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1章:再退二十里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被人指名道姓的找上门来了,苏默这比装不下去了。无奈的咂咂嘴儿站了起来,指着乌鲁斯博罗特叹气道:“我说这位老兄,是不是你们蒙古人都缺根筋啊?没说吗,是他找你,你没事跟我吼个什么劲儿啊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打击面太广,众多蒙古兵士俱皆怒目而视。年罕帖木儿却面无表情,只冷然哂道:“即敢为却不敢当,汉儿亦不过如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咦,来了个装大尾巴狼的。苏默好奇的上下打量打量他,点点头:“嗯,我就是不过如此,你待怎的?”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顿时傻眼了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所谓打架也罢斗嘴也罢,都属于一种互动式的活动。也就是说必须要有个对手,或者确切点说,总要你的对手接招出招,这架才打的起来,骂的起来。不然的话,你一个人对着空气打啊骂的,那不是神经病也是精神不正常。

    显然,年罕帖木儿肯定属于正常人的范畴,所以他没声了。还怎么继续啊?这对手完全不按剧本走,台词儿都不跟你好好对,年罕帖木儿真心想喊导演换人了。

    你打人,人家不还手,直接u的一下闪了;你骂人,好嘛,人家直接点头说你骂的是,完全不搭茬。这就跟卯足 一口气狠狠打出一拳,却打在了空处,那种不受力的感觉,简直让人难受的想吐血啊。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这憋的,脸都涨紫了。

    “帖木儿叔叔。”旁边乌鲁斯博罗特看着年罕帖木儿吃瘪,又是无奈又是可怜,暗暗叹气之余,不得不开口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跟那个恶人斗,怕是丧尽天良、丧心病狂之类的功夫不练到一定的火候,就想都不要想。乌鲁斯博罗特觉得,至少目下为止,绝对没人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那么,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赶紧岔开,不要继续下去了,免得自讨没趣儿。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重重吐出口气来,恶狠狠的盯了笑吟吟的苏默一眼,转头看向乌鲁斯博罗特,脸色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他需要牛羊。”乌鲁斯博罗特苦笑着道。但话刚出口就见苏默的眼神儿瞟了过来,猛然省起,连忙又改口道:“呃,是我,是小侄我,我需要一些牛羊。”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有些懵逼了,一头雾水的看着他,俩眼里全是小圈圈。

    这究竟几个意思?这一大早的,先是被忽然喊过来会面。好吧,这也没什么,本来他也准备派人来着的。自己已经按要求后撤二十里了,总要来谈谈下一步放人的事儿了嘛对吧。

    可是一上来事儿不等开谈,就先吃了一瘪,让他浑身的力气都没处使去。就好比提前磕了药准备大干一场了,结果上了床发现一切都是幻觉,没有妞儿,什么都没有,只能自己撸……

    这怎叫一个悲催、何等的失落说的?

    好吧,一切如泡影,如梦亦如幻,救苦救难的佛陀现身说法,终于将他解救了出来。他满心的感激想要报答些什么,结果佛陀却忽然跟他说想吃肉……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觉得真是日了狗了,这世界完全让自己不懂了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济农,你说什么?”他愣愣的问道。

    乌鲁斯博罗特面色木然,声音如同机械般重复道:“我需要牛羊,很多的牛羊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的牛羊……”年罕帖木儿眼神空洞,喃喃的念叨着。老半天才猛的反应过来,转头对苏默怒目喝道:“汉狗,你究竟在玩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能带一个万人队的人物,自然不会傻到这会儿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很显然,自家济农又被胁迫了。只是冷不丁的要牛羊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苏默打了个老大的哈欠,摇着头叹气道:“你名字里带个木字,看来还真是够木的。我说老木啊,济农说的多清楚了,他想吃肉,牛羊肉!懂?我们大明人都是慈悲性子,不忍杀生,基本上吧都是吃素的。所以没有肉提供给他。所以他想吃肉就只能找你们了嘛,这有啥理解不能的?赶紧的,麻溜儿送上千儿八百只牛羊过来满足你家主子爷。你这人啊,不是我说你,一点也不醒目,你这样怎么能进步?以后学着机灵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苏老师的老师属性打开,语重心长的耐心解释着。最后还非常关切的指出学生的错误,那叫一个毁人不倦,果然是师者风范。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要气疯了。我们济农想吃肉?你们明人性子慈悲、不忍杀生?还送上千儿八百只牛羊?

    我去大爷的,要不要老子吐你一脸啊?千儿八百只牛羊,我们济农是魔兽吗?一顿要吃千儿八百只牛羊;还你们明人不杀生,吃素……我吃素你个锤子!

    明白了,全都明白了,嘛了个鸡丝的!这孙子分明是没粮了,想要从自个儿这儿找补呢。自己之所以百般忍耐,顾忌济农安危,投鼠忌器不敢过于逼迫是其一;然则算定他们补给不足,坚持不了多久不也是原因之一吗?

