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1章:两败俱伤
    神石,当然这是苏默胡乱起的名字,但显然很得嘉曼的认可。

    他机缘巧合下,被沙暴卷进这个秘境恰好落在那块所谓的神石上,这才有了如今这超凡的实力。而那块神石,才不过指甲大小…….

    “最大的一块神石”!那得有多大?又将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改变?

    嘉曼激动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久历江湖的老家雀了,其实嘉曼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保持冷静。也明白,苏默的话未必就是真的。但是神石给他带来的好处实在太大太大了,以至于让他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神石在哪儿?”他大喝一声,向前进逼问道。这一刻,什么高人风范,什么神僧气质,外在的一切伪装尽皆抛却,彻底露出本性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神石就在……”苏默不慌不忙的说着,一边扭头抬手,似是要指向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嘉曼心跳不可自抑的狂跳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神石,可不就在……那儿嘛!”苏默口中“可不就在”四个字拖着长腔,将嘉曼的胃口提到最顶峰。待到最后“那儿嘛”三个字出口,便在嘉曼猛然间如同心跳漏跳了一拍的刹那,眼中猛然一道精光划过。下一刻,已是蓦然出现在他身前,一拳照定他面门上猛击下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脚步声之前,却有一个肥硕的身影纵跃如飞。

    这一切,几乎发生在眨眼间的同时。眼看着一拳将要奏功,苏默嘴角不由微微勾起,眼中却光芒冷厉。

    “嘿!和尚早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便在那拳头堪堪将要击中目标的瞬间,原本正满脸激动的嘉曼,忽然诡秘的一笑,豁然侧头抬手,冷笑声中,一只干枯的手掌,已是在间不容发的一刻,牢牢的挡在了面前,将那只拳头扣在了掌中。

    然而,那冷笑声尚未说完,猛然间却是浑身大震,一张老脸瞬间变了颜色,青白黄赤的变幻之际,已是失声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叫。

    狠狠的猛一发力,将苏默的拳头推了开去,身子顺势如电般向后躲去。躲避之际,一道血线随之从掌心中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面的苏默身子略晃了晃,击发出去的拳头已然收回,但拳头的五指中间,却露出一截乌油油的烟光,肉眼可见的一滴血水正往下滴。

    原来,不知何时起,他手中竟早握了一块陨石碎片。那陨石锋利处,连外面秘境中坚韧的变异树身都能砍破,此刻这片碎片尖利如锥,顿时让嘉曼狠狠的吃了一个大亏。

    嘉曼如今身手超绝,苏默自知自身的劣势,一无真正的武技傍身,二没足够的力量伤人。所以在一开始便早有预谋,正是算准了嘉曼肯定会在瞬间对自己轻视的疏忽,狠狠的给他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嘉曼会在瞬间对他轻视呢,很简单,因为前面他把自己演绎成一个高绝的仙人,使得嘉曼对他极为忌惮,以至于都不敢立即发动了。

    这般患得患失的心绪下,只要自己不动,嘉曼甚至很可能也一直不敢乱动。但是只要自己一动,在嘉曼这等武学大宗师面前,瞬间便能明白过来,他苏默不过只是个假把式、花架子的真相。

    而这种大起大落的心绪之下,任何正常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大大松口气儿。那么,随之而来的轻视不屑,便也就顺理成章了,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这是人性,亦是阳谋!苏默这番算计,对人心人性之把握,可谓入味三分,也是堪称宗师级了。

    此刻,眼见果然算计得逞,哪还会任嘉曼重整旗鼓?当即毫不犹豫的紧跟上去,舞动着手中尖利的陨石锥,照定老和尚太阳穴狠狠击去。

    趁他病、要他命!不可沽名学霸王啊。

    “好个奸猾的小贼!”嘉曼简直要气炸了肺,自己堂堂一代宗师,竟生生被个小辈装腔作势的唬住了那么久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。

    这还不说,最后竟尔还在人家手中被伤到了,若不是掌心中那锥心的疼痛仍在,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。这让他又如何不暴怒抓狂、情难以堪?

    而现在,这小贼连番算计,捡了这么个大便宜还敢冲上来,真以为自己是泥捏的吗?

