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4章:突现东厂
    北大营毁了。

    在巴彦部和察罕部上万的大军冲击下,北大营在失去了强大火力的支撑下,摧枯拉朽般的崩塌了。

    尽管北大营的士兵以远胜东大营的决心和士气决死相抗,但依然不过是螳臂当车,连个浪花都不曾兴起。

    莫斯科之盾莫里茨也役没在本次战斗中。这位俄罗斯名将死的很憋屈、很不值,可以说是活活气死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连真正的战斗都没来得及进入就陨落了。原本计划中的拿下后营,取得库的行动,被奥利塞斯等人最后一击彻底希望成空。

    这使得莫里茨当场就一口血喷了出来。而后,紧接着就是无数的惊马乱窜,好死不死的直冲着他们这边冲来。结果最后竟惨死与万马践踏之下。

    莫里茨一死,罗斯军顿时群龙无首,在勉力回身迎上蒙古两部的前锋后,稍触击溃。七成以上的士兵力战而死,剩余三成则一哄而散,但在稍后不久,却又遇上随后而来的科尔沁部和终于追杀过来的博罗特部。结果最终逃脱的,连半成都没有,只有可怜的数十人回到了本营。

    淋漓酣畅的杀戮场外,图鲁勒图皱着眉毛,脸上又是惊怒又是震惊的看着眼前几个狼狈到了极点的家伙,小脸绷的紧紧的一言不发。这帮人不是别个,正是当初失陷敌营的阿鲁尔等人。

    阿鲁尔几个倒也算的xing yun,被奥利塞斯等人放了出来后,短暂的迷茫过后,便发觉了周围的不妙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的喊杀声显示他们正处于战场的中心位置,虽然已经分辨出了来的是蒙古大军,但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下,即便他们也是蒙古人,却也不能保证安全。

    因为士兵在战场上杀红了眼后,不可能那么冷静的去分辨对面目标的身份。只要不是自己的袍泽,那结果便只有一个,杀!

    偏偏阿鲁尔等人身上的衣衫早已在一路凄惨中看不出模样了,这种情形下,即便遇上己方蒙古兵,下场也八成是一个枉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逃,必须先逃离战场。或者等待战事的结束,或者好远的碰上熟识的人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的运气不错。几经历险,竟被他们首先遇上了招来科尔沁部的图鲁勒图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这次算是终于得偿所愿,在说动了科尔沁部发兵后,昼夜兼程赶来,终于撵上了末班车。

    此次科尔沁部足足发了两万大军,有了这两万大军的保护,图鲁勒图根本无须顾忌自己的安全,只管挥舞弯刀尽情杀敌就好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她也只能算是尽情的奔驰了一次。嗯,不同往日的奔驰,这次是在真实的战场上奔驰。至于说杀敌,好吧,小姑娘还是斩杀了两个敌人的。

    而这两个倒霉的敌人,也还是周围的护卫有意识的放进来给她杀的。否则,在大军的保护下,她这个名义上的主帅哪有可能有所斩获。三军之主都要上阵亲自kan ren了,那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发生。而这种逼不得已的情况,则大都是大军溃败之时才会发生。

    不过图鲁勒图显然并不了解这些,她仍是极为兴奋。唯一让她不开心的是,她竟然没能找到苏默。当她带着人赶到时,战场上早已杀的到处都是一片混乱了。这种情形下要想找到一个人,简直就是如同大海捞针一般。

    好在对面之敌已经溃败,她奔突其中,又有中军保护在侧,半点危险没有不说,更是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纵马四下乱窜之际,最后竟然碰上了阿鲁尔等人。可是还不等她开心起来,阿鲁尔一番话却让她顿时怒气勃发、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明钦差不是好人,是他派人抓了我们,用我们做饵混进罗刹人大营,差点害死了我们……”阿鲁尔如是哭诉。

    苏默哥哥不是好人?这话让图鲁勒图完全无法接受。如果真是苏默哥哥害你们,你们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吗?若不是苏默哥哥仗义慷慨,又哪里来的这许多兵马?

    要知道,这许多兵马之所以能出现在这儿,其中可都是自己的功劳呢。按照阿鲁尔的说法,岂不是说自己完全是瞎费工夫不说,还愚蠢的被人骗了?

    图鲁勒图对此如何能接受?只是她愤怒之余,心中却也隐隐有种莫名的慌张,慌张于阿鲁尔说的可能真是事实。

    不,不会!她使劲的摇摇头,将这种可怕的念头生生打压下去。苏默哥哥不会这样对她的,绝对不会!定是阿鲁尔嫉妒了,他对自己的心思,图鲁勒图又怎会不明白?可是为了嫉妒,竟然如此陷害苏默哥哥,这就让图鲁勒图完全接受不能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阿鲁尔,你不配称为成吉思汗的子孙!我们蒙古人可以失败,但决不能无耻!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图鲁勒图脸色铁青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阿鲁尔震惊了,他感觉自己真是日了二哈了。这他大爷的还有地儿说理去吗?自己怎么就无耻了?明明是他遭受了无耻的算计,怎么在别吉心中,自己反而成了大反派了?

