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6章:左右为难
    后世一说起大草原,每个人脑海都会不约而同的想起一句诗:风吹草地见牛羊。 w w w . v o d t w . c o m相配套的自然是天高朗阔、一望无际的葱翠之海。

    然而这完全是个误区,真正的草原并不是那么美丽,至少在很大一部分不是。

    真实的情况是,绝大多数的地表都只有浅浅一层的斑驳草皮,疏疏落落的显露着砂石和黄土。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,这种情况更是严重。远看还好一些,但是只要凑近去看,简直如同人生了个癞痢头一般难看。

    这也是游牧民族为什么总是在不断的迁移,每每提起都是说逐水草而居的原因。其一个“逐”字,道尽了其真意。

    而所谓水草丰美之地,往往都是修养积蓄很久才会出现。或东边或南边,仰仗着古时人口远不如后世那恐怖的数量,总算是让大自然能得以恢复。

    而能得享这种最好水草地的,却都是实力最强大的部族。这也便形成了草原部落依附的格局原因。正如蒙古王庭这里,从和林往东,一直延绵到忽而忽失温一带,向来便作为蒙古汗王驻跸之处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初春,乍暖还寒的时节,蒙古王庭所拥有的草场也依然能从浮雪下,显露那丰腴甘美的嫩草,使得附近的牧民们欢歌赞叹,感谢长生天的恩赐。

    尤其是近来老天爷难得的好心情,总是露出一副晴朗的笑脸,王庭附近的放牧人便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个冬季的猫冬,人们纷纷驱赶着捱过了寒冷,瘦的皮包骨的牛羊出来食,放眼看去,羊群东一簇西一团的,如同天的云朵落在了地,倒也颇有几分“风吹草地见牛羊”的祥和气氛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这种祥和,忽然在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被彻底踏碎了。

    马蹄声来自一帮衣衫褴褛的骑士,个个都是浑身血迹狼狈,满面仓皇之色。奔过牧民们身边之际,完全不理会他们震惊的神色,一路直往王庭央的金色大帐而去。

    “长生天啊,这……这难道是要打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?是谁让我蒙古勇士如此狼狈?苍狼的子孙怎么会落魄至此?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,好日子看样又要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牧民们纷纷议论着,青壮们摩拳擦掌,眼满是狂热热切的神色。他们总是渴望着战争,渴望着建功立业,像他们的祖先那样,纵横四海,横扫八荒;

    但是年纪大的老人们,却满脸沉重,唯有苦涩的叹息飘起。经历了岁月的沉积后,让他们更加看透生命的意义。他们不会像年轻人那样无知无畏,他们更清楚,在这个残酷的世生存,是何等的艰难。

    王帐一侧的一处土山,一道火红的身影蓦地一震,随即翻身跃一匹同样全身火红的骏马,轻叱一声,也朝着王庭急速奔去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已经回来好多天了,当日罗刹人主营一战后,她和大王子博罗特分开,随着科尔沁部而走。本想着或许能再次邂逅苏默,但可惜天不从人愿,终是一无所得。直到回到了王庭汗帐,也总是怏怏不乐,再没了往日的欢快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那日,众人这才发觉了阿鲁尔的失踪。阿鲁尔的祖父,阿哈刺忽知院、左帐王惊怒不已,要求达延汗立即发兵救援,却被达延汗强力压下。由此,左帐王愤恨不已,连带着对图鲁勒图也记恨了。

    老家伙认为,自己孙儿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,全是因为追求图鲁勒图不得所致。尤其是其他几个蒙古小王公说起一路的遭遇,隐隐暗指图鲁勒图倾心大明钦差副使苏默,偏心偏帮,终使得有此结果。这让左帐王更是恨恨不已。也由此使得王庭内部暗流涌荡。

    不过其时好在正值博罗特大破罗刹南方军团的大胜之威下,左右劝说,或许阿鲁尔是跟着大王子追击溃敌去了,这才将此事最终压下。

    然而图鲁勒图却是隐隐担忧,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。又加始终不得见苏默,心情愈发郁郁。连日来,便总是独立于山岗之,只盼着能忽有一日,那狠心的情郎能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,那突兀出现的一队溃兵,终于让图鲁勒图的担忧更加了三分。哪还顾得规矩,当即便打马闯入大帐。

    刚刚到了大帐之外,不等进门便听到里面放声大哭,不由的心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勉强压住心恐慌,挑帘走入,目光在几个跪在间的汉子身一转,这才看首端坐,正面色阴沉如水的达延汗请安。

    达延汗勉强露出个笑脸,抬了抬手将她招了过去,温和道:“勒图儿,怎不去唱歌玩耍,来寻父汗可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孺慕的抱了抱达延汗,却转头看向跪着的那几人,蹙眉道:“父汗莫要当我还是小孩子,孩儿可也是曾千里杀敌过的了。这些可是大王兄的部下?为何在此哭泣?大王兄呢,何时可以回来?”

    达延汗面色一变,正待编个话儿岔开,图鲁勒图却似隐有所觉,美眸转向那几人喝道:“我听说勇敢的战士只会流血,从来不会流泪,是什么事情竟然让你们不顾勇士的尊严,像个懦弱的羊羔一样可怜?”