    老和尚彻底暴怒了。

    一声怒骂出口后,干瘦的脸上满是阴鹜冷厉之色,堪堪苏默再次扑近,只是身形一晃边轻易躲开。随即足下一抬,一只脚便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脚恍恍惚惚,似虚如幻,饶是苏默神识超人,明明看的分明,但想要躲开时却觉得总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呯!一声闷响,苏默浑身剧震,如遭雷噬,一个身子已是应声倒飞了出去。噗通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差距太大啊。这是质的差距,哪怕量上在如何接近,但始终还是以质为准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,胖子飞速奔来的身影已然显现,正好眼见着苏默落地的姿态,不由的顿时红了双眼。口中发出一声愤怒的长啸,再次加速往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身后,一片树歪草斜,汤圆巨大的身形也同时显露出来,怒吼连连的紧跟而至。

    嘉曼冷冷的扫了一眼,却是不紧不慢的逼近到苏默身前,看着苏默艰难的想要爬起来,但胳膊撑了两撑,却终是无力的又再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哼!苏公子,老衲劝你还是老实些好。你以为,老衲那一脚可是好挨的吗?”嘉曼满脸傲色,微微俯下身子说道。

    他当然有傲气的资格。方才那一脚,可不是明面上那么简单的,而是他修持了数十年之久的佛家绝技——须弥镇。

    传说中,当年曾有巨龟自海上而来,兴风作浪,以至大水泛滥,处处泽国。后来佛祖降怒,令大尊者出手,踏足而下,化为须弥山镇之,遂平。这须弥镇,却正是从中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他实是恨极了这小贼的奸猾,这一式须弥镇,却是足足使出了七分劲儿击发出来,便是一只大象中了,也要骨碎筋断了。苏默实落落的中了这一招,还想着爬起身来,岂不是妄想?

    实话说,此刻苏默竟然还能动,都已经让嘉曼大出意外了。只不过转念想到这必也是那神石之功,不由的又是释然。但随即便是一阵火热心跳,由此想到,若是那块最大的神石能落入自己手中,将会发挥何等的威力。

    眼下,这个可恶的小子已经彻底落入自己的掌握,那便是一定要逼问出那块神石的下落的。至于即将赶来的胖子和那只异兽,有了这苏小贼在手,还怕他们翻了天去?所以嘉曼在发觉了胖子和汤圆的到来,也并不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倒在地上的苏默大口喘着,面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,似乎连话都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嘉曼微微蹙眉,这可不好,在没问出那神石下落之前,可不能让这小贼死去。否则,不说神石没了指望,便是那胖子和异兽也会让他大为头疼的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暗提一口真元,探手欲往苏默背上印去。只要以真元暂时护住被须弥镇震碎的内腑,至少可让这小贼一时半会儿伤势不致恶化,少则也能再拖上个三两天。有了这三两天的时间,想必足够自己逼问出来那神石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那手掌已是堪堪落下。然而就在将触未触的一瞬间,猛然间一股莫大的危机感从心头泛起,让他不由的豁然一惊。猛然睁大眼睛之时,却见原先还奄奄一息的苏默,不知何时正仰起头来,对着自己呲牙一笑。

    不好!他心中大叫一声,猛然收力便要退开,却不防忽然一个趔趄,却是他急迫之下,下意识的便要挥掌攻击,竟至反噬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内劲为人疗伤又和击发却敌,是截然不同的性质,走的经脉也全不是一条。嘉曼虽是高手,却也没有那种法门,可以让体内气劲随意在经脉中跳跃而行。

    他若只是收回力道也就罢了,可这一攻击,却是倒了霉了。也是他心中对苏默忌惮实在太深,以至于以他大宗师的境界,在这一刻也慌了心神。

    这些话说来很长,但现实中,实则只是短短的一瞬。然而高手相争,本就是瞬息间的事儿,甚至百分之一个呼吸都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苏默好歹也是经过了三次蜕变的体质了,便武学修为境界上再如何差着嘉曼很远,但这种量变引发的质变后的改变,抓住这么个空挡却是绝对能做到的。更不要说,这还是他本就早有预谋了的。以有备攻无备,再有了嘉曼自己的错漏,顿时嘉曼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便在那一瞬,趴伏着装死狗的苏默再次扬起手,用暗藏在手的陨石锥,狠狠的照着嘉曼的小腿上拍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可真是实实落落的了,甚至比之第一次的伤害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嘉曼只觉小腿上一麻,随即便是一阵锥心的剧痛袭来。不由的发出长声的惨嚎,打着横便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把一个人拍腿拍飞出去,由此可见,那力道该有多大了。

    嘉曼此时的心情真是日了狗了。这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被苏默算计,他真心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出了问题。这放在往常,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儿。可自打遇上这个苏默,却是频繁出现,难不成真是天生犯克,又或这小贼真个是神仙转世,自己这是冒犯了仙人所以遭了天谴了?

    可怜的大和尚,俨然开始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如何做到的?你中了我的须弥镇,为何还能没事,为什么?”他强忍着剧痛,落地后一个翻腾,便封住了受伤处的穴位,随即纵身而起,红着眼珠向苏默喝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他可再不敢稍有疏忽了,没了苏默为质,自己又负了伤,在对方帮手齐至的情势下,他能自保已是天幸了。只是这心中之疑怎么也挥之不去,若不问出来,实在是死也不能瞑目。

    苏默嘿嘿笑着,抬眼看看已经陆续奔过来的胖子和汤圆,说出来一句差点没让老和尚吐血的话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