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9章:穷途
    徐鹏举垂头丧气、一步三回头的走了,他被派回去将苏默的消息带回各家。

    苏默去岁突兀的失踪,惹的各方势力纷动不说,几位长辈也都是担心不已。如今苏默完好无损的回来了,当然必须要通报一声,这是其一;

    其二,徐鹏举乃是魏国公府的独苗,得知苏默失踪后自己偷偷跑出来,魏国公那边也必须要给个交代了;

    其三,此次连番大胜,抓获了一大票俘虏,再加上蒙简带着蒙家军来援,如今整个队伍已然近四千人了,这太张扬了不说,单就是补给粮草持续下去也要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还有回京通报英国公等人,也必须有个相当的身份,因为那或许还要去陛见问对,总要让皇帝知道抓获这么多蒙古俘虏的具体细节吧。

    所以,就眼下来说,徐小公爷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。谁让这里面就他没有武艺在身呢,即便跟了去蒙古王庭,也只能是累赘。派他回去也算是废物利用了。

    当然徐小公爷对于此点是绝不肯认的。他更愿意相信是苏老大的打击报复,因为他在背后诋毁苏老大“太歹毒”被抓了现行……

    同行的还有江彬和他的那帮痞子兵。当初三百痞子兵,如今连番大战后,也只剩两百出头了,既然蒙家军来了,也该是让他们回去休养一下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边卒终究是边卒,与蒙家军和常家私兵的性质大不一样,跟着苏默连番征战,固然是有江彬的情谊其中,也未尝不是奔着苏默头顶上那钦差光环而来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大局底定,自也应当给人一个交代。当然了,其中也有些真的就是单纯的个人情谊的,苏默便让其编入苏家家丁之中,也算是有个着落。

    这帮人一来帮着押送俘虏返京,再就是充实苏家府邸的力量。相比于英国公这些武勋世家来说,苏家实在连底蕴都谈不上。苏默总不能一直都依靠着英国公,长此以往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徐鹏举被打发回去固然满肚子不乐意,江彬又何尝不是?这眼见的还要去追击捉拿粘罕帖木儿,然后还要往蒙古王庭完成皇命,肯定会有大热闹啊。俩人都不是那种安分的,错过这种热闹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。

    但是没法儿,苏默最终既然决定了,俩人完全抗拒不了,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。如今眼见徐鹏举唉声叹气的模样,江彬没好气的抬手就给了他坐骑一鞭子,冷笑道:“走吧你,烦死人了。若不是你,老子又岂能遭了这挂落?”

    徐鹏举胯下坐骑被这一鞭子抽的一声长嘶,猛地窜了出去。徐鹏举冷不防之下,好悬没被从马上摔下去。慌不迭的死死抓住马鞍,直到奔出老远才回过神来,不由的破口大骂:“江君雅,你敢阴我,你等着我滴……”

    江彬不屑的撇撇嘴,转过头喝叱一声,令大队跟上,自己也打马而走。一溜儿爬犁飞速跟上,很快便消失在天边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背后一处小岗上,苏默目送着这队人马不见,这才跳上汤圆后背,轻轻一拍汤圆大脑袋,目光在身边环伺的众将身上一转,扬眉一指前方,轻喝道:“如今轻装上阵了,众兄弟莫辞劳苦,且与默共去擒了那粘罕帖木儿,会一会那位蒙古大汗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淡然,却满透着一股激扬豪情之意,当即将如常熊常罴这样的二愣子激的嗷嗷直叫。便是稳重于常虎、常豹、魏壹等人,也是不由的双目放光,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当下众人齐齐应和一声,纷纷打马而出。有了缴获自粘罕帖木儿大军的战马,便是蒙简带来的五百步卒,也都分到了一匹坐骑代步。

    再加上常家八百骑士、苏默身边还留下的瑟雷斯战士和一帮护卫,近两千骑兵同时奔出,顿时尘土飞扬,真真是人如虎马如龙,千骑卷平冈。

    抛却了俘虏和大部分辎重,再次行军的速度已然快了两倍不止。早有奥利塞斯安排了尾随着粘罕帖木儿败兵的斥候引领,不虞那条大鱼脱钩。将其网入碗中,不过也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粘罕帖木儿,还正在苦苦对比着沿途的参照物,试图早日找到正确的方向,哪里会知道后面的追命煞星即将到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颜,吃点东西吧。”有亲卫端着一碗烧好的马肉捧了过来,进奉给粘罕帖木儿食用。大军连续溃败奔逃,粮草辎重早已不剩半点,如今只能靠着杀几匹受伤的战马顶着。

