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4章:夺气
    苏默亲热的拉着乌鲁斯博罗特,走到那支插在地上的箭矢前面。然后弯腰伸手将那支箭拔了起来,笑眯眯的对他道:“小鸡啊……”

    乌鲁斯博罗特毛了,小鸡是什么鬼?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是叫济农吗?这是昵称……唉唉,你这什么表情?好好的,跟你说话呢。”苏默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叫乌鲁斯!孛儿只斤?乌鲁斯博罗特!济农是我的封号。”乌鲁斯博罗特咬牙切齿的纠正道。这个混蛋还号称才子呢,连这都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默皱皱眉,砸吧了下嘴儿:“哦,这样啊。好吧,你们蒙古人真麻烦,起个名都这么啰嗦。嗯?孛……什么斤,你们起名儿还带着份量的啊。”

    乌鲁斯博罗特大怒,怒目相对:“不许亵渎我的姓氏!那是高贵的黄金汗帐一脉才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不耐烦的摆手打断,掂了掂手中比之寻常箭矢长处一大截的利箭:“那个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小鸡啊,我发现你的人缘真不咋地啊。看,离着这么远,人家都想干掉你。”

    乌鲁斯博罗特差点气疯了,怒道:“放屁!这是警告之箭,是射向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:“不可能,我跟人家不认不识、无怨无仇的,人家干吗大老远跑来射我啊。相信我,这真是射你的。”

    乌鲁斯博罗特冷笑着斜眼觑他,懒得跟他缠夹不清。但是随即就变了脸色,大声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苏默手中的利箭,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狠狠的插在了他的肩窝里了,崖上崖下,众人齐齐惊呼出来。

    “喂,下面的小子,你他妈的会不会射箭啊?这么大个靶子都射不中,还要爷帮你补刀。来来,继续,多练习才能有好成绩,我看好你哦。”

    一把薅起乌鲁斯博罗特的发髻,迫使他直起身,自己却闪身躲在后面,从乌鲁斯博罗特肩膀后面露出头来,冲下面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常家兄弟和众侍卫齐齐石化,徐鹏举一手叉脸,这臊的啊。老大啊,咱这不要脸的把戏搁家里玩玩也就罢了,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儿这么做真的好吗?

    唯有胖爷面不改色,这才是咱们的少爷。

    下面正来回奔跑的宝弓哲别也震惊了,若不是骑术精深,当场就要从马上一头栽下来。

    “明狗!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苏默扒着脑袋往下探看,听宝弓哲别大骂,毫不犹豫的伸手握住插在乌鲁斯博罗特肩上的箭枝,又再用力一搅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乌鲁斯博罗特再次长声痛叫起来。不是他不汉子,这尼玛真心太痛了啊。

    被斩上一刀射中一箭没啥,常年野外生存,哪个蒙古爷们不曾挨过刀创箭伤?甚至野兽活生生的撕咬都挨过,谁又曾皱过眉头?

    可尼玛被这样把箭插在身上,按着来回的搅合……你大爷的,那是肉啊!你当是搅浆糊吗?

    又加上完全的出其不意,饶是图卢斯博罗特再如何自诩铁汉,也忍不住惨叫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大男人家家的,叫个屁啊,一点都不坚强。下面的,来来,继续射啊,别停。”苏老师在身后鄙视的埋怨声,随即再次兴奋的冲下面大喊着。

    乌鲁斯博罗特要抓狂了,剧烈的挣扎起来。这小王八蛋简直就是个没人性的魔鬼!自己怎么就昏了头,非要招惹到他呢?乌鲁斯博罗特这一刻是真的后悔了、恐惧了。

    下面的宝弓哲别也不奔跑了,骑在马上呆呆的看着上面的惨剧,脑门上汗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怎么就成眼前这样了?自己不过是想震慑一下,迫使对方心存顾忌,即便是不能马上放了济农,也不至于伤害到他。

    可……可上面那个小鬼咋就能恁的无耻呢?他不但狠狠伤害了济农,竟还要栽赃给自己。这要是传回大汗的耳朵里,等回去后自己还要不要活了?

    当然,大汗还不会昏聩到相信自己有谋害济农的心思,但是济农因为自己的威胁才受到了伤害的事实,却也是无可辩驳的。

    这些贵人们是何等金贵的身子,此番若真被认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伤,怕是就连济农也要记恨自己了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宝弓哲别忽然后悔的向撞墙。自己非要争的个什么风头?说什么以神射威慑敌人,或能让敌人就此释放了济农。这下可好,肉没吃到嘴里,先被肉里冒出的骨头硌掉了牙。

    他妈的上面那个大明的混蛋到底懂不懂战场规则啊?不是应该被自己一吓后,色厉内荏的谈条件求活命吗?即便就算他自己不惧,可不也得为手下的士卒想想?

