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1章:汇合
    不去说坎帕尔和吉里耶夫二人历尽千辛万苦回去后引发的波澜,苏默和魏二哥等人却是足足走了两天,才终于到达魏壹等人的藏身处。

    魏壹等人藏身处并不在南,却在更北一点的一处山谷中。

    苏默他们带着大队的马队而来,离着还有十余里之遥,便早已惊动了里面派出来的哨探。

    数月来的生死搏杀,让这些铁血汉子早已筋疲力尽,但仍是在第一时间,所有还能动的人都抓起了刀枪,挣扎着从各个藏身处钻了出来。便是连腿上受了重伤的魏壹,也拄着一杆大枪站到了栖身的山洞口,面色如铁的遥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衣衫褴褛,手中甚至连兵刃都不齐全,很多人只是拎着些削尖的木棒竹刀之类的。这就是苏默过来后,第一眼所见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魏大哥!”苏默老远下马,几步抢了过来,一把扶住魏壹的手臂,语声中不觉带上了几分酸楚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,真的是你?!好好,没事就好。”魏壹也是满脸激动,连连上下打量着苏默,颤颤着嘴唇不停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小弟奉命外出哨探,特来交令。”旁边魏二上前一步,冲着魏壹行礼,恭敬的回禀。口中虽以兄弟相称,却极是严格的恪守军中礼节。

    魏壹转头看看他,眼底闪过一抹,点点头,温声道:“二弟辛苦了。”说罢,侧身向里一让,对苏默笑道:“公子,请里面说话。”说着,又对旁边的胖子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几人鱼贯而入,汤圆却在苏默的指挥下守在洞口外。长尾巴熊懊恼的抬头看看那窄小的洞口,低吼一声,只得垂头丧气的在洞外趴伏下来。

    洞中,苏默亲自扶着魏壹在一处干草堆上坐了,又将胖子递过来的一件厚毡大衣给他披上,这才在一旁挨着坐下。

    侧耳听着外面士卒们兴奋的欢呼声,魏壹脸上露出几分欣慰,冲着苏默拱手道:“苏公子,这数月来您去了哪里?可知道为了您的失踪,整个草原都乱成一团了?还有,外面那些马和物资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默苦笑着摇摇头,叹道:“说来话长了,实是一言难尽啊。”叹罢,便将嘉曼如何突然现身,如何追着自己和胖子两人逃到沙漠之中,又如何莫名其妙的被沙暴摄进那处诡异的秘境中,等等等等和盘而出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关于神石的事儿,却是一带而过。他隐隐的感觉到,这神石关系重大,似乎是所有事儿的源头。而且这玩意儿实在太过匪夷所思,便他自己都解释不清。所以,干脆就不去多言了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也听的魏壹和魏二两兄弟瞠目结舌,一脸的震骇莫名。

    秘境、漂浮的小世界碎片、死亡沙虫、诡异的沙暴,这种种种种,莫不颠覆了两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如果换个地方换个人来说,他们怕是都只会当个故事听。可是出自苏默之口,又亲眼看到了汤圆这种存在,实在让他们不想信都不可得了。

    与此相比,后面遇上魏二,设计敲诈罗斯,捉放坎帕尔和吉里耶夫这些事儿,便显得不那么引人注目了。

    山洞中一片静寂,魏氏兄弟俱皆面色呆滞,脑海沉浸在那些神秘梦幻的描述中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苏默也不催促,他知道,这些事儿对常人来讲,不啻于凡人遇仙一般,两人此时的状态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良久,还是魏壹身为大哥,果然心性更加沉稳些。长长的吐出一口大气,又是羡慕又是慨叹的说道:“苏公子之际遇,委实……委实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着两个委实,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描述,最终只能唏嘘着叹口气,发出几声啧啧感叹。

    苏默心中暗叹,你但知我此番际遇之奇,却不知其中几次险死还生,遇上了何等大恐怖。若是可能的话,自己真是宁可不去见识这些奇幻之事才好。说到奇幻,还有什么能比自己穿越时空,从数百年后到了这个大明时空更加奇幻的?

    只是这话却只能在心中腹诽,又哪里敢放到明面上说?这古大明虽然不会有人来抓他去切片,可若是一旦被人当成是妖魔鬼怪的话,浸猪笼火刑柱什么的怕是跑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弟的事儿便是这样,也实在是无可奈何。倒是魏大哥方才说的因小弟之事,引的草原大乱是怎么回事儿?”说着,奇怪的看了旁边的魏二一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几天前他和魏二相遇后,似乎魏二并不知道自己失踪一事。他当时还以为是草原广大,消息闭塞之故。可现在听魏壹这么一说,竟好似早已知晓了此事,却不知其中又有什么蹊跷。

    魏二见他望过来的目光,心中明白,不由苦笑摇头道:“苏公子,在下并未有任何隐瞒,实是真的不知。大哥,你这却是什么时候得来的消息?唉哟,莫不是老三和老四回来了?”

