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0章:追上了
    “阿嚏!”端坐在大尾巴熊背上的苏默狠狠打了个喷嚏,狐疑的抬头四下望了望,揉了揉鼻子悻悻的嘟囔了几句。

    旁边胖爷关切的望了过来:“少爷,没事吧,要不加件袄子吧。”

    苏默摇摇头,若有所思:“没事儿,不是冷的。大爷的,不知是谁在念叨爷呢。总有刁民想害朕……”

    胖爷身子一晃,差点没一头栽下马去:“少爷,慎言!”说着,连忙转头四望,见无人注意到这才面色稍缓。

    这位爷真是没什么不敢说的啊,这话要是被人听了去,妥妥的抄家灭族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他倒是了解这位主儿,并不是真的有谋反之心。方才那话多半也是跟往日听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一样。可自己了解的无妨,但要是落到旁人耳朵中就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苏默耸耸肩,也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。这尼玛可不是后世,那“朕”能是随便称的吗?皇帝老子分分钟教你做人。

    摆摆手,眺望着前方看了一会儿,懊恼道:“前方有发现没?那孙子跑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当日堆塔尔河一役,他利用天色和地利,又是火炮又是伏兵的,将那位蒙古二王子糟践惨了,最后只带着数十骑突围而走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一向是苏老师的原则,当即便衔尾急追。这一追就是两天,结果那位济农不愧为土生土长的草原人,再加上胯下坐骑极为神骏,愣是让他到现在也没得手。

    魏壹和魏四等人报仇心切,早早的追在前面。剩下苏默和徐鹏举俩人骑术实在太渣,只能落在后面远远跟着。作为贴身护卫,胖爷便也只能带着十八亲卫跟着一起了。

    至于徐鹏举徐小公爷,娇生惯养惯了的,这连续的两天骑马,大腿上皮都磨破了。在苏默跟前哀嚎了好一阵子求安慰,终于获得了老大开恩,单独给他安排了一驾马车乘坐。这会儿正躲在车里歇着呢。

    由是如此,这速度愈发慢了下来。跟前军追击部队之间,便只能依靠斥候往来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苏默骑着汤圆,依仗着汤圆后背宽阔,倒是少遭了许多罪,不过到了此时也是疲惫不堪了。眼瞅着还没追出个结果来,心下也是不由有些着急了。焦躁之下,这才一时疏忽,随口把后世的话溜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已经过了堆塔尔河了,应该是杭爱山附近吧。”胖爷招手唤来人问了问,这才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杭爱山?”苏默喃喃的重复了一遍,使人取来地图比对了一番,眉头不由微微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杭爱山正处于蒙古王庭和罗斯人驻扎大营方向的中间位置,没想到这一通追,竟然转了个大圈儿又回到了起点。

    罗斯人那边的情况暂时不清楚,但是这离着蒙古王庭终是越来越近了,这让苏默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去,把鹏举喊出来,所有人全部骑马,加速追上去。我琢磨着有些不对劲儿,怕是要夜长梦多啊。”苏默沉吟了一下,随即收了地图,果断下令道。

    胖爷应诺,勒转马头往后去了。不多时,徐鹏举一脸哀怨的骑马赶了上来,叫苦道:“老大啊,前面有魏大和常家兄弟呢,要不要这么急啊,害怕那孙子跑没了不成?我魏国公府可就小弟这一根独苗啊,可不敢绝了后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众魏国公府亲兵齐齐满头烟线。这爷还真是什么话儿都敢说,一点忌讳都没有啊。这要是被老国公知道,怕不要抽死丫的。

    苏默斜眼曳了他一眼,随口安慰道:“别担心,你真要有个好歹的,咱兄弟保证回头给老国公多踅摸几个能生养的,绝不会让你的担心成为现实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众亲兵这个汗啊,下意识的都往旁躲开了些,天爷的,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。自家小公爷这位大哥竟然比小公爷还要生猛,真心不敢听下去了啊。

    徐鹏举震惊了,颤颤的指着他叫道:“不是吧,这么毒?这种话你都能说出口,会天打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挥手传下令去,众人纷纷扬鞭打马,整个队伍的速度猛的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微微伏低身子,减少迎风的阻力,苏默没再跟徐鹏举贫,沉声道:“别废话了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再不能追上那孙子,怕是要出变故。”

    徐鹏举眼神一凝,也收了笑脸,沉声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苏默摇摇头:“说不好,总之还是尽快把这事儿解决掉……”话刚说到这儿,猛然就见前方一骑狂奔而至,正是前方负责联络的斥候,当即就是心理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启禀公子,东边发现大队的骑队,看规模不下万数的样子。以目前的速度,大约再有半天功夫就能和咱们对上。魏大统领使小的请示公子,是战是退,还请公子速速示下。”斥候大口的喘息着,不待马停就抱拳急问道。

    徐鹏举等人面色大变,纷纷看向苏默。他们此番汇合了常家兄弟的队伍,总数也不过千余人。在这开阔的地方,和上万的蒙古骑兵对上,结局完全没有丝毫悬念。

    魏壹使人来问的意思,其实是表明自己的态度,让苏默不必担心自己兄弟报仇心切,还当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苏默却并没马上回答,眼神微微沉了沉,抬头问道:“前方那济农所在什么方向?可能追的上?”