    可特么的眼前这画风……唉哟我去!宝弓哲别左思右想想不通,然而猛不丁一道灵光显现,忽然就那么悟了。

    妈蛋,自己这是碰上棒槌了啊!上面那个混蛋,根本就是个屁都不懂的愣头青棒槌!这种近乎二百五的傻叉,你还能期望他明白什么叫威慑,什么叫战场规则?

    自己咋就这么命苦呢?偏偏百年不遇的极品,就让自己给碰上了,貌似还是自个儿强烈要求主动求碰的……

    宝弓哲别心丧若死,懊悔如同狂潮浪涌一般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几声短促的号角声,那是带队的万夫长年罕帖木儿发出的召回军令。

    宝弓哲别抬头再次望望上面还在不停喊着让他射的棒槌,眼中射出极愤恨的目光。然而最终还是不得不叹口气,恹恹的调转马头往本阵而回。

    之前他携着惊世神射绝技,信心满满而来,回去时却满心伤痕、垂头丧气。这让蒙古大军如同泰山压顶般的气势,都不由的跟着消退了几分。

    与下面蒙古大军的士气一沮相反,崖上大明众士卒却是忍不住爆出一片的欢呼。

    没有人惧怕死亡,甚至所有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毕竟双方的实力,实在是天差地远了去。之所以仍然如磐石般屹立在这儿,靠的是坚韧的心性和不屈的血气。但这并不表示大伙儿活够了,或者是真的认为自己能以一千对一万,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才,自家的首领以一种近乎胡闹的方式,竟生生的压住了对方的气势,使得三军气为之夺。这,何尝不也是一种胜利?

    众人眼望着苏默笑眯眯的溜溜达达走了回来,眼中都露出崇拜敬服之色。这个面上看去惫赖的少年,这一刻那瘦削的身躯,似乎忽然间变得无限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常家老三老四眉飞色舞,毫不掩饰的齐齐挑起大拇指,表达着赞佩之情。先前的诸般鄙薄和轻视,这一刻再也不见了半分。纯粹的武人就是这么简单直接,只要你能拿出本事来,他们就会热烈的接受你。

    常虎常豹兄弟俩无奈的对个眼色,都是苦笑着摇头不已。这等诡异的场面,实在也让两人不知该怎么说好了。可就算这一刻暂时占了上风,但接下来呢?又将如何应对?总不能指望着靠这种手段退了这一万大军吧?那是神话、是做梦、是小说,独独不会是现实。

    常豹叹了口气,深深的看着走回来的苏默,苦笑道:“苏哥儿,别藏着掖着了,还有什么高招都亮出来吧,也免得咱们这儿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苏默啊了一声,脸上露出茫然之色:“什么藏着掖着,高招?没啥高招啊,裸照倒是可以有……”

    常豹当即就凌乱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……你没后招,还这样激怒蒙古人?若他们就这么跟咱们耗下去,困守在这片山崖上,人吃马喂的,以咱们携带的口粮,最多两三天就要活活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苏默摊摊手,两只小眼睛无辜的眨啊眨,无奈道:“那咋办?你可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常豹瞪着眼睛看他。半响,终于华丽丽的败退。以手抚额痛苦的道:“好吧,你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这孙子肯定有后招!常豹恨恨的想着,奈何他非要装痴卖傻,常豹拿他还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这尼玛原本都是自个儿惯用的手段,如今却被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拿来对付自己,实话说这滋味儿真心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可这是抢戏、抢台词儿、抢角儿懂不懂?很招人恨的!常豹幽怨的看着一脸懵懂的苏默,这憋得。

    山崖下,蒙古大军中再次传出阵阵号角声。随着号角,两对骑兵轰然而出,分从两翼往崖前奔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这是要硬攻了!”旁边魏壹面色一变,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苏默,等他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苏默无辜的来回看看,茫然道:“你们干吗?都看我作甚?该干吗干吗去啊。”

    常家老三老四倒是兴奋起来,提刀上马便要往下去迎敌厮杀。常虎急忙拦住,开玩笑呢吧,这么几个人跟人家去硬抗,那不是勇敢,是傻逼!

    常豹叹着气揉头,暗暗的冲徐鹏举使个眼色。他算是明白过来了,自家兄弟几个之前的做作,肯定是让那小子记恨了。所以这会儿才装疯卖傻,这是*裸的报复呢。没法儿,只能靠徐小公爷出头了。

    徐鹏举早在看到这万马奔腾而来时就小脸发白了,要不是怕在兄弟们面前露了怯实在丢人,怕不早就撒丫子扯呼了。对于自家老大究竟有没有退敌之策,实话说,到了这个时候,连他都心中开始打鼓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接到了常豹的暗示,当即上前扯住苏默袖子,也不说话,就那么两眼含泪的默默凝望。

    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,这叫个恶寒啊。抬腿一脚将这恶心玩意儿踹开,怒声道:“来人,传我将令!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一振,终于啊,主将终于要拿出底牌了吗?大伙儿齐齐挺胸,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擂鼓!放——小——鸡!”苏大将军得意洋洋的发布号令。

    噗通!众人齐齐栽倒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