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1章:莫里茨
    北方大营的莫里茨军团长与约瑟夫不同,他出身于莫斯科公国的老牌贵族勃日涅夫家族,是一个真正的顶尖贵族。 .vo.

    所以他既有着军人的冷峻严厉,也有着贵族特有的傲慢和优雅。当然,与约瑟夫起来,他还有着更丰富的御下之道。这使得他在整个弗拉斯军团,人望和掌控力,远远不是约瑟夫所能拟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约瑟夫的侍从,在危急的时候,能想着带着约瑟夫来投奔莫里茨,却是因为约瑟夫小的时候,本是莫里茨的玩伴和侍从。两人一直感情很好,直到后来约瑟夫成功晋升为骑士进了军,这才不得不分开。

    而当知道约瑟夫升职的事儿后,莫里茨很为小伙伴高兴。他也隐隐听说了约瑟夫的部队里很有些刺头儿,不太服约瑟夫的指挥。不过他却从未想到,因为这个原因,竟然导致了这个儿时伙伴如此的大败,甚至到了此刻连生死下落都不知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眼前这些逃到了自己这里的溃兵,他打心底里的厌恶和憎恨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心意,他更恨不得亲自枪毙了这些混蛋,来为自己的兄弟报仇。但是不行,他不能这么做。因为他不单单是约瑟夫的兄弟,更是整个北方大营的军团长。他必须要考虑手下士兵的感受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,那士兵们必然会兔死狐悲,难免心留下自己这个军团长刻薄寡恩的印象。然后进一步离心离德,最终很可能成为第二个约瑟夫。

    但是他虽然不能杀了这些可憎的溃兵,却不表示他会轻易相信他们进而原谅他们。军人的直觉,让他总感觉约瑟夫的失败,不会像眼前这个士兵说的那么简单。尤其是,当他发觉眼前这个士兵身,似乎多了一些大不相同的装备时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们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你们的内讧,导致了被鞑靼人打了个措手不及,是这样吗?”他阴冷的目光下打量这奥利塞斯,声音不带半分起伏的问道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低头道:“是这样的。虽然后来大家知道错了,也想着重新集结与敌人拼命,但是众寡悬殊,大势已去,也实在是回天乏力了。”

    莫里茨眼神波澜不兴,仿佛没听到他的忏悔似的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。这种沉默的压抑,雷霆暴怒更让人心惊,奥利塞斯也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,额头微微有些见汗。

    “士兵,你在说谎。”半响,莫里茨忽然淡淡的说道。这话一落到奥利塞斯的耳,不由的顿时让他吓了一大跳。好在他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,这才仍能保持着冷静。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,帝作证。尊敬的军团长阁下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,为什么要这么说?”他霍然抬起头来,脸露出委屈和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莫里茨冷冷一笑,缓缓站起身来,走到他身前围着他转了两圈。在他脸的愤怒越来越盛时,眼忽然闪过一抹狐疑,这才淡淡的道:“那么,士兵,告诉我,既然你们是在那种仓促的情况下而败,你又如何解释,还能让自己装备的如此周全。唔,这是什么?带着利刃的圆盾,我怎么不记得公国有过这种装备呢?士兵,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他眼闪出毒蛇般的光泽,阴鹜的盯着奥利塞斯的神色,他确信,在他的这种目光注视下,没有人可以逃过他的观察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也确实心咯噔了一下,暗暗懊悔自己的疏忽。这套刃盾是敬爱的主人赐予他们的,每一个瑟雷斯战士都喜爱不常,连睡觉时都要紧贴在身边,简直已经成了自然而然的习惯了。却不料竟在此时,成了最显眼的破绽。

    不过他终归是胆魄超人之辈,初时刹那的惊慌不过一闪而逝,电光石火之间便想到了应答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的常规装备,是鞑靼人的。至于说会出现在我们身,而我们又能装备的这么齐全,阁下,难道您忘记了吗,我说过,我们伏击了一小队鞑靼人的贵族,还抓住了他们的首领。而这些装备,都是从他们身得来的。您知道,从东大营到这里,要穿过百里的空旷草原。而这个该死的地方,并不是那么太平,我们需要武器,任何能让我们自保的武器我们都会尽可能的装备起来。”他抬起头,微微有些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番他扮演的是一个尉官,既要符合一个士兵的焦躁,也得有军低级军官相应的素质。这种尺度的拿捏是非常考究演技的,但显然跟久了苏默的奥利塞斯进步很快,很好的把握了这个火候。

    莫里茨心的怀疑再次松动了一些,他开始对自己的怀疑动摇了。本来嘛,对方来了不过区区二三十人,里面还有两个重伤员,也确实带着七八个鞑靼人装束的俘虏。那些个俘虏一看是些纨绔子弟,甚至有个别人裤裆都是湿的,显然那是吓尿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是奸细?莫里茨相信自己的眼睛,能看出来,那些人绝不是装的,而是真的害怕坏了。