    阿鲁尔想哭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他的心情是不会被图鲁勒图放在心上的,单纯的别吉现在心兹念兹的就是找到自己的情郎。这千军万马的乱战场上,可千万莫要遇上什么意外啊。

    可不是乱战场嘛,如今这里不但有她亲自带队的科尔沁大军,还有之前交付给苏默的巴彦和察罕二部。这两下里虽然同是图鲁勒图招来的,但却有个先后次序。这种先后次序也等若是互有统领,并不能真的相溶一体。

    要知道,蒙古人本就是以部落相聚的。而在战场上,战功的分属也是按照各自部落来划分的。别说这三部原就是分别隶属图鲁勒图和苏默两个人,即便是统一隶属一人,但到了战场上也会自然而然的化成三个分属的部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私下里因为抢攻发生的龌龊,便根本无法回避。这也使得本就混乱的战场更加了三分。毕竟这场大战太过顺畅了,没有了外敌的威胁,剩下的利益收割便是裸的手快有、手慢无啊。这时候,谁还去讲什么温良恭谦让那就真是二缺了。

    而除了他们这三部外,双方都不清楚,这其中还有大王子博罗特的队伍参与了其中。这就使得情况愈发的混乱了。

    博罗特的队伍是和科尔沁部前后脚到来的。也正是如此,双方都被误导了。

    博罗特那边是一门心思的冲上来抢便宜的。以他王庭大王子的身份,他才不会在意里面攻伐的是哪一部呢。因为不管是哪一部,只要是蒙古人,便都将是自己的部署,谁还敢跟他这个未来的大汗争抢不成?

    所以,在分辨出了其中是蒙古人占了上风,他毫不犹豫的便下达了冲锋的命令。

    而巴彦和察罕两部虽然接到了又有势力进入战场的情报,但明确知道了也是蒙古本族人后,便想当然的以为是别吉招来的后续援军。至于说为什么是从两个方向分别而来,谁又能确定是不是别吉还招来别的部落呢?

    毕竟,他们这里不就是两个部落吗?而且,当初离去的时候,别吉虽然说的就是要去招科尔沁部,但也说了能招多少就招多少,不限数量。

    这位别吉为了心上人,可谓是出了死力了。巴彦部和察罕部的几位千户长,对此可都是看在眼里的,这会儿当然是不会去多想了。

    而同样的,科尔沁部这边也只当那是巴彦部和察罕部的人。至于为何竟是从另一个方向由外攻内,这还用问吗?肯定是两部分而攻之,这本就是附和兵法之道的嘛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就这样,几下里的误会,终于使得一锅大杂烩形成了。直到博罗特一身是血的迎头遇上图鲁勒图后,才终于让双方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图鲁勒图,阿鲁尔?竟然是你们?那个汉人呢?他在哪里?”博罗特看着眼前小脸红扑扑的妹子,又看看一身狼狈、满脸生无可恋的阿鲁尔,不由的失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兄!”图鲁勒图欢呼一声,催马靠了过来,小脸上满是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相对于几个兄弟间的明争暗斗、龌龊不断,作为小mei mei的图鲁勒图却和众位兄长的关系都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蒙古人虽然并不限制女子成为最高领导人,但是那最多只能是以暂领的身份过渡而已。便如当年的满都海一样,虽然一度做了多年的实际掌控者,但终归还是在后来将权利移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满都海之所以能有那一段的掌权期,也是因为汗王后继无人不得已而为之罢了。像如今达延汗膝下足足有十一位王子的情况,满都海那样的情形是绝无复制的可能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图鲁勒图本身也没有野心,只喜无拘无束的玩耍,就更不会给众位兄长带来任何威胁。所以,即便如博罗特这样的狭隘嚣张性子,对于这个小妹也是极为喜爱和爱护的。

    此刻见图鲁勒图满面欢喜的凑了过来,博罗特原本因为厮杀而显得狰狞的脸色,也难得的露出宠溺的温柔之色。

    伸手拍拍图鲁勒图的小脑袋,温声笑道:“我们的小百灵鸟,你还好吗?知道你身陷战阵,可急坏了王兄了。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吐吐小舌头,做了个鬼脸,嘻嘻笑道:“大王兄何必担心,我可是成吉思汗的子孙,长生天会保佑我的。看,这都是我召唤来的勇士,我们杀死了很多的敌人,我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博罗特就哈哈大笑了起来,先是又再宠溺的怕拍她头,这才将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。最终停留在阿鲁尔身上,皱眉不悦道:“阿鲁尔,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?那个汉人呢?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阿鲁尔敏锐的感觉到了博罗特语气中对苏默的敌意,不由的心中欢呼起来,总算是找到了可倾诉的主儿了。当下,也顾不上旁边图鲁勒图威胁愤怒的目光,再次将自己的遭遇诉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博罗特面色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,挥手让人强行将一旁大声为苏默辩驳的图鲁勒图带下去,目光遥望远方,眼中杀气四溢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大明闲人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