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5章:谜底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有兴趣,那就一起过去看看吧。到了那里,一切自然明晓。”苏默笑眯眯的拍拍汤圆的大脑袋,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常家兄弟等人哪会有意见,连声应好,个个翻身上马。江彬急道:“等下,先生,咱们都去了,那这些俘虏咋办?”

    这一战所获极丰,不单单抓了近三千人,还有马一万七千多匹,牛羊无数。其实若不是为了这些牲口,他们的战果还要更大些才是。如此牺牲了战果得来的庞大物资,由不得江彬不捉急。

    “笨!”苏默抬手敲了他脑袋一下,摇头道:“咱们现在有的是马匹,你让人扎一些爬犁,每个爬犁上安置一些拉着走不就行了。这样他们即没了武器吃食,又再高速行驶的爬犁上,便是不绑都没人敢逃。”

    江彬恍悟,连忙跑去安排,他可不想错过接下来的热闹。而且对他来说,这也不是单纯的热闹,只要留心看,总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魏壹魏四也帮着去安置,一通大乱后,费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,总算是扎好了数百个爬犁。这些爬犁上不单是安置俘虏用,还要装载小山一般的物资。幸亏他们俘获的马匹够多,否则还真是个大难题。

    一行人逶迤离了大营,延绵出足有数里长的队伍如同一条大蛇。被赶到爬犁上的蒙古败兵果然老实的很,垂头丧气的挤做一堆,每个爬犁上或十个或七八个,但却都被绑着双手双脚。江彬才不会让他们好过呢。

    战马足够多,又没了拖累,队伍行进速度很快。顺着水流所淹痕迹而走,小半天后便到了之前粘罕帖木儿停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方人影闪动,一骑已是飞奔而至。待到近前,翻身下马,单膝跪倒迎候,正是瑟雷斯战士的首领奥利塞斯。

    苏默传下令去,大队扎住,这才带着众人近前,伸手将奥利塞斯扶起,急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旁边常豹目光一闪,眼中有笑意露出,还有一抹轻松一闪而过。从苏默急不可耐的发问就知道,什么运筹帷幄都不过是这货装逼罢了,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结果究竟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才符合正常,毕竟大家都是少年人,苏默的年纪更是比他们兄弟还要小着几岁,更没有他们常家这样的背景家世,若真是能做到事事在握、胸有成竹,那便真是妖孽了。

    话说跟妖孽整天混在一起,滋味儿实在不怎么好受呢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被苏默扶起,脸上却满是惭愧之色,低头颓丧道:“主人,奥利塞斯无能,未能抓住对方的头领,他们也没有中计来战,而是直接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苏默啊了一声,不由的大失所望。不过旋即反应过来,拍拍奥利塞斯肩膀叹道:“没事儿,不怪你,要怪就怪你家少爷我太英明神武,竟然把粘罕帖木儿吓到了这种地步。唉,失策,失策啊。”

    他顿足叹气,旁边众人不由的齐齐猛翻白眼。这货的无耻自夸加臭美,也真是没谁了。都这个份儿上了,还不忘给自己大唱赞歌。

    常豹苦笑着摇头,上前一步打量了下奥利塞斯,又眺目看了看他出来的那片林子,疑惑道:“奥利塞斯将军,你们就埋伏在那片林子里?你们有多少人?当时蒙古溃兵又有多少?具体情况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出,苏默这才猛省,可不是嘛,眼下先了解清楚情况才是首要的,哪有空儿在这儿瞎逼逼啊。军伍世家就是军伍世家,在行伍之事上果然不是自己这个二半吊子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说说,说说具体情况。”见奥利塞斯请示的目光看过来,他也赶紧点头道。

    常豹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人之间目光的交流,心下又是一动。这罗刹人一切皆以苏讷言马首是瞻,忠心耿耿一至于此,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。两下相比之际,不由的又是感叹又是颓然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哥儿几个整日里呼朋引伴的,但那大都是因为自己兄弟头上顶着先祖的名头罢了。如眼前奥利塞斯这样的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铁血战士,却是半个也不曾有过的。

    即为武人,那个为将者不希望能拥有专属于自己的战队?看着眼前的奥利塞斯,自然由不得他不羡慕嫉妒恨了。不过这种心思也就是在心头一闪而过,很快的注意力就被奥利塞斯的讲述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奥利塞斯连比划带说的讲完,苏默只是砸吧砸吧嘴儿表示遗憾,常豹等人却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    老三常熊失声叫道:“你说那林子里就你们五六十号人?就你们五六十号人就敢埋伏蒙古人好几千的溃兵?你……你们疯了!”

