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5章:耻辱者坎帕尔
    第485章:耻辱者坎帕尔

    “耻辱!耻辱!这是公国之耻!”罗斯军团大营,伊诺侯爵暴跳如雷的来回踱步,指着下面的坎帕尔怒吼着。请大家搜索(品%书¥¥网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“坎帕尔阁下,你的所作所为,使公国蒙受了巨大的耻辱,使得陛下的荣耀蒙羞!你知道吗,你的行为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困扰?哦不不,不只是困扰,你这是资敌!**裸的资敌!你应该被绞死!是的,绞死…….”他红着眼睛,不惮用最恶毒的话语攻击着。

    坎帕尔不屑的看着他,眼满满的全是悲哀。这个愚蠢的家伙,除了会像个蛮牛一样横冲直撞,还会什么?这种满脑子肌肉的蠢货,又怎么可能是那些狡猾歹毒的东方人的对手?

    自己也是昏了头,竟然还想着先回来跟他打招呼提醒他小心。真是太可笑了,以他的智慧,怎么可能明白这其的诡谲机谋?

    “伊诺阁下,恕我冒犯,我想我有必要提醒您,作为一个指挥官,您现在的言行实在太不适合了。还有,您可能还没听明白我的话,小心那些鞑靼人,他们在谋划着…….”

    坎帕尔满是讥讽的想着,但是既然回来了,总还是想着做最后的努力。只是可惜,不等他说完,便被伊诺再次粗暴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不不不,坎帕尔,你怎么还有脸跟我说话?收起你那套可笑的说词吧。什么鞑靼人暗勾结,欲要图谋我莫斯科公国,你不觉得太离谱了吗?他们凭什么?凭那些简陋到近乎原始社会的武器?还是说他们有什么天神相助,派来了什么巨大的白熊?天呐,我简直不敢相信,我竟会和你这样愚昧的人共事。帝保佑,你没有直接回莫斯科去传播这些言语,否则我都要跟着你被人讥笑了。”伊诺侯爵无情的讥讽着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吉里耶夫男爵先一步回去,将这个消息带给陛下了。”坎帕尔冷冷的一句话,顿时让伊诺傻了眼。

    伊诺愣了一下,但随即如同被针扎了屁股般的跳了起来,满脸涨红的指着坎帕尔,刚要说些什么,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将他的话给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伊诺暴怒喝道。这个关头被人打断,让他有种便秘的感觉,实在太令人愤怒了。

    “阁下,有……有紧急军情……”传令兵推门进来,感受到侯爵大人那欲要杀人的眼神,紧张的好悬没瘫倒下去。只是又不敢耽误军情,只得咬牙期期艾艾的勉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紧急军情?哦,天呐,看啊,我都遇到了什么?这种天气,我可爱的手下来报告我,有紧急军情。那么好吧,让我们来听一听,究竟是多么紧急的军情。说吧,等兵先生,说说那紧急的军情吧。”伊诺侯爵咬牙切齿的说道,在“紧急”二字着重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传令兵脸儿都白了,求救似的看了旁边的坎帕尔一眼。帝作证,如果不是知道有这位仁慈的特维尔伯爵在,再加真是军情紧急,便打死传令兵也不敢这个时候冒然冲进来。要知道,哪怕是隔着厚厚的一扇门,侯爵大人那可怕的怒吼声也清晰的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整个军团的人都知道,一旦侯爵大人暴怒的时候,那可真是会杀人的!

    坎帕尔果然没有让传令兵失望,他皱着眉头看向伊诺,冷声道:“阁下,我有必要再次提醒您,作为一个指挥官,您现在的状态很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是吗,典监官阁下,我该说声谢谢吗?”伊诺听到坎帕尔出声,顿时眼睛又竖了起来。但是总算是顾及起贵族的风度,一句满含嘲讽的话出口后,随即深深的吸口气,目光移向传令兵冷冷的道:“那么,请说吧士兵,我在听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颤声道:“我们发现了敌情,有大批的骑兵向我方快速推进,目前离此大约六十英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,敌情?骑……你说什么?!”伊诺初时尚未在意,但随即猛然反应过来,霍然站起身来惊骇的问道。

    传令兵站直身子,大声道:“是的,阁下,有军队向我方推进。我们很确定对方的敌意,预计半天后将会发动攻击。请阁下示下,我方该如何应对。”

    伊诺愣住了,这种天气?真的有人来主动攻击他?对方是什么人,莫不是疯了不成?

    他一时尚未回过神来,旁边坎帕尔却顾不得谮越了,急声问道:“可看清对方的旗号?又有多少人来袭?”

