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7章:穿过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一熊用过早饭,苏默转头看向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和他极有默契,不待他发问,便伸伸胳膊撩撩腿,毫不在意的道:“放心,完全没有问题了。那老瘪三要是出现,定能再战他三百回合。”

    老瘪三?

    苏默手扶了扶额头,嘉曼和尚混的真惨,一代宗师竟然混成了瘪三,这胖子嘴巴也真够毒的。不但够毒,还挺能吹。

    “三百回合?比吃吗?大爷的,不吹会不会死?”苏默翻着白眼,毫不留情的打击道。

    胖子就缩了缩头不言语了。少爷真恼假恼他还是能看出来的。但也正因为看出来了,心下却是不怒反喜,满是温馨。少爷是在担忧他的身子呢。

    见这货老实了,苏默也不再多说,伸手拍拍汤圆的大脑袋。汤圆低吼一声,当先往山上行去。

    苏默和胖子二人赶紧跟上,胖子好奇的道:“怎的,那出口竟然在山上吗?唉哟,该不会一出去就在半空里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当然是说笑话,本是看着苏默和汤圆的神色都有些沉重,想要调解一下气氛。但是这话出口后,一人一熊却谁也没理会他的。这让胖爷很桑心啊。

    苏默那边他不敢撩拨,而且看少爷若有所思的样子,说不定就是在考虑什么大事儿;还是汤圆吧,这货低头耷拉角的,一副没出息的样儿看着就让胖爷生气。

    不就是个出门闯闯吗,至于着的吗这德性?大丈夫自当……咦,等等,这货是爷们吧,该不会是母的吧。嗯,这个有必要查一查啊。

    胖爷想到这儿,眼珠子开始乱转,那眼神儿瞟啊瞟的,一个劲儿的往汤圆那个大屁股飘着,脸上不时的露出阴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是该找根棍儿戳呢,还是也直接上手抓呢?上回自个儿那仇,也该是到了回报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好吧,什么确定公的母的,分明就是打击报复呢。

    汤圆激灵灵打个冷颤,直觉中感觉到了一丝危机。嗓中低吼一声,大脑袋左右瞄瞄,奇怪了,没啥异常啊,可为什么熊感到哪里不对劲儿呢?

    没发现什么敌人,它只得疑惑的收回目光,又将心思放到了即将出去的问题上。主人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呢?那外面各种怪异,每次过去都让熊毛毛的,它直觉中认定,那边一定有大危险的。唉,可惜啊,熊微言轻啊,主人铁了心要去,它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汤圆叹着气,心中有些自怨自艾。也怪那个蠢蠢的胖子智慧不够,总是听不懂熊爷的话,不然的话,要是他能和自己一起劝说主人,说不定就能让主人改变主意呢?真是……嗳?说起胖子,那胖子在干啥呢?

    汤圆忽然感到了哪里不对,而且是在想到了胖子时感到了不对,连忙回头去找。只是刚刚回过头来,忽然身子一僵,整个熊如同被人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苏默正闷头走着,心中分析着各种可能,忽然感到了异常,不由抬头去看。这一看却是微微一愣,随即猛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身后,汤圆半侧着身子,身上雪白的毛根根直竖,隐隐有转红的趋势。而一张熊脸上,说不出的怪异之色。似是震惊,又似是尴尬,渐渐的最终定格为一种明确的情绪:羞愤!

    而在它后面,胖子得意洋洋的手持一根木棍,轻轻一戳,再一戳,又一戳,嘴中还不停的嘟嘟囔囔着,好似在分辨着什么。

    木棍的另一头,隐没在汤圆硕大的屁股缝中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哟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三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。紧接着,便听轰的一声闷响,汤圆的一只熊掌已是狠狠的拍下。霎时间,地动山摇,一片尘土纷扬……

    漫天尘土之中,熊的怒吼声、人的惊呼声、咒骂声此起彼落,两道灰白影子交织在一起,如同旋风般转着。四下里草堰树倒、飞沙走石,昏昏然如老妖出世,恍恍惚似地龙翻身。

    良久,终于是一切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场中,苏默铁青着脸,目光如刀。左边,汤圆毛发耸立呦呦叫着,一声接一声,声音中满是委屈和悲愤;

    另一边,胖子臊眉耷眼的垂着头,后脊梁一大片衣襟被抓裂,半拉袖子也没了,蓬头垢面的。只是看似狼狈的脸上,却是偷偷露出得意和满足之色。

    “闹够了没?你们两个……”苏默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俩货,手指挨个点了点,竟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胖子和汤圆相互对望一眼,同时发出一声低哼。汤圆大脑袋轻轻拱拱苏默,嘴中呦呦叫着,抬起一只熊掌指着胖子,声泪控诉;

    胖子则在一旁低声嘟囔道:“我只是验一下公母而已,上回它不也这么干过?少爷您可不能偏帮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长长吐出一口气,闭目不语。

    胖子和汤圆眼见各自的手段不管用,不由的又齐齐相互怒目而视,一个低吼不断,一个挤眉弄眼。只是冷不丁苏默幽幽的一句话响起,顿时让一人一熊如同石化。

    “我不歧视gay,但是你俩再忍不住想搞一搞,也得选个时候选个地儿不是?唉,成何体统,成何体统啊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gay是什么意思人和熊都不懂,但是后面那个“搞一搞”倒是大抵都听明白了。一个人和一只熊搞一搞,还要选个时候选个地儿……

    胖爷脸儿都绿了,忽然先前所有的得意都不翼而飞了。要不要这么狠?恶心人也不待这样的啊,胖爷感觉好想吐。

    呕~呕~

    胖爷刚只是想想,旁边便立即有声儿响了起来,这音配的,简直不要太及时了。扭头看去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汤圆两手扶着喉咙,两眼翻白,大嘴中发出阵阵干呕声,一边还不停的瞄着他,满脸都是嫌恶之色。

    你大爷的!我……我……胖爷忽然有种要抓狂的感觉。颤颤的指着汤圆,猛然嗷的一声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妈蛋!这还能忍吗?绝对不能啊。我这做人的还没嫌弃你一只熊,你这熊怎么就敢先嫌弃上了我呢?侮辱,这是赤果果的侮辱啊,爷跟你拼了!

