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8章:卖人
    上等兵约瑟夫失魂落魄的离开了,他被允许放还回去报信。只是他离开时看苏默的眼神,如同看鬼一样。

    同样表情的,还有魏二哥和他的伴当们。看着那个笑嘻嘻端坐在大石上的少年,他总算知道了何谓发财大计了。

    “卖人?”魏二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“公子,这事儿……这事儿靠谱吗?”

    苏默站起身来,拍拍屁股上的尘土,笑眯眯的道:“二哥,拜托,把最后那个吗字去掉成不?放心吧你就,只管等着收银子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您这……”魏二哥急了,“公子,公子,不可啊。咱们只有这五个人,啊,再加上一只熊。倘若对方派出大队人马来,如何应对?又或者罗刹人根本不在乎俘虏的死活,那岂不是……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爷,简直是一调腚一个主意,完全就是天马行空啊。跟那个叫约瑟夫的罗刹人连比划带说了一通,最后竟是要其回去带话,拿钱财来赎回所有的俘虏。扬言,若是不肯便要撕票。

    魏二哥也是醉了,自个儿这是升级成山匪强盗了?还撕票……。好吧,即便是要玩,可你总得靠点谱吧。眼下这边就这么大猫小猫三两只的,单单看着这一大堆的俘虏都心惊胆颤的,还要去招惹人家老窝,勒索对方钱财,这是要作死吗?

    魏二哥表示真心理解不能啊。

    “不管俘虏死活?呵呵。”苏默听魏二哥的担忧后笑了,漫不经心的四下赏看着风景,一边解释道:“二哥有所不知,在西方,嗯,就是大秦、罗刹等地,他们最讲究个贵族范儿。知道什么叫贵族范儿吗?”

    魏二哥闷着一脑门汗不说话,瞪着眼看他。

    苏默也不在意,笑着自顾自道:“所谓贵族范儿,就是他们信奉敌对双方可以在战场上互相杀死对方,但是一旦成为俘虏,则必须按照俘虏相应的身份,给予相应的待遇。并且允许俘虏一方,支付相应的财富来赎回自己。当然了,这大多限于贵族,普通士兵是很难得到这种待遇的。嗯,咱们这一票里,真正的贵族不多,不过他们的那个军团长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男爵大人呢。哦,叫啥来着,对对,吉里耶夫,是吧,是叫这个名儿吧。嗯嗯,去吧,去把这位吉里耶夫上校带过来吧。据说他受伤了,这真是不幸,愿上帝保佑他,阿门。”

    魏二哥听的这个晕啊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跟自己说的沾边儿吗?好吧,貌似有点沾边儿的意思。可重点呢,自己说的重点是己方人少,对方人多,一旦豁出去来围杀,那可就跑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赶紧趁着这个空档,大伙儿撒丫子闪人才是上策,可这位咋就缠夹不清呢?

    有心再说几句,却听苏默一个劲儿的催促,没奈何,只得让人先去带那位吉里耶夫过来,自己酝酿了一下措词,这才又道:“公子,便如公子所言,他们有这种……呃,这种赎回俘虏的习俗。可交易都是产生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的,如今咱们的实力,与对方天差地远了去,如何保证对方肯老老实实的交易?所以还请公子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苏默这次倒是听进去了,转过头来看着他,脸上似笑非笑的,片刻后,点点头笑道:“魏二哥心思细腻,沉稳精明,可为上将军,大善!”

    魏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,善你妹啊善。还上将军呢,你当自个儿是皇帝吗,这随口就来封官许愿的,你敢再逗逼点不?

    只是这话可不好明面上说,毕竟这位爷是自家世子的朋友,这上下尊卑的礼数却是错不得的。所以再多的腹诽,也只能暗藏肚中,唯有脑门上的青筋那是一个劲儿的蹦啊蹦的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苏少爷此刻完全就是在享受装逼的畅快呢。逗逼?苏少爷从不逗逼,凭生只好装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二哥的考量呢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只不过,二哥却是忘了一点啊。”苏少爷抬起手,这个时候最相和的动作,应该是捋一下胡须,再要么就是轻摇两下羽扇的。可惜,羽扇固然没有,胡须也是不见半根,这让苏少爷有些淡淡的遗憾,砸吧砸吧嘴儿,只得悻悻的改为抚弄几下下巴聊以*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忘了哪一点?”魏二哥哪有心思留意苏少爷的遗憾,皱着眉头问道,这种默契的捧哏表现,总算让苏少爷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嗯,这种态度少爷喜欢,可以做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刚才一番对敌,咱们也只是这几人对他们好几十人,但最后结果呢,他们是怎么败的?若换成二哥你,知道了这个情报后,再要来袭的话,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魏二哥愣了下,略一寻思,慨然道:“适才一战,一来是出其不意;二来却是全赖公子身边这只异兽之威。不过此兽固然神骏,却只针对战马有效。若我为敌方统领,再派人来,只要主攻改为步卒,并尽量以弓弩等远程武器为主,再以骑兵散于四周,则可围而歼之。”

