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2章:赎金风暴(二)
    北风撒着欢儿的奔过大地,却徒劳的没有从地面上带起哪怕一丁点儿尘土。隆冬的寒冷,早已将大地冻的结实,彻底变为了冻土。

    坎帕尔骑在马上,脸色略有些阴沉。和伊诺侯爵的一番交锋,开始他取得了短暂的优势后,随着最后的这一个命令,让他再没了好心情。

    让自己来当这个联络使者,达成目的了自然是他伊诺侯爵的功劳,自然士兵们的爱戴和欢呼也只会属于他;

    而若是达不成,那么毕将所有的罪责都将由他这个谈判使者承担。届时,不但自己要面对士兵们的怨恨,便是回到莫斯科,正面承受那些个贵族们指责的人,也只能是他坎帕尔。

    这是正大光明的阳谋,赤果果的以势压人啊。自己这个第二指挥官,先天上就矮了伊诺侯爵这个第一指挥官一头。尤其是军令,他便再有万般能耐,却也只能屈辱的服从。否则,不必等到回去莫斯科,伊诺甚至敢直接以抗命之罪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嘿,怕是他巴不得自己拒绝吧。想起之前在大帐中,当自己咬牙接过了命令时,伊诺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失望,坎帕尔微微咬牙想着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过,坎帕尔紧了紧身上的大氅,将自己尽量包裹的严实些。抬头看看四周,这次随他一起的谈判队伍不过只有七八个人而已。都是护卫,嗯,还要再加上一个约瑟夫,那个回来报信的上等兵。

    这个可怜的家伙,大概还以为自己彻底逃脱了吧,却没想到又被抓了差。记得当时找到他时,他那愕然的脸色,坎帕尔忽然感觉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嘿,上等兵。”他转头看着跟在旁边,显得有些垂头丧气的约瑟夫喊道。

    约瑟夫一个激灵,下意识的挺胸回道:“是的阁下,听从您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坎帕尔眼底笑意更浓,摆摆手温和的道:“放松,放松,孩子。嗯,你是叫……”

    约瑟夫目不斜视,大声道:“约瑟夫,阁下,我叫约瑟夫?特里纳尔,随时为您效劳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约瑟夫?特里纳尔。”坎帕尔笑着点点头,“那么,特里纳尔先生,你能再跟我描述一下那场……呃,不幸的遭遇战吗?细节,我想听细节,每一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喔,尊敬的阁下,您叫我约瑟夫就好。”年轻的上等兵显然有些羞涩,微微不安的说道。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上等兵,和眼前这位特维尔伯爵的地位实在是天差地远了去。让这么一位阁下称呼自己先生,约瑟夫感到自己的小心肝儿实在是承受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坎帕尔好笑的看看他,点头道:“那么,如你所愿,约瑟夫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这才放松下来,略微想了想后开口道:“我们当时正在吉里耶夫上校的带领下,追击几个偶然发现的探子……”他仔细的回忆着,一点一点的描述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明人,是的,我确定他们是明人。虽然只有两个人,哦,还带着一只白色的熊,呃,或许那不是熊,应该是狗,哦,不不不,也不是狗……天呐,我不知该怎么称呼那个动物,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物种。很大,巨大,也很恐怖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汤圆时,约瑟夫的脸上明显露出惊恐之色,眼中的惊悸毫不遮掩的表露无遗,以至于连身子都在不可自抑的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汤圆那如同魔兽般的吼叫,那接连颤抖着跪倒的战马,还有那如同巨人拍打婴孩般的轻松虐杀,似乎在这一刻又展现在了面前,如同噩梦一般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两个明人中,只有一个出了手,很凌厉,单对单的话,我想我们中没有一个人会是他的对手。但是我们并不惧怕,我们是勇敢的哥萨克战士,从不会惧怕战斗,哪怕是面对着再强大的敌人。”说到这里,上等兵挺了挺胸,骄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那份骄傲迅速褪了去,颓然道:“当然,面对着魔兽除外。阁下,我们不是胆小鬼,不是逃兵,可是当面对着非人类,一只可怕的魔兽时,所谓的胆怯和恐惧,不应该成为我们的耻辱,对吗阁下?”他喃喃的说道,最后一句却是向着伯爵问道,脸上有着希冀的光泽。

    坎帕尔挑了挑眉头,毫不犹豫的重重点头道:“是的,约瑟夫,是的,你们都是勇敢的棒小伙子,是最好的战士,这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便神采飞扬起来,眼中露出浓浓的感激之色。低下头,掩饰着擦了擦眼角,继续道:“那魔兽只是吼叫了两声,我们所有的战马都吓坏了,它们颤抖着跪倒下去,或者惊叫着四散逃开,我们措手不及之下,根本来不及收拢,也收拢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沉的讲述着,既不夸张也不掩饰,将那场耻辱而又莫名其妙的战斗,一点一滴的描述开来。

    坎帕尔静静的听着,眉头越皱越紧。与约瑟夫不同,他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重点:那个坐在魔兽身上的明人!那个人,才是主导。