    老四常罴也是紧着点头,一脸的赞同之色。便是连常虎也颇有戚戚焉,只不过他向来最是稳重,这才没露出什么明显的异色来。但是下意识的微微摇头的动作,却将他的心思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其他诸如魏壹魏四等人也都是面面相觑,脑门上有大汗滴下。这得是多大的心啊,竟妄想以区区数十人伏击数千人的溃兵?要知道溃兵固然是士气大跌,没什么战力可言。但那是在伏兵数量差不多的情况下说的。可这五六十对数千……好吧,那大多都是话本小说里的故事好吧。

    真实情况是,溃兵正因为是溃兵,当生死关头之际,他们的危险性将会更比往常大的多。

    人的潜力无穷,尤其是在生死关头,在求生的**下,甚至能让人往往爆发出超出平常几倍的力量。这种近乎疯狂的状态,完全可以抵消掉士气低落的弊端,形成可怕的反击力度。这也是所谓穷寇莫追、哀兵必胜等说法的缘由。

    眼下众人里,怕是唯有江彬、弗朗西斯科这些人没那么多想法。跟着苏默时间久了,见多了苏默不平凡之处,对苏默已然是盲目的信从,开始向脑残粉进化了。

    常豹用力揉揉脑袋,歪头看向望着远处若有所思的苏默,心中不由一动,低声道:“默哥儿,你……你在想什么?莫非你还不甘心,还想继续追那粘罕帖木儿不成?”

    苏默啊了一声,转头看到他脸上的古怪,先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翻个白眼哼道:“咋,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异想天开?是不是觉得我让奥利塞斯他们来堵截他们,根本就是瞎胡闹?”

    常豹等人咳咳连声咳了起来,却只是笑着不说话。苏默撇撇嘴不屑道:“所谓贫穷不要紧,就怕没文化。近亲……那个,咳咳,你们的智商啊,我真为你们捉急。奥利塞斯,你来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常豹等人笑容一僵,好悬没给噎死。这混蛋,知道你号称什么狗屁才子,但用不用这么诋毁咱们啊?啥,你还有说法,这倒要听听了。

    奥利塞斯早就因为他们不相信苏默而心中暗恼了,这会儿听苏默让他说话,当即冷冷的斜了众人一眼,这才漠然道:“主人命我等分成数组,各准备火把若干,散布与前方密林之中。昨夜敌人到来时,我等便将所有火把点燃,但却并不出击,只擂鼓吹号以作声势。主人料定敌人逃到此处,正是筋疲力尽之时,如此乍遇伏兵必当胆丧气沮、越发混乱。然后待其慌乱逃窜后,我等再从后击之,如此唯有我杀敌,何来敌杀我?必当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虚张声势!众人这才恍悟。仔细想想,倒也是,这里算算距离,可不恰好是正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刻?而也是这个位置,大约恰好是将将脱离追击,应该会停下来喘口气的时机。

    而人在极致的紧张之后,刚刚松懈下来的时候,才是最无力的时刻。这时候忽然遇上伏兵,但凡正常点的都会第一时间爬起来逃跑。那样的话,奥利塞斯等人再从后追杀,还真可能得手也别说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时可正是烟夜之中,又加上一心逃命,有了前面虚张声势的铺垫,谁还会细心的驻足察看,追来的究竟是千人万人还是区区数十人?

    这么想想,苏默的安排看似粗糙不堪,但却委实大有巧妙。自己之前那番笑,倒真是智短之见,怨不得这丫的鄙视了。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惭惭的。唯有常豹皱眉不语,略一沉吟后忽然道:“这般解说怕不有理。然则战场之上,千变万化,固然常理如此,但却也不虞有意外变化。倘若当时粘罕帖木儿反其道而行之,悍然聚兵来战,前番所有计算岂不俱皆成空?若真那样,怕是此刻我等来此,见到的便唯有将军的尸首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不由又是一愣。是啊,刚才万般说法都是建立在对方闻声而逃的基础上,可谁敢保证粘罕帖木儿不会脑子一热,不管不顾的直直迎了上去,索性大干一场?若是那样,可真是一切休矣。

    什么埋伏人家,什么从后追击,什么虚张声势,一切都成了笑话了。想想真是那样的场面,众人不由的都是激灵灵打个冷颤,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却不知道,当时的情景还真就是跟猜想的一样,要不是粘罕帖木儿临时突然昏倒过去,常豹的推断俨然一丝不差。

    然而奥利塞斯听了这番话后,只是冷冷一笑,转身伸手一邀,淡然道:“这么简单明显的漏洞我家主人岂能不知?便请诸位移步,进去林中一看便知。”说罢,再不理会,转身上马,径直往林中驰去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个憋屈啊。你妹!怎么又被鄙视了?难不成还有什么暗招埋伏着?好,就前去一看,到底是什么高招让这厮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众人再不多言,齐齐上马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到进入林中,但见里面影影绰绰竟是不下数百号人,大多都是髡头左衽装束,被一帮子瑟雷斯战士团团围住了守着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呆,随即反应过来,看来昨夜虽未能竟全功,但也不是白费功夫。只是这和暗招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心中疑惑之际,却见先一步进来的奥利塞斯正立在一棵树下,眼见众人进来,当即便抬手向某个地方指了指。

    众人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目光及处,先是一呆,但紧接着便是齐齐面色大变,失声惊呼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