    再者说,即便是装出来的,凭他们这区区二三十人,还能在自己这两千人的大营翻了天去?那可真是太小看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这样,他扔还是坚持着又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。“为什么你们会往我这边来,毕竟退往侯爵大人的主营那边会更近一些。哈,你可别说久仰我的大名什么的鬼话,如果你认为我是那么好糊弄的,我会让你们付出足够的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心大松口气儿,能把刚才的漏洞弥合过去,他便放心了。至于后面的这个问题,他们早在来之前料到了,早已不知演练过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“不,尊敬的军团长阁下,实际,我们也不知道会最终到了您这里。”他有些颓然的说道,脸露出几分适宜的羞愧之色。

    “您知道的,我们失败了,惨败。我们找不到我们的军团长了,也找不到我们的级。当鞑靼人如同蚂蚁一样涌了进来后,我们所有的建制都被打乱了。当时四下都是敌人,尤其是通往后方的退路,也早被截断了。我们不敢往那边去,只能尽量往人少的地方杀出来。开始时,我们足足有百的兄弟一起,可是现在,我们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脸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,语声有些哽咽的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莫里茨紧紧的盯着他,留意着他脸的每一个细节,甚至在听到他说的如此凄惨的情况时,眼神也没有半分波动。

    “继续,士兵,继续说下去。虽然我对于你们的遭遇感同身受并表示遗憾,但是我仍然对你们在这种情况下,又是如何抓到那些鞑靼贵族感到好。哦,请原谅,虽然有些不合时宜,但我坚持想听你再描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捂着脸的眼,眼神猛人缩了缩。对眼前这个冷静到了冷酷地步的罗刹人,心的警惕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主人曾教过他们,重复的审讯同一个问题,然后从对是否有前后不符之处,是一种很高明的询问手段。而眼下这个罗刹人的军团长,显然也是精通这种手法的。

    他借着悲色定定神,默默的在心回忆了下次的言语,这才放下手,深吸了口气,点点头道:“好的,如您所愿,阁下。正如我之前向您汇报的那样,之所以能抓到这几个鞑靼人的贵族,其实是一个巧合。我们在跑出来后,又累又怕,只能尽量往山林躲避。最后找到一处避风的小山谷,想要休息一下,然后大家再商量下该往哪里去。但在我们休息的时候,发现了一队鞑靼人的骑队靠近了我们。天啊,阁下您知道吗,当时我们吓坏了。真的,我们还以为是追兵又追来了。您知道,我们并不惮于战斗,可是无谓的牺牲却是愚蠢了。而我们当时的情况,除了半数人手还有武器,甚至许多人连根木棒都没有,这样的情况下遇追兵,我们根本连半分胜算都没有…….”

    莫里茨微微皱眉,冰蓝色的眼珠里闪过一抹不耐。他听的很仔细,至少目前为止,这个家伙的说辞毫无问题。但或许是真的打击太大了,他这次的描述,多了许多的废话,唠唠叨叨的如同一只饶舌的麻雀,让莫里茨有种暴虐的情绪开始升腾。

    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情绪,莫里茨深深的吸口气,强自将这种情绪压下,再次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状态,微微点着头,示意奥利塞斯继续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似乎情绪略略平复了些,又再继续道:“我们躲了起来,是的,我们可耻的退缩了。但是我们并没立即逃跑,在外面空旷的草原,我们根本没有跑过马儿的可能。如果当时跑的话,只能成为鞑靼人箭下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.帝保佑,当我们终于发现,来的人并不是追兵时,那种心情简直…….”奥利塞斯说到这里时,情绪明显高涨起来,两只手划着,唾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莫里茨厌恶的皱皱眉头,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开几步,重新绕到桌案后坐下,端起茶碗慢慢啜着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直勾勾的看着他手的茶碗,喉头做出个吞咽的动作。脸也微微有些迟疑,似乎想要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莫里茨眼皮搭下,心暗暗鄙视,但随即又抬眼看向他,面色略略缓和了下道:“亲爱的先生,请尽量清晰并简洁的说完。那样的话,我想你很快能回去享受可口的晚餐了。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脸露出悻悻之色,不过很快又调整了过来,点点头道了声是,又道:“是这样了,我们发现他们不是追兵,而且警惕性很低。于是设下埋伏,趁他们不备之时猛然发动了攻击,在付出了两个兄弟的重伤后,终于拿下了这几个该死的野蛮人。也是那之后,才终于知道,原来他们还有大军,正准备继续向伟大的莫斯科发动袭击。这些该死的异教徒,野蛮的原始人,他们统统都该下地狱!是的,下地狱,我诅咒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奥利塞斯恨恨的说道,继而不迭声的谩骂起来。莫里茨眼再次闪过不屑和嘲讽的神色,但是下一刻猛然惊醒过来,霍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还要继续发动袭击?袭击哪里?东大营已经袭破了,而这些鞑靼贵族是从离着自己这边很近的地方被俘虏的,那他们的目标……

    莫里茨的脸色忽然变得极度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