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1章:赎金风暴(一)
    “一匹马、一袋粮、一两金?!见鬼,他是疯的吗?贪婪而可耻的明人,他怎么敢?!怎么敢?!”

    罗斯军团大营中,此次南征大军的最高指挥官,伊诺?普利策?柴可夫斯基侯爵一掌狠狠拍在面前的桌案上,暴跳如雷的嘶吼着。原本就带着些酒红色的面孔,更是紫涨的如欲要滴出血来一般。

    站在下面的约瑟夫低着头,面色古怪,偷眼觑着上面正走来走去,如同一只咆哮的野兽一般的侯爵大人,嘴唇嗫嚅着,将想要说的话又再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暴怒下的侯爵大人太可怕了,他很担心自己继续说下去的话,很可能会被侯爵大人给直接拉下去咔嚓了。这没死在敌人手中,却因为回来报信,触怒了侯爵大人而被处死,那可就实在太冤了。

    可是,要是不说的话……他犹疑着,脸色愈发的苍白了起来。那个可耻的东方人临行前说的话犹在耳边,让他想想就不由的心中发毛: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,或者你没如实回报的话,那我将扒光他们每一个人,拔掉他们全身的毛,并割掉丁丁塞到他们的嘴里……

    激灵灵打个冷颤,约瑟夫又有了种想要呕吐的感觉。罢了,听天由命吧。否则,若是因为自己的胆怯而不如实回报,一旦真要发生那种事儿,整个罗斯军团和侯爵大人的脸面都将一点儿不剩。而这种耻辱一旦传回莫斯科,怕是自己就算暂时逃脱了,也一定会被侯爵大人的家族追杀到死吧,果然会的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悲哀的叹口气。然后闭上眼,也不再看上面还在怒吼的侯爵,猛的提起大声道:“尊敬的侯爵阁下,那个东方人说了,这只是最普通的士兵的价钱。而要想赎回吉里耶夫上校,就必须先完成普通士兵的交易。他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吧啦吧啦,豁出去的约瑟夫一口气将所有的消息,不管不顾的全部倒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而当然说完,等待良久的意料中的暴怒,却并没有来临。反而,四周似乎出奇的安静,这是怎么回事?莫非侯爵大人转了性了?

    他疑惑的睁看眼睛,但是刚一睁开眼睛,就对上了一双腥红血色的眼睛,那眼睛中满是狠戾狰狞之色,如同要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。而这双眼睛的主人,正是伊诺侯爵大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侯爵大人神态似乎有些古怪,脸上似笑非笑,面色不再紫涨紫涨的了,而是透着股青气。唔,如果眼角、嘴角没有血迹的话,约瑟夫甚至会幻想下,侯爵大人会不会邀请他共进午餐了。

    唉哟,眼角嘴角的血……,这分明是侯爵大人快要气疯了的前兆啊,约瑟夫忽然反应了过来,满腔幻想霎时间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死!死!死!我一定要杀了他,一定要杀了他!来人,来人,给我点起所有人马,碾碎他们!碾碎他们!”

    呯的一声,那张被拍了无数巴掌的桌案,终于没能挨过这一次,被彻底抓狂的侯爵大人一脚踢翻,随即拔出佩剑胡乱劈砍着,大声吩咐起来。

    约瑟夫吓的簌簌而抖,努力的将自己往后缩去,如果他也是穿越众,现在一定会大念咒语:你看不见我,你看不见我……

    可惜,怕什么来什么,随着侯爵大人的嘶吼大叫下令,外面有卫兵大声答应着。屋中,侯爵大人的目光终于落到了约瑟夫身上。

    那眼神疯狂而暴虐,一刹那间,约瑟夫有种错觉,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人类,而是一只亘古洪荒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你,该死的!为什么你还活着?你们可耻的失败,玷污了莫斯科的荣耀,玷污了伟大的陛下的荣光。你们都是罪人,都该以死亡去洗刷这份耻辱。可你没有,你不但可耻的逃了回来,而且还带来了敌人对我的羞辱。你,上等兵,你该死!”说着,他猛的举起手中的剑,毫不留情的便要刺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公平!”约瑟夫大叫着,急急向后躲去,慌张之余脚下一拌,已是仰身向后跌去。

    完了!这一刻,他心中不由绝望。眼角余光中,眼见侯爵满面狰狞的再次追了过来,他不由深深的哀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够了!伊诺阁下!”

