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0章:渣男的无耻榨取
    “不,不能这样去,苏哥哥。”在苏默豪气的下令开拔时,图鲁勒图忽然伸手拦住,急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默微微一愣,疑惑道:“母兔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实在没力气再跟他纠结名字的问题,正色道:“苏哥哥,咱们这里只有不到三百人,而对方是整整一座大营,势力太悬殊了,这样去不过是白白送死而已。我听说,再强壮的狮子,也不会单独向一群公羊冲锋,高明的猎人总会权衡力量,选择最合适的时机才会射出必杀的一箭。如今,我的兄长们在后面不远,为什么不等等他们,等他们来了后,合兵一处再去攻打呢?”

    苏默眼神沉了沉,衷心赞美道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母兔兔,你是个聪明的别吉,嗯,最聪明的,没有之一。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挺了挺小胸脯,骄傲的像一只小母鸡。

    苏默却又沉重的道:“但是,母兔兔,你可有想过,阿鲁尔他们能不能坚持到你兄长们和咱们的汇合呢?可以说,现在每多过一刻,他们的危险多一分。而你们的兄长如果要和咱们汇合,至少也得一个时辰以后,这还是顺利的。可你想过没有,他们会什么也不问,那么信任的来和咱们汇合吗?我觉得这实在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愣住,小手连连摇着急道:“不会不会,我的兄长们都很爱护我的,绝不会不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叹口气,“不不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我不是不信你兄长对你的疼爱,我说的是,这是战斗!还是牵扯到三个民族之间的战斗,你明白吗,母兔兔。如果我没料错的话,咱们的信息传到你兄长那里后,你的兄长绝不会马发兵,而是会百般审问,甚至还要派人报知你的父汗,得到你父汗的回复后,才可能有所决断。可是那样的话,又要多少时间呢?你觉得阿鲁尔他们,罗刹人会给他们那么多时间吗?是,按照咱们掌握的消息,阿鲁尔他们将会被卖做奴隶,应该不会有事儿。可谁又能保证,一点意外不出?我们汉人有句话,叫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又有说,夜长梦多。所以,这个时候,我们只能争分夺秒,一点也延误不得啊。至于说力量悬殊…….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儿顿了顿,忽然用力挥了下手,昂然道:“我们这里都是最勇敢的战士,我们坚信自己可以以一当十,算是拼了性命,也绝不会放弃蒙古兄弟的,一定会把他们救出来。这也是我们的皇帝陛下,之所以派我们来的意义——和平和友谊。而我们也不畏惧死亡,愿意用鲜血来浇灌这友谊之花。我们,必胜!”

    旁边江彬等人听的热血彭拜,不由的齐声和应:“必胜!必胜!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大为感激,使劲的点着头,然后又摇摇头,激动道:“是的是的,我知道,长生天在,我知道你们都是最勇敢的*。可是,可是这不是狮子之间的角斗,而是狼群之间的战争啊。苏哥哥,我的*,你知道的,图鲁勒图是多么愿意和你一起并肩杀敌,哪怕死也不怕。但是……但是…….”她嘴唇颤抖着,俏眸又是感动又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没有如果!”苏默再次装逼的一挥手,“救人如救火,我们没时间耽误了。这么决定了,出发!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而应,马蹄声响,刀剑铿锵,两百多号人开始逶迤而动,向着罗刹大营前进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两眼含泪,急的光洁的额头都沁出汗水来,偏偏却拦挡不住。正焦急着,忽然间一道灵光闪过,一把抓住苏默的衣襟,急声道:“我有办法了!苏哥哥,听我说,我真的有办法了。不用等我的兄长们,也不会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底闪过一抹笑意,但很快便敛去不见,正色道:“母兔兔,你不用安慰我了,你的心意我明白,但我也有我的坚持。一个男儿的坚持!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这个急啊,使劲的摆着两只小手,表示自己不是什么安慰。

    旁边胖爷和庄虎等人却是将脸转过一边,对于自家少爷的德性,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什么男儿的坚持,完全是狗屁。苏少爷的准则,一向是有便宜占,没便宜躲。想要他玩什么舍生取义,至亲家人还差不多,可是别人真是不要想太多了!

    只是这个蒙古的公主真是太单纯了,少爷如此忽悠人家,会不会太令人发指了?老天爷会不会打雷劈他呢?胖爷等人觉得,还是离着远点,装作听不到好些。否则,会不会遭雷劈不确定,但是自己肯定会呕吐是一定的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图鲁勒图哪里会知道这些,急切之余话都说不利索啦。好歹缓过劲儿来,这才深吸一口气,郑重的道:“苏哥哥,听我说,我是认真的。在前面不远,偏东大约二十里的地方,那里是我蒙古巴彦部和察罕部的驻地。他们都是万人以的大部落,拥有千的勇士,只要我以别吉的名义征召,至少能的三千铁骑。这样的话,我们有了足够的实力和罗刹鬼对阵了。”说罢,眼巴巴的看着苏默,满带着祈求之色。

