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0章:第一支队伍
    胖爷最终还是去了,哀哀怨怨的。

    没法儿啊,苏默既然决定要彻底闹腾一场了,那就必须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才行。否则单凭目前这几十号人,吆喝两句骚扰骚扰还凑合,但若真个对上成规模的部队正面战斗,那就跟送肉没啥两样了。

    而所有他所能指挥的势力中,大都散落在各处,要找到他们需要时间,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。唯有两处固定点可以直接联系,一个自然是葬魂谷那边,只不过中间隔着达延部,少许些人往来没问题,但若是大部队行动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处,便是虎头关那边了。而且虎头关那边的草驴儿和江彬等人很隐蔽,极少有人知道那里还有苏默的一股势力。如果说把握最大的,也还真是那边了。

    所以,胖子这一趟是必定要跑的。

    送走了胖子后,苏默难得的清闲下来。联络各处总是需要时间的,他现在也只能安心等待了。

    一晃儿便是七八天过去了,算算时间,胖子估摸着应该到了虎头关了,也就是说再有几天后,第一支支援即将到来。但是除此之外,其他各路都是消息杳然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苏默倒是没太着急,毕竟草原之寥廓,便是上千人的队伍散布其中,也犹如沧海一粟一般。再加上这种天气下,大都如他们一般,选个地儿猫起来,以躲避严酷的气候。如此一来,寻找起来便更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魏四却是个急脾气,初时几天还好,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这耐心就渐渐的消磨完了。每日里不知多少趟的跑出去观望,希图人马尽快到来,大伙儿好去愉快的厮杀一番。

    魏壹几人都是苦笑摇头,苏默也看着莞尔。后来想想,干脆将拖着他,向其请教战场厮杀技巧,这才让他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别看魏四脾气急躁,但是在魏氏兄弟中,武艺却是一等一的。而苏默自己虽然也粗通一些武技,但那只是武林中争斗的手段,一对一自然是绰绰有余,但若是放到战阵之上,却完全不顶事儿了。更不要说,他所会的本就是花架子居多,看上去蛮像那么回事儿,但真要跟人对上,立即就相形见绌了。

    便如当日对老和尚嘉曼一样,他除了依仗着异能出其不意沾点便宜外,甚至连一招都走不下来,由此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那么,趁着这个时间好好学些真正的本事,便也是正当其时了。

    魏四好战,说起这些战阵攻伐之术来,自然是兴致勃勃。尤其是感念苏默对兄弟几个的恩情,如今既然苏默看得上他的武艺,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而魏壹等人见两人一个教的仔细,一个学的认真,便也时不时的指点一番。他们虽然武力比魏四稍有不如,但却胜在更加全面。不单单是战阵厮杀之术,更是连行军布阵,以及攻伐守御和用兵之道,都通通一股脑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是,只短短十几天功夫,苏默便满满装了一脑袋兵法,虽说想要真正应用还远未可及,但知识就在脑子里了,随着时间推移,自然终有融会贯通的一日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他的战阵厮杀之术,也大大提升起来,这让魏四看了都惊叹不已,一个劲儿的嘟囔果然天才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苏默的身体早被神石改造的超出常人无数倍了,以这般强悍的体质,再来运使用力发力的法门,正是厚积薄发、水到渠成罢了,便是想要慢都慢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两人正对练的热闹,忽听外面一阵的噪杂传来。苏默手中长刀一摆,使个单撩式逼开魏四,纵身跳出圈子。这些日子来,他从一味的被动挨打,此时已是能和魏四走上数十招不落下风了。甚至激发了异能后,往往一招发出后,便让魏四浑身汗毛乍起,只能狼狈的闪躲后退才行。

    此时听的外面动静,魏四痴迷练武,自是没心思多想。苏默却是第一时间心头一动,满是惊喜起来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该来的也差不多是时候了。他上回被逼逃窜,说起来和众位兄弟朋友已是数月不曾相见,如今重逢在即,便是他也是情难自已。

    “定是咱们的人回来了。”他匆匆的对还要扑上来的魏四撂下一句话,转身便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后面魏四一呆,随即也是大喜,迈着大步紧紧跟上。总算是来了,这下子四爷总算可以好好过一番瘾了。

    “主上啊,想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刚刚到了大帐门前,冷不丁一个凄厉的呼声响起,随即便有一道烟影带着一股恶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默唬了一跳,这几天来的训练顿时显出了威力。只是横步一垫,随即如同反射般的就是一脚踹出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一声击中**的闷响,然后便听那喊声戛然而止,瞬间转换为一声惨嚎。再然后,便是那道烟影猛地向后翻出,轰然落地之声。

