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9章:来了
    第569章:来了

    “东翁,东翁,来了,来了。”顾衡提着衣襟,激动的一路冲进房中大叫道。

    屋内,于冕脸色苍白,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抖瑟着道:“什……什么来……来了?”

    顾衡兴奋的表情一窒,随即猛省,眼底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,吸口气叹道:“东翁,苏默,苏副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于冕吃了一惊,“那小竖子……”

    顾衡面色一变,低声道:“东翁,慎言!”

    咳咳,于冕猛省,背着手在屋中来回踱了两步,转头低声道:“那达延汗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顾衡看他眼中又是惊恐又是期望,心中失望之意更甚,苦笑道:“东翁勿忧,达延汗正召集众王公,准备出迎呢。想必,马上便会有人来相请东翁了。”

    于冕闻言长长吐出口气来,身子一晃,顾衡赶忙扶住。于冕定定神,拍拍他手臂,苍白的面色渐渐褪去,代之而起的是一片不正常的潮红,“好,好,快给老夫更衣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屋外一阵脚步声传来,随即一个随行侍卫报门而入,身后跟着一个胖胖的圆脸中年人。此人一身蒙古贵族打扮,进门来未语先笑,拱手道:“景瞻公,景瞻公,哎呀,恭喜恭喜,我家大汗终于回来了。这不,着在下前来相请往去相见呢。”

    这景瞻二字,便是于冕的字。来人唤作纽思巴,乃是蒙古王庭对外负责的官员。只是打从当日大明使团初次过来时见过一面后,便再不见了踪影,直到今天却是第二次正式露面。

    于冕心中恼火,面上却不好作,抬手捋了捋梢,又整理了下衣衫,这才抱拳淡淡的道:“原来是纽思巴大人,怎么达延可汗刚回来便来相招,不需要休息一日吗?其实无妨,老夫既然已等了这么久,却也不差这一半天的。”

    纽思巴脸上笑容不变,眼底却极快的闪过一抹不屑,便如没听出于冕话中讥讽之意,笑眯眯的点头道:“无妨无妨,我家大汗乃不世雄主,纵马沙场亦是寻常事,到不似你们明人那般柔弱。哈哈,也是巧了,今有贵朝那位失散的钦差副使正好也来了,只跟咱家大汗前后脚呢,所以便一合了一起。这不,我家大汗已然率了众臣往外相迎了,便请景瞻公一并过去相见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于冕脸色愈难看了三分。这纽思巴大赞达延汗乃是雄主,说什么纵马沙场是寻常事,言外之意,便是暗指弘治帝只是个文弱的文人,远不如达延汗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后面又特别强调此刻赶来的苏默是钦差副使,却能让达延可汗亲自率人去迎接,正是比较出他这个钦差正使当日来时的寒酸。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即辱了君又羞了臣,顺便还抬了自己主子,又不动声色的在苏默和于冕二人间挑拨了一番,端的是个八面玲珑,厉害至极的角色。

    顾衡心中暗叹,眼见于冕还想说些什么,连忙上前拦住,抱拳淡然笑道:“多承纽思巴大人前来跑腿传讯,既然大汗相邀,不好让大汗多候。便请上复大汗,且先迎着咱们苏副使就是。听闻他们二人颇是相熟,正好先盘桓一二。至于我家大人这边,毕竟乃是正使,中原也不同于边地,有些礼仪节杖总是要守的。待稍候片刻便至,还请包涵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,纽思巴面色顿时一僵,勉强挤出几分笑来应了,转身而去。只是临去之前,倒是深深的看了顾衡一眼。

    顾衡刚才那话说的淡然,却是毫不留情的反击回去。先是点出纽思巴只是个“跑腿传讯”的,暗讽他没那个资格在于冕面前嚣张;

    随后又说让达延可汗和苏默先聊着,又随意的点了句二人颇是相熟,便是暗指苏默抓了他们两位王子的事儿,肯定需要时间交涉。这样既有震慑之意,又不动声色的把达延可汗拉到和大明钦差副使同等的高度,却是让纽思巴之前的那番话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你要抬高达延,羞辱咱们皇帝,那如今咱们皇帝陛下随意一个副使都要你们大汗小心伺候着,你还说什么不世雄主云云?

    这脸打的,啪啪响啊。偏又让纽思巴一个字儿都反驳不出,只能干巴巴忍着。谁让人家说的都是事实呢?自家两个王子不争气,落到了人家手里,这会儿却是先气短了三分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几句,中原不同于边地,是要将礼仪的。好吧,这却是愈的不加遮掩,就差直接指着他鼻子说是蛮夷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憋得!

