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2章:毒舌杀敌
    苏默的熏耗子毒计很见效,随着越来越浓的烟烟扇入,密不透风的山洞中咳嗽声越来越频繁。

    里面有人用蒙古语嘶声大叫了几声,随即便有箭矢从中射了出来。然而山洞外的军士提前便防备了这一手,负责往里送烟的都站在箭矢射不到的死角。而窝弓以待的,前方也都有大盾竖起。

    零散的几支箭矢飞出,大都钉在盾牌上,少数几支却飞的不见了踪影,连苏默军半根毫毛都没伤到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拼了……咳咳,长生天会庇佑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冲出去,冲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咳咳,苍狼的子孙……咳咳咳……是不会屈服的…….”

    眼见射箭无用,里面的人终于受不住了。一连串的口号响起后,几道人影挥舞着兵刃,从浓烟中显露出身形。

    魏壹面色沉凝如水,站在大盾后面,眼神中透出冷酷的寒光。缓缓抬起手来,轻叱一声:“放!”

    随着一句令下,早已准备多时的弓弩手顿时齐齐而动。嘣嘣嘣,几乎连成一片的弓弦震动声中,数十支弩箭恍如电光石火一般,形成了一片密集的箭雨。

    大明与蒙古不同的是,蒙古人擅长使弓,可谓个个都是神射手,这是马背上种族的天生优势;而大明则是多用弩,因为弩与弓不同之处,就在于弩靠的不是个人臂力,而是机括之力,稍微训练下便可上阵。

    这一排排箭矢攥射下,那刚刚冲出洞口的几个蒙古兵顿时惨嚎连声,瞬间如同人形刺猬一般,带出一蓬蓬的血雾,打着旋儿倒地不起。只是这一波攥射,第一批冲出来的五个人全部葬送,无一漏网。

    山洞中一片惊呼声响起,随即便是大声的咒骂和嚎哭之音。

    常家兄弟和徐鹏举,以及土岗上的苏默都走了过来,相互对望一眼,苏默只是微微一笑,常豹则一挑大拇指,赞道:“苏哥儿,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苏默摇摇头,一副高手寂寞的表情:“雕虫小技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常豹就不知该说什么了。自己只是随口客套下而已,这么点场面算什么啊。可偏偏这位脸皮厚的没边儿,倒似真见了多大的泼天之功似的。

    他们四兄弟往日里也算是有名的混不吝了,但说无耻到这人的程度,也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徐鹏举在旁看的常家兄弟吃瘪,不由的吃吃笑了起来。苏老大就是有这种能耐,总会让人哭笑不得,偏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使出这般恶毒手段,便赢了也不算英雄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山洞中传出一声嘶哑的怒吼,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咳嗽,却是济农终于忍不住了,大声叫骂起来。

    苏默耸耸肩,毫不在意常家哥几个戏谑的眼神,扬声道:“是啊是啊,我本来就不是英雄,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.咳咳咳……”山洞里,济农还没被呛死,却好悬没被这句话噎死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,你难道就不怕引发两国刀兵吗?杀了我,我父汗绝不会放……咳咳,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苏默嘿嘿阴笑,“杀你?谁杀你了?谁作证?谁看到了?我只是闲来无事,出来打猎熏兔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.无耻!卑鄙!你…….咳咳咳…….”济农怒不可遏,大声叱骂着,却冷不防又被狠狠呛了一通,后面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几句话的功夫,本就逼仄的山洞中浓烟更重了,饶是里面济农靠着浸湿的面巾,也实在是有些抵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通连连的咳嗽之后,无奈的道:“……你,你究竟要如何才肯罢手?”

    苏默哈的一声,脸上笑容不变,声音却透出一股刺骨的寒意:“罢手?却不知殿下在对付我魏二哥、魏三哥时,可有罢手?”

    里面济农沉默下来。半响,有些羞恼又屈辱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前番是小王的不是。不过,小王也是被人蒙蔽了,不知那谷中是阁下的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魏壹魏四二人顿时眼睛血红起来。苏默哦了一声,诧异道:“真的呀。哎呀,巧了,我这会儿可不是也不知是殿下在里面吗?我说了,只是打个猎,熏兔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济农听的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你大爷的,老子说不明情况总么也要靠些谱,毕竟之前双方并未正式冲突,攻略之时你苏默也不在当面。可你现在也说什么不知,这不纯属瞪着眼说瞎话,明摆着欺负人啊。

    旁边仅剩的几个护卫纷纷叫骂起来。济农却是暗暗一叹,明白这会儿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愤怒什么的毛用没有。挥手让众人收声,这才低沉的道:“苏大人,小王说了,是真的不知那谷中乃是你的兄弟。小王接到牧民来报,只说有贼人肆意劫掠、杀我族人。小王身为人主,岂有坐视之理?罢了,如今误会已经造成,说再多也是无用。小王愿付出代价补偿苏大人,还请苏大人看在两家结盟的情分上,高抬贵手绕过这遭。苏大人若肯应下,条件任凭你开如何?”

