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6章:吓唬王义
    “咦,王档头你这是……哎呀,这怎么好意思,你看,这不年不节的……赶紧赶紧,快扶王档头起来。我虽是钦差,可也当不起这么大礼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老师端坐大尾巴熊背上,一脸的惊讶和不好意思,连声催促着旁边众人。

    王义脸色铁青,嘴唇颤颤的无语凝噎。愤然推开过来欲要扶他的两个亲兵,自己咬牙爬了起来。你大爷的苏默!老子这是行礼吗?爷这是被摔的好不好?还是被你那只怪兽坐骑给吓的,你这会儿却来占爷爷的便宜,我呸!

    “……汤圆,你太冒失了。看看把人吓的,传出去的话还要不要见人了?知道的是你跟那马调皮玩耍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跟人打招呼呢……”苏默认真的教训大尾巴熊。

    王义身子顿时就是一晃悠,脑门上青筋都崩起老高。你大爷的,这说的是人话吗?跟马调皮玩耍……跟人打招呼……这他喵的且不说你那怪兽有没有成精到那程度,单就是这轻重次序咋听咋都怪怪的呢?合着在你那怪兽眼里,老子连匹马的地位高都没有了?

    汤圆也在不忿:“小虫子……好丑……汤圆不喜欢他…….”

    苏默就叹口气,语重心长的道:“汤圆,咱不能这样知道吗。怎么可以嫌弃人家丑呢?人家长得丑是人家的事儿,要知道像你家主人我如此英俊的,毕竟还是少数啊,你不能要求的这么苛刻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这绝对是对王义上百万的伤害啊。王义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,努力站稳身子,咬着牙哑声道:“苏大人,有旨意!”

    苏默啊了一声,抬起头看着他,脸上一片茫然。那眼神分明是完全忘了还有王义这么一个人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王义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,正待说话,却忽听后面一阵的怒骂喝叱之声。转头看去,却正见狗儿和乔奎两人被几个兵卒七手八脚的按在地上,剩下的人也被一队士卒团团围住,纷纷以刀枪逼住。

    “苏大人,你……你这是何意?莫非要欲图谋饭吗?”王义简直要气疯了,目眦欲裂的瞪着苏默嘶声叫道。

    苏默咧嘴砸吧了几下,对着身边胖爷打个手势。胖爷点点头,纵马跑了过去,很快又跑了回来,大声禀道:“公子,那几个人刚才口出不逊,还试图对公子不利。”

    却原来是狗儿和乔奎远远的看到王义忽然落马,只当是王义遭了暗算,便要鼓动着冲过来救人。只是旁边看着他们的亲兵们岂是吃素的,当即便围了上去,三拳两脚便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都是误会,误会。看看这整的,放咯,赶紧都放咯,都是自家人,好生招待着。嗯,就先编入后队里,大伙儿边走边说吧。这里可不是待客之处,不然被罗刹人或者蒙古人追上来可就不得了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后面有罗刹人和蒙古人追?王义本还要发作,猛不丁听到苏默后面一句,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苏……大人,这后面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啊?啊,后面啊,没啥事儿。就是刚刚摆了蒙古人一道,利用他们破了罗刹人的北大营。不过这会儿多半已经被他们识破了,却是要小心被他们两家追上来。”苏默毫不在意的说着。

    王义脸色青白不定,也不再矜持了,接过旁边递过来的马缰绳,翻身上了马,跟着大队继续开拔。

    “苏大人,既然后有追兵,为何还不加速行军?这般慢腾腾的,万一要是被追上来,岂不祸事了?”眼看着大队人马只是徐徐而进,王义不由的担心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苏默贼贼的一笑,得意道:“没事儿,咱们早派了斥候在后面看着呢。他们都是大部队,就算真个要追上来,也不会太快。再说了,我也留了后手,说不定这会儿他们已经被引开了呢。我之所以那么说,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。”

    王义听的脸色更不好了,迟疑着问道:“苏大人说他们是大部队,那……究竟有多大?呃,还有,您说的后手又是什么?要把他们往哪里引?”

    苏默想了想,随意道:“罗刹人嘛,估计没多少了,也就千把人最多了。蒙古人稍多些,估摸着……嗯,大概有个两三万、三四万的样子吧。嗯,也就这么多了,不会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义差点没从马上一头栽下去。也就这么多了?我勒个大草的!两三万、三四万还也就这么多了?这要不算多那多少算多?难不成你还想着再现一下土木堡之变那般场面才算多?大爷的,这么牛,你咋不上天呢?