    汤圆这会儿却聪明了,转头就往苏默身边跑。山林间,吼声与人声再起,却出奇的洋溢着一股祥和之气。

    打打闹闹之中,汤圆终于不再苦恼了,跑前跑后的带着苏默二人径直钻进了一处山洞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站在一处青蒙蒙的光罩前,苏默瞪大了眼睛,震惊的看着这层光罩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看不清楚,但是此刻的他却是如此真实的感觉到,当时在巨虫那个甬道中,所触碰到的感觉,完全与眼前这个光罩一样。那这个光罩后面,究竟是通往哪里的?

    苏默心中那种不祥的感觉,愈发浓重了起来,一颗心不由的直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汤圆对于主人的表情有些不理解,蠢萌蠢萌的眨着一双熊眼,看看光罩,再看看苏默,有些拿不定到底要不要走了。

    胖子曾听苏默提过当时的情景,稍一转念,已是大概猜到了苏默的心思。想了想,上前一步轻声道:“大不了再来过就是,更不要说也不是全无收获。”说着,眼神斜了汤圆一眼。

    苏默微微一怔,顺着他眼神看去,却正对上汤圆圆溜溜的眼睛。默然了一会儿,终是微微一笑,轻轻吐出一口气点了点头。是啊,已经被困在这里了,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坏的境遇吗?

    正如胖子所言,这一圈儿下来,又多了汤圆这个助力,便是真个只是回到破碎之地那边,至少也不必再担心所谓的未知存在了。因为那个存在,已经在自己身边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那边最后仍找不到出路,大伙儿大可再返回来便是。那边和这里相通的空间门早已找到,倒是等若多出了个存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,走吧。”他本就是个心宽的,一旦走出了牛角尖,便不再纠结了。伸手拍拍汤圆的大脑袋,果断的下达了指令。

    汤圆低低的轻吼一声,眼中露出凝重之色,随即一低头,冲着那光罩便顶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默瞪大了眼睛,一瞬不瞬的看着。虽然心中已经大抵猜到了结果,但是对于眼前这个古怪的结界如何通过的细节,还是抱有莫大的好奇。上次自己在烟暗中稀里糊涂的就钻过去了,根本没能看清楚,此番却是可以仔细看看了。

    似乎空间中有细微的撕裂声响起,但见汤圆的身体上忽然腾起一层薄薄的白光。就在两下里一触之际,两种光芒同时闪烁了一下,随即汤圆硕大的身子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苏默毕竟是心里早有准备,对此只是若有所思。而胖爷却是看的目瞪口呆,显然是对眼前的一幕大为好奇。只不过那好奇之色还不等消去,猛然却想起一事儿,脸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……”他指着光罩,艰难的说道,却是只叫了一声便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蠢人,相反还极为敏锐,否则当年道门又怎会派他在苏默身边听用。刚才那一幕,在初时的惊奇之后,顿时敏锐的抓到了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汤圆身上那层光!

    很显然,想要通过眼前这个光罩,那层光就是钥匙。汤圆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异兽,所以天生具备这种能力。可是自己和少爷呢?又将如何过去?不对,少爷曾也穿透过,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法子,但是既然有第一次,这次便也肯定行。那么,岂不就剩下自己不行了?那……那……

    苏默看着他微微一笑,他当然明白胖子的忧虑。不过想了想,还是想再尝试一下,当下对胖子鼓励的一笑,指了指那光罩道:“何不试试?”

    胖子一愣,无声的指了指自己,苏默便重重的点点头。胖子眼神缩了缩,看看苏默,再转头看向光罩,随即脸现坚定之色,深深吸口气,弓腰低头,一往无前的向着光罩冲去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山洞中暴起一声轻响,轻响中,青蒙蒙的光罩一阵微微的颤动,如同水波荡漾。水面上,胖子四肢摆出一个奇怪的姿态,正一点一点的往下滑。滑动之际,犹能看到一丝血线拖曳……

    艰难的翻身坐起,就那么倚在光罩上,胖子一张脸显得有些平,一个鼻孔中兀自鼻血长流着,满是幽怨的看着身前的少爷。

    这算是又被坑了吗?算吧,果然是吧。看着少爷一副全不意外的表情,胖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别担心,来,且看少爷带你装逼带你飞!”耳边传来少爷贱贱的笑声,胖子吓的赶紧睁开眼睛,却忽然见只觉的一阵极致的眩晕袭来,眼前光芒大放,恍如周身浸入了水中一般。

    无法说话,无法动弹,似乎便连意识都在这一刻瞬间凝固了。唯有无尽的光在旋转、飞驰、流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似乎是千万年,又似是只短暂的一瞬,当他再次感到所有感识潮水般恢复,那初时的惊呼声,才蓦地响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