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6章:乱入的大明钦差副使
    并肩战斗?直到最后一刻?

    当博罗特和济农听完兀克图带来的话后,差点没直接晕死过去。哪个需要你去并肩战斗了,还最后一刻,要是你出点事儿,父汗还不得掐死我们?

    自家这个妹子打小就豪气不让须眉,颇类母亲满都海,这使得达延可汗对她极是宠爱。但也正是这种宠爱,使得图鲁勒图一直被护的严严实实的,一直就憋着一股劲儿,欲要找机会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自家小妹的心思,博罗特和济农两人都明白。可是明白归明白,但这个证明的机会要是从自个儿身上引发,那就完全是两码事儿了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坑爹,小妹你这完全就是坑哥啊。

    若说博罗特此刻的脸色铁青,那么济农就是小脸儿惨白了。土扈特部可是附属与他的部落啊,为了自己一个附属部落,而让小妹置身于危险之中,济农一想起自家老子那阴鹜的目光,就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蒙古的王公贵人们,怕是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吧。要知道,如阿鲁尔和兀克图这些人,可都是他们的后人啊。不是爱子就是爱孙的,这要一旦有个好歹,那些老家伙还不得跟自个儿玩命?

    这么想着,济农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相互对望一眼,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点了点头,大步朝外走去。很快,外面便响起长长的牛角号声。战斗,战斗的号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已经完全没了让两人腾挪的余地了。父汗达延有何罗刹人勾连的心思,一让再让,连对方在王庭外耀武扬威都只是弓箭射退算完,早已下了严令,任何人不得与罗刹人接战。

    大汗的令喻谁敢违背?那可是要掉脑袋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自己的妹妹、蒙古的别吉、达延可汗最宠爱的女儿却身陷巨大的危机之中,对头偏偏就是父汗严令不准主动攻伐的罗刹人。如果还是遵令而行,不管不顾,且不说两人忍不忍心,即便是能忍心,可一旦妹子出事,他们两人又岂能落得好?

    可要是出战,无论是否能解救出妹子,都已是违了大汗的军令,按律可也是要斩的。

    这尼玛左右都是个死啊,简直是要逼死人啊。两人就在刚才一对眼的刹那,如同瞬间交流了无数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个死,那便只能死中求活了。对于妹子图鲁勒图必须救,这样无论是否能救出来,至少全了兄妹之情,或许也能让父汗看在这个份上,不再计较两人的抗命之罪。

    而且,父汗当时决策的时候,也没有自己闺女落入危险的事儿。如果当时的情况也如此时一般,博罗特和济农认为达延可汗也是绝不可能有那个决定的。

    所以,发兵的话可能死,而不发兵就一定会死。这般权衡之下,答案还用选择吗?只是但愿长生天保佑,保佑小妹吉人天相,能坚持到自己二人赶到才好。

    这里离着阿里浑河,直线距离不过七八十里,但是要说想达到那边,却要绕过一座山脉和大片的密林,里程要多出一倍还多。以最快行军速度计算,也得要足足一天才行。

    兀克图奔来报信已然用了一天,等自己二人再过去,这又是一天。两天,这最快也是两天后了啊,小妹她,能坚持的住吗?

    两位王子相对哀叹,愁的头发一把一把的掉。

    小妹能坚持的住吗?答案是,绝对坚持的住。不但坚持的住,而且待遇似乎还很是不错的说。

    用随身佩戴的小银刀熟练的切着烤熟的牛肉,吃的嘴儿油乎乎的,一点也不在意对面笑眯眯看着自己的苏默。

    嗯?苏默?

    对,就是苏默。图鲁勒图别吉,此刻正在苏默的大营中做客呢。一口酒一口肉的,好不快活。至于原因,且让时光回溯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.大伙儿跟着我,杀敌!”勇敢的别吉大声呼喝着,引得众伴当血脉贲张,齐齐应和。