    王义简直有种恨不得立即狠抽坐骑的冲动,费了好大事儿才忍住那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说的那个……那个后手……”他艰难的咽着口水,惨白着脸色问道。这小子如此笃定,莫不是真安排了什么高明的妙计?自己可不能漏了怯,就不信真有危险,这小子不先跑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才勉强定住心神,一边暗暗留心苏默神色。

    苏默哪会猜不到他的心思,当下也不说破,只是故作得意的哼哼了两声,却是不肯轻易告诉他详情。

    打从听到东厂的忽然出现,苏默就在暗暗思考如何应对。东厂是皇帝的家奴,突然跑到草原上来,还毫不掩饰的是追着自己而来,显然自己之前一系列的动作让皇帝不安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不安可能不是对他本身不安,而是对他的目的以及有可能带来的反应不安。而由此,也很可能会直接插手其中,以便掌控局面。这本就是上位者的通病,他们恨不得将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,绝不允许任何超出掌控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哪种原因,都必将会对自己的计划带来难以预估的影响。苏默可不想自己绞尽了脑汁设定的布局,最终因为意外的变化而流产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皇权,在这个时代决不能傻乎乎的硬顶,否则,皇帝老子分分钟教给他如何做人。所以,要想仍然保持自己的主动权,就必须先打压下王义的势头。

    皇帝他着实没能力反抗,但是此刻皇帝却不在跟前不是。此时此刻,代表皇帝的只是这个王义。对付这么个皇帝家奴,他还是有些散手的。

    吓住这厮,给这货一种离开苏默的庇护就容易丧命的紧迫感,不愁这家伙不乖乖听话。那么,即便是他带有皇帝的旨意,也不得不在自己划定的范畴中发挥。而有了这种桎梏,他便能腾出手继续折腾,保证计划顺利实施。

    好吧,不得不说,苏默这家伙确实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他一听到皇帝派了人来,第一意识就是来限制他的。却没想到,其实人家也可能是来保护他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好怪他,毕竟他两世加起来也没真的接触过政治,不曾真的做过什么大官儿。看多了后世的各种段子,让他有了这种顾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。

    就是由此苦了王义,这千辛万苦的遭了一通罪后,还不等捞点什么实惠,甚至连句感激都没收获,就连番先被再次折磨了一顿。可以说,这通重折磨,甚至都要超出了之前吃的所有苦头的总和了。

    这冤,又往哪处说去?由此可见,信息不对等,是多么让人郁闷的一件事儿了。王义正是不明这边的情况,才会在尽管疑心苏默吓唬自己,却也只能忍着,宁可信其有了。毕竟,那可是关乎自己的小命不是。

    如此忍了又忍,半天后,终归又再忍不住试探着问了出来。这次苏默倒是没再抻着,他感觉火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我让人特意留下了痕迹,让他们以为我还要继续进攻。不过这次进攻的目标却不是剩下两个分营地了,而是他们的主营。嘿嘿,据说是位侯爵亲自坐镇在那里。如果蒙古人真的冲了过去,就算他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看达延那老东西还想不想着脚踏两只船了。整不死他!”苏默得意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义听的目瞪口呆,这位主儿也太胆大包天了些吧。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插手国与国层面的事务,暗中挑唆两个大国的争斗。老天爷啊,他难道不知道,这种妄为如同欺君吗?他又明白不明白,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局势,根本不是他这种小家伙可以控制的。一个不好,就会让大明陷入极被动的局面,成为那两个国家共同攻伐的目标啊。

    这种胡作非为,也真是没谁了。王义觉得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好了,实际上他也真的没法说什么了。毕竟,现在事儿已经做出来了,就算想挽回也挽回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王义忽然觉得生无可恋。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前途彻底灰暗了下来。之前找不到苏默,皇命无法完成,以为这一生都再也回不去故土了,悲伤;

    而后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,忽然苏默如同天降般又出现了,结果还不等高兴高兴,就得到疑似苏默被蒙古人和罗刹人追杀的消息。王义觉得苏默凶多吉少,苏默若死了,他也活不得了。继续悲伤;

    再往后,他竟然奇迹般的追上来苏默,这真是天神保佑啊。这下大伙儿终于可以回去复命了,不用再在外面吃这无尽的苦头了。但是然而、可是,苏默竟然又给了他一记重击:这货竟然胆大妄为的去挑动了罗刹和蒙古的大战……

    眼下回去复命后的结局没必要去担忧了,能不能回得去却是个问题了。这简直成也是死,败也是死,左右都是死的死局啊。王义两眼空洞,真的是绝望了。甚至连后面是不是能摆脱追兵都不去关心了。

    妈蛋的,就算此刻能摆脱又怎样?这里离着大明可还有十万八千里呢,几乎就处于罗刹和蒙古两国的最中间。一旦东窗事发,可想而知,他们这点人马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的。活着?回去?做梦去吧。

    王义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就听耳边一阵的大乱。激灵灵打个冷颤醒来,第一意识就是事发了,人家苦主杀来了,这唬的,简直要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但是等他再一定神,却忽然发现根本没什么罗刹、蒙古追兵的,反倒是从前面传来的乱声。而不多时,便见一队极为狼狈的士兵,满脸泪痕的抬着一人奔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从旁边众士卒激愤的言语中得知,这个被抬来的人,叫魏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