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0章:狠辣
    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,毗邻着西伯利亚地域边缘的草原上,酷冷的寒气使得月牙子看上去稀薄如纸。

    天,就要亮了。

    晨曦下,卡米里亦步亦趋的跟在莫里茨身后,偷眼觑看,莫里茨冷硬的面庞刚硬如铁,唯有那双漠然的双眸中隐隐透出一股血色,不由的缩了缩脖颈,心中寒气直冒。

    后营的混乱持续了半宿,到了这时终于开始渐渐消停下来。但仍时不时有零星的枪声和喊叫传来,显示着骚乱并未完全停歇。

    卡米里心中暗暗叹息,他知道,这次引发的营啸损失怕是极大。若不是幸运的恰好将半数士兵派出去巡逻了,这个损失估计还要以倍增之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整个后营也几近全毁了。那不单单是好几百士兵的问题,更让人心痛的是,整个大营的物资粮秣啊。此番这次损失,北大营在这个寒冷的季节的日子,将会变得极为难熬。

    这也是莫里茨阁下之所以震怒到如此地步的原因吧,他暗暗如是想道。真是个可怕的悲剧,他心中嘀咕着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不知道,这个悲剧不过才刚刚开始,远未达至*。约瑟夫来时只一门心思的担忧他的侍从的安危,并未说清楚所谓的叛军的细节。

    这使得莫里茨也被无形中误导了。他下意识的以为,叛军就是叛军,就是一些不服从管束的己方士兵作乱而已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叛军和奸细两个词汇的差别,绝对是足以将所有人送入地狱的……

    大营外陆续开始有骑士飞奔而入,那是在外巡逻的各个小队奉命返回了。

    莫里茨负手站在警卫团组织的防线后,眯着眼冷冷的观察着前方仍在纠缠着的双方,眼中一抹狠辣蓦地闪过。

    “传令,炮营移前,对正前方实施覆盖打击。我给你们一小时的时间,一小时后,我希望看到后营重新恢复秩序。”他淡然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卡米里闻言瞬间瞪大了眼睛,眼中满是骇然之色。炮营抵近覆盖打击?天啊,那岂不是无差别打击?可那里不单单有叛军,更多的还有己方警卫团的士兵啊。一旦实施这种打击,那些人岂不是都要白白葬送了?

    “阁下……”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讷讷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里茨面容不见丝毫波动,毫不犹豫的冷酷道:“执行命令!”

    卡米里激灵灵打个冷颤,大声应是,转身传达命令去了。只是那股子从心底冒起的寒意,使得他灵魂都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都是那个该死的立陶宛猪猡!他恨恨的咒骂着约瑟夫,将这一切的悲惨都记到了约瑟夫头上。若不是约瑟夫的到来,北大营何以会遭此大劫?军团长阁下就该直接绞死那个混蛋才对。

    他凄凄惶惶的去了,却不知道莫里茨之所以如此酷戾的下达那个命令,其实也是万般无奈的。

    按照约瑟夫所说,以及得到的情报来看,东大营的覆灭并不仅仅是因为这起子叛军的原因。更大的因素,实是尾随其后的鞑靼人大军。

    而如今,这些叛军和约瑟夫都到了自己的北大营,谁敢说那些鞑靼人不会又尾随而至?近万人的大军,如果不在最快的时间内平息内乱,等鞑靼人一到,北大营就是第二个东大营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得选。只能忍痛用最残酷、最凌厉的手段结束混乱。然后整束部队,调整方向,以应对来自南边的鞑靼人。况且,要想以两千人顶住上万鞑靼人的进攻,他也必须获得后营的辎重补充。尤其是*!

    在这个一马平川的地势上,骑兵的数量将成为决定性的因素。而对于几乎人人都是骑兵的鞑靼人,他目前手中那点残余的哥萨克骑兵完全不够看,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火器了。

    可火器却必须有*才行啊,平日了为了安全保障,整个北大营的*被他分成好几个单独的库房,全部置于后营。原本这是个最保险的方式了,但是在眼前这种内乱的局面下,却反倒成了投鼠忌器了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如何,哪怕是将整个卫队都打没了,他也必须去做,争取在事态还没到达最糟糕之前,平定后营,将*库完整无损的掌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将领,整个北大营最高的将领。无论他心中如何焦灼,都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慌。否则,整个军心都会动荡,不用鞑靼人来打就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,他才刻意的做出怒火冲顶的表象,以此引开士卒们的注意力,不让自己内心的忧虑暴露出来。甚至他故意对约瑟夫说出那番话来,以引导己方士兵的怒气升腾,在最危机的关头来激发士气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成功了,从卡米里的心理活动,以及周围士兵们脸上悲愤的神情上就知道,接下来的战斗,他们将会爆发出超常的威力来。

    莫斯科之盾,岂是虚传之名!