    可现在,这个王八蛋显然是又要耍流氓,竟把主意打到自个儿头上来了。让自己给他提供牛羊充当补给,我你大爷的,这得是脑洞开到多大才能想到的?

    你们明人吃素不杀生?妈蛋的,怕是那千儿八百只牛羊送来,我家济农能捞到一根羊尾巴就算不错了吧。

    无耻之尤,简直就是无耻之尤啊!这尼玛根本就是绑票勒索啊!是谁说大明都是儒家子弟,最是讲个谦恭守礼、君子风范的?这尼玛有绑票勒索玩的这么熟练的君子吗?是谁说的这话,来,你站出来,老子保证不打死你!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剧烈的喘息着,真的要抓狂了。可是他偏偏不敢发作,这果断是绑票吧,以眼前这混蛋的卑鄙无耻,他完全拿不准对方会不会干出撕票的事儿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出征在外的,哪里来的牛羊?!”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蹦着,做着最后的抵抗。

    苏默耸耸肩,一点都没有被拒绝的羞怒。只是拍拍乌鲁斯博罗特的肩膀,怜惜的叹口气:“小鸡啊,没办法了,人家没有牛羊呢,看来你只能饿着了。唉,也不知你能坚持多久。可怜见的,活活饿死啊,那滋味儿,啧啧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叹气的,满脸的悲悯怜惜。乌鲁斯博罗特和年罕帖木儿同时面色大变。很显然,这混蛋又来威胁了。no牛羊就no口粮,乌鲁斯博罗特你就等着饿死好了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!”年罕帖木儿暴喝一声,须发戟张,两眼血红。他不能不喊停,虽然对方张口勒索牛羊,显然自己所料不差,应该是粮草将尽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真心不敢赌啊,万一不是这样,或者还能坚持个三五日的,但自家济农能不能坚持那么久?这要是万一把济农饿出个好歹的来,那自己还要不要活了?

    “十只!十只羊!我们只有这么多!”他咬着牙一字一蹦的道,两只拳头握起又张开,张开又握起,目光在苏默的脖子上盯着,恨不得掐死这小王八蛋。

    苏默却如同视而不见,再次拍拍犹如失魂落魄的乌鲁斯博罗特肩膀,叹息道:“小鸡啊,你吃羊毛吗?也不知你吃羊毛能不能管饱…”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眼前一烟,身子晃了晃,差点没从马上栽下来。王八蛋啊,十只羊我家济农却只能吃羊毛……你特么心肠还能再更烟点吗?

    “二……二十只!”没办法,他只能咬着牙加价了。

    “五百只羊、五百头牛!”苏默果断的转过头来还价,举起两只手比划着。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只觉的嗓子眼里一阵铁锈味涌上,“你特么怎么不去抢!”

    苏默一脸的无辜,摊摊手:“我不正在这么做嘛?哦,你是认为我的不够好,所以特意提点我吗?”

    我提点你一脸!年罕帖木儿努力抓紧鞍辔,以防自己掉下马去。这小王八蛋太气人了,怕是神仙都要坐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五……五十只!就这么多,再没有了!”他使劲闭了闭眼,半响才再次睁眼,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算看透了,跟这个这王八蛋不能生气,生气只能伤自己,何苦来哉?自己只能在对方划定的框框里尽量周旋,受制于人,便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家小鸡很能吃的……好吧好吧,我让一步,四百只羊、四百头牛……”

    “六十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最少也得三百只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.七十只!要就要,不要就算!”

    “小鸡啊,改喝汤吧,喝汤有助于健康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.”

    太阳爬啊爬,一直快要爬到头顶上了,苏默和年罕帖木儿终于就牛羊的数量问题,在“友好协商”的氛围下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羊,一百五十只;牛,二十头。

    苏默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儿,满脸遗憾的点点头。商业谈判太艰难了,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啊。这当老师和当业务员都是靠着一张嘴吃饭,但显然教师技能远不如业务员专精啊……

    旁观众人早已目瞪口呆很久了,敌我双方全体人员进入石化状态中。今个儿这场面别说见过了,听都从未听过好伐。众人果断表示,长见识了!

    年罕帖木儿身心俱疲的返身回阵,他觉得这一上午,简直比跟人厮杀三百合都累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走出两步,忽然猛的省悟过来。郁闷个天的,自己本来是要干什么来着?要人啊,怎么把这主要的事儿忘了?按约定,自己退了二十里了,就该把济农放回来了啊。要是人放回来了,还给他们个屁的牛羊啊。

    好吧好吧,这个想法还是不要有了。以那混蛋的尿性,肯定是属于想多了。但是兵退了,牛羊也给了,人总该也要放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再次返身回来,郑重的提出约定。

    苏默看二傻子似的看他,你家济农被我魅力吸引,暂时舍不得离开,还要再住些日子。所以,所谓放回什么的,再议,嗯,再议吧。

    还有,你们是退了二十里了,可是我们这不也下来了吗?哥俩儿又恢复距离了,所以,请再退二十里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