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4章:切科夫斯基的自救
    切科夫斯基醒来的时候已经下了瞭望塔,他是在昏沉沉的过程被库里背下来的。请大家搜索(品@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这次的打击对他来说近乎于毁灭性的,以至于有段时间他真的生无可恋了。但是显然库里不这么认为,这个忠心的侍从哪怕大腿了一箭,还是咬着牙将自己的主人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切科夫斯基血红着双眼,看着脸色苍白,却仍强自咧着嘴对自己乐的库里,眼底稍稍升起一股暖意。这个卷发的孩子虽然有些迟钝,但是这份忠诚却是如此可贵。

    而当他再看向聚拢在身边的三四百号溃兵时,眼神便又冰冷起来。若不是这些家伙桀骜不驯,以至于自己所有精力都放在整合他们的事儿,又何以有此次的惨败?

    他们都该死!他心有种暴戾的念头升起,只是很快又被他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混蛋都是库里一路奔一路喊过来的,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库里的努力,自己不能不顾库里的感受。而且,这个时候,实在也不是清算的时机,还要指望着这帮混蛋出力呢。

    他如是想着,又把目光望向前方烟火滚滚的大营,脸色狰狞的如同癫狂一般。

    毁了,全毁了,自己好不容易的努力,如今尽数毁掉了。前一刻他还在温暖的大帐,惬意的品尝着草原小肥羊烤肉的娇嫩多汁,但转眼间却沦落到站在旷野吞咽凄厉的寒风,这简直是从天堂一下子落到了地狱。巨大的反差,让他恨发欲狂,有种想要毁天灭地的冲动。

    如何回去面对伊诺侯爵?如何去面对众同僚的鄙视?他使劲的晃着头,将那些可怕的场景赶出脑海,眼底渐渐升起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不富贵,毋宁死!

    “跟着我,尽可能的聚拢士兵,我们,杀回去!”良久,他收回望远的目光,瞪着血红的眼珠子,从左至右的看了众人一眼,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众士卒尽皆大惊失色,相互对视一眼,却没有一个人做出响应。对方全是骑兵,又挟着破营之威,己方不过数百步卒,武器缺失严重,如何能去抗衡?这种时候还要杀回去…….天呐,是让我们回去被杀吧。军团长是不是被刺激的太重,已经神智不清醒了?

    库里在旁看的大急,挣扎着站直身子便要大骂。切科夫斯基却忽然拉住他,然后轻轻拍拍他肩膀,示意他不必着急。然后将目光左右巡梭着众人,嘴角绽出一个冷酷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疯了?是不是认为这个时候,更应该的是赶紧逃命,像一条狼狈的丧家犬那样?还是说,你们压根是要忤逆我,不想遵从我的军令?”他语声冰冷,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,让人闻之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众人微微骚动起来,前面两句话也还罢了,可最后那句事儿大了。不遵军令?帝啊,那可是要被绞死的。

    一个看似带头的士兵被人推搡出来,壮着胆子道:“不不,阁下,您误会了。我们没有冲撞您的意思,只是…….只是…….”他嗫嚅着,眼神躲闪着切科夫斯基的目光。

    切科夫斯基冷然看着他,脸无悲无喜,“只是对方胜局已定,我们无力对抗。你是不是想这么说?”

    众士兵顿时都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切科夫斯基哼了一声,忽然提高声音怒叱:“愚蠢!”

    众士兵都是一凛,切科夫斯基微微吐口气,努力压抑着暴怒的心绪,尽量用缓和的声音道:“难道你们没发现吗,来敌不过数百人而已,而我们却有两千人。两千人啊,算堆也堆死他们了,你们又怕些什么?他们或许可以趁着我们的不备逞威一时,但只要你们不慌了阵脚,反败为胜未尝不可。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深深吸了口气,略略提高声音道:“……况且,你们准备这样做一个失败者吗?那么,回去后,等待你们的将是什么?鄙视、叫骂、羞辱,甚至是鞭笞或者奴役!你们想那样吗?想那样吗?告诉我!”

    他铁青着脸,语声一句高于一声,到了最后一句,已然如同爆发的火山一般嘶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士兵渐渐神情激动,有股莫名的骚动升腾起来。切科夫斯基的话打动了他们,按照战争惯例,失败者最严重的,那真是要被派去服劳役的。更有甚者,直接绞死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他们此次的失败,真要追究起来,只怕大伙儿都落不下什么好下场,切科夫斯基的话倒也不是没来由的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不在乎什么别人的鄙视嘲讽和羞辱,但是他们不能不在乎自己的生命。而且有那机灵的,仔细观察战场的情形,发现果然如切科夫斯基说的那样,鞑靼人的兵并不多,而且此刻好像都杀到大营后方去了,前营此刻唯余满目的狼藉,却已然不见了敌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杀!杀回去!我们不做失败者!”有人最先叫了起来。下一刻,如同荡漾开的水波一般,更多的叫声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对,杀回去,我们不做失败者…….”

    “我们听军团长的,杀回去!”

