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9章:再入破碎之地
    第459章:再入破碎之地

    穿过了境境,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,并没有脱离整个秘境,而是再次回到了无尽之森。 ..

    雪加霜的是,不等苏默两人从郁闷反应过来,汤圆的失踪,又让二人的心头蒙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带着胖子一路分枝拂叶,不多时,当初那个只呆了大约两天的营地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以前,他们必然是要在这里再次落足的,再不济也要溜达一圈,感叹一番。然而此刻,两人却谁也没那心思,只是略略扫了一眼,便毫不停留的闪过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先去那边看看?万一……”闷头疾行,胖子忍了又忍,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汤圆的失踪,苏默坚持先往破碎之地那边查找,而胖子则是觉得应该先绕过去,从那边的时空门再次进入境境看看。他始终不敢往最坏的方向去想。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!”苏默毫不犹豫的打断他,目光直直的望着前方,脚下丝毫不停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!直觉告诉我,必须赶紧去那边,否则汤圆必有危险。咱们,赌不起。”

    胖子面色微微一变,顿时不再多言,脚下又加了几分快捷,俨然如同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是的,正如苏默所言,事关汤圆的安危,他们确实赌不起。境境可以随时再去,但若一旦真的汤圆在破碎之地那边,随时面临着生死危机,却是容不得他们多耗费哪怕一秒钟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隐隐的一种压抑笼罩在心头。所谓无尽之森和破碎之地都是苏默赋予的名字,其实两边离得根本不远。不但不远,还是紧紧相连的。

    如此,不过顿饭工夫,前方豁然一敞,已是从无尽之森踏入了破碎之地的范围。

    远远的,半空可见各种小世界的影子模糊来去,如烟如幻。若说境境是如仙界般的凡间,那么,破碎之地便是如同仙界般的地狱。放眼看去各种幻瑰丽,但却总有种不安和压抑的氛围充溢着每一寸空间。

    “汤圆,在哪里?”胖子茫然的看着前方飘来飞去的无数碎片,似询问似自语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他眉宇间全是紧张焦虑之意,盖因他也曾落到过这些小世界,最是了解其情况。

    处身在小世界的人,根本无法看到小世界外的景象,也感触不到所谓的外界,所以完全不可能自己脱离出来。否则的话,他当初也不会最终差点耗死在小世界。

    也是说,小世界的人,如果想出来,唯有等外面的人去救一条路。这便是后世常说的维度空间的道理,二维空间的永远看不到三维空间,但是三维空间的却可以轻松的看到二维空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么多的小世界,汤圆若是真个落到其,他们两人又如何能从这浩如烟缈的小世界快速的找到汤圆?要知道,这些小世界可是随时面临着湮灭,说不定下一刻会消失无踪,彻底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“分头找!”苏默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,微一咬牙便坚定的说道。临到要走之时,却忽然转头一把拽住胖子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自己小心!”

    胖子一愣,随即重重的点点头,咧咧嘴笑道:“少爷放心,咱还巴望着跟着少爷成仙得道呢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底闪过一软温和,重重的锤了他一下,不再多言。目送着他纵跃而去,自己也深吸一口气,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耳边的呢喃声再次渐渐回响起来,由弱而强,身体也渐渐有些发热,这是标志着他越来越深入了的俱现。也预示着他面临的危险,开始成倍的递增起来。

    他忘不了当时曾朦胧看到过的那一幕:半空,一块散着赤色光芒的石头缓缓转动着,无时无刻的不在发出莫名的呼唤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如同起源的召唤,便如母体之对于子女,血脉相吸,不忍摆脱。

    苏默隐隐的感觉到,若是他能顺势而为,或许便可以真的一步登天,真的变成更高一层的生命形式;但他同时也深深的为之恐惧,知道那种转变的过程,有着何等的大恐怖。很可能不等转换完成,他便会失去所有的一切,变成对方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所以,当时的他以莫大的毅力,终于在最后关头挣脱了这种诱惑,毫不犹豫的仓皇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如当时在境境面对嘉曼时说的,他知道秘境还有块所谓的神石,说的便是这里的那一块了。只不过唯一没说的,便是这一块石头那神背后隐藏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……祂,还在吗?”他低声呢喃着,眼神有些迷离的望向远方某处,却没察觉到,在称呼那块石头时,所用的称呼,已经在心换成了“祂”,而不是“它”。

    这块诡异的石头,有着某种莫名的力量,总是能在无形侵蚀人的意志,便如结以待的蜘蛛,安坐间,耐心的等待着一个又一个落入的猎物。

    便如眼下的苏默,明明已经一再的提高了警惕,但是此刻,他仍是在不知不觉陷入其。眼的清明渐渐变得浑浊起来,那一点灵性便如同风的火烛一般,时而跳跃闪动,似乎下一刻便会彻底熄灭消散。

