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8章:这一去
    爆豆子般的枪声杂乱的响起,阵地上顿时腾起阵阵的白烟。前方狂奔的魏壹大惊失色,急忙勒马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他可是深知罗刹人火枪的犀利,自己腿上的伤就是拜这种火器所赐。与弓弩相比,火器或许伤害力不足,但是却在射程上超出甚多。

    一般弓弩能射出百步远近,但是火枪却能达到三百步。而且那些铅弹入肉后,还能引发肌肤的溃烂,端的歹毒。

    单纯弓弩什么的,他倒是不太担心。可换成这火枪的话,他很担忧苏默不了解情况,伤在了这种火器之下。他却不知,若说对火器的了解,怕是这个时代能超过苏默的人,连一掌之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别停,快走!”是以,他也就是刚刚勒停战马,转瞬便见苏默和胖子狂奔而来。眼见他这边停下,立马便急声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魏壹大松了口气儿,不再多言,喝叱一声,催马再次飞奔起来。泼喇喇马蹄声中,不消多会儿,众人已是没入风雪中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后面,伊诺侯爵两眼冒火,死死盯着苏默等人消失的方向不言不语。良久,才恨恨的吐了口唾沫,无奈的下令收兵。至于打扫战场……还打扫个屁啊。别说伤兵了,连收尸都没法收了,只能是收肉酱了。

    不过虽说这次交锋,罗斯人这边再次损失了三百骑兵,但毕竟也算是打退了来敌。嗯,至少明面上是这样。至于说对方不过才二三十人这件事儿,好吧,谁敢多嘴说出去?不见侯爵大人那阴森的目光,简直欲要择人而噬了吗?这会儿,便是再迟钝的人也明白过来,这事儿最好永远不要提起。不然,说不定哪天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在战场上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胜利,对,绝对的胜利!尊敬的伊诺阁下亲帅大军,一举击溃来敌,杀的对方只剩下二三十人狼狈而逃。嗯,就是这样,这就是真相。

    至于说由此葬送了三百哥萨克骑兵,好吧,都说了是哥萨克骑兵了,又不是罗斯人,那么谁会在乎?打仗就不可能不死人的嘛。而且不过是损失了些低贱的哥萨克人而已,那些哥萨克人如同这草原上的野草一般,这茬去了,来年又会长出更多新的来,根本完全不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听着身边几个机灵的副官谄媚的赞扬,伊诺侯爵铁青的脸色总算缓和下来。很好,非常好,这些人都是聪明人。自己亲自出征,将对方杀的只剩二三十人这个说法,完美的掩盖了真相的尴尬。那么,就这样统一口径吧。

    然后,接下来自然就是欢呼了。胜利了嘛,当然应该欢呼啊。哦,当然了,还有酒宴,这绝对是必不可少的。嗯,还有,要赶快向莫斯科报功,以免有人从中谗言。唯有将这事儿做成了事实,才能杜绝一些可能的后患。

    伊诺侯爵只在片刻间,便已拿定了主意。听着身边士兵们的欢呼,脸上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就因为这一念之差,终于让历史开始大幅度的偏离了原有的轨迹。改变历史,往往正是从某一件极小的事件开始。或许甚至只是某人的一个念头,概莫如此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边伊诺返回,回头再来看苏默这边。顶着漫天风雪,众人直直奔出三百余里,这才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战马都浑身冒着腾腾白气儿,大汗淋漓。魏壹招呼着众人下马,用随身带的布帛为战马擦拭,并加盖上毡毯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,战马很容易受寒生病,一旦发作起来,除了死再无别的可能了。大伙儿好容易弄到这些骏骑,可不舍得损伤哪怕一匹。毕竟这些从罗斯人手中缴获的战马,匹匹都是欧洲马,可要比蒙古马神骏太多了。虽然在长力上稍有不足,但是短程冲刺却远超蒙古马一倍以上。

    “他们似乎并没追上来啊。”苏默回头望着来路,遗憾的说道。他骑乘的是汤圆,大尾巴熊完全不用人照顾,对那些孱弱的马儿表示非常之不屑。摇着尾巴亦步亦趋的跟着主子,跟只狗儿似的。

    胖子迟疑了下,试探道:“要不,我再回去撩拨下?”

    魏壹和魏二脸色微变,欲言又止。刚才是出其不意,又胜在先声夺人,让罗刹人不明情况,这才能占了便宜就跑。可如今,人家已经看透自己这边的虚实,再回去撩拨?作死吗?

