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8章:汤圆失踪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呼声如同山崩海啸,绵延不绝,竟似要将那一口气永远的这么喊下去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胖子面颊涨红,两眼泛着不正常的红丝,头顶热气蒸腾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掌掴,紧接着一声低叱,终于将那呼声断。胖子眼的红丝、头顶山的热气瞬间如同受惊的蟒蛇,唰的缩回了体内。随即,胖子也激灵灵打个冷颤,猛地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少爷,好神!哈哈,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,看到了什么了吗?天呐,天呐,我……我简直无法描述,真是太神了,太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刚才的呼声,胖子显然无知无觉,一清醒过来,便急急的一把拽住苏默的衣袖,兴奋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便在刚才的一瞬,他所接触到的、看到的、感觉到的,似乎之先前所遇到的所有遇加起来还要幻,这让他深深的震撼着,完全不能自已了。

    那无垠宇宙的所有瑰丽,似乎全部在那一瞬彻底展现在他的眼前,再无半分遮掩。那种种种种,似乎都在向他阐述着什么、呢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彻底的震撼了、震惊了、震懵了,甚至完全不知道,若不是刚才苏默当机立断给他那一巴掌,将其气机打断,怕是那一口气彻底呼完后,便也是他生机全消之时。

    时间与空间,是宇宙最玄妙的事儿。而大玄妙自也有大危机,又岂是普通人所能碰触的?触之,则必将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然而胖子哪里知道这些?他只是感到难以抑制的兴奋,恨不得将感受到的一切找个人说说。而这个说说的对象,还有谁少爷更合适呢?可偏偏他想说之时,却完全找不到任何词汇说出口,只得翻来覆去的用一个“好神”来代替。

    “神你妹!土包子!”少爷无情的嘲讽着,啪的又是一巴掌过去。这一下,终于是将胖子抽醒了,叫嚷声戛然而止,讪讪的抱头缩脖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熟悉的天、熟悉的地,熟悉的林子,熟悉的灰色,还有不远处那明显的几块干涸的血迹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……,胖子终于笑不出来了,一脸的懵逼。果然出来了,只是这出来的地儿,并不是想象的真实世界,竟而是又回到了初始,那个他们两人曾出发探索的地方。

    顺着这个方向往前,便是当时那片宿营地了吧。胖子下意识的看向某个方向,暗暗的想着。偷眼看看苏默,少爷的脸色果然很难看、很难看,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。

    “呃,那什么……”胖子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搜肠刮肚的想要找些说词开解下少爷。他只当少爷那难看的脸色,必然是因为发现了又回到了起点,并没找到真正的出路所致。

    “我感到很不好,真的很不好。”少爷沉着脸,摆摆手打断他,似是自语又似是解释般的低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胖子张了张嘴,却没发出任何声音。他感到听不太明白少爷的话了,那其似是隐藏着什么,直觉,似是隐隐让他也有些心悸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这里只是猜疑不定,却不知苏默却是真真的感应到了。在两人刚才穿过那结界的瞬间,苏默分明感应到了某种变化。那种变化说不清道不明,似乎是在那一瞬间,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被放了出来;又似乎是打破了什么,脱去了某种桎梏……

    但具体究竟是什么,又将会发生什么,偏偏他却怎么也无法言说,甚至连想都无从想起,只能意会,且有种大恐怖临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咦,汤圆呢?”胖子的疑问声忽起,将苏默的思绪忽的拉回了现实。目光在左右巡梭一圈儿,也是不由的微微色变。

    汤圆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人刚才都被各自的感觉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,竟没在第一时间觉察到这个异常。

    汤圆先他们一步穿过结界,而且都是从同一点穿过,前后不过几息的时间。按理来说,自己两人过来后,便应该能马看到汤圆才对。

    可现在,眼前晦暗一片的空间,声息寂寂,却哪有汤圆的半分踪影?

    难道说,因为种族的不同,所以穿过结界后的落地点也不尽相同?

    苏默脑子里刚升起这个想法,随即便被自己否定了。要知道,当日可是清晰的看到过汤圆过来后的痕迹,由此两人还曾有过一番议论来着。

    而从汤圆在出发前的描述也能确定,它必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。也是说,结界并不存在分而视之的效用。既如此,那汤圆为何会不见了呢?是自己走开了?还是真的被传到别的地方去了?

    诡异!实在是太诡异了!