    而也在此时,他似乎猛地怔了一霎,也正是这一霎,让他那即将消逝的一点灵性猛然大跳了一下,顿时让他从迷离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倘若有镜子的话,他一定会吓一大跳。此刻的他,整个人便如同一只煮熟的虾子,从头到脚热气蒸腾着,全身下也透着一种晶莹如赤晶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只要再多一会儿,或许只是再多几个呼吸的时间,他便很可能想醒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刻的他,单从外表的表象看去,便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某些特征了。便如那皮虞、那从里到外透出的荧光……

    长长的吸了口气,长的如同溺水的人乍一浮出水面时那般。吸气伴随着不断的咳嗽,内腑翻滚绞痛着,如要全散了开一般。

    他满眼惊骇着,努力的咬牙让自己保持着清醒,一边顶着体内如焚烧的痛楚,一边疯狂的扫视着四周的无数个画面。

    便在刚才,他似乎看到了一道影子闪过,离着那石头是那么的接近,以至于让他震惊的甚至断了那种无形的同化,终于得以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如此震惊,却是因为他感觉那影子实在是太过熟悉了。嘉曼!那个老贼秃!他怎的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而且又为什么看去,似乎并没受到那石头的影响?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的,他实在半点也拿捏不准。而此时此刻,他也真心顾不去确定这些了。因为,在清醒过来的一霎那,他分明还看到了一个画面:一片浮冰的世界,一只巨大的白熊仰天嚎叫……

    汤圆!

    他剧烈的喘息着,强忍着才没惊叫出声。他可以确定,那绝对是那只会谄媚、会撒娇、还会阴人的夯货。

    而且,哪怕是隔着一个世界的结界,虽然听不到其的声音,却也能深深的感觉到汤圆那仰天嚎叫的焦灼和恐惧。

    在哪里?在哪里?究竟在哪里?他两眼瞪得直欲要撕裂开也似,一瞬不瞬的以某种超过极限的目力搜索着。

    必须要快!快!再快一点!

    这里的世界因为更靠近那石头,所以密度以达到了惊人的程度。这也同时表明了,各个世界的湮灭几率更大了无数倍。说不定下一刻一眨眼间,汤圆所在的那个世界便永远将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这且不说,还有那个嘉曼!有这老秃驴的地方,无疑将会使局面的变化更平添无数变数。但无论是哪种变数,苏默都确信,那绝不会是自己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便在他眼角开始沁出血来,双目似要瞪爆了的时候,终于再次在无数的纷杂画面,捕捉到了那一片银白。

    狂喜,嘴只是低低的呢喃了一句,下一刻,身子便忽然如同化为一缕淡淡的烟雾,在无数的画面几个飘忽,然后紧接着便是一个闪烁,再出现时,已是置身于一片冰天雪地之。

    “汤圆!”他来不及去欣赏这难得的景,不待彻底落地,便扬声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啊呜!”

    下方,大尾巴熊正满心恐惧的连声嚎叫着,冷不丁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,吼声顿时是一窒,霍的转头看来。紧接着,两只圆圆的熊眼猛地睁大,随即便是一声撒娇般的大叫,两眼含泪的便猛扑过去。

    吓死熊了啊,都说了不要出来了,偏要出来。这一回可好,出来的后果竟然连熊自己都没想到,完全到了一个极度陌生的地方。单调、沉寂、孤茕,那个讨厌的胖子不见了,主人也不见了,似乎整个天地间,便只剩下熊一个了。

    大尾巴熊初时还有些好,可只不过半刻钟后便开始焦躁了。和苏默胖子虽只短短的数日,但它此刻却是那么的想念他们。它忽然觉得孤独,恐惧于孤独,哪怕它曾经只是一个人生活了不知多少千年,但此刻的孤独,却是如此的让他惊惶,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而且,它隐隐有种本能的直觉,这里看似一片静寂,但是却隐藏着莫大的危机。或许下一刻,自己便会无声无息的死去。死亡,对于任何生物都是大恐怖,一如它这般洪荒异种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便在这种惊慌和恐惧的煎熬下,主人忽然从天而降,这让大尾巴熊简直要欢喜的炸了开来。再没有一刻,没有任何语言能描绘它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于是,他惊喜着、委屈着,欢快的向着主人扑去……

    呯!

    预想温暖的怀抱并没有出现,反而是前方忽然一空,紧接着屁股后的一脚却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“笨熊!你想撞死少爷不成!赶紧死过来,风紧扯呼啊!”满脑袋的懵圈,身后的大尾巴忽然被人扯住,随即在一股大力下,便身不由己的跟着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如同猛然冲出了一片水面也似,啵的一声轻响,已是瞬间场景变幻,置身于一片幻的景色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如狂涛骇浪般的狂笑声,让大尾巴熊来不及再去仔细观看那些景,便将它立即震醒过来。下意识的先去寻找主人的踪迹,扭头间,却见主人站在它身旁,只是那脸色,却是说不出的古怪,还有……震骇......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