    就在这生死关头,忽然大帐门帘一挑,一个人影大步迈了进来。随即,锵的一声长剑出鞘之音响起,只在身前轻轻一挥,划出道耀目的寒光,生生阻住了侯爵的进击。

    “坎帕尔阁下!”约瑟夫死里逃生,惊恐绝望的目光一看到来人,不由惊喜的脱口呼道。

    坎帕尔?伊万诺维奇,此次南征军的第二指挥官、特维尔的拥有者和掌控者、莫斯科公国的顶尖伯爵大人。

    据说,他还是那位刚刚遭到驱逐的索菲亚公主的友人,以及被监禁中的瓦西里殿下的老师。有这位高贵的伯爵大人在,看来自己这条小命终于是能保住了。

    约瑟夫激动的泪流满面,翻身爬起来,恭敬的深施一礼,颤声道:“坎帕尔阁下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坎帕尔!你要阻止我?!”侯爵怒不可遏的叫道,手中的细剑抬起,指着来人。

    坎帕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随即回过头来看向约瑟夫,脸上换成一副温和的面孔,微笑道:“好了,上等兵,你下去吧。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,接下来的事儿,就交给我们吧。去吧去吧,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大喜,再次深施一礼,这才慢慢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帐中,坎帕尔和伊诺两人针锋相对,冷冷的互相望着对方,目光在空中无形的交锋,似乎隐隐有金铁交鸣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阁下,将不应因怒兴兵,您身为一位杰出的将军,应该明白这一点的。”良久,坎帕尔首先打破寂静,张口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伊诺侯爵冷冷的看着他,半响,才缓缓的收回了佩剑。哼了一声,转身走到座前,一脚踢开塌了的桌案,铁青着脸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番缓冲,他此时也已经冷静了下来。而且当着这一位特维尔伯爵的面,也由不得他恣意妄为了。否则,一旦此人从中弄鬼,必将陷自己与被动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国内因为大公继承人之争,早已暗流激荡,各方势力都在动用一切力量博弈,一旦他被人抓住把柄,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,他可不想因此把自己葬送进去。

    “那些贪婪而狂妄的东方人,他们侮辱了我,侮辱了莫斯科的荣光。”他冷冷的开口道。“我认为必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,不然何以回去面对国人、向陛下交代?”

    “那么,那些士兵呢?怎么办?小伙子们已经尽力了,他们不该被抛弃。如果仅仅是因为你的怒火,就无情的抛弃了他们,又不知阁下回去后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坎帕尔毫不犹豫的反驳道。随后,眼底蓦地闪过一抹讥讽,又道:“更何况,别忘了,里面还有吉里耶夫上校,公国的一位堂堂的男爵,真正的贵族。如果他真的出了事儿,试问阁下可做好了接受尼古拉家族怒火的准备吗?莫非,阁下是准备挑起整个贵族阶层的内斗吗?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伊诺侯爵猛的一窒,面孔瞬间变得铁青,放在扶手的双拳蓦地紧紧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依阁下的意思,我们便该罔顾莫斯科的荣耀,屈辱的屈从于那些东方人的敲诈了?这种有失国体的责任又由谁来负?你,还是我?”他憋了口气,半响才冷然问道。

    坎帕尔忽然笑了,自顾从旁边扶起一张椅子,老神在在的坐了下去,这才摇头道:“阁下怕不是误会了吧。我何时说过要妥协来着?只不过,我认为应该用更周全的办法来挽回,而不是莽撞的一头撞过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伊诺侯爵被顶的胸口一闷,怒目瞪着他咬牙。半响,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淡然道:“哦,不知坎帕尔阁下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坎帕尔微笑着摊摊手,耸肩道:“抱歉,指挥官阁下,我只是顺位第二指挥的职责而已。您应当知道,我是检典官,如何指挥军队作战,并且取得胜利并不是我的职责,那应该是您的责任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伊诺简直要气疯了,怒目瞪着眼前这个可耻的家伙,先前开裂的眼角又有撕开的征兆了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你他大爷的在这多什么嘴,放的什么屁?!收买人心你倒是冲的快,可一旦说到正事儿了,你他大爷的却可耻的缩了,完全不负责任的来了句不关你事?该死的猪猡!简直欺人太甚!

    似乎是知道他心中所想,在他即将爆发之前,坎帕尔温文尔雅的笑笑,先声道:“您该不是怪我多嘴吧,您应该知道的啊,我这所谓的第二指挥官、检典官的职责,本就是拾遗补缺、劝谏进言的啊。若是感到了不妥而不出声,那才是真的失职了啊。当然,若是因此令的阁下您有所不快,那么我愿意向您致歉。”说着,他站起身来,彬彬有礼的向伊诺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伊诺扶在椅子上的手不由微微颤抖着,看着身前这个一脸假模假样的家伙,恨不得在那张可恶的脸上狠狠的来上一拳。只是这种想法毕竟只能是想法,除非他想彻底双方撕破脸。

    他微微闭上眼,努力压制着胸中的怒火,面上却是一言不发。而坎帕尔也不着急,就那么微微躬着身子,保持着施礼的姿态。微昂的头颅斜斜的对着他,脸上虽在笑,笑容中那不屑嘲弄之意,却是再也不遮掩半分。

    大帐中忽然静寂下来。良久,伊诺慢慢睁开眼睛,直直的看着坎帕尔,点了点头的同时微微抬手,竟是彻底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坎帕尔心中微微皱眉,直起身子重新坐下的同时,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升起。而下一刻,伊诺冷然吐出的一句话,终于验证了这种预感。

    “那么,第二指挥官、检典官,尊敬的特维尔伯爵阁下,我,伊诺?普利策?柴可夫斯基,以军团第一指挥官的身份命令你,担任本次和东方人的谈判使者,希望你能不辱使命,安然无恙的接回我们勇敢的士兵,并且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