    斥候犹疑了下,还是抱拳回道:“回公子,那济农所奔的方向与来敌相反,而且前方山林颇为密集,咱们追踪的人已经咬上了他们,若一定要追的话,估计再有一个时辰就能追上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睛微微一眯,迅速的在心中衡量了下,随即果断的挥手道:“告诉魏大哥他们,不必管来敌,全军加速追上那济农。此番不斩其首级决不罢休!”

    斥候大声应诺,勒转马头叱喝一声,飞快远去了。这边徐鹏举小脸儿有些发白,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颤声道:“老大,真要硬干啊。”

    苏默微微摇头,淡然道:“不是硬干,而是必须这么干。要知道,这里一马平川的,咱们的人又连续追了这么久,早已人困马乏,想要在平原上跑过对方那是妄想。刚才斥候也说了,前方是多密集的山林地带,唯有在那里才能最大限度的阻碍蒙古骑兵的速度。由此,或可避过此劫。正好也顺手宰了那济农,总不能白费了这番力气,却也是那济农合该命绝了。”

    徐鹏举这才猛省。当下众人喝声连连,猛催胯下战马,尘土翻翻滚滚之际,略略偏转方向,先一步往那山林之地堵去。

    待到大半个时辰过后,果然沿路开始起伏不平,一簇簇一片片的老林也多了起来。而随着越来越深入,待转过又一片林子,前方的人喊马嘶之声已可听的清晰了。

    众人精神一振,当即又再加紧催马前行。不多时便终于看到了原本追在前方的己军,最前方正有四个雄壮的大汉,往来奔驰着大声喝骂不绝。

    徐鹏举指点着,说那便是常家哥四个。苏默之前虽然和他们一起配合伏击了一把,但因时间太紧,却是直到此刻才算真正见面。

    轻轻拍拍汤圆的大脑袋往前迎去,前方队伍左右一分,魏壹和魏四两人却先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到了近前,魏壹魏四兄弟脸上又是感激又是焦灼,齐齐翻身下马见礼。苏默为了给他们兄弟报仇,竟肯不避艰危,毅然顶着被后面紧追而来的蒙古大军也要诛杀济农,让二人实在不知如何报答才是了。

    两个铁铮铮的汉子跪倒在地,满目含泪,嘴唇颤颤的说不出话来,只是深深的叩下头去。

    苏默跳下汤圆,疾步上前扶起,摆手道:“二位哥哥不需多说,我这样做固然是为了给二哥三哥报仇,却也未尝不是自救。以这般近的距离,咱们根本跑不过蒙古人,也只能死中求活了。”

    魏壹两人不知该如何说,只重重的点点头。所谓大恩不言谢,到了这个地步,已然不需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怎么个情况?”两人引着苏默向前,苏默目光扫了前方一眼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魏壹沉声道:“那贼子带着几个亲卫冲进了一处山洞中,据险而守。咱们兄弟冲了两次,被伤了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苏默眉头一扬,脸现诧异之色。旁边魏四恨恨的道:“他们里面有神雕手。”

    神雕手,就是蒙古军中神射手的称呼。据说这些神雕手个个都是能挽五石强弓的高手,百步之外箭不虚发,端的是极厉害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真是铁了心依仗地形之利,那山洞不过两三人宽窄,外面地形逼仄,便有再多人也施展不开,倒是真让人一时半会儿难以拿下。

    正说着,前面马蹄声响,四骑次第奔来。到的近前,纷纷翻身下马,正是刚才在前面骂阵的常家四兄弟。

    苏默闪目打量,但见四人俱皆是彪悍雄武之士,年龄也都在二十上下,眼神转动之际,便透出桀骜不驯之色,显然没一个是本份的主儿。想想也是,若是本份的,又哪里会跟徐鹏举混到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苏默在打量他们,常家哥几个也在观察苏默。他们早听徐鹏举、张悦等人无数次的提过这位大哥,如今一见,但见苏默只是个瘦弱的书生模样,不由的眼中便露出几分不屑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是当着徐鹏举的面儿,倒也不好太过表露出来。当下便依着规矩上前见礼一番,毕竟好歹苏默身上还顶着个朝廷钦差的名头,这礼数却是对着皇命也要尽到的。

    苏默看在眼里,心知肚明,却也不去说破。笑眯眯的和哥儿四个见礼一番,这才问起里面情况。

    常家兄弟中老幺常罴恨恨呸了一声,大骂道:“恁个没卵子的,只会躲在里面放冷箭。王八蛋,倒是射的一手好箭,着实让爷爷头疼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粗豪,说话之际眼神儿也不时瞟着苏默,颇有几分挑衅的意味。

    徐鹏举就变了脸色,待要说话,苏默却不动声色的拉住,笑道:“哦,这么说,几位常兄暂时没什么好办法了?”

    常家哥儿四个互相对望一眼,老大常虎抱拳道:“倒也不是没办法,大不了硬冲就是,就不信他们有多少箭可射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何必如此?白白让儿郎们损伤。”

    老三常熊斜眼睇他,撇嘴道:“那苏哥儿可是有法子了?”

    苏默不由嘿嘿一笑,脸上露出促狭的神色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