    这从那人一露面便能让所有人服从于他,并且其后的一切安排,似乎也都是出于那人的手笔就能看出来。那么,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家伙,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来到这鞑靼的草原上已经两个多月了,虽然罗斯军团大多都是在和那个黄金家族的后裔战斗,但是明人也有过几次接触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几个据说是发现了成吉思汗陵墓的人,已经确认也是明人,而不是什么鞑靼人。

    在鞑靼人的大后方,纵横千里之阔的草原深处,偏偏发现了成吉思汗陵的不是鞑靼人自己,而是几个明人,这本身就透着些许诡异。如今,又忽然冒出这么个带着一只恐怖异兽的明人,这其中,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……

    他默默的思索着,一直到约瑟夫讲完了都没察觉。直到老半天后,才猛然省悟过来,歉然的看了眼不时抬头担心的觑窥自己的约瑟夫,伸手过去拍拍他肩膀,笑道:“好了,谢谢你,约瑟夫。我想,该了解的我都了解了。嗯,放心吧,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我会带着咱们的小伙子们回家的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约瑟夫便重重的点点头,眼中望向他的神色更崇敬了几分,这让坎帕尔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那个明人吗……坎帕尔抬头遥遥望向远方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蓝色的瞳仁中,似乎有精芒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山谷中。

    “启禀公子,罗刹人的使者来了,现在离此最多不过五十里。”胖子身形轻盈的跃了过来,大声向苏默禀报着。

    他们总共就六个人,三个士卒再看着那一堆俘虏,魏二哥亲自看守着吉里耶夫。没奈何,只有让胖爷亲自充当斥候了。不过胖爷显然很喜欢这份工作,干的是兴致勃勃,一举一动倒是颇有几分军中的气息。

    苏默懒洋洋的靠在汤圆柔软的身上,闻言抬眼看看他,笑眯眯的点头道:“胖啊,干的不错。唔,看你似乎很喜欢这份职业啊,要不要少爷帮你打点下,索性便入了这军中,也不负你一身所学?”

    胖子遭到表扬了,咧着嘴很有些得意,似乎有那么一霎那的意动,但却随后又摇摇头,道:“还是不了,当兵厮杀虽然过瘾,但哪有跟着少爷成仙快活?小的可不傻,不干不干。”

    苏默皱眉点点头,若有所思的叹道:“也罢,就你这吃货,不管跟了谁手下,怕是不等开战立功,人家军粮就要支撑不住了,还是别去祸害人了。”

    胖爷一脸的笑顿时僵住,半响,烟着脸闷声道:“后面的话都是多余,毫无意义!您还是说说,接下来咋办吧。”

    苏默诧异的扬扬眉头:“什么咋办?”

    胖爷就噎住了,深吸了口气,又道:“罗刹人来了啊,咱就这么干等着?”

    苏默看傻子似得看看他,砸吧了下嘴道:“不是咱,是我,是少爷我就在这儿等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胖爷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试探着道:“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?你当然是继续去哨探了。你该不会以为,这些老毛子真那么老实,会乖乖的按咱们的要求来交赎金吧。往后面继续去查,我料他们肯定有后手。你啊,唉,这智商真让人捉急。”苏少爷怒其不争的哀叹着。

    胖爷好悬没给噎死,刚才还夸自己干的不错来着,合着这一转眼,自己智商又有问题了。我说,咱还能好好聊天不?你这明明是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后嘛,太可耻了!

    很可惜,苏少爷明显并不在乎可不可耻的问题,毫不客气的挥手便将他打发了。

    胖子带着一肚子的怨气,只得又顶风冒雪的出去了。等他一走,苏默便翻身坐起来,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,翻身爬上汤圆背上,指挥着汤圆往后面绕去。

    山谷背风处,搭了个简易的小帐篷,与那些普通士兵俘虏不同,吉里耶夫总算是得到了较为体面的待遇,被看押在这里。

    正蹲在门口摆弄着一个小火堆的魏二,看到苏默骑着汤圆过来,连忙站起来相迎。

    苏默摆摆手,翻身下来,走到帐篷口探头往里看了看,却见吉里耶夫双手双腿都被绑住,蜷缩在一块兽皮上。听到门口动静,仰头看过来,正对上苏默的双眸,顿时不由的露出惊怒交加的眼神,大声的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,脸上满是嫌恶的神气,怒道:“喊毛喊毛!你妹的,给你脸了是吧,这么不识抬举,那成,咱换一种方式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理会还在大喊大叫的吉里耶夫,缩回头来对魏二哥吩咐道:“二哥,你这样,嗯嗯,对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魏二哥一脸的古怪,点着头应了,转身而去。不多会儿,山谷中便又竖起一根高高的大木桩,木桩最高处,吉里耶夫被绑的如同捆了四蹄儿待宰的猪一样,被拉扯着升了上去。

    随着越升越高,更猛烈的大风吹过,吉里耶夫连喊叫的声儿都发不出来了。然而下一刻,他的双眼猛然发出炽烈的光泽,死命的望向远方某处,嘴中呜呜着涕泗横流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