    “对对,咱们只是被偷袭了,无耻的偷袭者,必须受到惩罚!”

    无数的叫喊声渐渐汇成一片,到最后终于彻底形成了群情汹汹。看着眼前激动兴奋的人群,切科夫斯基眼底,嘲讽和不屑一闪而过,但随即猛然一挥手,大声道:“那么,前进吧,夫拉斯人,碾碎他们!为了莫斯科的荣耀!”

    “碾碎他们!”

    “夫拉斯人,前进!”

    “为了莫斯科的荣耀!”

    如同沸腾的油锅忽然掉落了一颗火星,数百败兵轰然一声,喊着各种口号奔涌了出去。此刻的他们已然被彻底挑动起了情绪,放佛之前的溃败再也不能影响到他们。

    人潮蜂拥而出,切科夫斯基安步当车的随着人流而走,一手却稳稳的扶着腿受伤的库里。

    库里眼又是崇拜又是激动,切科夫少爷果然总是对的。看呐,大伙儿都在欢呼,愿意为他而战。

    年轻的侍从激动着,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。只是这种骄傲刚刚升起,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儿,不由担忧的看向自家少爷,小心的道:“少爷,咱们是不是该向侯爵大人通报一声呢?”

    切科夫斯基斜眼看了他一眼,没有回应,心却是暗叹一声。这个忠诚的侍从确实足够忠诚,但是这智商也真是让人捉急啊。自己打从升任这个军团长后,整个军营有几个人肯服气的?平常没事儿时还凑合,可一旦出现这种大败,不知有多少人在暗拍掌呢。

    向侯爵大人汇报?那还用得着他自己去汇报吗?怕是早不知多少人趁机溜走,将这边的消息传回去了吧。自己为什么要努力鼓动众败兵回头一击,不是为了准备应对即将面临的危局吗?

    开始败了没什么,后面再赢回来行了。先败后胜,这种战例在兵法皆是。只要自己后面能赢回来,那便是再有人去卖弄谗言,也只会打自己的脸了。

    而且由此一来,以后再有人想去进谗言,侯爵大人也不会轻易相信了。如此一来,既能得到侯爵大人的赏识,还能建立自己的权威,一石二鸟,何乐不为呢?

    切科夫斯基如是想着,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丝弧度,为自己的急智暗暗得意不已。只不过,这一切的基础,都要建立在战胜对方的立场。是不知道,对方的首领会不会老实的配合自己呢?

    配合切科夫斯基?苏默表示完全没问题。他喵的,自个儿手下满打满算才不过三百多人而已,让他用这三百人去跟两千人硬撼,那得要多脑残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啊。

    实话说,要不是手物资渐渐不足,而江彬带来的那些兵痞又不肯安分,他是怎么也不会现在发动的。

    原本的计划,是要再等等,等到更多的力量汇聚过来,至少有了正面硬撼型战役的实力再说。也正好趁此时机,捱过草原不利战斗的季节。

    只是计划不如变化,让他不得不临机决断,将原本小打小闹的练兵,转变成提前的攻略。达延可汗那里发生的变故,让他敏锐的嗅到了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无论是大明也好,还是他自己也好,唯有一个混乱,并且不能再向南侵的蒙古,才最符合双方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奥利塞斯他们如何了?咱们的收成呢,可别弄混了主次。”他骑着白熊汤圆,侧身向杀的满身是血的江彬问道。

    江彬手提双刀,从头到脚被血染的修罗也似,两个眼珠子看人都透着股子癫狂。这一番袭杀,让他甚是痛快,完全释放了这些日子以来积压的戾气。

    此刻听闻苏默问起,跃跃欲动的杀心稍稍敛起,恭声回道:“先生放心,那帮鬼佬精的很,早已混杂在罗刹人的败兵一起离开了,应该没什么伤亡。至于咱们的收成,嘿嘿,能拿的都拿了,不能拿的都给一把火儿点了,保证他们剩不下一星半点儿,心疼的要吊才行。”

    他兴奋的说着,看向苏默的眼神,那敬仰之意简直如滔滔江水一般。这位先生手段凌厉,果敢狠辣,简直是太对他的胃口了。一连串的诡计下去,以区区三百人袭破了两千人的敌营不说,临了还要玩个绝户计,不追求杀光却必须要抢光、烧光。

    嚓叻嚓的,这个天气,没了粮食草料,没了御寒的冬服,可不知罗刹人要凄惨到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不算完,先生他竟然还想再接再厉,发动之前已将目光望向了更远的目标了,这真是让他要佩服死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让大伙儿准备下,差不多该扯呼了。”苏默脸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。微微顿了下,又回头张望了一眼,转头向胖爷问道:“咱们的大军何在?可能跟的?”

    他说起“大军”二字时,着重加重了语气,却满带着揶揄之意。

    胖爷哈哈大笑,点头道:“差不多要到了,保证跟咱们前后脚,达延那老东西这回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苏默也不由笑了起来,满意的点点头,四下看了看,轻轻的道:“那么,是时候离开了。把舞台给人家空出来,角儿,该登场了。”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