嘉曼,并使其不产生疑心,便至关重要了。

    苏默此时早已反应过来,昨晚的窥探肯定便是嘉曼无疑。也唯有同样获得了异种能量的嘉曼,才有可能躲过自己的神识探查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因为有了昨晚的窥探,所以今天汤圆的忽然暴怒,被宿敌引走,显然也正是出于嘉曼之手。想必嘉曼也看出来了,三人之,唯有汤圆这个异兽最不好对付,这才想方设法引开了它。

    而目前来说,最让苏默头疼的是,一旦汤圆回来了,如何能暂时瞒过嘉曼,以保证汤圆足够靠近嘉曼发动攻击呢?要知道,那货体型巨大,但凡稍稍靠近,那动静简直连聋子瞎子都能知道了,更不要说如嘉曼这种超级高手了。

    头疼啊。实在不行,看来唯有一个办法了。那是在汤圆被发现的一刹那,自己这边要抢先发动,希望能打这老秃驴一个措手不及,为汤圆的抵近赢得时间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算计了一番,苏默终于缓缓抬起头来,目光平静的看向嘉曼,淡然道:“怎么,和尚不想着要抓我了?”

    嘉曼面不改色,垂目高喧一声佛号,正色道:“檀越说笑了,老衲向来只是仰慕檀越,只想与檀越坐而论道罢了,实在没有冒犯之意。之前些许往事,皆是双方不甚了解,以至有所误会。若是檀越为此怪罪,那么老衲在此赔罪了。”说着,恭恭敬敬的合什一礼。

    苏默当即瞪眼了,憋了好一会儿才叹口气,挑起大拇指赞道:“成!真成!和尚,爷算是没话说了。”

    妈蛋,碰自己还不要脸的了,苏默感到有些淡淡的失落。一不小心,竟然被超越了,以后让他还怎么混?这念头一起,差点没让他破了功,连转世仙人的逼格都维持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嘉曼眼底闪过一抹笑意,面却庄重的再次稽首道:“檀越大量,老衲感佩之至。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然耳朵微微一动,面色微变,扭头往某处看去。

    苏默心下一动,暗叫不好。他神识更超嘉曼,便在方才一瞬间,也捕捉到了远处轻微的震动。显然,怕什么来什么,那肯定是汤圆的脚步声。胖子,得手了。

    “和尚之前所得缘法,想必应是一块神石吧。”眼见嘉曼面色开始不对,苏默情急生智,张口喝破了嘉曼实力大增的来源。

    嘉曼果然神情大动,霍的转过头来,眼精光大盛,死死的盯住苏默。

    苏默摆摆手笑道:“和尚何必紧张?你既说要合作,那有些事儿便是绕不开的,必须要先说在明里。”

    嘉曼盯着他不说话,半响,才淡淡的道:“檀越果然是知道的,既如此,以檀越之意,该当如何呢?”

    老家伙一边说着,一边却不动声色的将身子侧移,隐隐将自己处于苏默和那边声响传来方向的侧面,呈三角形站位。其人之警惕谨慎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苏默手心里汗津津的,暗骂这老秃驴奸猾,便只一点风吹草动,已然是引起了他的警觉。看来不下猛药是不行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嘛,是咱们合作的分配,是不是该当先说好呢?否则,到时候再起争端,可不太好了。”他干笑两声,摊摊手说道。

    嘉曼眼神闪烁,仔细的观察着苏默的表情,心下忽然疑窦重生。这苏小子忽然提起神石来,难不成这里竟然还有?可那怎么可能,要知那可是神物啊,如何会像大白菜似的,到处都是?定是乱我心绪的吧,刚才那声音……哼!

    他如此想着,眼忽然凶光大盛,瞬间便将先前的顾忌抛开。若是有那异兽联手,苏默一旦翻脸,他还真没把握能挡得住。这也是他之所以费尽心机,隐忍了一夜安排好才发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暗暗懊悔之前的迟疑,正待豁出去不管不顾了,下一刻苏默的一句话,却让他猛的睁大了眼睛,顿时一颗心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知道这里确实还有一块最大的神石……”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