    “少爷少爷,后……后面,没有了,竟然没有了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正琢磨着各种可能,冷不丁被胖子的声音惊醒。那声音,明显带着惊惧之意,让苏默心不由的再次一沉。以胖子大咧咧的性子,根本是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便是当初各种惊险古怪事儿,也没让他说个怕字。可现在,他的声音竟带出了恐惧之意。这……

    苏默豁然回身,抬头去看。却见胖子满头大汗的站在身后不远处,两眼死死的瞪着空处,一脸的震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苏默强自按下心的不安,大步走过去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胖子木然的眼珠动了动,待到看清是苏默,这才如同忽然回了魂儿,抬手指了指四周,喉头蠕动了下才颤颤的道:“刚才不见了汤圆,我想着,是不是这货害怕,所以趁咱们过来的时候,它自个儿又缩了回去,便想着要不要等会儿再穿回去看看。可……可……没了,那个光罩怎么竟然没了呢?没了光罩,那汤圆它……它它……”

    胖子手指颤抖着,语声满满的惶急惊惧之意,再也掩饰不住半分。

    苏默眼神陡然一缩,这才察觉,那道结界竟然凭空消失了。或者说,又再回到了之前的模样,便如轮回一般,终点最终回到起点,一切都回归与无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口气,抬手按住胖子的肩膀,沉喝道:“你不要着急,或许是另有蹊跷呢?再说了,一切也都只是你的猜测,汤圆既然跟了咱们,不可能一声不吭的离去。而且,即便是那样,或者这里真的不可逆了,在另一边不是还有道门户吗?咱们大可从那边进去是。”

    他和胖子两个相伴已久,这会儿自然是明白过来,胖子的惊惧不是真个惊惧什么恐怖所在,而是在惊惧担忧汤圆的安危。

    两人一熊在境境里面,几番并肩作战、同生共死,早已在不经意,将对方视为自己最信任的同伴。别看胖子平时跟汤圆总是闹不痛快,但实则那却是俩家伙之间,另类的友情表达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苏默甚至相信,在胖子心,对自己这个少爷固然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,但那除了恩情、友情外,最初始的道门法旨也是占了很大例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汤圆则不然,汤圆为了救治他的伤势,不惜以身饲蜂,甚至疯狂的砸碎蜂巢、掳去蜂后的举动,让胖子是真真的接纳了它,怕是从那一刻起,在胖子心,汤圆不再是什么异兽动物,而是真真的自家兄弟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此刻表现出的惊惧,并不是惊惧别的,实在是惊惧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兄弟而至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还有那边的门。幸好少爷记得,那咱们快走吧。这厚皮狗,总是这般没溜儿,回头找到它,少爷你可别再惯着他,看我不抽死它……”胖子嘴念叨着,欣喜的拉着苏默便走。

    苏默心慨叹一声,反手拉住他摇摇头,目光在面前的虚无扫视着,淡然道:“且莫着急。你好好想想,当日咱俩过来时,不也是什么也没看到吗?可当时汤圆明明也是从这里出现过的,还吓了咱俩一大跳。这说明,或许从咱们这边看,那结界,哦,是那光罩或许是看不到的也说不定。所以,先找找看,尽量别遗漏任何细节!”

    胖子一愣,随机猛省,慌不迭的点着头,撒手往四周转去。苏默看着他一脸紧张的四下乱撞,甚至某些石头大树都要去敲两下,不由的鼻头微微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胖子对汤圆有了感情,自己这个正牌的主人又岂是无情的?别看他安慰胖子说的好听,实则他才是最担心汤圆的那一个。只因为,对于这个秘境,他实在是任何人都更了解其诡秘处。汤圆,绝不可能自己回头,也一定是已经穿过来了。这一点,苏默嘴不说,心实则却是百分百的笃定。

    既如此,眼下汤圆的失踪,一定另有蹊跷。苏默有种特的感觉,在这里无论怎么查,也绝不会找不到任何痕迹的;甚至是他刚才安慰胖子所言的另一边的时空门,怕是此刻也不会再显现了。

    这些想法,他没有任何的凭据,但偏偏是那么清晰的映照在脑海,毫无理由却又明晰无。

    那么,汤圆如今究竟在哪儿呢?他轻轻吸口气,眼神鬼使神差的转过去,遥遥的望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里,无数的小世界生灭交替,既是初生,也是湮灭。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