    “阿鲁尔,你带几个人去后面,找些树枝绑在马尾巴上,就躲在林子里不停的跑,声势越大越好。再让人多找些旗帜、大纛的竖起……”图鲁勒图将阿鲁尔唤过来,悄声吩咐着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别吉可不是那些没脑子的,怎么会那么莽撞的就直接杀过去呢?用计,必须用计,前些时候由中原商人带过来的那本《三国演义》上,着实记载了许多的妙计,让图鲁勒图看的如痴如醉,屡屡将自己代入其中,幻想着这样那样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而今日,终于让伟大的别吉有了用武之地,可以真正的施展出来验证一番了。只可惜,别吉大人不知道,她所寄予厚望的疑兵之计,他此刻的对手前些时候刚刚玩过了。现在拿出来现,实在是有些关公面前耍大刀,鲁班门前抡大斧啊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事儿图鲁勒图不知道,阿鲁尔也不知道,一众蒙古少年贵族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在发自内心的奉上敬服和爱慕,让图鲁勒图得意不已的时候,已经哨探到了这队少年权贵动静的明军斥候,很快就将这边的动态传报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女子?疑兵之计?有趣,有趣啊。”仍是置身其后的苏默得报之后,先是微微愕然,随即便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领着一帮少年,还玩出自己玩剩下的疑兵之计,然后勇敢的冲了过来。唔,这倒也算的上有勇有谋了,至少比之之前遇到的那些鞑靼男人,却是没有任何一人能比得上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女子年纪不大,却衣裳华贵,还能让同样出身显然不俗的其他男子服从于他,此女的身份,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不但这个女子的身份不简单,怕是那帮听他吩咐的少年的身份,也绝对简单不了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想吃海鲜来虾皮吗?自己正满世界的闹腾,还不就是为了钓达延出来?杀他的族人他可以不在乎,那么要是能将这些小肥羊拿住的话,达延还能不能坐得住呢?

    他转着眼珠盘算着,嘴角渐渐勾起,阴险而猥琐。

    旁边唐猛看的有些肝儿颤,不由悄悄扯扯胖爷的袖子,低声道:“胖爷,我咋感觉公子他,呃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胖爷斜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的嘴唇极轻微的蠕动了加下,一缕细微到了极致的声线便传入了唐猛的耳中:“小子,等着看戏吧,有人要倒霉了,倒大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唐猛正懵懂着,已然算计好了的苏默忽然提声喝道。

    庄虎唐猛齐齐下意识的跨前一步,应声道:“喏!”

    “去,让人传令给奥利塞斯,加快速度,然后这样这样,如此如此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庄虎唐猛大声应着,分出一人翻身上马奔下场中。只是无论是奔出去的还是留在原地的,都是一脸的古怪,眼中全是小圈圈。

    “传令各军,全线出击,截断来人与奥利塞斯他们。将本官的钦差大旗打出来,咱们,去拯救那些可怜的蒙古兄弟去。”苏默如是下令。

    蒙古……兄弟?!拯救?!好吧,少爷的套路太深了,大伙儿表示完全看不懂啊。但是很显然,少爷这是又要无耻的坑人了,这一点没人有任何疑议。

    命令很快传达下去了。于是,就在图鲁勒图施展了妙计之后,带着勇敢的众蒙古少年冲过来时,却愕然发觉,早有一队“勇士”将敌人杀退并且追击出去。

    而在一片狼藉的营地中,一个身后跟着一只巨大白色类熊生物的少年,正在亲切的慰问着幸存的族人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.要坚强!努力活下去,活着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们来晚了,让你们受苦了…….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牛奶会有的,面包也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可怜的孩子,来,吃个肉干顶着先,回头哥哥再带你吃大餐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.不必太在意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大明与蒙古,兄弟也,我正是为了和平与友好而来。是的,我就是正义与力量的化……咳咳,代表大明陛下的钦差…….”

    画风逆转的太突然,图鲁勒图顿时风中凌乱了。说好的贼人呢?说好的英勇杀敌、死战不退呢?这还怎么表现大蒙古别吉的英勇和睿智呢?导演呢?怎么导的啊,竟然半路改戏,太不靠谱了!强烈要求换导演!

    “别吉,他们……呃,还杀不杀了?”旁边众少年也傻了,很是犹豫不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杀不杀?你妹的你傻不傻啊。没看族人们看向他们的眼神是多么的感激吗?很明显这不是敌人,还来问的什么杀不杀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使劲翻了个白眼,懒得搭理那个问话的蠢材,招手唤过一人来,低声叮嘱了几句,这才一催火哧溜,向着那个带着古怪白熊的年轻人而去。她看的清楚,那人,应该就是这帮人的首领。

    大明出使蒙古钦差副使苏,嗯,这人应该是姓苏的。钦差副使?倒是知道大明有派使团来,只不过他们不是前些日子被父汗护送到忽而忽失温那边了吗?怎么又在这里蹦出个副使来?

    图鲁勒图搞不清这其中的蹊跷,但是却知道眼前的人肯定不是敌人。那么,就去问清楚吧。

    “啊,如此美丽的姑娘,真是……”刚刚走近前,不等图鲁勒图开口,对面的少年便先目光一亮,大声赞美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图鲁勒图下意识的咧开了嘴,对这个陌生的少年钦差大有好感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回应,少年接下来的表情和话语,让她顿时一窒,刚刚泛起的好感顿时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…….为啥嘴却这般大?啊,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饿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嘴大?嘴大就是饿了?这你妹的都什么奇葩逻辑?!图鲁勒图顿时一头的烟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