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7章:祸乱之源
    “二哥?!”

    “是我,苏公子。”

    好歹训完了熊,苏少爷总算是想起还有正事来着。结果待回过头来,一眼看到解下裹头面巾的三骑首领时,不由的恍惚一下,随即失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却不是别个,正是当日随着小公爷徐鹏举一起到过武清的八健卒中的一人,排行在二,便是叫魏二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会在这里,魏壹大哥呢?怎么只有你们三人,其他人呢?”看着魏二和另两个浑身是伤的魏家子弟,苏默瞬时眼睛眯了起来,有某种危险的气息散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魏家子弟面色微变,不由自主的齐齐后退一步,相互对视一眼,都是暗暗惊骇。

    不是听说这位跟自家小公爷一样,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?怎的此刻身上气势,竟是如此霸烈雄浑?天天的,这杀气,简直比之沙场老将也毫不逊色了。

    魏二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异色,不过此时却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。听到苏默问话,脸上神色一暗,叹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当日我等兄弟得了世子之命,带了八百子弟北上。其中,大哥带着我和另三位兄弟一起,引三百人实施祸水之计;而五弟则和另外几位兄弟留在南边,搅乱草原,以策应我等。本来一切还好,都是按计划而走。虽然身处几方势力之间,但一来咱们人少隐蔽,二来咱们兄弟也不是吃素的,倒是没怎么损伤。可是后来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忽然长叹了一声,面上露出悲愤之色,一时间竟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苏默脸色阴沉若水,沉声道:“继续说,出了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魏二深吸口气,点点头,平复了下情绪,这才又继续道:“按照咱们先前定的计划,当几方势力都登场后,咱们便可以将那地儿扔出去了。如此,自然可换得喘息之机,觑机返回南方了。可是……可是谁成想,最后罗刹鬼那边倒是对咱们的逼迫少了许多,但是达延那边,却不知为何,忽然加大了封锁的力度,不许咱们这些人南下。大哥几次带着咱们奔突,都被达延的大军阻住,三百儿郎死伤惨重。最后,便是大哥也受了伤,不得已,只能缩了回来,派我等兄弟轮流出来打探。一来是侦缉消息,二来则是寻找可返回的退路。此番,我带着一伍人出来,不想返途之际,却遇上了罗刹人的骑兵。若不是公子出现,怕是……嘿!”

    “达延?!”苏默眼睛眯了起来,一抹精光瞬即闪过,“可查清楚了,为何达延要阻拦你们?其中还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魏二叹口气,点头道:“据说是因为南边出了什么事儿,整个的全乱了套。不知又从哪里来了数路人马,整日介四下袭杀不休,各处每日都在发生一些小规模的战斗。原本隆冬之际,严寒酷戾,便草原上的人都不敢轻易出门。这种无备之下,无论是亦思马因还是达延那边,都遭到了极大的打击。最后,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挑起的战火,又有人说是罗刹人从中搞的鬼,还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咱们大明。由此一来,最终彻底乱了套。故而,现在无论是亦思马因那边,还是达延这边,又或是罗刹人那边,都各自谨守边防,任何人都不容通过。这才……唉,也不知是哪个天杀的,竟搞出这么一出来。回头休叫某查到,否则定要斩其狗头方消我等之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边又是忿忿一通咒骂。

    苏默和胖子面面相觑,相互对望一眼,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升起。南边出了事儿?嚓的,这该不是说的自己失踪这码子事儿吧。若真如此,那这罪魁祸首,可不正是苏大少爷自己了?

    这么想着,苏默不由干咳了一声,故作镇静的问道:“魏二哥,你所说的南边出了事儿,可知究竟是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魏二呸了一声,恨恨的道:“我若是知道了,哪还会在这里骂,早带着人过去了。啊,对了,我倒是听说公子你似乎跟咱们那边失去了联系,早些时候,五弟那边曾派过来人寻你来着。还有,我家小公爷也来了草原,却是私自逃离府上的,公子日后见到了,还望公子劝说一番,使其速速归家,免得咱们公爷担忧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啊!鹏举也来了?”苏默大吃了一惊,随即心下一阵热流涌动。自己这几个兄弟都是大有身份的,却能为了他这个布衣贫民朋友身涉险地,这番情谊,端的是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只是与此同时,心下也大抵猜到了,所谓的南方有事,多半就是说的自己失踪一事儿了。这位魏二哥不明情况,眼下却只好瞒着他,否则还真说不准,这哥哥会不会拎出刀子来给自己来上一家伙。

    “二哥说魏大哥受了伤,那现在怎么样了,严不严重?还有,咱们三百兄弟现在还剩多少,哎呀,算了,你还是带我过去看看吧,胜却在这空谈。走走,快走!”

