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4章:完败
    粘罕帖木儿*一声悠悠醒来,只觉得头疼欲裂,全身一点力气也无。

    “那颜,那颜!那颜醒来了,那颜醒来了!”身旁有人高声大叫道,声音中充满了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努力睁开眼,这才发觉自己正处身一个爬犁上,身上盖着厚厚的几层毛毡,一左一右两个亲卫紧紧的将他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他的声响,两个护卫一边俯下身子察看,一边大声欢呼着,勒停了爬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哪儿?”就着皮囊饮了几口,竟是酒?他眉头微微一蹙,摇摇头推开皮囊,开口问道。只是话方出口,却将他自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声音暗哑低沉,如同生锈的铁器互摩,简直不似人声。

    “那颜,咱们……”亲卫听他问话,相互对视了一眼,脸上露出又是羞愧又是黯然之色,讷讷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此时爬犁已经停了下来,陆陆续续有士卒围了过来,虽都是满脸关切之色,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目光转动,在这些士兵身上扫视了一圈儿,脸上浮上一层不健康的潮红,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,那突然而至的冰河之水,那狼奔豕突的亡命逃亡,还有那铺天盖地的惨嚎哀叫之声……

    败了,彻彻底底的完败!因为自己的大意,自己的轻视,终于中了明人钦差的奸计,导致整整一万大军几乎尽数葬送。

    这一切简直如同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不对,等等,自己好像忘记了些什么……啊,是了,伏兵!他记得最后一刻,斥候发现了对方的伏兵。自己当时怒血攻心,不顾一切的想要拼命来着,结果却忽然晕了过去。那么后来呢?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了刚才亲卫支吾着说不下去的样子,一颗心猛的沉到了谷底。将不可因怒兴兵,莫非因为自己的不冷静,造成了更大的损失?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猛的又睁开眼睛,死死的盯着身旁的亲卫,沉声道:“说!现在……现在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那亲卫沉默了下,终是拗不过,低下头小声的道:“那颜,小人们当时只顾着夺路而走,不知……不知现在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悚然一惊,迷路了?!竟然迷路了!在草原上迷路,几乎等同于陷入了死境。别看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蒙古人,相对于广大无垠的草原来说,便是他们也有许多未知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倒也不必太过惊慌,对于普通人来说,在草原上迷路就几乎等于死亡,可对于牧民们来说,重新找到方向的概率总是要比普通人大的多。

    他稍稍定了下神,使劲闭了下眼旋即又再睁开,咬牙挣扎着要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眼下情势危急,也不知具体损失的情况,作为主将,他必须马上起来主持军务,安抚军心,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和将士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可是他接连尝试了两次,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控制身体。似乎浑身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,往日那弥漫旺盛的精力,此刻竟如同干涸的大河一般,再也不见了丝毫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他愤怒的推开试图来搀扶的亲卫,又再次努力尝试……

    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最终,他绝望的仰面躺着,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他闭上双眼,喉咙中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,两道泪水不可自抑的顺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废了,竟然废了!他刚刚察觉到了,这次的创伤完全是发自内里。这种内伤外表看不出什么,却是以根基彻底崩溃殆尽为代价,换取自身机能的修复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他日后只能像个普通人那样,孱弱的活着。再也不能横刀跃马,沙场争锋了。

    “那颜……”亲卫们脸上都露出哀伤之意,低声呼唤着。同样作为一个武人,他们最能深刻的体悟到粘罕帖木儿的痛苦。

    风声呜咽着从原野上刮过,如同为英雄凋零的挽歌。

    良久,粘罕帖木儿缓缓睁开眼睛,微带着颤音却又坚定的道:“扶我…..起来。”

    亲卫们赶忙上前,小心的将他扶着坐好,又细心的将一层层的厚毡给他盖好。内里大损的伤体,眼下已经再承受不住草原的风寒了。

    看着粘罕帖木儿苍白却坚强如刀刻般的面颊、强自坚持沉静的眼神,亲卫们忍不住热泪盈眶,有人已经在低声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心如刀绞,微微闭了闭眼,深吸口气,这才睁开眼淡淡的道:“我昏过去后如何了?可与明军伏兵对上了吗?我们的损失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语调平淡无波,虽然透出些许无力,但那种平静却给了众士卒难言的信心,便放佛那个曾经无畏的将军,再次回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没有,那颜昏过去后,咱们不敢再冒失的硬抗,提前改变了方向脱出了堵截。所以,战损倒也没有,只是连续赶路,好多人跟不上,最终失散了……”亲卫越说声音越小,有些不安的偷眼觑他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面容平静无波,并没有如他所想那样发作,只是稍稍顿了顿后继续问道:“损失如何?”