    低下几人不由大为羞愧,相互看看,带头那个双眼神色复杂的看向图鲁勒图,咬牙道:“别吉说的是,我们不该哭泣,只是心忧主,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脸色一变,急急道:“我大王兄怎了?你们心忧什么?大王兄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她一连三个问题问出,那几人却脸现冷笑,仍是那带头的汉子昂然道:“别吉这却错了,咱们不是大台吉的部下,而是二王子的属下。大台吉现在何处,现在又如何却是不知的。”

    图鲁勒图一愣,心惊道:“二王兄?二王兄又怎了?他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人不由的眼圈又红了起来,这次却拼命忍住,咬牙道:“好叫别吉知晓,主这次却是被别吉的心人害死了。那明人使者苏默,连番耍弄奸计,挑衅主,诱使主追击于他。却在堆塔尔河畔设伏,利用晚间天色不明之际,以火炮伏兵大败我方。如今主所部尽溃,主自己也下落不明,怕是……怕是已然被那明狗所害。我等死战得脱,却遍寻主不得,左右无计,这才只得返回向大汗禀报。但望大汗为我等做主,尽图明狗使团,为我主血恨报仇!可……可……”他说到这儿,眼神儿瞄了瞄首默默不语的达延汗,脸露出愤懑之意,终是又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图鲁勒图一颗心砰砰的跳了起来,万万没想到,自己想兹念兹的那人,却在此刻终于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消息却是如此残酷,他不声不响的离开了自己,竟然跑去和二哥为难起来,还打败了二哥,让二哥至今生死不知。这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她本不过十六岁的年纪,正直情窦初开的年纪。与苏默一番相遇,一路被苏默那别具一格的风采吸引,终于无可挽回的陷入情。

    而眼下,这情郎竟然与自己至亲之人起了龌龊,顿时让小姑娘左右为难,手足无措起来。一颗芳心之,又是委屈又是担忧。既担忧两人感情的走向,又担忧二哥的安危,一时间此痴在了当地,便如失了魂魄也似。

    达延汗看的心疼至极,他总共有十一个儿子,但是女儿却唯有图鲁勒图一个,平日里最是疼爱宠溺。如今眼见女儿这失魂落魄的模样,连忙将其揽了过来,低声安抚不已。

    这几人方才所报,他当时听过也是愤怒不已。只是这些蠢货要自己去屠戮大明使团,自己岂能跟他们一般愚蠢,真去做那种蠢事?大明使团代表了大明朝廷,自己真要那样做了,便是逼着大明跟蒙古开战了。

    对于大明,他虽然不怕,但却也不无忌惮。他深深的知道,大明与草原别的部落不同,那个民族如今看似疲弱,但是真要逼迫过急,一旦将其激发出潜力,爆发出来的力量绝不是蒙古所能承受的。否则的话,数十年前,土木堡一役,他也不会最终虎头蛇尾,只收受了些利益便放过了大明皇帝。

    针对大明,他暗暗制定的国策,其实是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吸食者。以大明的富有来给养蒙古,温水煮青蛙,慢慢的、一点一点的蚕食这个庞然大物。只有到了将其彻底吸干挖空之后,才会考虑发出一击必杀,再复昔日先祖的荣耀。

    但这一番心思却不必跟这些底下的人多说,更不用说此刻正值蒙古欲要利用大明的外部压力,来促使蒙古统一大业的关键时刻。他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儿子,去屠杀大明使团,跟大明开战呢?

    更不用说,大明使团是大明使团,苏默是苏默,这完全是两回事儿。即便苏默顶着一个钦差副使的名头,但是以他的地位和智慧,又如何不知道苏默这个钦差副使如何来的?

    不过一个幸臣,即便要报复,大可去杀了便是。但是屠杀大明使团这种事儿,却是根本行不通的。这几个没脑子的蠢货,完全不懂政治,却因为自己不肯答应,在这儿擦天抹泪的,还引得心爱的女儿着急难过,真真该死至极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却也不便当着图鲁勒图的面儿发作。而且身为一个父亲,他自然也能看出来女儿对那个苏默的感情。但还是那句话,一码归一码。闺女喜欢,便可以让那混蛋害自己儿子吗?更何况,一个南人,竟敢勾引自己的宝贝女儿,真是狗胆包天、该死至极!

    也罢,这次便借此事宰了那小狗便是,想来大明皇帝也不会为了个幸臣跟自己发难。最多自己到时候装糊涂,只推说大明使团在自己王庭做客,根本不知道那苏默的身份是。

    至于女儿,不过是小孩子一时好,只要过些时日,什么喜欢感情的,自然会慢慢遗忘。到时候再择一英俊勇敢之士配之,不信天下除了那小狗外再没好男儿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招呼人进来将浑浑噩噩的图鲁勒图领了下去,这才转身怒视了那几人一眼,随即传下令去,拨一个万人队,一路往堆塔尔河搜寻。若遇那苏默,不必多问,立斩之!

    ://..///36/36425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