    魏壹笑着点点头,冲苏默歉然道:“苏公子莫错怪了二弟,他当日临去之时,我那三弟和四弟也是刚出发不久,直到昨日才返回。故而,在下才能知晓公子失踪以及之后的变化。我家二弟,却是一直在外,确是真的不知。”

    苏默恍然,又再追问起之前的问题。魏壹点点头,叹道:“也罢,与其在下传话,倒不如让三弟四弟来说更明确些。”说着,大声招呼了一句,让人去后面另一处山洞中,将魏三魏四两人喊来。

    “我那两位兄弟昨夜才回,一路上几番厮杀,如今却仍在沉睡未醒,还请公子稍候片刻。”他吩咐完喊人,这才转头对苏默歉然道。

    苏默唉哟了一声,连忙跳起身拦住那要去传令的士卒,转头对魏壹不乐道:“魏大哥这是拿我当外人吗?既然三哥四哥需要休息,那便不要去打扰的好。便请魏大哥先为我大体说一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魏壹眼底闪过一抹暖意,他们虽然是魏国公的心腹,但名义上仍是魏国公府的奴仆。这个时代,上下等级森严,主人但有所命,别说奴仆累了,只要是没当场死了,便还有一口气也得先顾着主人的意志。

    如苏默这般,能体谅他们的劳苦,宁可耐心等待也要让他们休息的体贴,委实是极为难得的。

    “如此,多谢公子体谅。便由壹大致转达一下吧。”他抱拳郑重的谢过,这才欲待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苏默点点头,欣然在一旁重新坐下,对于地上冰冷杂乱却是半点也不在乎,这让魏壹又是心中多出几分感叹。和这位相比,自家那位世子,实在是相差太远。便别的不说,单只这随性自然、不拘小节之处,便已然胜过良多了。也怪不得连老公爷,都会对其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已是将得来的消息缓缓说了起来。这一番说,足足说了半个时辰,才将所有的事儿大体说完。

    原来,当日苏默被追的落荒而逃后,众人一时群龙无首,幸得程妹妹极是赶到,毫不犹豫的摆出少夫人的架势,迅速将局势稳住。

    将各方稳住后,程月仙一边仍派出几路探马搜寻苏默下落,一边使人往达延汗处联络大明使团。又使人往宣府、大同等地调集人手,并通过恩盟的商人联系东北的朵颜三卫,共同派出人手协助查察苏默行踪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是以商人身份联系朵颜三卫,而不是通过官方正规渠道,其中含义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苏默听到这里,心中又是赞叹又是别扭。这媳妇儿果然精明过人,自己当时只是大体提了几句,她便能从中分析出种种利弊,干脆直接绕过朝廷,擅自与朵颜三卫联系,这份胆大心细,实在胜却无数男儿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毕竟她父亲可是朝廷三品大员。她所行之事,一旦被有心人查知,对程敏政而言怕是有难了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是坑爹?女儿外向,有了情郎忘了爹啊。所以说,坚决不能养闺女啊,太坑了!

    这却是苏默错怪了程妹妹了。程妹妹之所以如此做,固然是苏默所想的一方面,但更是另有一桩大事发生,让程妹妹不得不更小心些。而且,她隐在幕后,派出的又只是商贾,便是被查到也自有话说,也绝不会查到她身上。那么,只要查不到她头上,又怎会牵扯到自己父亲身上?

    苏老师所谓的为了情郎坑了爹,好吧,实在是有些自作多情,想多了。

    话题远了,扯回来说。

    这几路人马分派出去后,第一个反馈回来的消息却是来自达延汗那边。

    大明使团果然已经抵达了汗帐。做为使团正使,于冕便再如何拖延,也不能无限制的拖延下去了。最后,只得硬着头皮,先以钦命为要。

    据探子回报,大明使团进了汗帐后,似乎并无任何建树。没听说双方有什么谈判启动不说,甚至连亦不刺的代表方似乎也没出现。

    探子本欲尝试潜进去,主动联系下使团之人,却发现一时半会儿的,竟无法找到使团的人。便似整个使团一进入汗帐,便彻底消失了踪迹一般。

    程妹妹得了这个消息后,思索了一夜后,第二天出账忽然下达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命令:命令大部向亦不刺部方向集结,做出一副严密防守姿态。

    防备亦不刺?这是如何说起?!

    亦不刺部是倾向于大明的啊,或者确切点说,是欲要倒向亦思马因那边的啊。这次的事儿,本就是因为达延汗欲要攻伐其部,其部才向大明求援的,说起来,怎么也是跟大明暂时是一伙的吧。可如今怎么倒似把他们当敌人了?

    所有人都满心迷茫不解,但是在程妹妹的强制手腕下,又有张悦等人帮衬,大伙儿也只能无奈接受。

    可就在众人调动之时,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,让众人更加懵逼了:亦不刺部和朵颜三卫打起来了!

    原因?原因据说是暗中收了达延汗的好处,悍然攻击了亦不刺部的一个部落,将整个部落劫掠一空,所以他们这是要复仇去。

    而朵颜三卫也传出话来,说是他们发现了一个一直寻找的族人,正是被亦不刺部暗害了,他们不过是去查问而已。而对方不但不肯说实话,还首先发起攻击,这才导致了两下里的交战。而即便如此,也并没有什么屠族一事,而是稍触即离,之后那个部落便自己逃走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下里各说各理,最终引发了这一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