    可正如纽思巴之与于冕的身份,顾衡不过只是于冕身边的一个幕僚,纽思巴要是跟他计较,却又失了身份了。而辩又无从辩起,也只能甩袖而去了。

    目送着纽思巴忿忿离去的身影,于冕欣慰的拍拍顾衡肩头,心中大是满意。自己一向依为臂膀的这个幕僚,果然不负所望。一番话连消带打,便将里子面子都给挣了回来。

    顾衡面上谦逊的笑了笑,也不多言,只唤人进来伺候于冕将全套钦差服饰穿好,自己却往外让人将所有依仗旌节备齐,这才浩浩荡荡开出营地。只是心中不免又再三暗叹,愈坚定了心中某个念头。

    整个钦差队伍连仪仗带护卫,总有数百人之多。等到集合起来赶到前面时,却见前方鼓号连天、旌髦林立。足有数千人的大阵前,金狼毛大纛之下,一身金盔金甲的达延汗正端坐一匹高达八丈的骏马上,看着远方缓缓行进而来的一队人马。

    而这队人马与这边迎接的队伍比起来,却是凄惨难看了太多。几乎每个人都是满面风霜之色,身上衣甲也是破破烂烂的。但就是这如同难民一样的队伍,随着越来越近,一股子冷森森,透着铁腥味儿的滔天气势扑面而来。虽只千余人,却生生给人一种凌天傲地、万马千军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让蒙古一方的所有军兵顿时有了那么一霎那的寂静,便如忽然时间在某一刻有了一次短暂的停滞。

    自达延可汗以下,人人都是面露惊色,眼中隐隐有忌惮畏惧之意。之前还颇显齐整雄凉的号角鼓声,都似乎失去了某种气势。

    正是因着这种状况,当于冕带领的大明使团过来后,以至于许多蒙古人都下意识的自让开道路,使得原本就有些骚动的方阵愈多出几分混乱来。

    顾衡将这一切暗暗看在眼中,脸上不觉微微抽搐,眼神却明亮的吓人。这才是天朝上邦的气势,这才是一个大国该有的待遇啊!他的目光透过人群,遥遥望向对面,坐在马上的脊梁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挺直,心中激,有种血脉贲张的感觉,直恨不得纵声长啸。

    队伍前,达延汗脸色难看的似要滴下水来。转头狠狠的扫了身后众人一眼,待视线落到大明使团这边时,微微一顿,随即又再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嘟,嘟嘟——

    牛角号苍凉的声音从两边同时响起。随着号角声响,对面行进的队伍传出一阵阵呼喝声,然后整支队伍忽然由动转静,轰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泼喇喇一阵响,待到队伍整个停顿下来后,对面阵中蓦地驰出三骑。左边一人雄壮如山,豹头环眼。一身鲜明的大红鸳鸯战袄,手中擎着一杆大旗。大旗上一溜儿大字:钦命出使蒙古大明差遣副使苏。

    这大旗三丈多高,幅面长五米,宽两米,四周旌带环系。婴孩儿手臂粗细的旗杆儿,紧紧的被大汉握在掌中,随着人马前行,旗面儿飘扬舒展,扑啦啦作响。旗杆儿却纹丝不动,直如生铁浇铸一般,只随着上下一起一伏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众蒙古人看的又是一片讶声不绝。目光看向那掌旗的汉子时,都不自觉的露出敬畏热切之意。

    蒙古最重勇者。似这般大旗,单手而掌,纵马不晃,其人之臂力实在惊人至极,便蒙古人中,也是极为罕见的。

    这人却不是别个,正是常家兄弟中的老幺,虎豹熊罴中的罴!

    而右边一人,倒是并无什么特殊,反倒是看上去如同常人。胖胖的身材,一张喜相的圆脸上,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之色。只是那身姿模样落到达延这等骑术精湛的人眼中,却不由的都是倒抽一口凉气,相互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份凝重。

    要知道人在骑乘之时,总会随着马匹的行进而颠簸,哪怕再怎么神骏的马儿,也终是做不到真个如履平地,总会有些起伏。一些小说中长见的所谓稳,亦不过是起伏的幅度更小些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眼下这胖子在骑乘的行进之中,便好似整个人被分成了两个截然互不影响的部分似的。能清晰可见腰部以下的震动,上半身却毫不见半分起伏,直如凭空浮着也似。这分明是一种极高明的身法修为,完全脱离了骑术的概念。

    而能达到这种修为的,便放眼蒙古全军之中,怕是也找不出一个能颉颃的对手来。而如此的人物,竟也只是和左边那掌旗的不世勇者一般,只是给人当做护卫……

    包括达延汗在内,此刻几乎人人都是脸色白,目中隐隐透出惊惧之意。

    护卫已然如此,那么中间的主人呢?又会是何等样人?便在猜度中,众人的目光不自觉的都集中到一点上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!天呐,是熊吗?可怎么会有这般大的熊?呃,好像又不太像熊,何曾见过熊会长着一条跟狐狸似的大尾巴?而且这说熊不像熊,却又叫不上名儿来的家伙,从头到尾竟是一身雪也似的白,使得人一眼看上去,竟有几分憨态可掬的滑稽,恨不得让人搂过去摩挲几把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可爱的如同吉祥物的背上,一个长相清秀、面色稚嫩,偏又给人一种贼兮兮、古灵精怪的少年笑兮兮的端坐其上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这就是那个主人?大明钦差副使、搞的整个草原鸡飞狗跳、不得安宁,抓了蒙古两位王子的苏默?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有些懵了。这反差实在太大了,让人完全接受不能啊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随着某人一个动作,所有人再也没有了半分怀疑。这货,定是那苏默无疑!

    苏默做了什么事情呢?其实也没啥,他只是拍拍汤圆的大脑袋,让汤圆懂礼貌,跟人打个招呼而已。

    于是,草原上一声熊吼乍起,然后瞬间遍野凌乱……

    还在找”大明闲人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