    苏默斜眼横了胖子一眼,深深的为自己这个仆从的智商羞愧。也不搭理他,转头向魏壹问道:“三哥四哥那边可有动静?有没有消息传回来?”

    既然是两下里分头用计,自然早在开始就安排了哨探居中传送消息。两下的距离差不太多,既然自己这边已经完事儿了,那么另一边也差不多该有些消息了。

    魏壹迟疑了下,之前只顾着埋头奔逃了,这刚停下一会儿,哪顾得上询问。正待要派人往前迎一迎,却见远处一骑飞来,可不正是早派出去的斥候吗。当下大喜,令人急将来人迎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二位统领,见过公子。”来人到了近前,翻身下马施礼。却不是先前的斥候,而是魏三身边的一个亲兵。

    魏壹心中一惊,只当两个兄弟那边有变,亟不可待的询问起来。一番问话过后,这才放下心来,却是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原来,魏三魏四两人那边果然也已经到了,只不过与这边不同的是,蒙古汗帐那边的反应完全出乎了众人预料。对于营外叫嚣的“罗刹人”根本理也不理,但是只要稍稍靠前,便是漫天的箭雨落下。

    结果,魏三魏四两人功未建半分不说,还不小心伤了好几个兄弟。虽说都只是小伤,却让两人感觉大失颜面。几次试探过后,不得不派出亲兵来向苏默禀告。

    “避而不理?”听完亲兵的禀报,苏默手托下巴,若有所思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被人识破了?还是另有蹊跷呢?按照苏默对蒙古人尿性的了解,一般情况下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蒙古人虽说也不乏睿智之士,但总体上还是更趋于野蛮人一些。只要稍微撩拨下,便会嗷嗷叫着出来先打过一场再说。

    而且,即便是有那聪慧的,这种情况下也该先试探性的做上一场,以此来观察敌情,然后再做出布置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竟尔连试探都不肯,这可就有些说不通了。古怪,有古怪啊!只在片刻间,苏默便敏锐的捕捉到了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“让大伙儿赶紧稍进些饮食,然后尽快赶路,早些过去和三哥四哥汇合。”他想了一会儿,抬头对魏壹说道。然后又转头对那亲兵道:“这位兄弟,麻烦再辛苦一趟,立即回去通知你们统领,放弃原定计划,收拢军马,立即向我们靠拢。”

    那亲兵躬身应是,毫不迟疑的翻身上马,转眼便冲入风雪中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魏壹和魏二相互对望一眼,都有些迷茫。魏壹上前一步,低声问道:“公子,何以更改计划?”

    苏默遥望着汗帐方向,微微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也说不好,直觉。我只是直觉,汗帐那边必然发生了咱们不了解的变故。即便再按计划执行下去,也不会达到既定目的,反而会给咱们造成不必要的损失,进而引发不好的后遗症…….”

    他喃喃的说着,似解释又似只是自语。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,眉头紧紧蹙成一个小疙瘩,苦苦思索着,试图捕捉那一丝忽隐忽现的灵感。

    眼见他又陷入沉思,魏壹不敢再做打扰,默默的转身,传令下去,让众人收拾马匹,扎束停当,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。只是这心中却也不免嘀咕起来,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胖子大咧咧的靠了过来,伸手拍拍他肩膀,毫不在乎的道:“魏老大,干嘛苦着个脸?安了,一切自有少爷谋划,你我便听命行事就是。有少爷在,吃不了亏。”

    魏壹侧目看了看他,不由的暗暗苦笑。这位随便兄倒是对苏公子信心足的很啊,连问都不问就敢放言吃不了亏,这真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忽然又有些愣怔起来。细细一想,自打汇合了苏默之后,可不正是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行进吗?若是没有苏默,怕是他自己此刻都不一定能活下来吧,更不用说这一干兄弟了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等于是白捡的性命,便是还了苏公子又有何妨?总也算是偿还了这番恩情了。如此一想,顿时心中敞亮,不复之前踟蹰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众人再次上马,呼喝声中直往东南而去。这一去,谁也没料到,终是拉开了草原历史变迁的大幕;

    这一去,历史彻底转向了未知,彻底偏离了原有的轨道;这一去,让大明足足获得了数十年的安稳发展;也是这一去,大明忽然多出了个中原小八义的奇葩团队,搅动的天下侧目;更是这一去,造就了一段近乎玄幻的传奇……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