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2章:功成身退
    “鞑……鞑靼人,鞑靼人来了……”营门外,一个哨探满面惊慌的冲了进来,离着老远就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闻听俱皆面色大变,怎么也想不到鞑靼人来的如此之快,尤其是在眼前这内乱未定之际,这样里外夹击之下,北大营顿时便危如累卵。

    莫里茨又惊又怒,双目暴睁,一脚将那个惊慌失措的哨兵踹倒,怒喝道:“混账!惊慌什么!说,鞑靼人来了多少,离着大营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这种情形下,本就军心动荡,这哨兵一通大喊大叫,岂不更使得兵无战心?莫里茨简直恨不得掐死这个迷糊蛋。

    那哨兵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,只是想起看到的那情形实在太过惊骇,当下也顾不得羞惭了,爬起来颤声道:“好多,说不清具体多少,初步估计至少一万以上。如今离着咱们大约五英里,估计二十分钟到半小时后,便会发起冲锋。”

    莫里茨听的心中狂震,更是气的发抖,红着双眼怒道:“五英里?混蛋,那你们早干什么去了,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回报?我让你们在原本的基础上,再向外延伸至少两英里哨探,你们难道是吃屎的吗?”

    北大营原本的哨探就规定了五英里外,也就是大约十里地的距离。而今晚答应内内乱爆发后,莫里茨第一时间就嘱咐了哨探向外延伸,至少再前移五里地,甚至还特意叮嘱了加双哨。这样算起来,固定哨加游骑,至少能保证敌人在三十里之外就能得到预警。

    三十里的距离虽然也不太远,但蒙古人全是骑兵,骑兵冲阵却是大多从离着三里地左右开始,这样才能在达到目标时正好让马速达至最高峰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前,骑兵多会下马步行,以此蓄养马力。而这个时间便大约能空出一小时左右,有了这一小时的准备时间,完全可以让北大营有所准备,至少能把火炮等物布置到位,那样的话,便可以最大限度的遏制蒙古骑兵的冲阵。

    可现在,竟然被人家靠近到了十里地才发觉,别说现在大营里内乱未平了,就是正常情况下,都不一定来得及了,这如何不让莫里茨怒发欲狂。

    哨兵低头顶着莫里茨的咆哮,哭丧着脸委屈道:“阁下,我们是按照您的要求去做的啊。但是,但是鞑靼人根本不是从西南方向来的,而是从东边过来的啊。咱们那边仍是之前的哨探范围,所以才直到现在才发觉……”

    莫里茨身子不由的一晃,旁边卡米里赶紧上前扶住。莫里茨脸色白的吓人,深吸口气自己站稳,将卡米里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竟然不是从西南方向而来,却是从东边来的,难道说,来的这批鞑靼人不是攻击东大营的那批?若真如此,岂不是说,鞑靼人这次完全是倾巢而出,是要发动一次全面战争了?

    想及此,莫里茨再也镇定不下来了。急回头冲卡米里下令道:“快,派出加急信使,去向侯爵阁下汇报。就说鞑靼人不宣而战,发动了对我方的全面战争。记住,是全面战争!让侯爵大人千万小心,并告诉侯爵阁下,我北大营将誓死抵抗,必将战至最后一人!莫斯科万岁!国王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卡米里脸色惨白,双目含泪的高声应了,转身跑了下去。这边厢,莫里茨脸色铁青,牙关紧咬。目光在周围的士兵们脸上扫视了一圈,见所有人都面带惊恐之色,不由的心下暗暗一叹。

    方才一番话,没有来得及避讳,已然让消息彻底扩散了出去。以北大营此时的状态,根本没丝毫可能抵抗的住。这些士兵们的恐惧,也就是意料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士兵们,现在外面有鞑靼人来袭,里面还有叛军作乱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。我知道你们害怕,但是害怕有用吗?不,没有!害怕、恐惧、胆怯,这些并不能让我们生存下来,只会更加快我们的死亡。

    那么,我们别无选择。是在恐惧中,像一个可怜虫那样卑微的死去,还是像一个勇士一样,用我们的枪,我们的刀,去在战斗中英勇的倒下?

    我,你们的军团长、领导者、莫斯科公国的战士莫里茨,我将选择后者。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告诉那些野蛮人,一个战士的荣耀,一个男人的不屈!我宁可在冲锋的路途上被砍去头颅,也绝不愿像鹌鹑一样颤抖的跪在地上,受尽屈辱的被践踏而死。

    现在,告诉我,士兵们,你们呢?你们的选择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大声的宣讲着,瘦削的身躯中忽然腾起一股悲愤的气势,使得他在众人眼中,瞬间变得无比巨大起来。

    士兵们脸上的畏惧渐渐褪去,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朝圣般的热烈和疯狂。是的,已经如此了,既然铁定不能活了,那么是要像个勇士一样的光荣战死,还是如同蝼蚁般卑微的死去?这个选择残酷,却并不难做出。

    “战!战!战斗!”

    “为了勇士的荣耀!”