    亲卫下意识的抬头扫视了一圈,这才黯然道:“眼下,大约……大约还有两千人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眼角猛的一抽,面上虽仍是没有表情,藏在毡毯中的手却遽尔紧紧握起。

    不到两千人,竟然只有不到两千人了。整整一万大军啊,活活葬送了八成!粘罕帖木儿心中如同被毒蛇噬咬一般。

    他使劲咬着牙,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,寒风中如同一座雕塑。

    众士卒们俱皆感到一阵无形的压抑,上千人都默默的看着他们的统帅,没有一个人发出哪怕一丁点儿声音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粘罕帖木儿终于再次抬起眼皮,开始下达一道又一道的命令。

    让人重新统计伤损,分派所剩不多的马匹物资,按照战力划分行伍。又使人烧水煮食,并派出几路斥候往四下探路,争取尽快定位方向。

    众蒙古兵纷纷忙碌起来,虽然整个队伍仍沉浸在大败的沮丧中,但之前颓丧的氛围却清之一空。他们的统帅仍在,也开始了再次发号施令,这便让大家都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他曾经带领着大伙儿取得了无数的胜利,这一次,必当也是如此。他们坚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半天后,队伍重新上路开拔,一路往东而行。经过初步的探查,终于大致搞清了方向。相信只要再寻到一些标志物,便能真正找到回去的路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仍是坐在爬犁上,身上盖着厚厚的毡毯,半倚着犁辕,目光悠远而空洞。

    那个大明钦差现在在做什么?他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安排?他会就这么放过自己吗?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粘罕帖木儿的脑海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此时的他,再也不会对苏默有一点轻视了。这个对手不但奸似狐,更是狠如狼。

    是的,粘罕帖木儿觉得,苏默甚至比他们这些自诩为苍狼子孙的人更像狼。而狼,是不会轻易放弃猎物的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大胜啊!咱们足足收了鞑子两千多颗狗头,俘虏了的更是有三千多人,这般战功,若是回的京城,怕不是要直接封侯了?哈哈,痛快,痛快啊!”

    江彬抹了一把脸上也不知是血水还是汗水的,兴奋的在苏默的身前大叫着。整个人从上到下都赤红一片,如同从血池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。

    苏默抄着手,笑吟吟的端坐在汤圆背上,脸上假假的掩不住得意之色。口中却不屑的道:“君雅,这便满足了?那粘罕帖木儿可抓到了?贼酋未得,战火未息,有什么可兴奋的?所谓封侯非我愿,但愿海波平,这才是某之愿也。”

    江彬噎住,旁边众人齐齐将头转过一边。这逼装的,真假。

    常豹却敏锐的捕捉到了重点,目中异彩一闪,失声道:“默哥儿,莫非你还安排了后手去抓那粘罕帖木儿了?是了,你那些罗刹兵呢?他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他这一嚷嚷,众人这才悚然一惊,察觉到向来跟在苏默身边的奥利塞斯等人不在这里,顿时纷纷看向苏默。

    苏默老神在在的笑而不语,脸上的得意却怎么也藏不住。徐鹏举急的上蹿下跳,蹦过来抱住苏默的肩膀:“老大啊,说说嘛,快说说嘛。”

    苏默顿时一个激灵,奋力甩开。我日,一个大爷们发出这么嗲的声音,让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常豹目光闪烁,尝试着分析复盘:“先是轻慢其心,拖延时间让君雅带本部往上游蓄水。而后,在最后一刻顺水冲杀。而我们这些人,却早在一开始就截断了蒙古大营,将其分割成数段。那么,那些罗刹兵就应该…...他们应该提前到更前方埋伏了对不对?咦?不对不对,便是咱们这么两下里截杀一通,虽说收获极丰,但那终归是一万大军。粘罕帖木儿又是蒙古有数的悍将,加上这水其实并不大,再不济也能收拢个三千两千的。奥利塞斯他们不过五六十人,即便提前埋伏在前,也根本无法挡住粘罕帖木儿。尤其是生死关头,困兽犹斗,蒙古人怕是要比平常更加疯狂三分……默哥儿,不,将军,你定然还有后手对不对?!”

    众人听的都是惊讶,两下汇合以来,所有人都在眼前了,所谓后手又从何而来?难道常豹说的是真的?心下好奇愈发强烈起来,再也顾不得许多,纷纷围过来发问。

    苏默脸带微笑,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,很是享受够了高人的待遇,这才嘿嘿一笑,揭开了谜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