    传令兵恭敬的低头施礼,恭声道:“没有旗号,但是目测应是鞑靼人,大约百人下的规模,都是骑兵。不过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忽然有所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坎帕尔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传令兵偷眼觑了伊诺侯爵一眼,略一犹疑,这才回道:“不过我们发现,对方的斥候骑的马,似乎……似乎……咳咳,似乎是我们的战马,呃,也许……也许是哨兵看花眼也说不定。阁下,您知道,这个天气实在是……”传令兵期期艾艾的说道,目光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特维尔伯爵前去解救被俘的军团士兵,结果最后还是以交割了大批战马和物资才得以解决,这件事儿早已随着那些军士回来后便传了出来。更有伊诺在背后推波助澜,故意放纵的缘故,所以这其的细节也是人尽皆知了。

    传令兵在说到这里时,心下也是又惭愧又忐忑,觉得很是愧对仁慈的特维尔伯爵。但是牵扯到军情,军人的责任又让他不得不尽量说的详细,这让他显然很是难过,有种出卖了伯爵的感觉。

    坎帕尔的脸色阴沉了下去,任他再如何能隐忍,但是被人当面提及自己的糗事,那份难堪也是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随即猛然一个念头闪过,他脸的难堪瞬间变为了骇然,猛地一把扯住传令兵,急声问道:“来敌可有一只白熊?很大的那种,有着一条长长的尾巴?”

    传令兵顿时一脸的茫然。好吧,这个时代,虽然已经有了简陋的望远镜,但是相隔六十英里之外,能大体将对方的旗帜看清不错了,哪里还能看清里面的详情?即便是人数,也都是根据行军时的种种迹象推断而出,从而判断个大概而已。

    显然,坎帕尔的问题,让传令兵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还问什么!传令下去,准备战斗!”正当传令兵不知所措之际,首已然回过神来的伊诺侯爵忽然大声发出了命令。

    传令兵立即下意识的挺身接令,转身便大步跑了出去。坎帕尔大惊失色,急忙拦阻道:“不可以!阁下,小心有诈!”

    是那个人来了,肯定是那个人来了!坎帕尔在方才听到对方骑的是己方的战马时,瞬间灵光一闪的便是意识到,来人肯定是那个完全不顾规则的东方苏。

    对于苏默的无耻和狡诈,再也没有一个人如坎帕尔了解至深了。是以,听到伊诺要点兵迎战,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便开口阻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诈?区区一百人的骑兵?”伊诺冷笑着看着他,“那以典监官的意思,我们该如何应对呢?”

    坎帕尔深吸口气,将脑纷乱的思维快速整理了下,也顾不计较对方的嘲讽,沉声道:“我建议分出一队人固守军营,不予理会。其他人则尽快脱离战场,启程返回莫斯科。从对方的反应来看,显然他们离着我们并不远了,这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他急速的分析着眼前的局势,尽量的用最明确的话语,将自己的建议描述出。然而不等他说完,被伊诺一声暴喝打断。惊愕之下抬头看去,正迎伊诺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神,当即不由的心下一沉。

    “坎帕尔阁下,你的意思是说,要我逃走?”伊诺慢慢的走下来,眼睛死死的盯住他,缓缓逼近。坎帕尔气为之夺,不觉下意识的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让我像你一样,做一个可耻的逃兵?像你被人如同撵狗一般,狼狈的逃窜了两天两夜那样逃回来?”伊诺侯爵见坎帕尔后退,眼一抹快意闪过,继续步步进逼。

    “不!绝不!你这个懦夫,收起你那恶毒而可笑的心思吧。”伊诺满脸的快意和不屑,眼神充满着看破对方诡计的得意。“你想愚弄我们,让我们跟你一样成为逃兵,以此来逃避回去后的惩罚对吗?坎帕尔坎帕尔,你当本侯爵是傻子吗?是傻子吗?!”

    他得意的揭露着对方险恶的心思,到的最后一句,却是忽然愤怒起来,猛然大喝一声,随即转身向外大声叫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门外卫兵应声而入。

    伊诺一指脸色苍白的坎帕尔,冷然道:“将坎帕尔阁下押下去,不得我的命令,不准任何人和他接触。此令,直到战役结束返回公国为止。”

    这个命令一下,卫兵顿时有些懵,但随即便反应过来,歉然的看了坎帕尔一眼,前将其扣住。

    坎帕尔这会儿也回过神来,使劲挣扎着怒道:“不,你没有权利这么做!我是公国的特维尔伯爵,是军团的典监官、第二指挥官,除了陛下和国会公议,没人可以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他大声的喊着,伊诺却面无表情,冷然道:“不,我有这个权利。你该知道的,对于对军团有重大谋害以及嫌疑的人,作为最高指挥官,我有权临机决断,不必向莫斯科请示。那么,你还有何话说,我亲爱的坎帕尔阁下?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……你竟对我动用叛国者条例?你怎么可以……”坎帕尔听他这番话出口,顿时面色惨白,不敢置信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哼!”伊诺冷哼一声,“你一再的散布不利我军的谣言,试图煽动士卒,鼓动长官不战而退,这不是叛国嫌疑是什么?好了,不必多说,押下去,一切等回国由陛下决断。”他冷冷的说着,对卫兵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卫兵无奈的低声说了句抱歉,毫不迟疑的拉起坎帕尔便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坎帕尔愤怒的吼声从门外传来,渐去渐远。

    伊诺不屑的冷然一笑,略一收拾随即大步走出门外。从侍从手里接过马缰翻身而,然后意气风发的一挥手,大喝道:“出发,迎战!”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