    魏二哥不愧为魏国公府家将,三言两语便拟出了最佳方案。苏默频频点头,脸上满是赞赏之意。

    “魏二哥不愧沙场老将,厉害。”他毫不吝啬的大声赞赏,挑起大拇指冲魏二晃了晃,倒是让魏二有些惭惭。

    “二哥刚才也说了,咱们这只有这几人,那若是二哥身为敌方统领,听到这边只有这寥寥四五人,又会派多少人来围杀咱们?嗯,提醒二哥一句,他们可不知咱们这里几人的身份,而对方既然能随便派出这么一支骑兵团,那身份可定然不会低哦。这种情况下,换成二哥的话,将会如何做呢?”说着,冲魏二眨眨眼,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魏二先是不解,只是略一转念,猛然间却是一惊,再抬头看向苏默时,脸上已露出惊佩之色。

    是了,自己刚才全是站在己方的角度考虑问题,完全忽略了对方的心理。

    一个大军团的统领,身边岂能只有一个派系?虽然不知道罗刹人那边的体制制度,但制衡之道,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。任何一个合格的君主,都绝不会放任一支军队完全处于单一的派系之下。这不牵扯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,而是原则!

    既如此,当知道自己这边只有四五人,而之所以战败的原因又是另有缘由,这种情况下,若是为了区区四五个人便轰隆隆派出大队人马来,先不说有没有那个必要,便单只是脸面上就丢不起那人啊。

    所以说,最可能的情况便是,对方肯定是会派人来,但最多不会超过百人。甚至,极可能连上次的数量都不及。否则,那真是自曝其短、示敌以弱了。

    而若当真如此,那自己所担忧的情况,就完全是多虑了。对方不明白这里面的蹊跷,但他却是深知眼前这两人一熊的本事。且不说这位苏公子,便单只那位胖爷,还有那只懒洋洋的,看上去跟只狗狗似的怪熊,怕是只它一个,便足以横扫百人了。

    这位苏公子不愧为天才之称,只在这短短的功夫,便能如此精细的抓住人心,其心思之深、之细,回过头来再想,真真是细思恐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魏二不由的轻叹口气,躬身抱拳一揖,由衷的道:“公子精细,魏二佩服。”

    苏默哈哈大笑,心中实是得意不已。待要挥袖来上句装逼之语,只是一挥之下,不免又是一僵。郁闷个天的,哪有袖子啊,这你妹的,几个月的秘境生涯,早跟个野人差不多了。挥袖?想多了,还是老实的挥兽皮吧。

    “嗯,二哥,我的意思你都明白了,不过该做的准备也不能不做。你这样,嗯嗯,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……”他示意魏二靠近,就着他耳边低声吩咐了起来。

    魏二初时不在意,只是越听越是心惊。到得最后,一张脸已是煞白煞白的,看向苏默的眼神也跟看鬼一样了。心中暗暗告诫自己,日后得罪谁也千万别得罪这位主儿。天天的,这得是损到了何等天怒人怨的地步,才能想到的令人发指的计策啊?狠,太狠了!

    他游离着眼神,紧紧抿着嘴唇转身去了。不出几步,正跟押着那位瘸了一条腿的哥萨克骑兵团团长吉里耶夫交错而过,不由的再看向这位对手时,那眼神便下意识的带上了几分同情怜悯之色。

    吉里耶夫这个纳闷啊,完全搞不懂这个东方人眼中的含义。只是直觉的让他有种毛毛的感觉:这个东方人的眼神何以如此怪异?怎么感觉上,竟像是自己离家时,自己的甜心看向自己的目光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的猛然一惊,刹那间脸色大变起来。难道说,这些古怪的东方人竟然……

    他心中想到了某种可能,顿时不由的浑身不自在起来。胃中也是一阵的翻腾,双腿使劲的夹了又夹。

    天好冷啊,菊花都似感到了寒意,颤颤的缩了又缩……

    “吉里耶夫上校同志?啊哈,我仰慕你很久了,来来来,且随我找个清静的地儿,咱们谈谈天、说说地,畅谈一下人生,憧憬一下梦想。我想,我们一定会找到共同语言的,请相信我,一定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当忐忑不安的吉里耶夫被带到了某人面前,听着这个一脸假笑的东方少年说出的话后,那股不安终于彻底转成绝望,一颗心直往无底深渊落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