    苏默心大喜,总算是没白表演一场,可算是榨出点油水来了。只不过面却仍做出一副迟疑的模样,低头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旁边魏壹是个实诚的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不由轻咳一声,低声道:“公子,我觉得别吉说的在理儿。”

    苏默瞄了他一眼,眼似笑非笑,魏壹大为狼狈,连连咳着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苏默这才做出一脸的庄重,慨然点头道:“好吧,既然如此,劳烦母兔兔辛苦一趟吧。唉,一切以救人为首要,我等的颜面却是顾不了。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顿时眉花眼笑起来,心又是高兴又是歉然。听听爱郎说的,为了救自己的几个族人,他竟连自己的颜面都放下了。要知道,这个汉家郎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,连自己这个别吉的身份都没让他怎么在意过。现在却能主动放下身段,答应去求援,这等有情义有担当的郎君,可又要去哪里找?

    这般感念着,看向苏默的眼神,那叫一个柔情似水、热烈如火啊。直恨不得此将这人儿生生熔化了,此两个人从此合成一个,再也不分彼此才好。

    禽兽!胖爷等人在旁看的不忍,齐齐低声暗骂。苏默自个儿也有些讪讪了,这尼玛似乎真有点渣男了。不过再想想两族间千百年来的纠葛,沉淀了多少汉人的血泪和耻辱,如图鲁勒图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子,却不过是沧海一粟一般,心便又释然起来。

    两国争战,哪顾得这些男情女爱?大不了,自己想法儿日后补偿母兔兔,终不使这份情意有负是了。

    他这里心有愧不语,图鲁勒图却只当他因为失了颜面郁郁,当下愈发温柔相对,又费尽心思的转移话题,引导着大军略略偏转方向,一路往东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整个队伍都是骑兵,又恰逢天气大好,是以速度极快。不过大半个时辰后,前方已可以遥遥望见一连片的毡包,背倚山脉脚下,延绵出足有百里方圆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了。”图鲁勒图蹬着马珵直起身子遥望着,脸露出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数百骑的马队靠近,早被对面发觉,随着远处长长的号角声响起,但见营旌纛闪动,很快一队全副武装的马队便驰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默挥手令大队停下,转头看向图鲁勒图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对他甜甜一笑,随后催动火哧溜,泼喇喇向前迎去。两下里很快相遇,只听得对面遥遥传来一阵惊呼,紧接着又是阵阵欢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苏默微微撇撇嘴,低声嘀咕道:“没看出来,小娘皮还颇有些铁粉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魏壹等人听不真切,不由齐齐转头望过来。苏默干咳一声,正色道:“待会儿都打起精神来,切莫露出破绽。尤其是你!”说着,他转头怒瞪了一眼佛朗西斯科。

    “你个夯货,演技渣的我都不稀得说你了。不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吗?你现在是个罗刹人,虽然是个被俘后投降的罗刹人,但是罗刹人的天性是怎样的不知道吗?傲慢、自以为是、驴死不倒架,懂?再露出马脚坏了爷的大事儿,也真把你剁碎了去喂狗!”

    佛朗西斯科连连应是,半句话也不敢反驳。可一张胖脸,却又是惊恐又是委屈。郁闷个天的啊,傲慢、自以为是这个还是明白的,可问题是在你面前我有那心气儿吗我?还有,什么什么驴死不倒架,那又是什么鬼?真心弄不懂啊。

    这边佛朗西斯科垂头丧气,魏壹等人却只是在旁抿着嘴儿笑着看热闹。对于这些瑟雷斯人,他们现在已经很熟悉了。自然也知道苏默口说的凶狠,却不会真的发作他们。不见这鬼佬胖子看似吓的鹌鹑似的,两只小眼却其实半分惧色也没,而且还滴溜溜转的贼快吗?这主仆俩都是好演员,绝对的实力派。

    相之下,那个蒙古的别吉,真真纯洁的像一朵雪莲花一般,让一众大老爷们不由的都心生不忍。便是如江彬胖爷这样的,此刻看向苏默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苏默被看的羞恼,怒骂道:“你大爷的,一个两个的都什么眼神,爷这是为了大局不惜牺牲自己的色相,你们该无限的崇敬膜拜爷才对。再用这种眼神看我,仔细着老子早晚戳瞎你们。”

    江彬几个不敢跟他拿怼,只是灿笑着把头扭开。胖爷和魏壹却嘴角狠狠抽了抽,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。

    苏默愈怒,还要再骂,却见前面营地忽然金鼓齐鸣、号角连天,随后整个营地如同开了锅一般喧嚣起来。蒙古大军,开始集结了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百里之外的罗斯人大营,北方大营的主官莫里茨,正在大帐冷冷的凝视着站在眼前的奥利塞斯,蓝色的眼珠杀气四溢,如同一条盯了猎物的毒蛇一般。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