    好在溃败之后剩余的兵卒不多,马肉虽然大多只能供给一些将领食用,兵卒们也能靠着偶尔猎到的一些小兽勉强充饥。虽不能管饱,却总不至于饿死。

    只是这饮食暂时还能对付,可是随着时间的延长,一些伤兵却是挨不住了。到了眼前这一刻,千余人掉队的有两亭,坚持不住伤痛死掉的足足有四成还多,眼下却只有不到五百人了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在爬犁上躺了一天了,这会儿总算是稍稍回复了些力气。起身将身上的毡毯微微裹紧了些,这才伸手接过陶碗,轻轻啜了一口热汤。

    一口热汤下肚,让他面色也略微有了些红润。这番内伤之后,他的身体比之普通人都不如,初春的寒气让他着实有些难捱。

    就直接伸手捞了过马肉嚼着,好在有人还有些盐巴随身带着,总算让这马肉有了些咸味儿。但也就是一块下肚,他也有些吞咽不下了。

    马肉老柴,极难入口。粘罕帖木儿也早不是昔年低贱时那般能吃苦了,当下将碗放下,抬眼看了看四周,叹道:“可找到了方向?咱们还剩多少人?”

    亲卫两眼盯着被放下的那碗肉,暗暗咽了口唾沫,这才回道:“方向大致有了眉目,只是还需进一步确认才行。至于人数……”

    亲卫说到这儿,微微顿了下,脸上掩饰不住的黯然,低声道:“带着一些轻伤还能坚持的,总共还有四百八十二人。”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闻听,就觉心口顿时又是一疼,眼前不由的阵阵发黑。当日出发时,足足一万大军,现在竟然只有区区四百多人,连五百都不足了。此番回去,也不必大汗见怪,便他自己都没面目再活了。

    他怔怔的发愣,神情变幻半天,终是惨然一笑,正要摆手让亲卫退下,忽的前方一骑如飞驰来。马上骑士神色惊慌,竟是说不出的一副恐惧震骇之色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心中咯噔一下,那手就僵住半空,眼珠死死的瞪着来人。

    “那颜,前方三十里处,发现一队骑兵正快速迎来。算算时间,怕是顷刻便要与咱们碰上了。”来人飞驰近前,连马都来不及下,便急急的大声禀告道。

    旁边众亲卫齐齐面色大变,怎么这里竟也有伏兵?那大明钦差难道是神不成,连他们跑到这都能算到,还提前安排了兵马拦截?以眼前己方这种情形,怕是……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惊慌和绝望。粘罕帖木儿也是心中巨震,但却努力平抑着心情,尽量不使自己露出异样。

    他乃三军主帅,若是连他都绷不住的话,那便更是大事休矣。眼下唯有自己坚持撑住,或许还能有一战之力,争的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可看清对方有多少人?”他面色微动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斥候一愣,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来。都这会儿功夫了,哪还顾得上仔细查看对方人数?便是时间上也来不及啊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说的够清楚了,对方不是在缓慢行军,而是狂奔而来。狂奔!那种情形下,又如何让自己细细察看?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也反应过来,略一沉吟,随即眼中厉色一闪,转头沉声吩咐道:“所有人准备厮杀,令所有伤兵向前,退后者斩!”

    这个命令一下,众人顿时面色大变。这分明就是让伤兵去送死,用伤兵的死来造成少许的阻碍,以换取后面布防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个命令不能不说是眼下最合适的,但终归是太过残忍,饶是这些蒙古兵凶残成性,这一刻也是心下不由的发寒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,要等死吗!”眼见众人发愣,粘罕帖木儿不由的忽然暴怒起来。他何尝不知这样太过残忍,但所谓慈不掌兵,此时此刻,哪里还有更好的办法?那些个伤兵本来也顶不住多久了,索性就发挥下最后的余热吧。

    众亲兵这才猛省,轰然应了,纷纷打马去了。很快,队伍中便一阵的哭嚎大骂响起,但是随着几声惨叫之后,杂声很快便消没下去。约有百十人相互扶持着,手中握着各自的兵刃径直越过大队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面,剩下三百余人勉强布出一个圆形阵,从路旁搬了些石块杂物挡在前方。

    也就在刚刚堆好石块,便听得前方蹄声如雷,随即便是连串的惨呼和惊叫响起。只是奇怪的是,那惊叫声中,除了起初的惊慌外,更多的却是掩不住的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粘罕帖木儿面现狐疑,下意识的凝神努力看去,随着前方几匹当先而出的战马越来越近,下一刻,他忽然猛的瞪大了眼睛,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台吉……”他喃喃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大明闲人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