    大帐门口,一帮如同爱斯基摩人的人群蜂拥而出,看着眼前这一幕,个个都是目瞪口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奥利塞斯?!竟是你们!”苏默也回过神来了,扭头看着这帮浑身上下绑满了兽皮的家伙,稍一凝神,不由惊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帮人不是别个,正是他那队因缘际会下收来的瑟雷斯战士。当先站在众人之前的,可不正是奥利塞斯吗?只是此刻这瑟雷斯人浑身透出一股子野性,从头到脚披满了各色带着毛的兽皮不说,脸上还有着明显的几道狰狞的伤痕,令人乍一看去,恍如面对一只亘古而来的蛮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主人,奥利塞斯终于找到您了。”瑟雷斯人看到了苏默,眼中锐利的光芒瞬间柔和起来,随即便激动的冲上前来,噗通跪倒在苏默面前,一边颤声大叫着,一边俯身去亲吻苏默的鞋子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快起来,起来说话。”苏默也是不由的激动起来,伸手一把拉起瑟雷斯人,不住的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竟是你们最先过来了。大家都还好吧,你这脸是怎么回事?可要紧吗?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两眼含泪,满脸感动的使劲点头,恭声道:“主人,奥利塞斯很好,大家都很好,只是很想念主人。脸上?哦,这是被一只青狼抓伤的,不过我们最终杀退了那些青狼,没有损了主人的荣耀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顿时一阵的无语。杀只狼而已,这和我的荣耀挨得上嘛?不过他也没有多说,这些西方人的观念之奇葩,他早知之甚明,根本没法儿去改变。

    “我们,终于找到主人了。我们并未被抛弃,没有!”奥利塞斯忽然转身冲着一众“爱斯基摩人”大喊道,语声激动高昂,仿若圣徒神圣的宣誓一般。

    “乌拉!”众“爱斯基摩人”顿时齐声欢呼起来,相互拥抱狂叫着,甚至有激动的流下泪来的。

    魏壹等人在旁看的面面相觑,完全不能理解这种情绪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…….”一声*忽然在欢呼中响起,众人顿时一窒,这才似乎想起什么似的,齐齐将目光转向发声处,脸上露出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.”苏默看了奥利塞斯一眼,迟疑着问道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眼底闪过一抹笑意,脸上却沉痛的道:“主人,那是您忠实的使徒,尊敬的佛朗西斯科大人啊。”

    啥?佛朗西斯科!苏默大吃一惊。凝神仔细看去,好吧,那硕大的身形,也就唯有胖子才能与其相提并论了。唔,果然是佛朗西斯科使徒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、尊贵的、无上的魔神大人,您为什么这么对您忠诚的仆人呢?是因为仆未能侍候在侧吗?这是您降下的惩罚吗?”佛朗西斯科使徒艰难的爬了起来,一时却站不起来,就那么半跪在地上,两眼满是绝望的哀怨道。

    这太悲催了、太打击了有木有?自己满心欢喜的第一个冲了出来,大声的表达着自己对魔主大人的思念之情,结果,还不等话说完,却迎面先挨上一记大脚丫子。

    可怜的佛朗西斯科使徒心中的悲郁,简直如同滔滔江水,一发不可收拾;又如那黄河之水,滚滚不绝……

    何谓身心俱伤?这便是了。

    苏默嘴角抽抽着,尴尬的咳了起来。“那个……咳咳,对不住啊佛朗西斯科,误伤,完全是误伤。这个……其实也怪你,唉,主要是你刚才那站位吧,那个……真的是太顺脚了,主人我实在是情不自禁啊…….”

    佛朗西斯科整个人都不好了,合着这竟是自己的错吗?欢欢喜喜的出来迎接,却被一脚踹飞,只是因为站位太顺脚了……

    佛朗西斯科感觉自己很可能不会再爱了。

    好吧,这终归只是小插曲,并不能影响主旋律。一通热闹之后,众瑟雷斯战士被安顿到后面,自有徐家亲兵照顾。奥利塞斯和佛朗西斯科则和苏默等人进了大帐说话。

    当苏默问起分开后的事情,佛朗西斯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述说了一通,众人这才弄明白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原来,当日苏默被嘉曼追着逃离后,待到佛朗西斯科清醒过来,那场伏击战也很快便结束了。而后当发现苏默失踪的事实,再到程妹妹赶到,佛朗西斯科和奥利塞斯等人便再也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呃,事实上,是奥利塞斯等人按耐不下了。按照古老的奴隶规矩,主人若是出了事儿,奴隶便唯有一个下场,那就是陪葬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规矩奴隶们是不会心甘情愿的。但是当主人换成一个深受奴隶们爱戴的主人时,这种情况则又不同。往往是奴隶们会主动自杀,以求永远追随主人。

    好在苏默当时只是失踪,并不是真的死亡。否则的话,怕是奥利塞斯等人会毫不犹豫的集体自杀殉葬。而同样作为苏默奴仆的佛朗西斯科,如果胆敢不这么做,那么奥利塞斯等人很可能会先杀死他,然后再自杀。

    佛朗西斯科正是明白这一点,所以当机立断,果断的拉着奥利塞斯等人出发,出来四处寻找苏默。

    主人肯定不会死,我们应该找到他,侍奉在他左右。这是佛朗西斯科为了自保说的话,但是却赢得了所有瑟雷斯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成了第一支出来寻找苏默的队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