    “杀,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有人带头先喊了起来,随即这种喊声如同荡漾开的水波一般,迅速点燃了所有人的情绪。无数的士兵齐齐振臂呼喊起来,甚至连躺倒在地的伤兵们,也挣扎着爬起身来,跟着大声疾呼起来。

    恐惧的情绪褪去,一股悲壮疯狂的战意弥漫,很快的便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浪潮。

    莫里茨眼中闪过欣慰之色,他激动的看着这些士兵,心中满是骄傲。这才是战士,他的战士!他莫里茨,莫斯科之盾麾下的战士!永不屈服,永不言败!即便是在最窘迫的困境里,也唯有一个字:战!

    “好,很好,非常好!你们,都是最勇敢的勇士,我为能与你们并肩作战而骄傲!那么,就让我们先解决掉里面的这些小老鼠吧。所有还能拿起武器的士兵听我的命令:向前!向前!碾碎他们!不计牺牲,夺回我们的大营!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毅然下达了这个决绝的命令。不计牺牲,那代表着如同方才那般无差别的攻击,将从头持续到尾,一直到达到目的为止。

    莫里茨不愧为公国有数的名将,他清楚的知道,眼下这个时候,如果想要两边作战,那绝对是万死无生的结局。而只有先集中力量,并力打退一方后,才可能挟胜利之威,再做回身一击。

    而先打哪一方,很显然,后营中的叛军将是毫无疑问的首选。一来叛军毕竟数量少,而且装备不全,对比之下是更容易解决的。先易后难,在这个关头毫无疑问是最适合的。

    只要拿下后营,不但能解决掣肘之患,更能极大的激发士气。而最重要的是,只要能重新掌握后营,那就能得到补给,让手中的火炮再次发挥威力。

    或许这个时候,因为敌人来的太突然太近,即便火炮打不出几轮了,但只要能尽可能多的杀伤敌人,也将让己方坚持的时间更久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不计损失的并力一击,看似残酷疯狂,实则却是此时最高明的战术。

    这一次,罗斯士兵们没有了之前的怨愤。如同帕斯等人之前的状态一样,既然了悟了生死,那便再无可惧,唯余无尽的疯狂。

    所有人呐喊着、狂叫着,潮水般向前冲去。挡在他们身前的一切障碍,都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撕成碎片。无论是什么,无论是敌我,碾碎!碾碎!全部碾碎!

    火炮再次扬起炮口,死亡的轰鸣响起,整个大营上空,死神发出畅意的狂笑。

    中间地域的伤兵们懵了,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昔日的同伴,忽然变得如此残暴酷戾,竟一点儿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抵挡不住,完全抵挡不住了。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了这些昔日的袍泽,脸上眼中露出的那种疯狂之色,他们整个身心都被恐惧占领了。

    转身,跑!和后面逼迫的枪声相比,对面的疯狂和无情的火炮,显然恐怖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。

    后面,帕斯等人也懵了。这是什么情况?对面的人难道疯了不成?他们竟然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战友了吗?而且这样下去的话,即便是战胜了他们,杀光了他们,他们又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?

    帕斯原本想着的是,利用这些伤兵来逼迫莫里茨,从而最终让对方投鼠忌器,通过谈判来迫使对方放过自己这些人。这是死中求活之计,也是当下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了其他的妄想,只要能活下去就行。至于后方曾给予他配合帮助的同盟,好吧,自己都要自身难保了,谁还会去在乎别人的死活?

    可以说,刚开始的时候,所有的情况都如同他算计的那样,果然对方在稍稍坚持了一下后,便开始明显显出劣势。只要这样再坚持几分钟后,帕斯觉得自己的谋算一定会成功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,眼下这又是怎么个情况?眼看着游戏要输了,便输不起直接掀桌子?你大爷的,用不用这么没品,这么疯狂?

    帕斯欲哭无泪,再想后撤时却是来不及了。当面对着比他更疯狂的疯子,引发了完全全面的疯潮后,他便如同一粒沙尘般,是那么的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稳一点,先去联系后面的同盟就对了……”这是帕斯临死前最后的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后面的同盟会管他吗?答案显然是帕斯想太多了。此时的奥利塞斯等人已经成功的将阿鲁尔等人放了出来,然后给了他们每人一匹马,又塞给他们一件武器,便立即转身走人了。

    远处已经传来了消息,主人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,他们必须要把最后的手尾搞好。至于阿鲁尔等人,是死是活就看他们自己的运气吧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不多时,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从后营响起,巨大的烟云腾空而起,形成一团团硕大的蘑菇云。

    马厩那边也燃烧了起来,无数的战马嘶鸣着、惊叫着,四散没命的乱冲着。最大的两个威胁,至此彻底消弭。奥利塞斯等人最后看了一眼前面的乱象,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,然后一挥手,带着众人消失在烟火之中。

    前方,终于彻底湮灭了叛军,刚刚冲到后营边缘的莫里茨,呆呆的看着那一团团冲天而起的烟火,猛然间面上潮红一闪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还在找”大明闲人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