    轰隆隆的闷响阵阵传来,地面都在微微颤抖着,这个时代的炮,完全秉承着傻大笨粗的特性,越是威力大的火炮就越是体型巨大。最大的多管巨炮,甚至需要十几匹战马的拖曳才能移动。

    作为一方的最强打击力量,炮营都是单独独立的营地安置,随时都会配置一个基数的弹药量。这也是此刻莫里茨还能下达这个命令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实便是当时东大营约瑟夫那边,也是有这个配置的。只可惜一来他的指挥能力却是差了莫里茨不知几条街,根本没有像莫里茨这样,给炮营分置一个单独的营地;

    二来,也是奥利塞斯等人的速度太快,一上来就先点燃了*库,几乎将所有的*付之一炬。别说约瑟夫根本来不及调动炮营,便是来得及,没了*的大炮也全成了摆设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约瑟夫的溃败,确实如那些老兵腹诽的那样,绝不是单纯的叛军问题,和约瑟夫自身的能力也是根本脱不开的。

    这边巨大的声响,使得对面的帕斯,以及后营的奥利塞斯等人都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他们还没怎么担心,毕竟后营离着前面还远。即便是有巨炮在,也一时半会儿打不到眼前来。所以他们此时要做的就是,将阿鲁尔等人先弄出来,然后趁混乱将所有威胁大的据点和隐患都尽量破除掉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在开始发现莫里茨周备的防范后,甚至都准备破釜沉舟的施行孤注一掷了。可完全没想到,事态竟会发展至斯,简直要让他乐的不要不要的了;

    而相对于奥利塞斯等人的欢乐,帕斯却是惊怒交加,浑身上下整个是透心儿凉了。

    这个北大营的军团长是疯子吗?尼玛,这是在大营内部啊,你就直接推上来大炮,就不怕误伤自己的手下吗?闹着玩下死手,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?

    “帕斯帕斯,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他们……”几个跟着他的手下,此时一脸惊慌的围了过来,纷纷的七嘴八舌问道。

    从起初刚进大营的担忧谨慎,到后来发动后因意外的顺利的嚣张,再到此刻终于发现大难临头的惊慌,这帮人一夜之间的心情,简直可以用坐过山车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刺激实在不是普通人能享受的了的,除了极个别的莽夫杀红了眼失去理智外,大多数人都在看到那一门门烟洞洞的炮口后吓尿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都是他们兴奋着大笑着,看着敌人在己方炮口下畏惧的抖瑟着,可如今换到自己身上,才终于真切的体会到了那种恐惧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想死,不想死。我要回家,我……我我,对,我投降,我去投降。我也是公国的战士,是自己人,投降就不会死了。我宁可去做奴隶……”

    惊恐的气氛,终于让其中一人再也顶不住了,眼神散乱的大叫了起来,转身就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顿时眼中都闪烁起来,齐齐的转头看去。他们何尝心中没有这种想法?如今有人先一步去试探一下也好,大伙儿大可到时见机行事就是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这种心思得到实施,就被突兀的一声厉啸之声打的半分也无。

    一把乌烟的手斧划破空间,带着一道凄厉的啸声溅起了一片血花。那个转身奔跑的家伙,还不等跑出十步远,脑袋上就被那手斧劈成两半,声儿都没来得及出便扑倒在地。手脚只略略挣动了几下,便再无声息了。

    “谁敢背叛我们,这就是他的下场!”帕斯血红着双眼,狰狞的狞笑道。血红的双眼落到谁身上,那一个人便慌忙低下头去,再不敢有半点心思。

    “蠢货!你们以为他们会让咱们活着吗?看看,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他们连自己人都毫不在乎的牺牲掉,你们认为他们会放过你们吗?”帕斯头上脸上都是血水,指着前方嘶声大骂着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咱们已经没了退路,投降也是死,而且会死的更快!要想活命,唯有击败他们,至少要打怕了他们,没有第二条路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终于都清醒过来,心中渐渐升起一股哀绝之意。

    帕斯虽然残暴,但他说的没错。事到如今,北大营如何肯放过自己这些人?大家都是军旅出身,又有哪一个不知道此番给军中造成的损失有多大的?这般大的损失,便是绞死他们一万遍都不嫌多。

    投降?这可不是两军交战,投降了最多就是沦为奴隶而已。这可是叛乱啊,别说对方肯不肯受降,即便肯,那接下来的审判也保证会让他们酸爽无比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,就拼了吧。正如帕斯所言,或许只要打怕了他们,自己才会有活下去的可能。至于战胜……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帕斯,我们听你的,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都听你的,你才是我们的首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帕斯说得对,我们没有退路了,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帕斯,下命令吧,怎么做…..”

    众人彻底想明白了,也彻底被绝望激起了决死的情绪,纷纷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帕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,直到众人都不觉静了下来,这才咧嘴一笑:“很好,记住你们的话,不要再做蠢事。接下来……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