    苏少爷心下愧疚,哪里还敢再继续多问,转个话题扯到魏壹头上,拔腿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魏二却哪里知道这货心中所想,只当他心系自己兄弟几个的安危,不由的大是感动。暗思,倒也不枉自己八兄弟此番舍生忘死,也果然不愧是世子真心相交的大哥,这般仁义豪杰,确是值得以生死相交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爷性子也未免太过急躁,眼下这一大帮俘虏呢,又要如何处置?这个问题不解决了,又如何脱得开身?

    当下连忙拦住,下巴一点那边,低声道:“公子,这些人如何处置,总要有个章程吧。”

    苏默一愣,眼光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,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儿来。微一沉吟,转头向他问道:“以魏二哥之意,怎生处置才好?”

    魏二眼中凶光一闪,又再凑近些,才低声道:“公子,双方本是对敌。如今咱们那边却是缺衣少食,怕是养不得这许多人的。而且他们大半身上带伤,这荒山野岭的,也没处去寻郎中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便没再继续说下去,只是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默一眼,便默默的住了嘴。

    苏默心下一凛,不由的暗暗倒吸口冷气。这位魏二哥是个狠人啊,他这么说的意思,其实就是暗示自己,直接将人杀了算完。什么缺衣少食,什么又找不到郎中,怕是那句“荒山野岭”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大明军律,严禁擅杀俘虏。这魏二自身不敢明着犯律,便指望着自己这外来人担这个罪名,倒也是个心有玲珑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了,苏默倒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。多少血淋淋的历史,都验证了慈不掌军的真理。便如魏二所言,现在这个境地,还真就是将这些人一杀了之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。毕竟,这里深入敌后,他们自己也没有补给,根本没能力留下这些俘虏。便是现在不杀,到最后也是饿死病死的结果。

    至于军律,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,一味的拘于桎梏,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军该有的素质。再说了,正如魏二暗示的那样,荒山野岭的,只要他们几个守口如瓶,又有谁能知晓?

    这些道理,在苏默心头只是打个转儿便已想的通透。不过苏默也没立即点头,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一地的俘虏,心中另有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魏二见他不说话,不由的心下有些惴惴。莫不是这位爷终究还是个书生性子,抱着什么孔孟之道,君子之仁?这般想着,忽然暗暗大为后悔自己多嘴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再多言,只默默的站在苏默身后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打扫战场。死了的挖坑埋了,伤了的相互包扎下,嗯,没有伤药就凑合凑合,只要不死就成。”苏默终于开了口,话音一入耳,魏二便是心中咯噔一下,果然啊……

    他暗暗叹气,面上却是躬身领命,不露丝毫颜色。正待去吩咐下去,却听苏默又继续道:“嗯,挑个囫囵的带来见我。魏二哥,这可是笔大买卖,合该咱们发财,也算是给诸位兄弟们补贴补贴。嗯,就这样。”说罢,两手一背,溜溜达达往一边去歇了。

    魏二愣住,这怎么个意思?什么大买卖,又发的哪门子财?这位不是儒门子弟吗,不是说儒门子弟最是不屑商贾,谈起金银之物也都是不屑鄙夷的吗?可这位……

    罢罢罢,想不明白便不想,可不能再随便多话了。一切便都遵照吩咐行事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便是。这么想着,也不再多说,自去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后,便带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罗刹兵过来,往前使劲一推,那络腮胡子趔趄几步便即站稳,脸上露出愤怒屈辱之色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目光落到苏默身边趴伏的汤圆身上,眼中蓦地露出惊恐之意,将那话又死命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唔,你能不能听懂汉话?呃,好吧,英语呢?因各类是?”苏默端坐一块大石上,眯着眼上下打量了这络腮胡子一番,这才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但显然,此时的英语还不是什么世界通用语,络腮胡子完全听不懂。不过好在总有些近似语种差不多,再加上两人连比划带猜的,半响后,倒也可以简单沟通了。

    “约瑟夫,约瑟夫?特里纳尔。”络腮胡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