    苏默眼珠子乱转,沉吟道: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魏壹魏四胸膛急剧的起伏,额头上青筋暴跳。魏壹眼中又是失望又是黯然,却死死的按着兄弟,不让他出声。

    说到家,他们只是家仆,性命身家都是主家决定的。苏默与徐鹏举兄弟相称,徐鹏举也早已有言,言明苏默的话便等同于他这个世子之言。

    既如此,如果苏默真的要决定收取巨额回报放过济农,他们做下人的,是不该有任何怨言的。

    徐鹏举也是一怔,怔怔的看向苏默,眼中满是狐疑之色。以他对这位老大的了解,或许下流无耻、龌龊卑鄙,但却绝不会背信弃义,贪图什么巨额厚报的。

    常家兄弟却互相对望一眼,常熊常罴脸上露出鄙薄之色,常虎若有所思,常豹则饶有趣味的看看苏默,然后对兄弟几个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苏默毫不理会身后众人的脸色,沉吟片刻后,欣然笑道:“好好,便是如此。但不知殿下能出价几何,可莫要让在下失望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魏壹魏四顿时面色惨然,深深低下头去。里面济农却是大喜不已,扬声笑道:“苏大人果然深明大义,小王愿出良马百匹、黄金千两、各色上等皮毛若干。两家从此化干戈为玉帛,不知苏大人以为如何?当然,若苏大人另有要求,只管提出来,小王无有不应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中带着颤音儿,满是激动兴奋之意。只要能先过了眼前这一关,待得自己脱了身回去,定要尽起大军,雪此奇耻大辱!到时候,让这贪鄙的小贼后悔莫及!

    他心中正想的凶狠处,外面苏默的一句话却登时让他满腔兴奋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好好,甚好,殿下果然慷慨。不过苏某还有一个条件,还望殿下不吝应承。”

    济农脸颊急剧的抽抽了两下,这小贼竟如此贪婪,这么一笔丰厚的赎金居然仍不满足,竟还有要求,贪心不足者一至如此!

    强压着心中怒火,强笑一声道:“好好,无妨,苏大人便请说来。”

    苏默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泽,嘿然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这笔买卖只是殿下一人所用。至于殿下身边的其他人嘛,却是要借他们项上人头一用,祭奠我二位兄长。这个小小的要求,还请殿下莫要吝啬。”

    什么?居然要自己护卫的人头?!这小贼分明是要赶尽杀绝啊。济农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没脑子的,苏默这一手,根本就是毫不掩饰的离间计。自己若真答应了,顿时便成了孤家寡人不说,即便是真的逃过了性命,待到回去后,还有何人再肯为自己效死?

    若真那样,自己便活着也等于死了。不但再没了继承汗位的资格,在众兄弟环伺的恶劣处境下,怕是连一年都不一定活的下去。

    这小贼,好阴毒!

    济农这边大骂,魏壹魏四却是眼神一亮。虽然不能诛杀济农这个首恶,但是若能斩尽他的爪牙,也算是对两位死去的兄弟稍作安慰了。

    常豹脸上趣味更重,眼中满是惊叹赞服之意……

    “你休想!我,乌鲁斯博罗特,苍狼的子孙、黄金血脉的后裔,岂是出卖手下以求苟活之辈!你既如此逼迫,唯死战耳!”山洞中,济农暴怒咆哮,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济农!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“济农恩重,我等愿为济农赴死。但请济农照顾好我等家人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济农无需为我等惜身。长生天在上,愿来生仍为济农爪牙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明狗休要为难我家济农。不过一条性命而已,便与了你这明狗又何妨!待得来世,再生啖汝这狗贼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中,剩下的几个护卫又是感动又是愤怒,纷纷出口拦阻济农。随即便见人影一闪,已是大吼着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默撇撇嘴,喃喃的鄙视道:“没素质,真没素质。连自己主子都直呼其名,还装什么忠贞不渝的。漫天要价就地还钱,不满意可以说嘛,骂人就太过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常家兄弟和徐鹏举一起捂脸。常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凑近了低声道:“苏哥儿,人家哪有直呼主子之名了?所谓济农本就是蒙古特有的官位称呼。没听人自己说了,人家的名字是乌鲁斯博罗特。”

    咦?是这样吗?喵了个咪的,又出糗了,都是这该死的济农搞的。苏老师暗暗羞恼的想道,脸上却丝毫不露怯,诧异道:“那个重要吗?围观自杀,赶紧的。哎呀,自杀噯,真心不常见的。”

    常豹就又无语了。

    山洞口,七八个蒙古汉子怒吼着冲出来,便站在洞口四五米开外,毫不犹豫的横刀自刎。血雾迸射之际,次第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明狗!若敢不守信诺,老子便做鬼也不放过你!”最后一人扬声怒目冲着苏默这边大喊一声,随即也挥刀倒下。至死,一双怒目圆睁的眼睛,都直勾勾的怒视着人群中的苏默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!”

    山洞中响起一声绝望凄厉的叫喊,随即跌跌撞撞的冲出一道身影。满头满脸乌漆麻烟的,如同刚才煤窑里爬出来的也似。待到目光触及那倒了一地的尸首,浑身顿时一僵,最终颓然坐倒下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